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东瀛寻美 (阅读4111次)




东瀛寻美——学在日本东京大学
文学院  梁艳萍

2006年4月——12月,我受湖北大学的派遣,并得到教育部“青年骨干教师出国留学”项目的资助,利用日本国际协力银行“为中国内地18省培养高等学校教师”项目提供的资金,前往日本东京大学文学部——大学院美学艺术学研究室,进行“论游戏——关于文学本体论的一种研究”的研究工作。我到东京大学做客座研究员,指导教官是美学艺术学研究室的西村清和教授。西村先生是一个认真而严谨的学者,多年的学术训练与研究培养了一丝不苟的性格与学风。在西村先生的研究室初次见面,他就从抽屉里拿出了我寄给他的学术简历,一项项地当面与我核实作者情况,是唯一,还是合作,如果合作你是第几个署名人。之后,先生对我的研究提出了他的设想,要求我必须参加研究室每周一次的学术演习(ゼミナール—eminar)从2006年4月5日起,我的东大学习研究生活正式开始了。
在春季学期,我主要跟随西村先生,参加研究室每周三3年级的《言葉とイメージ》、周四四年级的《美学讲习》和大学院生(研究生)的《分析美学》、周五的ゼメナーる(学术讲习),以及每周3次的文学部和留学生中心为外国留学生与研究人员开设的日语课。秋季学期,主要是参加学术讲习和学术会议,进行资料搜集和翻译以及日语学习。
回首近一年的东大生活,有许多值得思考和总结的东西,在此与同人分享。
一.东大本乡与美学
东大本乡校区所在的文京区位于东京市中心,比邻上野、秋叶原商业中心,是东京文化与文人汇粹之地,日本的莘莘学子都以有朝一日能够迈进“赤门”为终极梦想。日本政界与学界的多数人都是毕业于东京大学的。日本“近代哲学之父”西周、唯心主义哲学家井上哲次郎、大西祝,唯物哲学 家加藤弘之、最先在日本建立“独创哲学”的西田几多郎、海德格尔的学生九鬼周造都曾在东大教书、读书、游学、生活;有日本明治文豪“双璧”之称的森鸥外、夏目漱石就曾是东大医学部和文学部的学生,日本两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川端康成和大江健三郎也毕业于东大文学部……冈苍天心、永井荷风、芥川龙之介、幸田露伴、泉静花、太宰治、谷崎润一郎、三岛由纪夫、横山大观、竹久梦二、樋口一叶都曾在东大游走或围绕东大居住。来到东京大学之后,我深为其浓厚的学术氛围、幽雅的自然环境和异国风情的建筑和所感叹、所震惊。
东京大学成立于1868年(明治10年),由当时的开成学校和东京医学学校合并而成。大学最初设立有文、理、法、医四个学部,1877年开始设立大学院,培养研究生,次年公布学位令,设博士、大博士学位,由文部大臣授予学位。1896年学位制度更新,学位为博士、修士两种至今。
东大是日本近代以来的第一所国立大学,也是日本以及东亚现代哲学、美学、文学的发祥地和策源地。可以说,没有西周将德文的“Pphilosophy”定译为汉字的“哲学”,就没有后来日本与东亚的近现代哲学的命名与发展;没有东大欧洲现代意义上的“美学讲义”,也就没有中国及东亚的现代美学。中国的近、现代美学来源于日本远早于来源于欧洲。中国目前的“美学”一词的翻译就直接来源于日本的中江兆明根据法语“Esrhétigue”翻译的“审美学”。美学一词。本来是18世纪前半叶德国哲学家、美学家属于莱布尼兹学派的沃尔夫的弟子鲍姆伽通在1735年所著的《哲学的省查》(Meditatomes philosophicae 1735)以及《美学》(Ästhetik Ι1750,Π1758)所创设的与与理性的纯粹认识相对立的感性的命名——“感性学”,即美学。中国哲学、美学语词翻译都源自于日本。


二.美学艺术学教学与研究

在德国,18世纪,美学从哲学中分离,作为一个学科诞生,此后大学的美学教学就作为一种一般的教学科目独立出来。日本东京大学日本近、现代西方意义上的《美学》课程是在1881(明治14年)在东京大学开设《审美学讲义》,最初的担当者是从美国学成归国的斯宾塞学派社会学教授外山正一。
从1882年开始,改由1878年来日本的费诺洛莎担任。他的讲义主要有《美术真说》(The True Meaning Art)、《斯宾塞的艺术游戏理论和康德的美的判断理论》。费诺洛莎的美学乃是广义的美学——艺术美学的讲解与分析,主要研究与西方美术史有关美学问题。1889年,费诺洛莎将自己的讲义改为:《审美学美术史》,次年又改为《美学美术史》。
1886年(明治17年)10月22日,森林太郎(鸥外)从柏林到达莱比锡。24日拜访了莱比锡大学教授霍夫曼,开始了卫生学的学习。从此他日学卫生学课程,夜读歌德全集、莱克拉姆文库和哈特曼的美学著作。以后与大西村崖一道直接从德文将德国悲观主义美学家哈特曼(Kerl Robert Edunard Hartmann,1842—1906)的《美学讲义》翻译为《审美纲领》,此书后来成为东京大学使用多年的美学教学参考书。直到1900年大塚保治博士从欧洲学成归国,讲授德国悲观主义美学家哈特曼《美学》,东京大学才开始有了专门的美学教授和《美学讲义》。
大塚保治是东大的第一代美学教授,他的主要著作有《美学概论》、《艺术论》、《造型美术论》、《唯美主义思潮》、《象征主义思潮》等。大塚保治对于日本美学与艺术的教学与研究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不仅在学科创设方面,而且培养了阿部次郎、大西克礼等众多美学研究的优秀人才。
东大的美学学科从《美学讲义》到美学艺术学学科,百年如一,坚持着美学与艺术学的研究。从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史达尔夫人、施莱格尔、康德、黑格尔的原文原著精读,到浪漫主义美学、分析美学、言葉とイメージ(语言与形象)、音乐艺术学、绘画艺术研究,课程设置维持与保护着美学学科特有的历史与传统,使之不因社会发展、校方指导思想或者教授人员的变化而导致学科的萎缩和蜕变。
东大的美学艺术学学科一直维持着4位教授1位副教授一个助手,从本科(三年级开始)到博士生逐级培养研究格局。从大塚保治、大西克礼、竹内敏雄、渡边护、今道友信、佐佐木健一、藤田一美、西村清和、小田部胤久……几乎所有的教授、副教授、讲师都是从德国、法国、留学归来的,每人精通3——4门外语,拥有自己独特的研究领域和讲义、方法。其中的今道友信和佐佐木健一曾多年担任国际美学大会会长和日本美学学会会长职务。现任首席教授的西村清和教授是今道友信先生的学生,他从本科到博士将近10年时间追随先生学习德国古典美学,精通德、英、法多种语言,曾在德国慕尼黑大学留学三年,并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做访问学者。西村先生的主要研究领域有德国古典美学(谢林美学与索尔格美学)、分析美学、游戏的现象学、现代艺术、言葉とイメージ(语言与形象)等。西村先生为本科生开设的课程有《美学讲义》、《言葉とイメージ(语言与形象)》、《イメージ(形象)的修辞学》;为研究生(硕士、博士)开设的课程有《分析美学》、《古典美学》等。西村也是日本唯一的索尔格《美学讲义》的翻译者,他的主要著作有:《德国古典美学》、《游戏的现象学》、《虚构的美学》(フィクジョンの美学)、《现代实验艺术》(現代アート藝術)、《游戏的现象学》、《手的诗学》等。
  
在东大,学部生(本科生)从3年级开始到博士生是分研究室进行学习,(就是我们所说的分专业学习——哲学、美学艺术学、德国文学、西洋史学、心理学、东洋史学等等)文学部的专修课程与大学院的各专攻课程有着不可分割的紧密联系。例如学部的美学艺术学专修与大学院的美学艺术学专攻结合在一起的,老师和学长可以带领低年级同学熟悉学习环境、教授学习方法和交流学习心得。学校严密的学术机构设置,为学生顺利进入高一级的学习与研究提供了良好的保障。
学部生在研究室一般有两个年级,大的研究室学生每个年级有百余人,小的研究室一个年级30人左右。研究室负责学生的教学、培养和管理。修士课程一般学习期限为2年,不能按期毕业的学生可以继续学习,但时间不超过5年。博士课程一般3年结束(称为博士课程修了),课程结束并不标志可以取得博士学位,还要进行博士论文的撰写并通过答辩。博士论文的写作没有期限的限制,有的3年可以完成论文获得博士学位,有的10年左右才能通过答辩取得博士学位。修士学位以上的论文实行逐级审核制度。学生写出论文,首先有助手(讲师)阅读,修改通过后,副教授审读并修改,最后由教授进行审读修改,全部审读修改通过后的论文,才能提交学术委员会进行答辩。通过答辩的学生可以获得修士或博士学位。一般文科博士经常要经过十多年的学习才能获得学位,所以东大的博士生大多是一边为导师做助手,一边做非常勤讲师,一边学习撰写博士论文。
在东京大学,学部生的教学大多采取课堂讲授和学术讲习相结合的方法。3年级的课程以讲授居多。春季学期,藤田先生的开设课程主要有《原典讲读:〈诗学〉基础概念》、《原典讲读:绘画与诗与哲学——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基础概念》、里尔克《奥古斯特•罗丹论》,西村先生开设的课程有《言葉とイメージ(语言与形象)》、《形象的修辞学》,渡边先生开设的课程有《媒体与记忆的美学》、《西洋音乐文献讲读》,小田部先生开讲的课程有《古典美学的阅读》、《史达尔夫人的〈文学论〉》。期末考试,是一个小时的作文和一张对该课程的调查表。
4年级学生主要进行学术讲习和论文写作训练。在教学中,学术讲习和学术论文的写作的课程结合起来进行的,这种学习与训练一般从4年级春季学期开始。第一节课由西村老师的博士川濑智之给学生讲解学术论文的学术规范、资料来源及使用方法。全体人员——专任教师、负责指导学生的博士研究生博士以及访问学者、外国研修生都参加。川濑讲解的内容包括学术论文的写作程序——绪论、本论、结论、引用、参考文献等等。他采用打印出来的方式发给每个学生一个文本,这个文本不仅示范给学生论文的格式,而且告诉学生引用的方法,注释的方法和参考文献的方法(过去的引文、注释格式,现在的引文注释规范);告诉学生本研究室——学校图书馆(包括校外其他大学图书馆,国家公共图书馆)——书店(神田旧书店)都有哪些资料可以参考。博士讲解不够明晰的地方,或者老师认为需要补充的地方再由老师进行讲授。讲授结束后,接着带领学生进入研究室(研究室的所有房间全部都是书,犹如一个小型专业图书馆),川濑一项一项地告诉学生研究室的辞典在何处?研究室的美学资料在何处?艺术资料——绘画、音乐、电影的资料在何处?如何使用等等。
学生论文写作的直接指导者是川赖智之和桥爪惠子博士。当学生在博士生的指导写选定论文、写出论文初稿后,由指导者进行分析和修改,修改后完成后的论文,拿到课堂进行演习发表。一般学部生的论文往往从一部著作的分析入手,撰写论文。以下是春季学期部分同学的论文选题(因为一些外文原著我没有看到过国内的翻译,依据日文片假名翻译或许不够精确):
田村美叶:撒米尔•夏路勒《音——时间的形象第6章——节拍器的符号和和音乐节拍的现代化》
长 井悠:关于变奏曲的对照示例以及隐喻的可能性
大塚纪子:增(左水中关右立刀)宗一《人偶的情念》的起点《I人偶与情念》
江岛智彰:音乐著作权的布置——关于近代日本概念的生成与演变
奥田大介:关于黑格尔美学讲义的绪论(以长谷川宏所译黑格尔《美学讲义》为蓝本)
村上华子:无题的系谱——佐佐木健一《标题的魔力之“作为标题的无题”》
大熊洋行:都市空间中的文学——关于前田爱都市空间文学的分析
玲木裕子:カトリ•ヌ•メール「ポール=ロワイヤルからジャンセニスムへ:18世紀」
远滕知裕:独创与反复——「ロザリント•ワラウス(劳则林特•瓦拉斯)美術評論集について」
菅 昭勲:关于创生时期的写生文——相马庸郎:「子规(正冈子规),虚子(高滨虚子):碧梧桐:写生文派文学论」评论
    第二次课是西村先生的讲授:美学艺术学论文的主题讲解,学习与研究的方法,听取学生的选题准备情况,帮助学生分析选题的难易以及是否有价值。有个学生说他要写“关于东京昭和时期的建筑美学表形”的论文,先生连连说:“難しい!難しい!”还说,“你把你选好的书给我先看看,此书我以前没有读过”以后,我经常在研究室的学术讲习或学术讨论(ゼミ)中听到老师们说:“難しい!難しい!”而且也有不止一位老师在我咨询、请教的时候,告诉我说某个问题不是他的专攻,我不知道,你可以去问某某老师,他是这个方面的专家,或者你去问某某同学,他最近正在做这个研究。资料丰富、详实,精确、细致的研究是日本美学艺术学以及日本学术的特点,以往我们说的“术业有专攻”大概就是如此吧。
    从第三次课开始,学生依次准备自己的发表。此后,老师成为课堂的成员之一,上课主要由指导某学生的博士主持,老师不仅参与学生的发表讨论(一般发言在最后,博士总是说请先生指导)发表自己的见解,而且也要安排下周的发表,记录其他学生的发言情况。学生对于某些问题的论争激烈程度是国内教学中不多见的。
修士教学一年级以原典讲读为主。藤田先生的开设课程主要有《原典讲读:〈诗学〉基础概念》,西村先生的课程是《马格利特的分析美学研究》,渡边先生的《音•环境•媒体》小田部副教授的《浪漫主义美学》。
西村先生的课堂上,全体选课的修士一字一句地阅读马格利特的英文本《分析美学》,并逐字逐句翻译为日文,然后进行解释。发现概念、范畴、意义上的误读与错讹,先生会停止阅读,进行分析和解释,并辅以图示和例证。
修士与博士不仅在教学方面强调基础的扎实、概念的明确与逻辑思维清晰,更为重要的是学术研究的严格训练。在修士期间,必须认真阅读研究对象的专著和论文。例如:研究海德格尔的必须懂得德文,研究罗素必须精通英文,研究梅洛-庞蒂必须懂得法文。引文必须出自原著且为自己的翻译,一般不得使用二手资料。
学术论文一般选题都比较小,例如太田锋夫的论文是《作为他者的农民——匈牙利民谣的审美特质》;森功次的论文是《萨特〈什么是文学〉的价值研究》;木村觉的论文《康德美学研究》……这种学术体制上的规定,保证了美学研究的规范性、延续性和创造性。
三.学术会议与图书资料
2006年6月,日本美学会通过西村先生的推荐,接纳我为日本美学会的海外会员。有资格参与美学学会的所有学术活动。
日本美学会总部设在东京大学,学会编辑出版日文、英文两种版本的《美学》杂志。美学会的日常活动分西部会和东部会进行,每个季度分别召集学术会议,发表(口头)学术论文。西部会有长设机构设在京都大学,东部会的事务局就设在东京大学的美学研究室。
我在日本期间参加的学术会议主要有2006年7月9日三鹰市禅林寺召开的“第85回鸥外忌暨纪念集会;在9月在早稻田大学召开的“平成18年度第三次美学会东部例会”;10月7日至9日在大阪大学召开的“第56届全国美学大会”;11月22日至23日在东京大学召开的“国际谢林大会(Der Intemationale Schellingkongress in Tokyo in  Jahre 2006)”; 12月2日在上野的东京艺术大学召开的“平成18年度第四次美学会东部例会”。
听取的演讲主要有:在早稻田举办召开的“纪念贝克特诞辰100周年和日本贝氏作品翻译50周年”,南  
非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库切所做的“贝克特戏剧的艺术结构”。

在全日国美学大会上,西村先生把我介绍日本美学会会长京都国立博物馆馆长岩诚见一先生,特别说明我是从中国来跟随他学习美学的研究员。在会是,我再次拜会了日本著名美学家佐佐木健一教授,也听取了不同层次的大会发表。

全国美学大会的召开,一方面为教师提供了学术交流的机会,另一方面也为学生提供了发表自己学术见解的平台,大会的发表也贯穿了教学与学生培养的宗旨,日本全国美学大会的发表主要分为三个层面——大会发表、研究发表与学生发表:研究发表主要集中于各大学的老师与博士生,学生发表主要是修士。
会议从每天的上午9点——下午6点,中午1点—2点休息1小时,会议饮食与交通与住宿全部自理,大会既不安排接待,更不安排旅游,只是安排了学术观摩性的笙独奏——《从未来抵达的音色》和插花「銀閣•慈照寺的花―自然美的新生」。大会真可谓“学术会议只有学术,没有其他”。但是会议中的资料准备非常齐备和丰富,文稿、幻灯、
大会发表时间为每人发表时间为40分钟,其中宣读论文25分钟,提问和质疑15分钟。有负责主持会议的老师和助手严格控制时间,任何人不得拖延。我所听取记录的发表内容如下:
大会主题研究发表,本次大会主题为:“艺术理论现场的饗宴”,主持会议的是大阪大学教授大桥良介,发表人有:
岩诚见一(京都国立博物馆):《作为美学的风土是什么?——日本文化的异种杂交特质与风土固守》;
铃木博之( 东京大学):《关于建筑的空间与场所性》;
佐伯顺子(同志大学)《色•音•香情》;
神林恒道(立命館大学)《从亚洲美学的观点开始》。
大会的研究发表主要有:
玉村恭(东京大学):关于鸭长明的歌道
大石昌史(庆应大学):日本式的美意识与场的逻辑——知心的感物兴叹之构造
古川裕朗(广岛修道大学) :艺术作品与尊敬的感情―康德《作品的才气》的巡礼
鈴木賢子(東京藝術大学):从《关于美和崇高的感情観察》以及《关于〈美与崇高的感情観察〉的备忘录》分析康德的感情論
郡田尚子(北海道大学);爱德华•布朗的美的意识问题
喜屋武盛也(沖縄县立艺术大学):美学与教育学联结—―关于佐佐木吉三郎的《教育的美学》
高桥奈保子:关于芥川龙之介的文人趣味——艺术/风流的金字塔式循环
秋吉康晴:之邀约旅的《民谣》―关于“正调安来节保存会”的考察
柴田就平(关西大学):久保田桃水笔《大阪风景画帖》的作画姿势与接受
秋冈启子(大阪大学):冈本绮堂的新歌舞伎
那须木棉子(大阪大学):骨董再考―青山二郎的鑑賞实地考察
尹芝惠(広島大学) :绘画中的朝鮮通信使“楽隊”
立入正之(東京純心女子大学):关于浮世絵对库尔贝样式的影响与翻案
竹内有子(大阪大学) :克理斯托佛•德莱莎的装饰设计论—以日本趣味的关联为中心
要真理子(大阪大学) ;书法:罗杰•弗拉依与中国美术
值班学校会议发表的有各大学在读的博士、修士,来自各国的研究员、研究生(进修生)等。如:
森功次:关于初期萨特文学的位置探究——从存在论到道德论;
长井悠:录音媒体音乐的演进—值得注视的巴赫《平均律钢琴曲》装饰音的操作;
金立言:以「祥瑞」花纹为中心—从17世紀日本从中国预定的茶具样式展开去;
通过学术会议的交流,可以更加深对于日本美学艺术学学术研究历史与现状的了解,加深对于学术走向的把握;了解日本学者的关注问题、关注热点、以及关注对象;了解日本美学研究的内容与方法。我感觉到:日本学者不功利、不浮躁、不盲目、不追新。在美学艺术学亚军中,他们仍然是在扎扎实实读书,兢兢业业治学,深入到美学的源头去搜索问题,寻找答案。席勒的美育理论、康德的崇高学说、马克思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仍然是很多学者必读的理论。
对于美学的前沿问题,他们也倾注了很多精力。如分析美学、实验艺术、电影艺术、音乐传媒的变迁、电脑游戏与青少年审美教育等等。他们之所以能安心研究并获得美学世界的认可,有几个方面值得反思。一是教学与学术体制的保障,二是良好的学术环境,三是得心应手的工具,四是充裕的资金与资料。
在日本,学术诚信是学者的戒律,失却诚信的学者会身败名裂,永不叙用。早大化学教授、国际化学会副会长松本和子教授,就因冒用学生名义,领取科研经费被查处。学校认为,松本教授捏造论文题目、不正当支取国家的研究费,是缺乏诚信的表现。学校调查委员会立即介入调查,文部省也迅速冻结了早大的3亿日圆的研究经费。学校调查后认为:该教授已不再合适在早大继续担任教授之职,要求其辞职。一个前途光明,即将在2008年出任国际化学学会会长的教授,因此而被学校除名。严格的戒律、规范,使大多学者保持应有的警惕,不敢越雷池一步。
宽松自由的学术环境,保障学者可以涉足任何自己感兴趣的研究领域进行探索,而不必为所谓的条条框框所束缚。例如,美学艺术学研究室的一代代学者,从上世纪20年代的大西克礼教授开始到现在的小田部先生,几十年来一直关注德国浪漫主义美学的研究,浪漫主义的美学与文学艺术家一直是他们研究的对象——美学方面的谢林、索尔格、席勒;文学方面的施达尔夫人、夏多布里昂、拜伦、雪莱、诺瓦利斯、克林格尔、施莱格尔兄弟;音乐方面的舒曼、萧邦都是他们关注与研究的对象。多年的坚持,是他们在浪漫主义美学研究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出版了一系列的学术著作。良好的学术环境,是他们能够循例坚持编辑同人刊物《美学》的日文版和英文版,有自己的阵地发表自己的论文。
在东大,学者的研究工具真可谓得心应手,除了电脑、网络等现代化的办公设施以外,每一位学者都能熟练地运用3、4种外语作为自己的研究工具,调阅资料,发表文章。比如藤田先生精通拉丁文、英文、德文和法文。2006年11月在东大召开的国际谢林大会,会议的通用语言为德语,来自德国、法国、意大利、日本的哲学、美学学者,熟稔地运用德语交流谢林哲学美学的研究成果与体会。
在东大,图书资料分研究室、学部和图书馆三级管理机制,图书馆拥有并保存公共用书籍、绘画、地图、报纸等资料,学部资料室拥有和保存学科所需书籍,几乎所有的研究性书籍、资料都保存在研究室里。所有的图书资料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
全学校开放,需要者凭自己的图书卡,可以到任何研究室和学部借阅所需图书。比如西村先生专门研究德国美学,他的研究室的书架上码放着康德、谢林、胡塞尔、狄尔泰、海德格尔的德文全集,以及分析美学、美学史等英、法文著作。我不止一次看到有其他研究室的老师同学来美学这边借书,自己也不止一次地从讲习室取了钥匙,去西村先生、藤田先生的研究室里,攀上脚梯,去查找洛采的《德国美学史》、索尔格的《艾尔温——关于美的四个对话》、谢林的《艺术哲学》,进入书库去查找18、19世纪出版的克林格尔的《狂飙突进》、史莱格尔兄弟编辑的《雅典娜神殿》、狄尔泰的《体验与诗学》,宣纸印刷、线装的《古事记》、《源氏物语》 等书。这样阶梯式网络状的图书管理,不仅极大地方便了学者的研究,更加方便的是学生的学习和阅读以及随时与教授讨论,接受老师的指导。
                                                
日月如梭,时光飞逝。回想在东大近一年的学习和研究,我逐渐真正懂得了什么是学者,什么是学问,什么是学术;体会到了“无情岁月增中减,有味诗书苦后甜”的滋味。
                                          
                                                2007年1月31日于沙湖之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