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另一种音韵——读舒丹丹译诗集《别处的意义》 (阅读1302次)



另一个语词,另一种音韵
——读舒丹丹译诗集《别处的意义》


邹汉明


    新诗发轫以来,每一厘米的进步,都是和外国诗歌的翻译分不开的。新诗乃“横的移植而非纵的继承”(纪弦语),较之其他文体,它也许更加需要外来诗歌的融入、交汇和强有力的启示。高质量的翻译使得新诗的创作,实实在在地触摸到了一个强大的西方诗歌参照系的存在,这几乎规范了汉语新诗必然的走向,也使得这一种原本西式的文体,较快地臻于相对成熟的阶段。这一切,少不得翻译家的在场。因此,相遇一名优秀的诗歌翻译家,实在是中国当代诗歌的幸运(无疑也是诗人的幸运)。百年新诗,翻译的重要性,时至今日,我们怎么强调都是不会过分的。

    通常情况下,一个伟大的文学时代必定是一个盛况空前的文学的翻译时代。百年来,参与新诗进程的,我以为,不仅有第一流的诗人,也有各个语种的第一流的诗歌翻译家,不必说老一辈的冯至、穆旦、王佐良、赵萝蕤、袁可嘉等,为新诗开疆拓土作出的贡献,单说最近的三十年里,就我所知悉,孜孜于诗歌译介的,俄语就有刘文飞、娄自良,汪剑钊、晴朗李寒;英语译者相对较多,有裘小龙、赵毅衡、汪飞白、董继平、傅浩、黄灿然、杨子、张曙光、李以亮、韦白;法语译者有郭宏安、树才;瑞典语有李笠;西班牙文有王央乐、朱景冬、赵振江;波兰文有张振辉;德语是钱春绮、绿原;意大利语有吕同六;葡萄牙语有姚风……这份我随手写下的名单还可以开得很长,而且,随着互联网的出现,原作的搜寻变得非常方便,这份名单也就随时都在拉长。《别处的意义》的译者舒丹丹,就是我近年知晓的一位。

    舒丹丹最初翻译的是英国诗人菲利普•拉金。拉金诗歌的难译,译界是有共识的。她也几乎译完了《拉金诗汇集》,流传在互联网上的一部分,曾受到不少诗人及众多诗歌爱好者的追捧。我因为对这位英国诗人特别的偏爱,那些年,托互联网的福,也成了一名忠实的“舒粉”,此后,一直关注着舒丹丹的翻译,可以说,在舒丹丹文质俱佳的译笔下,口吃的拉金变得流畅了,一个简静、复杂、刁钻、尖刻、又故意说点儿荤话粗话的拉金来到了中国,随即,这位品格非凡的诗人得到了大家的喜爱并开始影响中国诗坛,这可谓对一名译者最好的奖赏!在翻译了难度极大的拉金之后,舒丹丹又重点翻译了雷蒙德•卡佛,卡佛以极简主义的短篇小说名世,中国文坛对卡佛的小说一向就有极好的口碑,但是,对卡佛的诗歌,却少有关注,因为在舒丹丹译卡佛之前,卡佛的诗歌几乎没有翻译成中文,人们无从读到,更遑论推介。舒丹丹翻译的卡佛诗歌,先后有四十来首在互联网上曾被大家广为转贴、收藏。舒丹丹以女性翻译家特有的清晰与细节感,将雷蒙德•卡佛的深情、孤单、温暖、真实感人的一面充分地展示在汉语读者面前,使得雷蒙德•卡佛在去世二十年后,在中文世界成了一名优秀的短篇小说家之后数年,又成为了一名优秀的诗人。舒丹丹用精准的现代汉语,复原了一个隐藏在平易生活中的卡佛——对我们来说,一个可以用汉语进行交谈甚至倾诉的朋友,一个诗歌的、中年的、有情有义的朋友。中文读者显然欢迎这样一位可以拉拉家常的朋友的到来。

    很少有译者像舒丹丹那样,不为流俗左右,殚精竭虑,只专注于诗歌的翻译。我们知道,诗歌创作无利可图,诗歌的翻译同样如此。翻译满足一名翻译家的心灵——这已经超出了一般意义上的工作的性质,也因此,展示在我们面前的这一本译诗集,大量地倾注了一名优秀的翻译家的情怀。而更为难得的是,译者敏锐地领悟到了原作诗行的语调,这使得这位年轻翻译家的工作,不仅仅是在另一种语言中选择语词,而更是在选择音韵,是要将原作神秘的诗意再现在另一种迥异的语言之中,借用本雅明的话就是,在她的翻译中,“语言之间的共鸣如此地深入,语言触及意义就像风触响了‘呜呜’的竖琴。”我相信,假以时日,舒丹丹当得起这个赞誉。

   《别处的意义》是舒丹丹的第一本译著,本书精选的当代最负盛名的十二位欧美诗人——菲利普•拉金、查尔斯•西密克、露易斯•格吕克、伊丽莎白•詹宁斯、保罗•穆顿、尼尔斯•哈夫、梅•斯温逊、理查德•威尔伯、马克•斯特兰德、乔丽•格雷厄姆、丽塔•达夫、简•赫斯菲尔德——就我这样一名长年浸淫外国诗的读者,说来惭愧,足足有一半,此前竟是未曾知晓的,可见,这本译诗集的贡献。而首译,说到底,是对译者眼光的考验。这本集子中的十二位诗人,在英语世界都是有目共睹的大诗人,很幸运,在另一个他们完全不知道的中文世界,舒丹丹的翻译无损于他们固有的荣耀——他们仍然是光彩夺目的大诗人!仅凭这一点,在此,表达一名读者(也是诗的作者)对译者由衷的谢意。

2010-8-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