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从“豆腐西施”到“堕落天使” (阅读4001次)






  具有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人们,大都读过鲁迅的《故乡》——或许还不只一遍。至少在我的记忆里,小学和中学的语文课本里都有这篇小说。有趣的是,小学课本只节选了“过去时”的故乡,深蓝天空下的西瓜地成为无数少年的“良辰美景”。中学课本则收入了全文,“过去时”和“现在时”的故乡构成“话语蒙太奇”,苍黄天底下的荒村使得读者和作者不禁感慨“物是人非”。可以说,自从《故乡》诞生的1921年,它就让一代又一代国民“直把《故乡》作故乡”。日本学者藤井省三曾写下了近20万字的《鲁迅〈故乡〉阅读史》,考察八十年来人们怎样阅读这篇五六千字的短篇小说。
  正如《故乡》给中小学生上演了两出不同的戏剧,里面的人物也仿佛“一分为二的子爵”。闰土的变化已属老生常谈,更让人感兴趣的是杨二嫂怎么从“豆腐西施”变成了“堕落天使”。一幅面孔擦着白粉,另一幅面孔却是凸颧骨、薄嘴唇。豆腐店里那个如花似玉的“形象大使”,居然变成了“两手搭在髀间,没有系裙,张着两脚,正像一个画图仪器里细脚伶仃的圆规”。不可否认,时间是女人的致命敌人,杨二嫂的“人老珠黄”必然与年龄有关。但这个理由并不充分,每个女人都会老去,却不见得都会变成“圆规”。为什么“豆腐西施”没像西施一样,最后与范蠡泛舟江湖?
  关于“豆腐西施”的阶级性,学界产生过很大争论。虽然许广平曾把她划分到“市侩”阶层,更多的研究者却认同她作为“被压迫者”的另一重身份。从小说中也能看出,年轻的杨二嫂仅仅将自己的姿色转化成稍纵即逝的“无形资产”,并没有将之投入可持续性的“资本再生产”。作为手工业劳动者的“豆腐西施”,与作为“身体资本家”的西施完全不同。后者更接近时下吃青春饭的某些模特、影星和主持人,及时完成了身体资本化进程。她还使得丈夫范蠡“弃官从商”,后来成为财神陶朱公,顺利完成了官僚资本化转型。相比之下,豆腐店的微薄利润,注定杨二嫂最终只能是“身体破落户”。
  此外,还有两个细节不容忽视:第一,在《故乡》里,杨二嫂的丈夫始终没有抛头露面,这不仅让人怀疑她是否寡居;第二,从过去到现在,杨二嫂的经典姿势逐渐从“终日坐着”变成“圆规”式的站着。前一个细节暗示她的身体很有可能没有合适的“主人”,后一个细节则意味着她的身体已经变成“生产者”而不是“生产资本”。欠发达地区艰难的“身体资本化”进程,使得杨二嫂们踏上从“豆腐西施”到“堕落天使”的不归之路。事实上,“身体资本家”与“身体破落户”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天壤之别。只不过前者远走他乡而后者留守“故乡”,身体转换成资本的几率“远近高低各不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