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有关大雁塔(组诗) (阅读6488次)



                                  

       有关大雁塔(组诗)

                 ●杨春光

                            
         ●造大雁塔●

一年那一天的深夜
我突然来到大雁塔下
趁四处无人我一手将大雁塔推翻
然后我站在那里
我就是大雁塔

太阳出来
人们开始不断地朝这里来瞻仰
谁都不发现我就是大雁塔的复制品
他们都不时望着我的头顶─—大雁塔的塔尖
表示了对我的崇敬和高不可攀的神奇感
我也把头昂得高高、胸挺得笔直
尽量不让我的头晃动─—不让我的塔尖歪斜
而把原版的大雁塔彻底地踩在脚下
踩成金色的阳光
连一点废墟的痕迹都不留
让它的影子成为我的影子
成为我的一条被我彻底驯服的风景线

这样
我并不能站得很久
但我仍然成了人们心中不可动摇的大雁塔
在西安我是大雁塔
我离开西安我把我的影子留下一半
我那影子的一半至今还是那里的大雁塔
而且我从西安回到盘锦
我又是盘锦的大雁塔
甚至我走到全国的每一处
全国的每一处都把我看成大雁塔
大雁塔在全国随着我的足迹到处出现
人们都认为西安那个是真的
可有时西安的那个会一夜之间突然不见
有人亲眼看见西安的那个已飞到了盘锦
可一夜之间盘锦的那个又座落在南宁
在南宁的那个又来到了成都
如此大雁塔的真伪之案风靡全国
这不仅惊动了国家文物保护局
而且惊动了中央政治局
总设计师和总书记都分别亲自下令
一定要限期四小时破案并在即刻下达命令之日起
四十八小时内彻底查处这桩全国最大的首例假冒伪劣案件

此红头文件下发
全国惊骇、世界震惊
电传、卫星通讯、新闻媒介迅速追踪报道
质量万里行─—大众话题评说、热点透视
焦点访谈、各大报刊头条新闻、街头巷尾
全国上下唏嘘、侦破运动波澜壮阔、席卷全国城乡各个角落
从一九六六年发动文化大革命到一九九七年的北京时间现在时
这个案件尚未侦破、一直悬而未决
我几次投案自首,向当局有关部门说明
这件案子是我一手制造出来的
我对这件案子负责
但中央不相信
地方也不相信
老百姓一部分亲眼见到的相信
大多数都无法相信我杨春光会有这样的本事

作为国家公安部门他们则以怀疑为主
以“就怕万一”的安全为需要
他们三十一年来一直跟踪我不放
但却一直不做结案

成了如此大雁塔
没想到麻烦也如此之多
而且生活处境越来越艰难
想说明自己真假也不行
想摆脱这种纠缠也摆脱不了
如今市场经济了
我想我干脆弄假成真
就像有人可以把长江备用大桥私自变卖那样
我还不如就这样把自己变卖而获得暴利
有了一笔巨资也好彻底结束我的穷日子
也好把自己写的十多本诗集及编好的丛书全出版了
这样也好当一个富翁诗人

的这个想法刚一形成
还未来得及去找合适的文物商交易
郭沫若就从八宝山跑来了
他请我找他做中间人把大雁塔卖给日本
其好处费是30%提成
接着蒋介石也从台湾的中正陵中飞来了
他请我找他做中间人把大雁塔卖给美国
其好处费是50%提成
紧接着是毛泽东从纪念堂、杨虎城从渣子洞、鲁迅从鲁迅墓、林语堂从林家坟地等
一干人也跑来了
他们推举杨虎城为总代表严正警告我大雁塔卖是可以卖但不能卖给外国……
正在杨虎城措辞强硬、话音未落之时
我的原本大雁塔电流般迅速而及时地赶到
它站在我和众人面前高兴地说
要想变卖就变卖它好了
它说它才是正牌
它说它以前之所以被我推翻而替代之
那是因为它觉得自己站在那里太没价值
所以它才找了我这个替身而自动下野的
现在它有价值了它要重新站在那里并向世人公开拍卖……

件大雁塔的真伪之案就这样有了终结
我仍然很穷
我毕竟不是大雁塔
我的想象只归是想象
想象中的我也可以依然存在
正如真正的大雁塔依旧站在那里

正的大雁塔是不可变卖的─—
我想象创造的大雁塔也不能变卖
一旦你想变卖时
它就不复存在
它就会在众人面前徒然倒塌

诗人创造的大雁塔就绝不可以变卖
诗人创造大雁塔就是创造不可以有交换价值的大雁塔─—
这也就是我造的大雁塔!


         ●给大雁塔●

雁塔,我选择了毛泽东的头顶
作为你的塔顶,我选择了我的手臂
作为你的树梢,选择重庆的雾
作为你的象形文字,选择你的玄奘像
作为我的眉目,选择乌鸦作为我们的
女儿,选择古老的唐朝作为我们的时代
选择离你不远的中心广场的钟楼作为你的
妻子,选择北京作为我们的西安
选择天安门崭新的廊柱作为你的安乐椅
选择我作为你的兄弟,让我给你翅膀

择中山服代替你的长袍马褂
现在又选择西服代替你的中山服
选择传真电报卫星电话代替你的风信鸽子
选择我爱人的桔树布置在你的两侧,选择
我的手指代替你的菩堤树,选择新型合金
钢代替你梦想不到的铝合金制品,选择唐
瓷、汉砖、秦罐、清瓦代替你的高精密的
集成电路,选择英文字母代替你的八股文
和佛经,然后再用我的已经剥落的灰尘蒙
上你明亮的眼睛,用一辆变速自行车代替
你的四轮马车,用响尾蛇代替你的兵蚁们
用我的一屉牛肉包子代替你的亿万埋伏的
秦兵马俑。大雁塔,我给你我的瓜果梨皮
给你远道而来的十里长安街和万里大马士
革,给你中山陵、十三陵、帝孝陵、翰林
院,给你深圳的拓荒牛,给你我的这颗带
血的头颅,为你特别祭典将要发生的西安
事变

雁塔,我为了我们的抗日战争早一天暴
发,我什么都可以给你,连蒋介石宋庆龄
也给你,给你国共两党第5991次合作,给
你我的雪白公主,给你古城小姐的现代姿
色,给你我越来越高的门票,给你我的杨
虎城和渣子洞以及江姐许云峰,给你我的
甫志高,给你我的领袖、我的皮鞋、我的
袜子和军用水壶,给你吧,把我的瓷器换
成你的火焰,把我的一火车金戒指换成你
的三马车石料,换成我的诗友西川和孙文
波,换成更多的修复长城的规划,把规划
换成行动,换成欧阳江河的《英汉之间》
换成《玻璃工厂》,用杨春光换成张学良
用杨玉环换成我的妹妹杨春秋,用绿色和
平组织换成捕鲸船,用费翔换成大兴安岭
森林火灾,用泰山十八盘换成胡耀邦,用
黄翔周伦佑换成四人邦。用吴法宪换成贾
平凹,用肖开愚换成高加林换成顾城谢烨
再用高加林换成《废都》用《废都》换成
陈焕生,用高晓声换成《新星》换成《渴
望》换成《白鹿原》换成《过把瘾》换成
王溯换成邢质斌换成李亚茹换成祥林嫂
用加州牛肉面换成王志文用汉堡堡换成江
珊,用清水反应堆换成石磨反应堆换成那
英甘萍,用泰山核电站换成大亚湾核电站
换成朱时茂换成于文华伊相杰,用大亚湾
核电站换成猪肉不长价、鸡蛋限价、美元
贬值,用豆腐女人换成三列火车脱轨十架
飞杨坠毁,用臭三八换成杜甫的草堂和烽
火台,用录像换成爱国主义教育,用邓世
昌换成吴三桂,用林则徐换成汪精卫和周
佛海,用我的中学时代换成你的纯朴回忆:
那种男女共用一个火车厕所都不偷看一眼
的红卫兵运动,那时候你没有门票
我的大雁塔,我要给你的就是这种门票

你,我的大雁塔,给你我写的这首诗
给你叶剑英的儿子叶选平,给你叶选平的
女婿我的儿子杨天赐,给你我写的这种领
导阶层,给你我们的反腐败成果,给你我
在你的脚下脱掉裤子的镜头,给你那一对
男女脱下裤子提上就不认帐的传统,给你
我的欧罗巴和亚细亚以及罗马帝国亚历山
大,给你英国女皇我的第一个老婆伊里沙
白,给你我要给你我的小妮子小妻子我要
给你伸出大拇指也要伸出小拇指而把无名
指割掉把中指朝天射精把食指彻底烂掉
给你把你的辉煌当成黑暗,把你的黑暗变
成神秘,把你的神秘变成透明,把灞桥下
的谓水河变成一个小女孩的一泡尿给你
把我的大中华的臊气在你的青春指挥棒的
率领下汇入滔滔黄河通过苏伊士运河打破
北冰洋,汇入冼星海、聂耳、聂荣臻的《
黄河大合唱》之中,把光未然的歌词汇入
贺敬之、艾青的诗歌大潮之中,汇入聂鲁
达、艾略特的跨下,汇入蒋小涵、金铭这
两个小丫丫的奶子上,把每个炎黄子孙的
小便汇入三峡工程的总体设计之中
把李白和王维请来往灞桥上一站就流出黄
河壮阔的泪水就流出长江秀丽的精液就吟
诗一首、吃诗一卷、打死两岸猿猴一捆就
搂住女人一亩、拉走文物九百六十万平方
公里,就在你的身边写上黄鹤楼、六和塔
布达拉宫、巴比伦清真寺、歌德大剧院
把你的西安碑林换成老山碑林
把你的小雁塔换成小白玉双、小白菜、小
白毛女,换成系着红领巾的小王贵与李香
香,把小二黑结婚换成小兵张嘎结婚换成
海子结婚,把半坡博物馆换成小西双版纳
换成小鸦片女诗人贾薇,把秦始皇陵换成
毛主席纪念堂,把西安城墙换成云南大理
的塔包树,把树包塔又换成延安的枣园、
杨家岭,把你的钟楼、鼓楼、大清真寺换
成萨拉热窝,或换成杜达耶夫,或换成车
臣共和国首府格罗兹尼总统府的宝塔山
把你的临潼骊山风景区换成胡宗南
把你的千年遗址、古墓换成彭湃、叶挺大
军,把八路军西安办事处换成杜鲁门或希
特勒,把延安大学给你,把陕北公路交通
中心给你,把五角大楼给你,把莫斯科给
你,把布隆迪、挪威给你把秦岭海拔2000
米以上都给你,把关中盆地换成中东地区
给你,把我的大武汉和大上海甚至老北平
都给你,把你的北美洲给我换成渭河两侧
把你的西半球东半球换成我的陇海、宝成
铁路,把我的空间和平轨道站给你,把我
的叶利钦给你,把你的两只耳朵给我,我
把我的一张嘴给你,把你的塔顶给我当成
头脑,用这个头脑防止村山富士新的军国
主义,防止日本神户大坂大地震挪到我国
的纽约和巴黎及伦敦发生,为此我要把我
的头发给你,我要把我的思维、血液、脑
浆全部给你─—

的大雁塔,你要什么我会给你什么
我要彻底与你换位,我要迅速步上你的影
子,在你的位置上站立我的形象
给你我的金字塔─—我的大雁塔
我要你重新给我你的血肉和灵魂!给我另
一个杨春光

大雁塔就是给我
就是在出卖自己的灵魂!把自己的灵魂全
部换成新的

大雁塔就是给我自己!


         ●再致大雁塔●

见过大雁塔吗
你也许见过
但你没见过我
我也没有专程去见过大雁塔
因为《有关大雁塔》
我早已见过
那就是我
我就是大雁塔
我见我自己却是不容易

是我自己的大雁塔
我是我自己的西安
我是埃菲尔
我是旧金山
我是格林威治
我的金字塔就是我自己的大雁塔
我是杨虎城、张学良、蒋介石
我无法天天爬到我自己的顶上去
我不好走我自己的路
空中楼梯实际上已经下滑
滑下的云彩是我自己的影子
我在我自己的影子下生活
在我自己的塔尖上
日着那黑亮的太阳
把太阳日翻我就是太阳
把英雄打倒我就是英雄

天天都在日太阳
我天天都在做英雄
太阳本来就是杨春光
就是杨春光第二沙滩
西安本来就不是英雄
盘锦从古到今都在做英雄
张学良的老家就是盘锦
杨虎城就是我当年的复制品
蒋介石一百年前就是我的亲外甥
我没出生的那年毛泽东派周恩来找张杨
终于把我放回了南京
我从此抗日

天我又退到历史的延安时期
纪念这场伟大的西安事变
纪念杨炼和韩东
而我在我盘锦的这块土地上
我只要一插脚
这里就能长出原版的大雁塔

里同样诞生的
不是儿子更不是孙子
而是我的父亲、爷爷、太爷

是我个人的历史
全部由我个人来写
与别人无关
与大雁塔无关


    1995年2月3日于盘锦三角地。


         ●观大雁塔有感●

雁塔
我站在你的脚下
瞻仰你
试图在你的塔顶找到我的感觉
找到一种爬上去又下来的感觉
找到有好事者执意往上爬去─—
可爬不到一半就被钉死在上面的历史悲剧
找到从远方匆匆赶来又匆匆离去的旅愁
找到勇敢地爬上去又高喊着跳下来的
自杀者的快慰
找到你从塔脚到塔的最佳仰角
这些都不是我亲自走上去又飞下来的情景
因为我至今没能爬上去
我的角度也只能是一种仰视
我的感觉也就只能是局外人的猎奇
或是一种只缘身在此塔下的近距离观赏
一种走进了反倒不如远一点的好─—
而离远了反倒不如走近一点的好奇

在我是离你远了
看不见你了
但我的思想却想真正地爬到了你的顶上去
在你的塔尖上重新俯瞰你的英雄
重新审视我们的历史和文化
这时的英雄只不过是我的一场梦
历史文化严重点说只不过是我的一次梦遗
梦醒了
英雄不复存在
抑或是历史上的杨贵妃那肥奶子─—
也只是给了我床单上的一滩死精子
那大雁塔在我掀开被子扒掉裤衩时─—
它已经阳萎
这事后怎样让我勾起对梦中杨贵妃的回忆
甚至专门为她进行手淫─—
也无法调动或再勃起我这英雄的快感
和挺举

以自从这次观了大雁塔之后
给我最深刻的一点体会就是─—
真正的英雄和历史是靠自己的梦来塑的
英雄和历史一旦离开梦的支配与创造
英雄和历史就会自己疲软
低下头来─—
你拿真实越加仔细看它
它越加苍白无力
它完全失去了以往的任何说服力

大雁塔有感
实际上是观自己第二生命的有感。


         ●有关大雁塔●

关大雁塔
我以为它就是没有大雁的塔
大雁自从用肉体和灵魂建造了它
它就一直成为埋葬大雁的坟墓
曾经一批一批大雁落上去
就立刻都死了
(它们被塔上的残风剥去了羽毛和皮
残风把它们的心脏和骨头埋在塔顶上
而把它们的羽毛、皮肉全埋在塔的脚下
这样来一批就被埋葬一批
一批又一批大雁的血液为大雁塔
刷上一层又一层鲜红的新漆……)
自此以后
新的大雁不再来了
因此我们的大雁塔没有了新的血液的喂养
─—它开始逐渐陈旧和剥落
塔尖在夕阳中越发倾斜了
它不再像从前那样年轻而健康

有关大雁塔
人们总是说还能看见偶有大雁来过
但它们来了只是盘旋一圈就赶快飞走了
也有的人说看见大雁还落了上去
说在塔顶仍有大雁做巢
此类目击者确有不少
我也是这种目击者之中的一个:
你想象大雁塔就是大雁的塔
你想象大雁仍然飞来
你就能看见大雁飞来
反过来你再仔细想一想
如果真的有大雁飞来
那大雁塔怎么会衰老褪色呢?
大雁如今不再来了
大雁在全国也越来越少
大雁在趋于灭绝
大雁如今不会再为一个下葬的玄奘而去
自杀自己的种族了
大雁越来越离开公开场所
大雁要重新回到它们的大自然
大雁正在加紧教育自己的孩子们将如何
彻底地把大雁塔的影子从心中抹掉─—
所以目前的大雁塔是孤独的没有大雁的塔

关大雁塔
我要说的就只能这样
也就只有这样
没有别的
所谓大雁塔也就只好成为没有大雁的塔了
甚至根本没有大雁塔本身
所有的只是它自己把自己亲手推倒的故事。


        1995年2月8日于盘锦大雁塔。


  后记:我写完这组诗之前还没有去过西安,更没有见到所谓的大雁塔,这就是我写这组诗的原因。

                ─—作  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