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邓程回答诗生活网站问题 (阅读3004次)



邓程回答诗生活网站问题

  1.请具体描叙一下你决定搞这个排行榜或者受邀做评委的前后过程,当时的情形和具体想法。

  邓程:去年年底我去海南开会,碰到何言宏,我们就排行榜之事深入交换了一些看法。这就是我参加2007年评委工作的由来。

  2.哪些作品在初选之列,请介绍一下相应的评选流程。整个评选中,你参与做了哪些事,并对哪些作品发言?如果和庸诗榜作者有个人恩怨,在评选过程中,你是如何回避的?

  邓程:在这项工作中,我做的工作很少。所有作者我全无个人恩怨。不过伊沙的《崆峒山小记》为庸诗榜榜首是我提名的。如果这对伊沙的写作心态有不利影响,我深表歉意。不过《崆峒山小记》确实是一首不折不扣的庸诗。

  3.目前只看到庸诗榜结果,没看到明确凭据,显然这很难服众,请问你的庸诗标准是什么?

  邓程:没有标准。不需要明确凭据。

  4.好诗人、名诗人有庸作是很稀松平常的事,就如平庸的诗人也会偶有好作品出现一样,请谈谈要拿这些“庸诗”作话题的初衷。

  邓程:当然。但就当今时代而言,最主要的问题还不是好诗太多,而是庸诗太多。否则,庸诗榜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

  5.这个排行榜的娱乐化和生活化倾向,不管是挑选好战的伊沙还是萨达姆还是汤唯,主办方有没有为自己“造势”的考虑?你认为庸诗榜会带来哪些影响?

  邓程:我认为庸诗榜会产生积极深远的影响。首先,它会在诗歌界产生有益的交流。其次,它打破了批评界万马齐喑的局面,拉开了批评界与创作界的距离。在当今诗歌界按不同利益日益小圈子化,日益内向,并公然拒绝交流的情况下,庸诗榜不失为一个重大的创举。

  6.根据目前的上榜情况,能够进入庸诗榜的诗人本身就首先是中国诗歌阅读视野之内有代表性的诗人,而不是所谓的成千上万的淹没在网络中的诗人;庸诗是 针对著名诗人而言的,而不是对毫无影响的诗人而言的;庸诗是针对有影响的官方诗刊作品而言的,而不是针对民间同仁诗刊作品而言的。请问如何看待这些?

  邓程:这个道理很简单,就是要让人知道,诗歌界不是一潭死水,诗歌批评不是只有“歌德”派,诗歌界还有批评的声音,诗歌界不是名人为所欲为的地方。

  7.现在大众对于诗歌的态度,所谓的诗歌抛弃大众这现象,被口语诗歌挽回了没有?是否大家都写诗了,都读得懂了,就是真的救了诗歌?

  邓程:我一直认为,用口语写诗,或更准确的说法,用正常的现代汉语作为诗歌的语料,是中国新诗的方向。

  8.你的好诗标准是什么?请提名2007年你眼中的十大好诗。

  邓程:我知道什么是好诗,也知道什么是坏诗,但是我不知道好诗的”标准”。

  9.在介入公共话语上,诗歌何为?请对你的理想化的汉语诗歌做一个具体描述。

  邓程:诗歌不需要介入公共话语,好诗本身就是公共话语。理想化的汉语诗歌,到目前为止,就是唐诗。

  10.如果这个排行榜继续,是否有必要增加一个年度最具建设性诗论和年度庸论排行?

  邓程:非常好的一个建议。

                    2008年2月15日回答于北京西三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