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运河中的奥菲利娅》 (阅读2485次)



  
《运河中的奥菲利娅》



林童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李商隐



1

主啊,现实如此残酷

时空完全错位



我沉思默想走上运河大堤

一个骑自行车的中年男人问道

  你知道沿大堤一直走能到哪里?

  应该直到通州,我也是第一次走

通州通向杭州,这人间的天堂

静穆在水光山色的西子湖

随着钱塘大潮滚入汹涌的大海

这是奥菲利娅的路线

像一只醉舟

头戴月桂番石榴和常春藤编织的花冠



幻觉的美女最能表达内心的愿望

寡断的普罗·弗洛克·哈姆雷特

多疑的普罗·弗洛克·哈姆雷特

虚伪的普罗·弗洛克·哈姆雷特

悲伤的普罗·弗洛克·哈姆雷特

把相思无可奈何地化成了灰烬

他本是勇敢的,曾经被称为剑客

知道天空从脚下开始



2

生存或者毁灭,一千年还是个问题

但我们的问题本来没这么严重

你曾问道:爱或者不爱

难道爱就这么艰难?

没想到却把你推向文学的永恒主题

爱与死!过去这样,现在这样

将来还会这样

只要文学没有消亡



我拿起笔,为你写下这首诗

悼念你,或自我哀悼

至少,你在告别这个浮燥的时代之际

还有人以诗的方式建造纪念碑

当我的人生画上句号之时

还会有谁因悲伤而用心地哀悼

盖棺论定的悼词长着可恶的面孔

千篇一律,放在谁身上都合适

不要也罢

算作我对虚伪世界的回答

还是不讨论了吧

争论的结果是没有结果

自有哲学家怀着浓厚兴趣研究



现在我必须回过头来

看着苍白的奥菲利娅像睡莲开放

你作了当代英雄

我只是看风景者

我曾在长江里游过三年泳

技术还可以,不比写诗差

要从运河里摘朵睡莲轻而易举

这不过是英雄救美的奢谈

即使海面上行走的基督也无能为力



3

奥菲利娅静静地漂浮在发腐的水中

我动了,却没有让时间静止

时间之车遭遇了不良路况

现在你没有行动的力量



现在你作了当代英雄

在六月的北京

我们暂住的首都

非常符合现代大都市的气氛

二十四颗珍珠碎落一地

很边塞的昌耀,吐尔扈特的昌耀

怀抱天堂美女的十一枝玫瑰

从世界屋脊跳入大海

发出耀眼的光芒

化成更加鲜盛的玫瑰

他没有站在珠穆朗玛之上

动作也没有川端康城和海明威潇洒

珠穆朗玛的六月也大雪纷飞

雪国的雪,乞力马扎罗山的雪之雪,雪崩的雪

把世界装扮

(北京伏天意外飘雪花

整个过程只持续5分钟左右)



4

奥菲利娅静静地飘浮在运河之中

把自己活成雪白的花翎

戴着凤冠,不是聚集香木

奥菲利娅静静地唱着她的歌谣

   独木不成林

   孤僻难生情

   多情怕麻木

   木木木木钉

奥菲利娅静静地唱着她的歌谣

直到发不出声音



5

属于春天的布谷鸟

在酷暑下仍在喊叫

淹没不了干燥而拼命的蝉声

手机拍下的蝴蝶影像模糊

她的魂遁入了庄周的梦乡

低飞的燕子啊,秋天一到

不管你愿不愿意

就要飞向南方

模糊了苦难与爱的界限

阴影里的琴声把你的姓名哀悼

我不是橡树

你也没成木棉



我曾计划用25集电视剧来修建纪念碑

但时间并没有停止

生活与爱情还在继续

那些热爱你的姐妹

这个时代奇异而疯狂的天使

而我是昏暗的灯,缺味的盐

在黄昏之际成为看风景的人

播种了,却又没有播种

陷入欲望的泥沼

等待上帝的竿与杖将我拖出

正午的太阳让河水闪耀

正午的河水逝者如斯



6

生活远比文学艺术精彩

而文学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鬼话

居然当成了金科玉律写进教科书

欺骗着一代又一代的你我

虚伪的作家,愚昧的读者

螺丝钉的作家与读者

嘘的一声,如商场开业时的汽球

在帅哥靓妞的热歌劲舞中成为垃圾



7

主啊,现实如此残酷

时空完全错位



我所经历的,在他人眼里

不过是一声叹息

捕风的日子最终交给了虚空

天国的筵席有你的位置吗

如果你在天国里感到寒冷

你可以拥抱着我的名字取暖

而人生永远都在重新开始



2007-7-29 北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