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完整性写作”的惟一目的和八个原则 (阅读3592次)



“完整性写作”的惟一目的和八个原则


    在自然已经千疮百孔、诸神已遁走无踪的时代,“完整性写作”的惟一目的就是使人重回人性的大地,使人类坚定而美好地活着。使具有普遍性的良知、尊严、爱和存在感长驻于个体心灵之中,并以此抵抗物化、符号化和无节制的欲望化对人的侵蚀,无畏地面对当前我们生存其中的世界,直至重建一个人性世界。这世界的存在我们依凭人类2500年所形成的既古老又年轻的文明来印证(这文明不是我们当前浮光掠影的文化、时尚,而是曾见证过神圣存在的人类智慧。)。
    “完整性写作”的八个原则:
    一、让那些愿意把自己萎缩成某种生活或某个器官的标本的日常写作继续萎缩吧!让那些对真正的生活无所体悟、对沉痛的现实生活熟视无睹的“某某主义”把野蛮的赞歌继续吟唱吧!让那些堆积着大量拗口的与生活无关的词汇的“学院派”继续堆积吧!“完整性写作”不是“知识分子”,不是“民间写作”,也不是“第三条道路”;不是“70后”,也不是“中间代”,“完整性写作”不是任何坛子或什么东西都打算装进去的垃圾桶。“完整性写作”是对“清洁精神”深怀渴望的心灵并以此心灵面对破碎世界、在具有抒情极大难度的世界上写作的称谓。“完整性写作”是献给那些在现实中百折不挠、坚持内心纯正的勇敢写作者的高尚花环。
    二、“完整性写作”者们深切体会生存世界的破碎性,但他们不随波逐流,不为自己的苦痛、挫折或得意而改变自己的立场;他们不是反对派也不是赞成派;他们发出的诅咒或赞美与自己的生存境况无关;他们是些对生命已有了彻悟的人,是真正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他们的内心世界是圆盈的。
    三、“完整性写作”反对“口语化”写作,“口语化”是我们民族语言萎缩的标志,是一种把语言工具化的企图。“完整性写作”的所有语言原于诗人对世界的完整把握,他们的语言发源于他们内心所建立起来的那个本质世界,他们的所有语言是原生的,有根的,而不是被用烂了的熟语或被意识形态改造了的陈词烂调,他们的语言具有可以不断体味并让你意识到什么是“一词一世界”的魅力。
    四、“完整性写作”的诗歌美学以批判作为武器在现实世界建立自己的根据地,但它的目的不是为了占领或取而代之,而是要以此修复被现实撕碎了的心灵,并在此基础上说出另一世界——它们是秘密的,隐在暗处的,能为保持着对轻度悸动具有触摸能力并对那世界满怀信任的心灵所把握的。“完整性写作”者们可能不是我们置身其中的这世界的拯救者,但他们是一群圣徒,愿意永远走在那朝圣的中途。他们清楚我们美好的生活的根本理念和愿望曾受到野蛮的篡改,但他们坚信美好的生活依然存在的根本事实。
    五、“完整性写作”者们把世界的图书馆建造在自己心中。他们在这个没有明灯、漆黑一团的时代,不屈不挠地向古老的自然学习,向那些曾见证过神圣之光的存在,并建造了我们文明的人类先哲们学习,聆听他们所发出的已被不断篡改但还保留着些微本真的声音,从里面感受不被修改的人间正途。
    六、“完整性写作”者们也是些矛盾重重、同样在这个破碎时代生存的人,但他们不以此为籍口,不以此把自己当物、当工具,纵使他们像所有人一样被溅满了周身的粪便,也坚定不移地以清洁的心灵面对世界,因为他们知道诗歌高于他们的人生,总有一天诗歌会把他们带往澄明之地。因此,他们以一生或更长的时间努力着,荡涤着、建造着。
    七、“完整性写作”不是治病的药方,而是现世的挣扎和遥远的福音;“完整性写作”指向的是一个可能的世界(这世界可以称为我们时代的神圣世界),而不是现实的世界,虽然他从未从现实世界抽身出来,虽然他充满了现实关怀。
    八、“完整性写作”是本体论,也是方法论。它向世界显示了人存在的本质,也告诉了人如何从破碎和物化的命运中挣脱出来,抵达人性的大地。
    充当“完整性写作”前卫的人们是:
    理论家:世宾
    诗人:陈先发、鲁西西、哑石、黄礼孩、东荡子。

                                                       执笔:世宾
                                                 (2005年6月15日于广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