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在查湾 (阅读2192次)



在查湾

苍耳

春天我们来到这片松坡
祭奠一个诗人。你看松雀
一只又一只地
从清明的指尖飞过……
然而,墓地的松树竟被砍掉了
那些尚未被砍掉的松树
就象这拨生者!
1989年的枕木孤单凄凉,而伸延到
此刻的铁轨
突然被斧子敲响!

倒下的松树长进了逝者的
年轮之中。斧柄被震裂,裸露
这时代的另一张脸!
从生前刮到死后的松风击穿我
然后将银河、皖河和冥河
织缀在一起。你看松鼠仍跳跃于
一个幽灵更加葱茂的记忆的枝头
在词与词之间吃着松果。

走进虚无的松林如同步入
逝者的梦境。树屑迸溅……!
——那是谁在这儿
砍伐死亡的寂静?而倒下的
树冠结满了生之伤痛和死之冥思
如同松脂盈眶,夺目而出
——那是深嵌着的1989年
永远不死的天空!

而斧头与远方延展而来的铁轨一样
是钢蓝的,冰冷的
并且变成了此刻必须面对的
光秃秃的存在之虚无。
伫立在这片没有松树的树下
谁在我们中间
会更加苍老并发出笑声?


二OO六年三月二十八日夜


附记:三月下旬在海子忌日参加了一次祭扫活动,却发现墓地周围的松树被砍伐殆尽,不由悲上心头,遂写此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