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方向六:回归歌唱 (阅读3971次)



诗歌回家的六个方向
    ――论新世纪“诗歌回家”之二

徐敬亚


方向六:回归歌唱
       诗,终于向流行艺术叫板与回归

6-1【诗与歌之战,刚刚开始】

    八十年代以来,中国诗歌自拉自唱的高歌猛进,并没有享受到太多艺术门类给予的礼赞。相反,它怪异的先锋性、故作清高的嘴脸,以及它一天天落落寡欢的破落,往往遭到人们不太善意的嘲弄。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一个月前,2005年5月的黄山,发生了可能是重大的诗与歌之间的挑战。
    一贯恶俗的诗人们终于忍无可忍,向着越来越口水化的流行歌坛扔出了白手套。我的一个诗歌朋友说,哈哈,姚明也要弯腰跟小孩儿抢“地滚球”啦!

6-2【诗与歌之战,早该开始】

    也许,事件总是发生在它憋足了劲之后应该发生的时刻。
    对于身边哼哼叽叽的流行歌曲们,中国诗歌不是没有瞪出过白眼,鼻子里也不是没有发出过声音。只是这个一门心思长高的“姚明”过于“高大”,只是由于听歌的与唱歌的全都忘记了世界上还有诗歌这种东西的存在。
    在八十年代,甚至九十年代,哪位诗人放下架子去写什么歌词,那不是作贱了先锋性吗。当诗歌主流冲击“先锋”的兴趣没有散尽的时候,你让它做什么它都觉得那是“落后性”。
    当新世纪来临。中国诗歌对于西方哲学、美学、诗学的疯狂追击总算到了一个山穷水尽之处。连西方的语言哲学的老头子们都坐在山坡上休息了,你还追谁呀。这回,您就自己走吧,您呐!
    九十年代时,黑大春等诗人曾在北京发起过向歌曲的边缘性靠拢。但他们用爵士乐伴奏的诗歌朗诵,不但没引起更多诗人的关注,歌曲界几乎没有什么反应。
    诗歌的这一次宣战,虽然有背后的商业因素。但这一点大家今天看来都均属正常。诗,毕竟还是社会赤贫。想环游世界演出,盘缠钱自然得靠大户人家的接济。然而这一次出马的几位都是当代诗歌的重要中坚。朱大可、北村、默默、尹丽川、王小峰、马松、翟永明、张小波、赵野、王小山、李亚伟等一批先锋诗人、乐评人、批评家,一声叫板,令人一振。
    历史总是这样,只有等演员出场了。观众才说,是啊,早该出来了。

6-3【诗与歌之战,胜负难卜】

    诗人的阵容,总是十分鼎盛。但诗人的战役,往往难以取胜。
    诗人不团结,是因为诗人脾气大,韧劲小,一贯以我为主。诗人不发财,是由于诗人做不到,看不惯,又恬淡功利。
    各位看官、听官,战况后事如何,却听红方主帅兼先锋李亚伟献歌一曲《当代硬汉》

当代硬汉

第一段

独  还在看着太阳
还在看着月亮
兴奋于这对冒号
还在穿过白天穿越无数混呀混蛋的黑夜!

音乐 节奏起

我是一醰一碗一大口不安的烧酒是热烈多情不顾一切的酒杯
我曾经就是,哟
腰间挂着诗篇的豪猪,哟
我曾不顾一切地穿过了暗恋单相思和远方陌生的城市
穿过童年人间和我的大学喔―――
用头用牙齿走进了这个世界花园
用头用气功撞开了爱情的大门喔―――

合  我们曾用情书用梦想用青春
独  用玫瑰用抒情诗歌向女人
劈头盖脸打下去,喔――
合  用不明飞行物向他们进攻
朝他们头上砸下名片和头衔
砸下威胁砸下誓言
强迫他们掏出藏得死死的爱情
独  我曾骄傲地逃学旷课
把父母职务朝该死的书本上砸去
合  用悲愤消灭悲愤消灭悲愤
用斯混超脱斯混超脱斯混

过门

独  我们都是男人
我们知道生活不过是绿棋和红棋的冲杀
生活就是太阳和月亮
就是白猫黑猫和花猫哦
合  就是矛和盾
就是女人和男人
历史就是一块抹桌布
要擦掉棋盘上的输赢

第二段  过门

合  我们是那么地容易
被我们自己的名字亵渎
独  被女人遗忘在梦中
我仅仅是生活的雇佣兵耶
是爱情的打工仔耶
常常成为自己的情敌

过门

我不可靠不深沉
我危险
我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啊
合  我们是不明飞行物
一封来历不明的情书
一首平常人写的打油诗

我们每时每刻都把自己
想象成漂亮女人的丈夫
自认为是她们的初恋情人
是自己所在单位的老板
相信自己就是大人物
相信女友是被飞碟抓去的
而不是别的原因离开了我
不是别的。。。。。不是别的

   (注:本歌词属初稿,未征得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6-4【诗与歌之战,总体回归】

    中国诗歌几千年来的歌唱传统,可能实际上帮不上我们的大忙。但它毕竟是一种暗中的鼓励。
    那就回归吧。
    祝诗好运!


我的最后简短的话:

    八十年代的诗歌热潮,像一场漫天大雪。
    今天,在每一片雪花里,我都仿佛看见6条道路,6个方向。
    我微微高兴地说:六个方向,不论回归闲适,回归亲情,回归自然,回归异化,回归业余,回归歌唱――都并不是“先锋式”地挺进。而是相反。
    从整体倾向上看,中国当下的诗歌,更像一架由6个部件组成的飞机。经过多年俯冲盘旋之后,它,竟然再次飞临回了刚刚起飞的古老机场。
    不过,这并不是为了降落。与过去年代的某种相遇,只是它那上升的螺旋线在更高的层面上与起点的再次交叉……这时,它早已经高高跃起了整整一圈!



2005年6月17-21日  深圳


_____________

注释:

(注1)《中国现代主义诗群大观》同济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
(注2)徐敬亚《隐匿者之光――中国非官方诗歌20年》
(注3)徐敬亚《隐匿者之光――中国非官方诗歌20年》
(注4)徐敬亚《隐匿者之光――中国非官方诗歌20年》
(注5)(《中国现代主义诗群大观》同济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
(注6)《撒娇》2004年复刊第一期
(注7)《撒娇》2004年复刊第一期
(注8)李亚伟执笔:《莽汉主义宣言》《中国现代主义诗群大观》同济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
(注9)李震《泛口语写作者请注意》《特区文学2005年第一期
(注10)雪莱《颂歌》 雪莱抒情诗选上海译文出版社1981年版
(注11)弗洛斯特《熄了,熄了……》《美国现代诗选》外国文学出版社1985年版
(注12)《徐志摩诗集》四川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
(注13)《黑人诗选》作家出版社1957年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