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为汶川大地震而作 (阅读2590次)



有一种死亡让我们泣血
让我们诅咒,但它却来自脚下——
我们所深爱的沧桑的大地。
瞎了眼的大地!你养育了这些子民
为什么却让他们突然毁灭?

当教学楼先于其他建筑整体崩坍:
夹缝中沾满污尘的枯朵呵
残损的肢体在呼喊
雨衣包裹的尸体在雨水中
与废墟、断桥,排列成
怀抱大地的惨痛姿势,令苍天哭泣不止!

在无可置疑的地方出现了垮塌。
仿佛我们不再认识她了
所有歌颂大地的喉咙喑哑了
小小的幽灵找不到归家的路了
但大地依然在它岩浆滚沸的奔行中
坚持着它内心的真理。

正如它教导我们必须活着。正如
被震裂的河流依然在流……
当不同方向的手紧握在一起
有一种痛苦会成为解毒剂吗?
当峰石滚向深涧,树懂得了谦卑
它在倾听大地因何愤怒!


                 二OO八年五月十五日下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