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五女乱华 (阅读4633次)





五女乱华
□张柠

文学界一直有阴盛阳衰的说法,跟体育界差不多。原指望靠女作家来拯救文学,看来也有问题。前几年的文坛尽管吵闹,但还不到混乱的地步。今天,文坛已经是混乱不堪,大有“五女乱华”的势头。五女者,“奶瓶子”蒋方舟(12岁),“撒娇王”卫慧(28岁),“怨妇”九丹(33岁),“文学暴发户”池莉(44岁),“小说国母”王安忆(47岁)。
她们个个都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蒋方舟的《正在发育》,卫慧的《上海宝贝》,九丹的《乌鸦》,池莉的《来来往往》、《小姐你早》等,王安忆的《长恨歌》、《富萍》等,就这几本破书,将文坛搅得天翻地覆。只要留意一下近期的文学新闻,大都跟这些书有关。用著名的搜索软件GOOGLE一搜,她们出现的频率都高得吓人。她们之中,除了最小的还不擅长对骂,最大的不屑于对骂之外,其余三个经常在媒体露脸,骂骂咧咧,越骂越让人激动不已。弄得圈外人一见面就缠着问:蒋方舟的小说到底怎么样?卫慧和九丹什么时候结了怨?池莉挣了不少吧?《长恨歌》能拿诺贝尔奖吗?
奶瓶子还挂在脖子上的蒋方舟,年龄虽小志气高,已经开始谈论“伟哥”、“泡妞”的话题了,还有什么比幼女论“性”更让人吃惊的呢?等到年龄再大一些,不能奶声奶气说胡话怎么办?撒娇、装嫩嘛。卫慧将一代人的娇都撒尽了,因此吸引了一大批黑色和蓝色的眼球。比撒娇更毒的花招是诉苦,像怨妇一样,正如九丹所为。九丹之苦不是国内的阶级苦,而是全球化背景下的跨国苦。她与撒娇王卫慧的自恋不同,她对自己要求比较严厉,即使是曾经做过一些错事,也不能原谅,一定要“忏悔”。这与今天国际时尚中流行的SM(Sadomasochism受虐施虐狂的简称)主题正好合拍,就是不停地用皮带抽自己。
她们为什么要不断地胡说、撒娇、诉苦呢?我不排除她们有“实现自我”的积极性,但归根结蒂不就是名和利的问题吗?否则,她们凭什么将自尊当小白菜卖呢?在这一点上,池莉比她们要成功。她早年以“新写实”闻名,但依然是小圈子里炒来炒去。最近,一声“来来往往”、“小姐你早”,顿时轰动全国。池莉也因此发了,俨然汉正街服装市场暴发的富婆。她终于尝到了文学为人民大众服务的甜头。如今,尽管她张嘴就是票子,但也有很多烦恼,原因是评论界的“误解”、“扯蛋”、“读不懂”。原来你那装神弄鬼的“新写实”都懂了,现在的肥皂剧人家就不懂?我看你是越暴发越糊涂。
最复杂的是王安忆,她基本上不介入吵闹的文坛。但越是沉默寡言,大众越是要炒她。她不但获得了“茅盾文学奖”,还被选为“网上10大人气最旺的作家”。为什么呢?你想想,有什么东西,比一位女性慈爱地关注宏观社会文化问题更让人感动呢?她关注“知青”,关注“寻根”,关注“人文精神”,最近又关注“市民文化”。她一直触摸着时代的脉搏,自己的脉搏却越来越微弱。
这在《长恨歌》和《富萍》中得到了最集中的体现。第一,叙事者越来越隐蔽,没有自我,将自我交给上海弄堂里的人民了。第二,用一种弄堂“小碎嘴”来讲一些闺阁故事,很亲切似的。第三,最终目的却是指向文化(几代女性的命运),女性不过是文化道具。“小碎嘴”看似细腻柔软,骨子里却是宏观坚硬的。这让我想起了女伟人下去视察,抱起一位小女孩亲吻,慈爱、细致得不行,心里想的却不是这个小女孩,而是全世界的小女孩。
我因此称王安忆为“小说国母”。比较而言,前面四个人更可爱一些。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