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陈鱼:寻找远逝的美丽与忧伤—近期河南诗人创作扫描之三  (阅读3442次)



陈鱼:寻找远逝的美丽与忧伤
—近期河南诗人创作扫描之三



在世纪之交浮躁、喧嚣、充斥着过度的情绪和姿态,思想和形式的关联在过度表达的泥沼中不断迷失的当前中国诗歌界,陈鱼以一种不动声色的隐秘方式,我我们带来了; 一份让人京戏的美丽与忧伤。

陈鱼诗歌选取的意象,大多是那些通常意义上人们不大敢于涉足的事物,或者说是一种隐秘的,大多数时候处于某种被遮蔽状态下的指向阴性意味的事物。如死亡、窨井、黑暗的屋子、哭泣的鱼等。这样的诗歌意象或者物质,经由陈鱼那支纤细而又不失敏锐尖利的诗笔的精心点染,大多具有了一种爱尔兰伟大诗人叶芝所追求与推崇的带有某种神秘主义色彩的玄学意味。比如《自画像》:

“一张没有五官的脸,我/混沌在内部的空想里/ 只在出门时/画上虚设的好眉毛/待用的红嘴唇和临时的黑眼睛/来隐藏焦虑控制下的病患//我忍受自己是一些/时间和地点的切片,很多片/上/我是我的讽刺画面/经过街市经过买卖经过挑拣/我的收获,只是提回了处方/中的/苦瓜、豆腐、大葱和爬蝉/我期望还有别的,比它们更/能/改善我背光部的阴暗”。

这里,隐隐的,诗人陈鱼的灵魂通过文字抵达了一个千百年来无数优秀的诗人艺术家都曾经探寻、讴歌过,曾经为之欢欣鼓舞为之痛苦莫名甚至为之痛不欲生的意义家园或者说精神居所:已经飘然远逝的充满美丽与忧伤的过去生活经验的回忆。

本质上说,一个诗人也好,一个小说家、画家、音乐家也好,他们的最根本的存在价值,都在于他们能够以自己的方式讲述出人类生活经验中的一些特定部分。这些经验,能够帮助我们后来的人们获得文明发展进步的某些启示甚至推动力。一个诗人或者其他门类的艺术家如果不能为我们提供出一些新鲜的、有价值有意义的生命经验,他的存在价值无疑会大打折扣。而人类经验千差万别作为一个一个的创造个体,任何一位诗人艺术家也不可能穷尽所有的经验,他只能选择一个最多有限的几个方面加以表现。陈鱼所选择的,是一条比较危险起码是充满很多危机的路径,因为就人类诗歌创作的历史来看,寻找远逝的美丽与忧伤,几乎是一个永恒的表现主题或者说切人世界经验的途径。在这条路上,可谓车辚辚,马萧萧人才济济,英杰辈出。要想在其中出乎其类拔乎其萃几乎可说是难于上青天。陈鱼应该是很清楚这一点的,但她仍然义无返顾,由此可见其勇气与自信。这种勇气与自信,来源于她对于汉语诗歌特质的深刻认识与体会。说到底,还是那句话:每个诗人的学养、经验、阅历、气质不同但都可以以自己的方式获得世界。

陈鱼的独特之处在于意象选取后的组合与连接方式的与众不同。

传统汉语诗歌从古代歌谣脱胎而来,自古就有一韵律和谐传达优美情致的传统,只是到了20世纪吸收外来文化因子以后,这种传统才由于在某种程度上为“意义”所挤迫而在一些甚至相当多一部分诗人笔下开始变得晦暗不明起来。也正是在在一点上,陈鱼显示出了她的与众不同之处。她的几乎每一首诗,都特别注重语词组合的严谨自然与音律声韵的和谐畅达。比如《幻想的形状》,全诗六节四十六行,几乎是两句一韵。“梦想”、“宽广”、“绝望”、“隐藏”、“震荡”、“山岗”、“中央”、“麦地上”、“心脏”、“胸膛”、“形状”、“疯狂”、“村庄”、“安详”、“乳房”、“向上”、“眺望”、“家乡”、“生长”、“一样”、“晚上”、 “光芒”、“月亮”……一连二十三个“ang ”字韵的语词,把整首诗歌镶嵌成为了一座美仑美奂声韵铿锵琳琅的梦幻般的艺术的水晶宫。读着它,不仅会有抑制不住的激情随处迸射,而且更有一脉音乐的小溪在心中绵延不绝地缓缓流淌。这样的审美感受,自中国新诗从“五四”时期发轫以来,已经成了只有极少数如徐志摩、戴望舒等诗人才能带给我们的日益珍贵的馈赠了。仅此一点,就证明了陈鱼努力的价值。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没有梦想的时代,陈鱼给我们送来了一只记忆的方舟;我们处身其中的,是一个没有经典的时代,陈鱼以自己的文字为我们带来了一点返回经典的希望,为此,我们感激她,也感激与她一道致力于为中国的缪斯编织鲜花王冠的所有的年轻诗人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