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通往天堂的阶梯在哪里——有关上海火灾的思索 (阅读1146次)



在这个很远很远像天堂与地狱的距离一样遥远的地方
我看着那一场大火那一场不知从哪里来的很大的火
和所有的恶魔一样在吞噬我的同胞我的亲人我的兄弟姐妹后
散发着金黄色或者银灰色还似乎透明着的一团团烟雾
在那一团团银灰色或者金黄色还似乎透明着的烟雾之中
是焦炭一样黑褐色的血原本应该鲜红如跳动的心脏一般的血
那一瞬间我不再会呼吸不再会痛苦也不再会忧郁或者焦虑
思想被谁扒光了衣服连最后一根丝线也没有留下
我已经失去了在这样一个世界上的最后一片灵魂的掩体
除了无语我没有别的语言就像除了血液还在暗处流动没有了别的生命特征

只有血只有血只有原本应该鲜红如跳动的心脏此刻却像焦炭一样黑褐色的血
从发稍到足底把我层层包裹不留下一丝一毫透气的空隙
呵呵呵不对不对总还算给我的眼睛留下一线眨动的生机让我看到一片天空
一片布满蓝色血脉的斜卧在昨天或者一百年前盖成的石头房子上空
恍惚间那就是我的祖国我的血脉所系灵魂所系的祖国我的沉默中战栗的祖国
很多声音很多声音让他无所适从因为她正在以匍匐大地的姿势
徒劳地打探着儿女们的生命气息打探着烟雾中挣扎扭动的每一缕儿女的呼吸
那声音太强大太强大太强大强大到把一切生命的迹象淹没于他的呼啸
只留下他自己在那力竭声嘶地告诉人们
只有他在施救施救施救他是多么负责多么有组织有纪律
而我只想知道我的兄弟姐妹我的亲人我的同胞此刻他们在哪里他们怎么样究竟怎么样了

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第三条告诉我们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
这个发布于六十二年前的宣言今天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不用记在心里只是有时会想起
这个宣言的序言中说之所以发布这个宣言是鉴于对人权的无视和侮蔑已发展为野蛮暴行
这些暴行玷污了人类的良心鉴于各联合国国家的人民已在联合国宪章中重申他们
对基本人权、人格尊严和价值以及男女平等权利的信念并决心促成较大自由中的
社会进步和生活水平的改善鉴于各会员国业已誓愿同联合国合作
以促进对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普遍尊重和遵行
因此发布这一世界人权宣言作为所有人民和所有国家努力实现的共同标准
以期每一个人和社会机构经常铭念本宣言努力通过教诲和教育促进对权利和自由的尊重
宣言是手写的抑或是打字机打印出来的而维护它尊敬它需要付出的是热情良知正义
甚至还有鲜血还有每个人只有一次因而无限珍贵的生命
比如今天比如我的在上海自己家住宅中突然罹难的同胞亲人兄弟姐妹
他们的鲜血还有生命就在一瞬间化作一滴滴清水也许是别的什么注入了祖国的血液里

我不知道没有人告诉我没有人会告诉我就是我的同胞亲人兄弟姐妹们也没有谁来告诉我
他们所有人的血还有一部分人的生命究竟是他们向祖国的献祭还是向幸福自由平等的献祭
而如果只是无可奈何身不由己的殉难那他们在交出或者被强行褫夺了鲜血和生命的时候
是否曾经想过哪怕只是一瞬间让那样一个念头在心中划过:
世上究竟有没有天堂如果有那通往它的阶梯在哪里
如果这一切都没有都不曾闪过不曾存在过
那我现在唯有竭尽全力做一个也许根本没有意义没有任何意义的机械动作
揩!揩!揩!揩!揩!揩!揩!揩!揩!揩!揩!揩!揩!揩!揩!揩!揩!揩!揩!揩!
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
洗!洗!洗!洗!洗!洗!洗!洗!洗!洗!洗!洗!洗!洗!洗!洗!洗!洗!洗!洗!
这是血啊!
原本该是殷红的灼热的生气澎湃的鲜血如今只是一团团暗灰褐色的无名的印迹
可它们还是血是无辜者的也许是殉难者的血迹它们在无言中创造着英雄创造着感动
在同样的无言中创造着只有英雄没有灾民只有感动没有伤心的世纪神话
可是血,真的有谁能够抹得去吗?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敬献一束鲜花
敬献一束鲜花给那些救人的英雄给那些组织英雄报道英雄的领导和媒体
原因当然很清楚第一他们真的是值得敬重的第二
我找不到那些我唯一想送给他们一束康乃馨的我的同胞我的亲人我的兄弟姐妹们
在报纸上在电视屏幕上在摄像机的镜头里我找不到他们找不到他们能够找到的
只有我们的救援英雄还有更加鲜艳的我们的领导我们的救援组织者们
我向你们敬献上一束鲜花一束我不愿说出名字的鲜花表达我的敬意
还有抗议
我想这是这个世界上最有礼貌的敬意与抗议了吧
希望你们在收下的时候不要犹豫更不要怀疑它的诚挚
我以我的同胞我的亲人我的兄弟姐妹的血还有我自己的还不算很冷的血的名义
向您们表达这一份敬意还有抗议您们当然不会再有什么怀疑和疑虑毕竟人血不是水毕竟
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都明白语言文字有时候与事实真相会相差十万八千里
而那些见过地狱的人更知道世间有言语图像无法形容的虚无知道人有不能承受的感情界限

我是个读书人是最通常意义上的一介书生而且很长一段时间自以为是一个知识分子
因为我以前一直相信我拥有比一般人多一点的知识而知识的力量是无穷的
可现在,其实是不知道从那一天开始我有了越来越多的怀疑
这越来越多的怀疑让我一再在脑海中划下这样一句话
知识不能够改变一个权力组织化的世界因为在这里它不能够创造新的伦理价值标准
无论有多大的学问有时候有些地方你也必将陷入关于秀才与兵一句古老的中国格言
当我们许多发生过地震或者其他灾害的地方的纪念碑统统被命名为“抗震纪念碑”
或者抗其他什么的纪念碑而不是“地震纪念碑”或者其他什么灾难纪念碑的时候
我更清楚地明白了一点
做过许多蠢事之后我们将不是变得明智而是会变得更加愚蠢且更加不容人怀有异议
这时候我们这些所谓的读书人或者知识者除了犬儒以外我不知道还能够用什么来称呼之
当我们在不自觉地炫耀自己知识的渊博或者深奥时我现在已经不无羞耻感地知道
我们不仅是在迷惑公众而且已经彻底迷失了自己远离了本该属于我们的知性生活
因为灵魂早已被不知不觉中掏空我们的所谓深奥其实就是单薄与无聊的代名词
它事实上只显示着一点
我们已经消弭了对于自身缺乏内在安全感的真实处境反省和抵制的认知还有批判能力
杜维明先生提倡知识分子要关心政治参与社会投身文化当然还要在其中发挥自己的影响
我知道所有这些对于我对于我们中的很多人都是一只只能看一看想一想的烧饼
所以从此后谁再叫我知识分子我会认为是一种羞辱尽管他更多的可能是善意的那也不行

赫尔岑曾经说思想与青春结盟是可怕的
我却在想思想如果只有一个被人指定了的宣泄或者表达的孔道它与青春结盟也许更可怕
不幸抑或幸运的是我还没有青春过就已经老了从肉体到精神彻底地老了
老的标志就是我想为我的亲人同胞兄弟姐妹们寻找一架通往天堂的梯子可怎么也找不到
只有道一声惭愧道一声对不起了我的兄弟姐妹我的同胞亲人
我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只是在这个遥远的地方为你们唱一曲没有曲调的安魂曲
假如眼泪真能筑就通天的梯子
假如思念真能铺成上行的路
我就会径直走入天国
把你们带回家
伏惟尚飨
伏惟尚飨
伏惟尚飨

2010-11-18于伪装读书的地下室蜗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