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必须发明一种新现实 (阅读3367次)



必须发明一种新现实

邹汉明


我不想指责我的同行们如此随意地将一个尚未细心打量的现实摁进分行的文字,但至少在我看来,这多少有点儿不负责任。琐碎的现实,零敲碎打的情感正在铺天盖地地进入当代诗歌,这样的分行甚至根本不用经过诗人的大脑,当然更不可能经过我们伟大的汉语传统。这是一种危险的方式。它们的存在,上面满是泡沫,底下则是越来越疯狂的漩涡。

我想说的是,我们对现实丧失了冷静判断和思考的能力。大量的诗歌不过证明了这样一个事实:我们未曾用心,更不必谈及另一个更高贵的语词——灵魂。我们是非常懒惰地在写作。看到一个个不乏才华的诗人,争先恐后地变成技术主义者,这让我悲哀。这种对技术的迷恋,很容易沦为物的奴隶或者帮凶。如果这样的写作像锄头生产一样在诗歌界推广开来,将是十分可怕的。我在当代诗貌似辛苦的劳作中看到的只是劳动重复的影子——当代诗的数量,可谓惊人的丰富,然而,惊人的单一。因此,适度的低产,已经是这个时代极为可贵的品质。

诗人并不缺乏“发现的才能”,并不缺乏发现单个事物诗意的能力,但是很明显,缺乏处理复杂经验的综合能力。或者可以这样说,不缺“发现”,独缺“发明”,这让当代诗小气、琐碎、表面、绵软无力。

发明一种新的现实,因为对我们眼前的现实,我非常怀疑——诗人和他的诗歌不应该被这样一种油漆过的现实迷惑。我相信诗人进入现实有多种途径,同样,现实进入诗歌也绝非只有一种。但是,其中有一种我愿意是,“激情在其中找到了思想,思想在其中找到了言辞”——这是罗伯特•佛罗斯特的话,我把它抄在这里。我向这样的一种引领致敬。

一个新的现实必须被发明出来,当然最好是——用找到汉语诗歌源头的那些语词,用信用卡里面的阿拉伯数字抓住超市中繁多的商品那样一种准确无误的超现实能力。

2004-6-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