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自序 (阅读2680次)




                    ◎自  序 / 洪迪

诗与我有缘,兴来时,诗思亦能汩汩而流;然而一曝十寒,实在写得太少了。读诗则是延绵不断的。再忙仍是见缝插针,不问中外古今,抓到诗就读。碰到喜欢的,便再三品味,浸淫其间。读书是我唯一嗜好。不求甚解,随意涉猎,浅尝于文学、艺术、历史、哲学、美学、政治、经济等领域。在写诗、读诗之余,不免寻思追问什么是诗,什么是好诗,怎样写好诗。不想这一问,忽忽已近半个世纪。这里便是一个痴心爱诗、读诗、写诗者关于诗的长期寻问,可能自欺却绝不欺人的心得。

诗是生命的翔飞。人所以需要诗歌,创造诗歌,是为了从沉重的现实生活的大地上腾起,愉悦自身,解脱自身,超越自身,净化、静化、美化自己的身心。诗以创造诗美为宗旨。生命藉诗美的羽翼翔飞天宇。

我们寻问诗本体,最终获得四个关键词:生命、创造、诗美、语言。于是便有了诗的本体四说:生命说、创造说、诗美(四层)说与语言说。诗是人的生命体验、创造与超越。诗是人的生命力高激发态的一种审美的抒情的语言创造。诗是诗人用自己的生命自由创造出来的审美生命。诗美宛如桃子,有皮、肉、核、仁四层。皮为形式美,肉为形象美,核为情感美,仁为意蕴美。它们相互渗透,像四个捣碎重捏过多次的泥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然后又浑然融合成有机整体。而诗美创造更是与诗语言创造难解难分的同一过程。创造是诗本体中最根本的核心。诗人创造四层结构的诗美,创造生成性的诗语言,也创造与生命同构的艺术生命。诗本体可以说是生命,是创造,是诗美,也是语言。更可以合起来说,诗是诗人倾注自己的生命以生成性语言创造出来的与生命同构的诗美。诗是生命的翔飞,而其原动力是创造。

诗美创造的全过程,包括创作者的创造过程和传播者与接受者的再创造过程。传播者是创作者与接受者的中介,在现代显得不可或缺,日益重要。创作者、传播者与接受者在诗美创造的全过程中,发挥着各自的主体能动作用。

诗美创造的总体可以归结为诗美时空建构,亦即诗美境界的创造。各种诗美时空建构与其演化动力密切相关。如果以其主导面来划分,诗美时空演化动力便可分作六类:意动型、情动型、象动型、韵动型、语动型,以及意、情、象、韵与语兴较为均衡的综合动力型。明乎此,我们可以在诗美时空建构即意境创造上具有更高的自觉性与控制力。

诗美创造总归要落实到诗的语言呈现上。诗语言基于日常语言又超越日常语言,有自己的沉默性、意象性、象征性、表现性、直觉性、主情性、音乐性、整体性、审美性、独创性、共享性和超越性等十二种特性。诗语言是以日常语言为元符号的生成性的审美的情感符号系统。诗美境界总归是在现实大地上腾飞的超现实的幻象世界,亦即诗性赛博空间。其所使用的语言也只能是超语言的语言。诗是超语言的语言艺术。

树立大诗歌理念是创造诗美学所倡导的。因为它最有利于诗美创造和诗歌繁荣发展,它通贯于诗美学即诗歌文艺学的本体论、创造论、语言论、主体论、传播论和接受论等一切领域。因为它是我们对于中外古今诗歌进行比较研究时得出的重要的必然的结论。所谓大诗歌理念,其基本内涵有二:一,确立诗歌的最高审美理想为对于纯诗美的无限追求;二,确立诗歌的最大外延为对于中外古今一切诗歌的极限包容。大诗歌理念在诗歌标准上指明最高的,又容许最低的。既推崇真诗、好诗、大诗,又承认中外古今一切被称为诗者皆为诗,承认所有人心目中以为诗的都是诗。大诗歌理念认为,好诗的标准非常简单:愈接近纯诗美愈好。而纯诗美则要求诗的意蕴、情感、意象、形式、韵律、结构、意境、语言等等通体皆美。好诗就是诗美含量高的诗。诗在本质上无分中外古今。诗既有国界也无国界,而其最本质的东西则是世界性的,全人类共通的,乃至超越时空的。中国新诗自觉不自觉地背负着融合中外古今的十字架,朝着中国诗现代化的方向,已跋涉了将近一个世纪。有了大诗歌理念,当可大力促进这种自觉性,从而加速其历史步伐。

一个未圆的圆。我站在圆心,以一个痴心爱诗、读诗、写诗者学习与探索的目光,孜孜数十年来,朝着诗的尤其是现代诗的迷宫,旋转了一周。只留下一些疏疏密密的点,长长短短的弧,一个歪歪扭扭、断断续续的圆。未圆,但毕竟是圆,毕竟烙上了我的印记。

诗是心声,诗论当是关于心声的心声。我将这个关于诗的不成圆的圆献给自己,也献给这世上已在和将在的所有的另一个自己。

飞吧,关于生命翔飞的翔飞。

2007年1月2日,台州因斋

(《大诗歌理念和创造诗美学──关于诗本体与诗创造的比较研究》,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8年1月第1版,1/32开,31万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