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案头剧 (阅读3628次)



案 头 剧

1

根本用不着推倒“第四堵墙”。因为
并没有前面的三堵。或者,他的墙
多不胜多,犹如童年的“木头人”游戏
他被指令砌在透明的墙里

剧作家镇日俯首案头,写下他的
表演提示。——大幕开启。
推出一百七十平米新的寂静

请接受先上场的男主人公。宽恕他
制造过两个家庭的不幸,现在
他进入第三个家庭;背对我们望着窗外
像盲人谨慎兀立。剃须刀在他脸上逡巡

“嗡——嚓”,剧场响起震耳欲聋的
剃须刀的轰鸣,投影布景的天空被
渐渐刮蓝。

“我将刮去一切,激进的,怀疑论的;
神秘主义的,虔敬的,恭顺的;
赞美诗的,宗教剧的。
最后,我刮去爱情!”
剃须刀的螺旋桨顿然休止
剧场灌满大叫大嚷的仇恨

男观众紧一紧脸,感受下巴的光溜溜
手臂寂然不动,在女伴旁掩饰着心情
“请女观众也摸摸自己的脸”
[她们没有动,也没有笑]

剧场左侧吸烟室传来啜泣……
[静场] 请接受,这是剧情的一部分。


2

剧作家继续把一些汉字移到纸上。

壁灯菲薄的光线,降低了窥视的程度
现在,我们看到了哑剧或睡眠

墨绿防水布代表虚构的浴盆,滴沥有声
水线哀愁的中音区流下舞台。
空间的延展是无限的,而戏剧也早不是激变的艺术。
现在,出场女主人公的洗浴

她幽蓝的吊带胸衣,在树杈状的衣钩上晃荡
一只草编拖鞋,赌气似地离另一只三米远
浴盆里过度减肥的肢体像被烘干的蓖麻杆
就着水龙头的哗啷她吞下麻籽的药片

舞台右侧边角,[我们假定它为卧房]
男主人公像感应器,也偷偷吞下色彩不同的一片
“一粒,哦,应该是一粒半,
瞧吧,伟哥已不是痿哥”。

防水布无声迸裂。化学干燥的情欲冲涌。
碎影灯荏苒旋出雪花,俄顷
已湮灭到这对夫妇的棉毯

而剧作家已转换了场景

雪野。两只裸猿预支了春日情欲的功课
扭曲的肢体,绷紧的筋腱,失火的器官                       听命于神经欣快的纷纭的指挥棒……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哑剧
噢,不,几乎像是杂技的高难动作
男观众器官霈胀,去够女伴的手
她肩胛羞赧,似乎躲闪着

脚本的一部分。

光瀑兀然飞溅。“他”和“她”
惊悚翻身落床,彼此艰难地辨认

“你是谁?”
“你是谁?”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好像……”
“咱……们好像是一家人?”
“是呵,一家人不就干这事嘛。”
“我渴,递给我水……
呸,这是你的……”
“睡吧,宝贝儿,晚安”
“睡吧,睡。”

剧作家索性把白雪堆到底。
肉体休息后,脂肪的起伏酸心刺骨

光瀑阒熄,巨大的夜光表
像一枚定时炸弹向黎明缩短着引爆的时间
[似乎可以勾去这个蹩脚的戏剧悬念]


3

剧作家匆匆用过晚餐
写下第三幕舞台指示语

“舞台上的‘玻璃迷宫’,可以仿照
东方古典戏剧以人物姿势语来虚拟
当然,最好搭起塑料薄膜回廊
形成若干三四米到五六米
深浅不一的透明巷道。当然,不必用真的玻璃”

而现在,我们已置身剧场
效果师让空气中弥漫着玻璃胶辛酸的气味

他们已过中年,在燠热的夏季
赤身裸体。女的,头顶花方巾
男的,头戴绿铃铛帽
一对活宝,先彼此哂笑
继而认命如宿,相携恭顺地进入

玻璃走廊。入口消隐后
蒸腾的热气扭曲了
松弛的皮肉,
我们仿佛透过潜水镜看到一对疲惫的脱毛火鸡

玻璃的刃面,凝绿如潭
射灯固执地在切割,最终,我们
会看到几个干枯的蜂盘

蚂蜂背着自己的嘟囔。
“我算知道了什么叫一辈子”
“别告诉我!”
“我是对的。”
“你总是对的,如果你想这么认为。”
“呵呵……”
“你笑什么?!”
“对不起,我本不想笑”
“……”

这固执而刺耳的蜂鸣,以纤细声音的茸毛
扎进观众的腧穴,有些痠麻
最后,他们皮肤发热,泛红
继而出现越挠越痒的
婚姻斑疹

但一对老火鸡已不做如是想。
他们楔形的脑袋 [铃铛帽和花方巾要浆硬些]
紧贴玻璃走廊探询着出口
投影布景:缓丘中风景如画的墓地。
“那儿多么美!除了那儿我哪儿都不想去!”

但他们出不去,不是撞个满怀
就是总绕到刚刚经过的地方
她决定自缢,但方巾撕成的布条先自断了
他决定撞碎玻璃,但脑袋卡在玻璃的裂口上

离全剧结束还有三分钟
剧作家一狠心决定用漫长的沉寂,为这个规定情境
定格

终场,灯光齐亮
我们站起,像发丧的队伍缓缓走出剧场

积雨云遁驰,雷声响起
发脾气的神在天空摔碎所有的盘盏
在谁的心里发出玻璃隐隐的坼裂声
剧作家望望天空
把雨和那对夫妇关在了他的窗外

多年后,当他漂流异乡归来
随手翻开一本书,有两个人
仍哀愁地望着他,隔着玻璃走廊


4

演出结束后,观众恳谈会。

这是——
哥特式闹鬼房子剧?自然主义悲剧?
街头闹剧?神仙剧?
编年史剧?表现主义梦幻剧?
室内喜剧?
    荒诞剧?

“不,是超戏剧。这不是假设,是生活
请注意
两个坐标
现实的和冥界的。
两条线索
私人的和祛秘的
两个声部
先知的和愚人的。”

这主人公是谁?
——“原谅他们吧,他们就是我和你。”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