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如果我是教育部长(一份文学教育会议的发言) (阅读2816次)



如果我是教育部长

向卫国



    2011年3月26日,在潮州韩山师院参加了由广东省中国文学学会和韩山师院中文系共同主办的“当代语境下的文学教育”研讨会。与会者大都意识到当代中国文学教育的无效性,用广东商学院教授江冰先生的话说,是“大厦将倾”,需要有人“力挽狂澜”。作为非正式发言,本人在自由发言时间也讲了几句,认为我们这样的研讨会,不过是提着几桶石灰水在行将倒塌的高墙上抹几下而已;即使做得好的,如韩山师院中文系,也不过是支了几根细细的木棍,终究不能起什么作用。中国的教育问题包括文学教育问题,是根本的体制问题,所以我们解决不了。于是本人在会上作了一番文学式的狂想,大意如下:


    如果我当了教育部长或者主管教育的国务院副总理之类,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砍掉80%的大学中文系,把这些中文系教授、讲师们统统放到中小学去进行文学的基础教育(当然还得把他们现在的待遇带着下去);第二件事,就是把中小学阶段的数、理、化课程内容中的60-80%放在大学中去完成,让孩子们专心学习人文知识,打好人文教育的基础。一句话,从时间的角度,人文教育提前,科学教育退后。理由如下:

1、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文学不应该成为一种专业,更不应该是一种职业,而应该是一种必须的人生修养,人人都需要有这种良好的修养,但不需要这么多的中文系进行专业性的文学教育,只需在现有基础上保留大约20%最高水平的中文系进行专业教育和研究即可。人文教育只有在人的成长初期才是最有效的,学生上大学之后,世界观和人生观均已接近完成,再进行人文教育已然太晚,也基本无效。

2、在中小学十二年的人文教育中,一个人应该有的基本人文知识和人格修养已接近完成;上了大学以后就可以专心接受职业教育,为进入社会工作做好准备,人文方面的教育则退而以自我兴趣发展为主。有兴趣者,他自已会寻求文学发展;无兴趣者,再教已无益。但是,我们目前的中小学文学教育,虽涉及极少量文学知识,但由于各种原因(考试制度、教师素质等)基本与文学的内在精神无涉,反而普遍都是对学生文学天赋的一种残酷扼杀,即使上了大学中文系,也已无力回天。

3、目前国内大多数的中文系教师都不合格,但到中小学去从事文学普及工作勉强可以胜任。实际上,幼儿文学教育对教育从业者要求更高,一般人无法做好,必须对文学的本质和精神有深刻的领悟并能进行深入浅出的话语转化,方能胜任。过去许多文学和文化大师其实都曾从事幼儿教育,他们并不以此为耻。

4、中学数、理、化的许多内容十分抽象,学生接受较为困难,因为他们的心智发育尚未成熟,所以学起来事倍功半;如果放在进大学之后再学,心智已接近成熟,学起来事半功倍。一个人的思维和心理基本成熟之后,纯知识性的学习其实并不难。


    没有想到,上述发言在会场引起了广泛共鸣,虽被评为“片面的深刻”,但还是引起了最热烈的讨论,悲观者居多。比如坐在我旁边的一位韩山师院中文系教授就对我说,“我比你还要悲观。因为即使你当了教育部长,也做不了事情。”谁心里都明白,此话属实。


2011年3月31日补记




附:本人提交的会议论文大纲




当代语境下文学教育的困境和对策(提纲)


向卫国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文法学院


一、困境

1、失效的文学

(1)社会经济的现实压力引起大面积的生活恐慌,人们普遍缺乏安全感,逼迫全社会的人群都要使出浑身解数拼命赚钱,无暇顾及精神生活。市场经济以及经济社会学严重地挤压着各阶层人们的思想和情感,文学自然地被放逐于生活之外。

(2)社会的荒诞性和戏剧化,使得社会事件本身文学化和文本化,媒体资讯取代了传统文学文本的阅读。中国当代社会正处于急剧转型时期,各种新奇、荒诞的社会事件层出不穷,比如富士康“十二跳”,“我爸爸是李刚”等完全是一出出生动的社会生活的活剧,而社会资讯的发达,将这些事件迅速地传播和放大,使得社会生活事件本身成为一个个立体的类文学文本,吸引了社会所有人群的关注,并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和程度参与这类事件,同时担当看客和演员的角色。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任何虚构和想象的文学与现实相比都显得苍白无力。

(3)文学文体的扩散和被扩散。当代语境下,文学的各类文体都处于两种发展趋势中:一是向外扩散,即对生活各层面的全面渗透,比如广告、手机短信等,二是被其它文体向内渗透,即被扩散,造成文学中夹杂着大量的非文学文本,消解了文学的纯粹性。这两种趋势都意味着传统文学文体的耗散和崩溃趋势。

2、在困境中挣扎的文学教育

(1)文学理论的困境。当代世界思想文化的相对主义和反本质主义思潮消解了传统的文学观念和文学理论。如果说二十世纪是文学批评的世纪,那么种种迹象正在表明,二十一世纪将是一切理论(包括文学理论)被彻底耗散的世纪。在这样的情况下,文学教育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因为文学教育中的一切理论话语在建构和传播的同时,直接面临着自我解构的压力。

(2)文学学科的困境。二十世纪上半叶,世界文学理论和批评全面繁荣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哲学、宗教、心理学、文化人类学、语言学等各种学科向文学的渗透,但是这种渗透在扩展文学理论和批评的疆域的同时,也使得文学学科面临着挑战,时至今日,我们已无法划定文学的学科边界,文学研究领域成为各种思想和文化的大杂烩。许多理论和批评完全脱离具体的文本,成为理论话语的自我扩张和衍化,文学批评实质上成了一种理论的能指狂欢。

(3)文学专业的困境。中文系曾经是中国大学的热门专业,文学研究也曾经是某些时代的显学,但在当代,文学的专业魅力已成明日黄花,辉煌早已不再。文学研究者和批评家在社会上毫无地位,失去了大部分的听众,文学发言完全是自说自话。文学专业招生也愈来愈少,许多中文系学生都转到其它专业(主要是工科和经济管理等)去了,没有转走的,也普遍认为学习这个专业毫无前途,不少大学已经或正在考虑缩小甚至砍掉文学专业。


二、对策

1、国家应该调整教育政策和教育结构。就文学教育而言,适当减少大学中文系没有太大的关系,但应当把文学教育工作下沉到中小学阶段。在中小学教育中大幅度增加人文学科内容,让学生在进入大学之前完成基本的文学教育,从而提高全社会的人文素质;学生在进入大学以后就主要转向专业化学习,做好职业准备。

2、文学教育要与文学现场互相介入。目前的现状是,从事文学教育的大多数专家不能进行文学创作,而优秀的作家又没有机会介入文学教育。大学文学教育应该加强与文学现场的互动,让文学教育的从业者和学生都能直接感受文学现场的活力和美学魅力。一方面可以以各种方式把优秀作家请进大学课堂;另一方面,对文学专业教师的专业能力评估比如评定职称,应当把文学创作能力作为一个重要考察向度,不能单纯看其理论水平,从而促使文学教师介入文学创作。

3、大学文学教育要增强教师的自主性。由于教学考核内容和方式的僵化,大学的文学教育严重程式化,毫无趣味可言,学生对课堂根本不感兴趣。文学教育应该根据自身的特点,提倡教师自主决定教学内容和方法,增强灵活性和自由度,使文学教育生发出生命活力。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