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疆组诗(之二)  (阅读4013次)




  《喀纳斯河短句》

喀纳斯河,在我写下这几个字的时候
我知道,你仍在一个真实的地方流淌

你在阿勒泰的山中奔涌,在白桦林
和松林之间,闪耀着金子一样的光

在夏天与秋天之间,你不是想象的事物
但此刻,我差点儿就把你从心里想出来

我在你的河边歇息过的石头不会有什么改变
而你岸边的白桦树正一天天呈现秋日的金黄

当我写,“喀纳斯河在流淌”,这些文字不会
改变你的行程,不会增加或减少一个波浪

就像远方的朋友,不会受到我想念的惊扰
此刻他和她或许正推开院门,吹着口哨

“喀纳斯河”:这仍然是你的一条支流
穿越字里行间,你依然在我心中滚滚流淌


   《库车大寺》

夜晚去库车大寺,龟兹的土地上
礼佛的香火已经散尽。我们到达时
穆斯林快要做每晚最后一次礼拜
电灯没有比羊脂灯和蜡烛更为明亮
寺院内幽暗空旷,似乎仍有
羊群吃着土耳其地毯上的花草
匆匆地在寺内发愣,匆匆告别
不明含义的静默,仪式的模仿
既非参观也不是朝拜,我们并不了解
内心残存的神圣,应该献给
天地间哪一个神灵,在宵礼时分
库车大寺的圆柱升向夜空,在尖顶的
指引下,是一千零一夜,群星
发出幽蓝的光,它们是经文中
古老的文字,在宵礼的时间
弯月垂坠,库车大寺片刻间上升
这是穆斯林命运中离安拉最近的时分


  《萨依巴格》

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旋风四起
黄沙旋向天空,成群的烟柱相互纠集
集结着游牧部落的亡灵,在小小的
绿洲之外打转,伺机把它湮灭

一条雪山之河,或仅仅是一道
冰山溪水,抵挡了沙漠的游牧
临水而立,是西北白杨,胡杨和红柳
连玉米、瓜秧和葡萄也那么勇敢

维吾尔人喜欢把自己的家园称为
巴格!一个简朴的天堂:这么从容
秦尼巴格:中国花园;奎依巴格
有羊群的花园;萨依巴格

是戈壁滩上的花园!——萨依巴格
它是只有一个词语的诗篇:维吾尔人
用它称颂了白杨和胡杨,玉米
胡椒和葡萄,甚至戈壁、南风和荫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