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性精神与人格建构 (阅读4339次)



                      诗性精神与人格建构

                                                  张嘉谚


                         何谓“诗性精神”?

     正如不必把诗仅仅理解为分行排列的文学体裁,对诗意的光辉、诗化的境界与诗性品格、诗性理想与诗性精神等等也不妨作一种意会式的理解,即文化性的观照。对于诗性精神,最好不要教科书那样去下定义。实际上,诗性品格、诗性理想、诗性精神三者同出而异名,俱可以诗性精神统而名之。谈到什么是诗性精神,我们是否可以作如下理解:
    1.诗性精神是诗人对诗歌理想的执着、对心灵智慧的迷恋、对精神价值的坚守。这种执着、迷恋与坚守所把持的,是人的心智不可坠落的立场,因而绝对是超世俗的。面对世风日下的时代,诗性精神不可避免地势必成为对流行意识的悲壮对抗。
     2.但诗性精神并不是诗人的专利,诗人并不意谓着就是诗性精神的独占者,在成群结伙的诗人庸庸碌碌的年代,倒是很多非诗性学科和领域的仁人志士以其杰出的业绩发出了诗性精神的光彩。
     3.诗性精神虽是形而上的,却并不遁入虚空、拒斥人间烟火,既然诸神早已退隐,佛陀也已圆寂,“唯有心中的爱是永恒的存在”。作为诗性精神的自觉负载者,就应当直面世界、关怀现实,把人道主义与人间关怀作为诗性精神的出发点。因此,诗性精神也就是爱的凝聚。正是通过爱,诗性精神得以渗透进日常生活之中。诗性精神并不逃避人生,勿宁说它要更深入地锲入人生;诗性精神不事索取与占有,而是召唤与献祭;诗性精神是爱与创造的满溢和释放。
     4.诗性精神不应该是空设的,我想他的骨核有三条:独立。自由。反叛。——独立既是捍卫个体人格尊严的、也是在文化人格意义上的独立,同时也是坚持与独断主义不同的多元主义的独立,坚持现代人文主义立场的独立。——自由是心态的、心灵世界的不受羁束,同时也是尊重他人自由权利的个性自由。——反叛则指向社会进步与人类优化的一切障碍。
     5.从空间向度看,诗性精神是无限弥漫的;从时间向度观之,,诗性精神亦是无穷无尽的。上帝已死,每个人都应为自已的行为负责,每个人都可以像上帝一样思考和行动。我们可以把诗性精神看作一种现代人文主义的世界观、人生观、一种现代人与未来人的最深刻的本体论,一种指向人的自我不断提升的终极实现。那末,诗性精神就在我们每个人心中。
     6.诗性精神将以一种弥合主体与客体分离的姿态去把握现实、拥抱生活,进而创造一种对抗失衡和堕落的无限发展的人文世界。诗性精神是现代人和未来人使自已日臻完美的思想资源和精神资源。诗性精神可以赋予世道人心以超越或拯拔的启示。起而捍卫人类生存的神圣价值维持生命的崇高性,即让人类摆脱行尸走肉的纯动物性生存和“物人”的粗鄙处境,作自我心灵的提升与完善,成为对抗物欲与贪欲泛滥的解毒剂。
     7.在诗性精神面前,一切独断的、各行其事的、怒气冲冲势不两立的意识形态,终将自行消解。人类将以最高的自由去寻求自身的完美,这意谓着千百年来横亘在人与自然之间、人类社会的种群与种群、国家与国家、族群与族群、集团与集团等等人与人之间的误会和冲突,归于最后的和解。乃至我们最终可以把诗性精神理解为一种“使人生活得更好”或“让人类更好地生活”的神秘导引力。
     8.总而言之,诗性精神是对自然和谐、宇宙神圣和生命尊严的捍卫;诗性精神是人类自身救度的方舟。
    然而,世纪之交的中国所面对的是社会文化的全面大转型。传统观念土崩瓦解,传统价值雪化冰消,信仰沦亡,诸神缺席、人变得似乎可以为所欲为:“我是流氓我怕谁”?于是真理蒙垢,正义落尘,躲避崇高,趋奉流俗,贪金拜物等等,竟成文化人的时髦。
    这是一个私欲膨胀,爱心荒凉的时代,这是一个物质丰裕、精神匮乏的时代。意义退场,价值失位。传统的话语体系频遭解构与颠覆,良知遮蔽、操守缺失,当代人的价值取向出现了大分流,人们淡漠了精神品格的建塑,身不由己地自我放逐,浮沫败叶般随波逐流,人放弃了对终极价值的叩问。
    生命的意义是终极神秘的,而生命在走向完美的途中,却不断面临外物的侵损与自身贪欲的剥蚀。
    在物质主义、消费主义、世俗文化已成为意识形态主流的当今社会,物性世界在疯长,贪欲人心在泛滥,面对信仰和价值真空里出现的虚无主义,实用主义的盛行,在这黎明之前的漫长黑暗里,“诗人何为”?
    真正的诗人,真正的人文主义者,无不立足于人类关怀的大悲悯,直视外在洪荒视野的虚无背景,直面周遭冷漠弥漫的黑夜,坚持为人的价值,人的意义勉力营建诗意栖居的绿洲。
     人,一旦诚实地面对自身时,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由两种极端的品质构成:既可行善,也会作恶,而且往往善与恶夹缠不清。 “人哪人哪,地狱的天使、天堂的魔鬼;天堂的魔鬼,地狱的天使,人哪人哪!”(黄翔)人既不能完全神化、也不能完全兽化,“人只能在灵肉两极之间的巨大张力中燃烧和舞蹈”(韩少
功)。    
    “道”与“魔”这阴阳两极的对立和较量,只怕是人永久的宿命。对于人类的种种对抗与纷争,也许,唯有诗性精神可以加以超越,神秘的诗性精神是提升人性向宽宏与融解之境前进的大化之光。
    中国大陆学者毛峰认为:诗意神秘主义正在成为目前方兴未艾的文化多元主义、环境保护主义、生态主义、当代人文主义论述的背景和底色。
    这种诗意神秘主义,便是诗性精神的反光。
    人类追求生命的自由和完美的内驱力是不可动摇的。

                   世纪新人的人格结构

    我们对诗性精神的向往和呼唤,无疑可以导向未来世纪新的人格建构。
    诗性精神对中华民族的人格塑造,不应是狭隘民族性的,而应具有全球性、国际性。应当是以人类发展为己任的角色认知;它不是国民性的凝聚,而是国民性的净化、优化与提升。
    关于新的人格建构,应该说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美国著名社会学家弗罗姆对于未来新人的设想,是富有启示性的。
    在弗罗姆看来,未来新人的人格结构、有如下21种内涵:

    1.随时准备为了彻底的存在而放弃形形色色的占有。
    2.沉着、稳重、自信。这一切基于我即是我的信念;基于与他人休戚相关的需要;基于兴趣、爱以及与周围世界的一致.而不是基于去占有、去私囤和去控制世界、以及因此而变做个人占有的奴隶的愿望。
    3.承认这一事实,即除了我们自已以外,任何人,任何东西都不能赋予生活的意义;如此,这种彻底的独立自主和一无所有才可以成为一种全面富于责任心的、献身于给予和分享的存在的先决条件。
    4.具有随时随地绝对注重现实的能力。
    5.以给予和分享为乐,而不以财富和全力剥削他人为乐。
    6.在生命的各种表现中去感受对生活的热爱和敬重。并明白神圣的不是物,不是权力和死亡,而是生命及一切促进生命成长的事物。
    7.竭诚努力去减少一个人可能会有的一切贪欲,憎恨和想入非非。
    8.有能力不崇拜偶象、脱离幻想而生活。因为如此才算达到了一个人再无须幻想的人生境界。
    9.努力发展自已爱的能力和批判地、理智地思考的能力。
    10.有能力克服自悲情绪,并接受人类生存的悲剧性局限。
    11.懂得自己及他人个性的全面发展是人类生存的最高目的。
    12.明白的遵守纪律和承认现实是实现这一目的的必要条件。
    13.知道唯有在一种结构内部进行的成长才是健康的。并善于区别作为生命标志的“结构”与作为呆滞、死亡标志的“制度”。
    14.发展自我的想象力,但不仅仅是为了逃避种种不可忍受的条件,而是作为对各种现实可能性的预见。
    15.不欺骗人,也不受人欺骗。人可以正派,但不可以幼稚。
    16.认识自我。不仅仅认识显意识中的自我。而且要了解潜意识中的自我。对后者,每个人心底都是有一种潜在的了解的。
    17.与一切有生命之物息息相通,因而能放弃侵占自然、征服自然、盘剥自然、强奸自然及破坏自然的目的。相反,要力争理解自然,与自然合作。
    18.不是将自由理解为任意,而是理解为人的自在之可能。不是作为一个放荡,为所欲为的人,而是作一个能随时准确、平衡地做出生长或衰亡、活着或死亡的选择的人。
    19.知道恶和毁灭是生长受阻时的必然结果。
    20.懂得只有少数人能在所有这些修养方面达到完美境界,因而没有“达此目的”之虚荣。时刻牢记着,这样一种虚荣心只不过是变相的贪婪与占有。
    21.不论命运允许我们达到的遥远未来是什么,在这不断生长的生命过程中,都要轻松快乐。因为依照人之所能去清醒而本能地生活,这本身已如此地令人快乐,使人不会再去顾虑能实现什么或不能实现什么。
(弗罗姆《占有或存在》,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89年版P155-157)

   我们呼唤的诗性精神应当渗透在这些新人的内涵特质之中,造成一种新型的人格、新型的人类。这种新人格新人类的诞生,将彻底改变我们这个民族的痼疾,彻底刷洗这块大地数千年来的耻辱。同时,在建构这种新型人格、新型人类的进程中,我们民族固有的诗性品质,诗性智慧与诗性精神将焕发积极的力量。对此,我乐意再次援引毛峰的看法——

     “东方神秘主义,作为恰当描述人和宇宙的诗意关系而非权力/知识关系的现代生命/生态世界观,将在当代人文主义的重建和现代人的再生中,发挥不可估量的思想作用。”
                                                        写于1998年3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