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每月推荐:2011年4月好诗选 (阅读3602次)



每月推荐:2011年4月好诗选


    自2009年8月起,我每月集中推荐一批好诗,并作简单点评。主要面向年轻诗人,目的是向网友呈现生机勃勃的21世纪汉语诗歌的当下真实现状。个人独立制作,不依附任何机构和集体。最后集中统一公开出版。(注:自本月起,推荐的好诗将选登于诗人王夫刚主编的《青年文学》下半月版)


《与水书》


徐萧


                                                                              
你是安分的魏晋名士,不吃药酒,不饮唐朝的月光。                                  
怀念山林里的友人,和他们相互的攻讦。你所嘲弄的                                      
事物常常是让你深深着迷的,比如炼丹的佛陀。多赤足,                                  
人们需要剥离爱慕你的缘由:荇菜,以及危险的愉悦。                                
春日无鱼,泥土乍皱,杨柳像败退的胡尘。无辜的山石,                              
被打磨得很光滑,你想到了耻辱。“耻辱是孤独的女人,                              
对比远山,辽远清丽”,之后是笙乐无辞。你读到                                    
这里,自然停下。窗格外,街灯静如寒霜,丑时很温顺。    
                          



被洗刷过的风,有着深沉的技艺。
这个夜晚,不必读人类的文字。

手边已闲置了几粒灰尘和一页信笺。
我的胃反抗着月光,渐寒的霜气
与几行未完成的诗句相互砥砺。如果
秋水时至,“江水宽广难渡”,你哽在喉咙
里的呜咽正合时宜。这个北方,像刀刮的
老人的面颊,仅值一篇“菩萨蛮”。

收割后,城市一贫如洗,白云涌动。
请允许一些工厂生产视野,让人远望当归。



《自足》

徐萧

在今晚,听到蟋蟀的叫声是无须在意的,
就像十二岁的男孩偷窥女人的换装。
就像露水渐渐肥胖,秋声在下一个枝头回家。
就像带了钥匙,窗户就只能是窗户。

那么,我就不能去别人的诗集寻找诗句——
喂饱的鹦鹉不会再看第二眼食物。
我热切地盼望着,一场变革的降临,
来拯救我的国。在此之前,不必获得和平奖。





《爱和春风都是敌人》

疏影


好吧 春风弄春 春色惹人 你们都是无意的
前世有败于缘分的信徒
顺着这溪水一路风尘 往桃花源 日夜不息

好吧 也许也许着也是一种出路 就算走散
下一个路口 必能相逢
我会躬身守候 一座城池就是我千年不塌的信念

好吧 我在今世可以丢了你的微笑
枯骨和夙愿一起坐进清冷月光
而春风的到来 会让一支习惯孤芳自赏的昙
那温暖的脸上 有一点难以察觉的哀怨



《秋有余情》

疏影

说秋无情 有失偏颇 野菊还在这里,苇絮也
没有远去,听风声,看机缘,看一切变换姿势转身 在这里
晚风会抚摸枯瘦的骨,有一种温柔是旅途的孤雁

可以无言 可以淡去,不要说我的铁衣只适合缝补西风
那一杯烈酒恰似疏狂 那一年的吹角砌梦几回 落红也知
哎 秋不是最阑珊的 只是 芦根枫叶 几处不是流水

野坟上的妖花 是余情的肉身
新一轮的流感 最能代表秋诚惶诚恐的表情
风中的小花也算一种姿态 我随手写下就已经死去的云烟
竟也是 收在了秋的枯扇里





《永宁河》

马力

永宁河从我诗酒年华的右边流过去,曾经的热爱
也许是细碎的旋涡,也许是忧伤、病变、结石

我要在醉中厌倦,直到瓶底的青春露出河床
年轻时我是飞鸟和漂木,老了是芦苇,是沙漏的声音

内陆还在群山之间往海边生长而岁月已经平静下来
永宁河,你和我一样怀念着乱世

而世界仍然辽阔,永宁河只是一条小小的声带
在楼梯间弯曲、咳嗽,感叹春江水暖





《雅鲁藏布江》

马力

在人生大拐弯处我短暂地脱离了现实,
困惑于它年轻时的恣意、张狂,且不失君子风度。
江水咆哮,经日喀则,洛渝,
萨地亚和戈阿隆多抵达恒河平原。在内心最深处,
浮躁和对立皆趋于平静。哦,傍晚落日金黄,
雅鲁藏布江两岸山峦青黛,林间虎视眈眈,
闪烁着自在的本色。






《次日递》


马力


我曾经一度追逐过的,后来
基本都成为现实:美女,酒,几个小钱
市场经济用来打发每一个人的
我也拿来敷衍过你
但是,且慢,我的兄弟
你最好撕开信封,读一读
这些泣不成声的句子,这些
无缘无故的伤心
当年我也有梦想,如今
我正在觉悟





《落日》

翩然落梅


在镜子里我看到双眸中的一对落日
最后的瞬间,照亮了我体内的荒草、荆棘、幽深的灌木
和几近颓圮的庙宇

我用夜露清洗着羞愧。摸黑
重建我的寺庙,如果血之火,可以焚去荆棘,我愿这样做
并在灰烬上种下一棵乔木的幼苗。




《旧像》


翩然落梅


月光涂抹着仿造的东关街
新漆过的屋顶  热气渐渐消煺
露出了沉默的阑头
拉胡弦的人在残破的廊柱下歌唱
抬棺材的和抬轿子的

影影绰绰  不言不语
仿佛微风中老槐树的暗影
二楼雕花的栏杆  老去的闺阁
女人们鬓插白兰花  蹙眉
低头向绣了一半的鸳鸯

而此时低头急急在骑楼下 向渡口私奔而去的
长辫子少女,被风驻住
我依稀看见她腕上的银镯  和
手中蓝色印花布的包袱。



《虚无客栈》


翩然落梅


立秋,荷花在南方寄来彩笺
“尚有最后几朵,不知不觉
又已是,繁华末世。”
到了该隐居的时候了
我推开飘浮的蝉声,看她红笺小字,说
已经在彩云之南,安静的山中
建造一座南宋的客栈。红墙碧瓦
宜于骑马的旅人,在山径上望见
我和她,一穿白衣,一著红衫
执鸳鸯剑,也执滴墨的毛笔
必要时也可以十步杀一人
在岩壁上,蘸着血写下名字
“翩然落梅”“雨后小荷”
姿态一定要,美得凛冽。
闲暇的时候卷帘看云卷云舒,不迎不送
只赏花听琴,下棋赋诗
我吹银凤管,卿舞紫裙裳
互相画眉,饰红妆,用银钗击节
敲碎酒杯热舞一场。偶尔分享各自的情郎
倾倒那些穿白衣的游侠,黑道上的老大
傲视那些来寻宝的人,让贪财者
抛下财宝,惜命者倒提头颅
最后还要看着雪满千山
人去楼空,香尘结满屋梁
“我和你,与时光结婚,生下我们梦想中的
自己,在我们虚无的云中客栈,重新生一场
死一场。梦一场,爱一场。”




《沪上写离别》

田驰

此夜注定不是缄默的
行囊吐满青烟,催促一句唐诗
我把焦虑绕了三圈,捆上窄窄的车票
枕头前,打了马赛克的蚊子倾诉别怨
我听着,就怜惜起来
口袋干瘪,除了呐喊,怎么也撒不出一行秋雁
我听见车轮滚过的沙哑,想起母亲的唠叨
这里没有泪水,一如期许
我带风筝回来了,你们备线
哽咽前的遗言,备忘录,然后长久地彳亍
这句话,多么想,在踩下乡土时鸣叫
可我不能,我不是过客,凡我动情处,皆非他乡




《葬礼》

田驰

我的一生,男孩和女孩的一生,总在葬礼上蜗行
向棺木,行注目礼,窃笑,或者惋惜
我曾说过,要彻底忘记,容颜老去般坚决
可我与遗忘的总和是一座沙丘
尽管它在定义上,和坟,有天壤之别
我爱的背影走进黑色,而我,夜以继日地写着童话
思念是一泉热泪,悔恨的墓碑慷慨解囊
这世上,幻想支撑着我们,和卑微较量



《睡中垂死》

田驰

多数人不得不承认,他们与疲倦之间存在爱情
我总是抱着这种幻想,可以在睡眠中死去
可是夜幕太小,无法同时装下鼾声、叹息和弥留之际
而忏悔的阶级属性,也总归是清醒的

一种情况拒绝着我们的天真,垂死
多数时候没有选择的余地,比如生殖和怜悯
当上帝与生活成为选择题,你还能够
如此理直气壮地选择,求助现场观众?






《深处》

田驰

多数雪片焚烧得彻底,刺入双目
便感觉不到棱角,那些熟识的唇语
于是淡漠,附着
灯光,晚露如死禽,悄然坠地

窗外是雾,遮住仅剩的飞虫与草木
批量生产的冬天躲在怀里,紧握匕首
伸出手,触到一些,难以企及的
冷,这些早已入睡的,反复醒来



《一家名叫“骚货”的时装铺》


杨小滨


好象要把埃菲尔铁塔穿进裤腿里,
又很难撑破欲望。
五年级的导购小姐露出半边酥胸,
下命令说:“稍息。”

牛仔裤犯了左倾错误,想要
一步跨进皮尔卡丹后花园。
后花园就是御花园,口袋里
的假山假水是皇帝呕出的。

它斜踢一脚顾客女郎胸前的玫瑰。
做到了广播操第二节腰就断了。
这样,稍息比立正更累,如果膝盖露怯,
放风的时刻便马上停止。

“青春痘明天有货吗?”“当然,
是欧版的。要脸的,都走外单。”
“没有下半身吗?只要裤腿的鱼尾纹
不要胸衣的双眼皮。”

“不行,明天灯一暗,你我都藏到
乳沟的防空洞里,带上
针线包和熨斗。”“那不是很痛?”
“多练几次,美起来就会痒的。”




《去远方》

林馥娜
  
放下眼前的执迷,我要去远方
季节的幽深以脚步丈量,我要用最长久的耐心
沿途摸索果子熟透、蒂落的必然
  
我不去经纬分明的郑州
经一、经二、经三,纬四、纬五、纬六
经纬路树不起灵魂的坐标
  
我不去井井有条的北京
王府井、龙头井、大井,金井、沙井、玉石井
条框街规不住突围的犄角
  
我要去没有捷径、没有陷阱、没有城墙的远方
在地阔天高的夜里,迎来白露湿秋衫
张开嘴唇,以花朵的倘然接受天然的风干  




《失踪者》


谷雨


失踪的人把身体折成一片树叶,然后躲在
白云深处,裸身而卧。
我不能指望你化身为羽毛,飘到古典的铜镜
和阴影里。
虽然,不久之前——也许是很久以前
欲望的回声倾泻如雨
你潮湿了我的耳朵、床单,和白日梦
你沿着梦中幽闭的扶梯,轻轻走动
而我在别人的梦里翻身、哽咽
——仿佛黑暗中的一列快车——
转瞬即逝。
你知道,我不会因怯懦而大声拒绝
不会犹豫着把话说了一半,另一半掐死在梦里
有时,转身带来诱惑
有时,转身就是无尽的冷漠、决绝
我知道,无论我如何忏悔
你都不会再回来,不会抱着落日
掉进漆黑的日子里,点燃我的灰烬和余火。




《云和雨》

谷雨

我一度以为自己曾是历史的近邻
在朱红色的高墙内,清扫僵硬的雪和烂泥
偶尔在门外徘徊
想起落魄的帝王、迟暮的美人
早已沦落镜中
镜中的万物生长、凋零
云在树的顶端,雨在巷子深处
它们构成了我最后的天空之后的孤独
我在镜中,有过云和雨的
痛苦,远山和树的
痛苦,不断消逝重叠于白天和黑夜的
痛苦。
我必是我的远亲,空气清洁的自我
重述汉唐的宫阙春深
南宋的州府繁华
须知今日的江南恍若神话梦境之虚无
无辜如我。
我迫使另一个我,把云和雨关进了抽屉。






《苇园》

高春林

有一片芦苇,
它很轻的身体,试着粘合大地。
试着,生长在这里。
它的词典里,有翻阅过
芦花逼退洪水的一章,
然后,把血液给了野鸭、布谷和小兽。
然后笔直地站着,
吹口哨。在一个人到来之前,
它的口哨吹得很响——
芦花漫卷星光。

我对芦园的考证中断于木桥,
中断于不远处的胡琴声。

人呢?来了。那年冬天,
他来,只为了使自己不受世界伤害。
苇子呢?开始生长炊烟和雁鸣,
他们,一律在时间之外,
后来折叠在岩石上。
后来,我追踪那胡琴声,
瓦舍门上半幅残联——
“人在幸福欢乐中。”仿佛
给这夜不闭户的村庄,
给这一点点自豪,给漫天芦花,以
注释。



《反讽街》

胡桑


颤栗的正午,阳光畏葸于树下,
像一名持旧的乞者,露出惊异的目光,
树荫从陈旧的春天中散发出空洞,
我找到一种贫乏,神秘的秩序完整起来。

聒噪的鸟群已忘记交谈,此时,
静默显得更真实,我渴望一场风暴
袭击这条街道,揭示出它临时的欢愉,
直到春天坠入自身的否定,偶然的温度。

犹如削皮后的水果,丧失了约束,
但四处流溢的黑暗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获得无常、失败,和最终的宁静。死亡
并不是一个句号,赠礼继续站在你的桌上。

街角被命运逼迫的建筑,最终被拆毁,
我流连于它们的废墟,仿佛一个清晨
随着甜蜜的空气而来,一名思乡的奴隶
成为内在的异乡人,犹如减刑后的囚徒。

已经习惯于被囚的处境了,但仍要
向内张望,索引不可见的事物,离开此地,
就是永远栖居于此地,穷尽它的可能性,
在瞬间抵达永恒,用清晰的绳子绑住混乱。





《桑叶的奇迹[①]》

王东东

1

德龄公主对育蚕一事入了迷。

她悬想那些骑兵的女儿
揣着蚕子睡觉:
“在伊们贴身的内衣袋里,
用温而不猛的体热来孵化蚕子。……”[②]

……丢下沸水,用一根竹制短帚
不停搅着,直到有一个茧子
可以抽出一根丝头,
系在一根很细的针上,
一面搅,一面抽,
蚕蛹被活活烫死……
以免长成蚕蛾,咬破完好的茧子。

德龄公主看到这一幕,不忍心。
慈禧太后的开导,让她警醒:

“你不是觉得很有趣吗?真的!
这不啻是一幅人生的缩影图!”[③]



2

“‘何况那些蚕蛹即使不烫死,
先把它们取出来了,过几天也无非是一死而已!’……

“伊爽快一针见血的攻破了我的无意识
的怜悯之心。” [④]

……为了美!为了丝织品,为了艺术!
而艺术,为了摹仿癫狂子孙和帝国之母的尊严吗?



3

“这里我们看到歌德和他母亲的关系,
看到她的秉性多么奇妙地反映在儿子身上;
我们看到作为一个自然探索者的歌德,
他如何观察一条毛虫结茧、出茧、变成蝴蝶;
我们看到他站在伟大的赫尔德面前,
赫尔德含怒指责他的冷淡主义,
由于这种冷淡主义,
歌德自己才不重视人类本身的出茧问题……”[⑤]



4

一棵桑树,在黄昏高过天空。

一只桑叶落下来,覆盖了偌大的中国地图。



[①] 见德龄《御香缥缈录》,秦瘦鸥译述,第二十四章题。
[②] 见德龄《御香缥缈录》,秦瘦鸥译述,第二十四章。
[③] 同上。
[④] 同上。
[⑤] 见海涅《浪漫派》,薛华译。







  

《旧物》


樊子


芙蓉花是旧物,武侯祠不同,武侯祠在下午的雨水中
有干燥的部分,“汉昭烈庙”四个汉字隐蔽下未来的时光
那些碑帖和塑像为冷却了的火焰
有不断裂开的哔啵声。
芙蓉花开败的下午
不远处的杜甫草堂刚刚修葺,“少陵草堂”以旧的事物
筑而新,楹联、匾额和塑像比银杏树有更大的根系。
众多的旧物:来往的人群
众多的旧物:面孔、眼睑和额头
武侯祠、杜甫草堂在下午的雨水中终于露出它们一截崭新的根:大义与血性。





《书》

樊子

“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
找一片空旷之地搭建茅舍必须要门朝正南方向
必须在茅舍之东要有蛙鸣的田畴
在茅舍之西,夕阳下,能够看到岷江的哭泣
在茅舍之北,应该有一条卧龙,它高大的脊梁有着可怕的阴影
我孑然一身,在这个喧嚣的尘世间
三载时光,茅舍破旧,衣不蔽体
如果有一个懂蜀绣的老妪,我会行乞而至
三百里够辽阔了,三百里的蜀绣展开
我会手持弯刀和川人结梁子
问他们能不能听到我傲翘门檐下的风铃声







《威廉来信》


聂广友


夜色寂寥,我们走出厨房的后门,
鱼贯行走在客厅窗底的暮色里。
后院,青草无人管辖,任其
屯积起又一阵奢侈的幻灭。

那年,蜘蛛已在天空结网。
经过半山坡倾斜的镜面时,看到
信风前来赶起厩棚里的母马子马
纷纷向山冈上跑去。

屋棚刹时失陷于一个停滞的旋涡,
八月显出它黯然的神情。
行走在云幕底下,我们感知到
月亮抚摸到了我们各自怀揣的那只坛子。

众神无语。她说道:“爸爸说了,今晚
你们都得听我指挥。”
绳子轻轻晃动,分泌忧伤。
她的身体发出树的香味。

远处,人们在大厅茧光的辉映下
排练起死亡的舞会。她倾听到一棵树的低语。
在原地起伏着,她一动不动、默默无言地
向着树心做着坚忍的靠近。





《候诊大厅一瞥》

刘川

黑压压一大片
全是病人
带着病菌
带着病灶
带着病态
带着病痛
带着病话
带着病苦
带着病疽
带着病根
带着治病的钱
他们来这里
想重新用钱
把病卖掉
正如当初他们
卖掉健康换来这些钱







《雨夜宿清水河畔农家,与海因、泉声、
宝山、贝贝、海军诸师友对饮》


张永伟


小雨。灯垂下长长的睫毛。
几只远行的山雀回到家里,围坐在
方桌旁对酌,咀嚼着山花,木柴的气息。

院子里的李树和石榴,
一个开花,一个沉默。
谈及远处,核,在大家内心,一闪一闪。






《无情诗》

李以亮


给无情人写一封信①,写
某某,你好!写由衷或不由衷的祝福
写短暂的重逢。写被海水
漫过的脚印,没有象征意义
写异地的秋天,寺院闯入
两个六根不净的人,不烧香只接吻
写大梦或初醒,写身体的摸索
应和,君临的节奏
写写记忆吧,如果还有记忆
写写新欢,如果称得上新欢
写写作为武器的指甲,和
作为盾牌的孤独。这样写:
冷漠是个护身符,热情是个笑话
写老死不相往来,写曲终人散,写
道路之上是天空,天空之上繁星无数


①此句化用张执浩的诗句“写一封情书给无情人”。




《二月是间空房子》


张洁


二月是间空房子
北边住着冬天,南边住着春
有时,一阵风飘来左邻的雪花
有时,一场雨荡来右舍的柳丝
把这灰蒙蒙的空房子
打扮出几分妩媚

二月是间空房子
有窗子没装玻璃
白天,仿佛寂静无声
夜晚,请你细听,有猫在叫
有浩浩荡荡的大军
从房中穿行

二月空空,但一定有人
在搬运什么,一定有人
在树梢的鸟巢藏起了什么秘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