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阅读7754次)



               破坏即建设论
            ——中国空房子主义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



  公元一九九三年十月二十四日于河南郑州,我们发布了《空白写作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基本宣言》,从那时起便宣告了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集团的诞生。这是对中国近年来诗歌流派的消失现象的一个有力回潮与发展,亦普遍引起争议,并事实证明已给中国当代先锋诗歌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如此为推动中国已勾沉的现代诗歌流派的全面复兴而造势的努力即成事实,而且正为后先锋诗界看好。随着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的向前运动,亟待需要它的诗歌写作理论的进一步完善,以便适应更新的不断发展扩大着的它的诗歌写作的实践及其应用。就此意义,我们诸位创始人经过空间的激烈拟议,决定继续委托杨春光先生执笔完成第二次宣言,即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的纲领宣言,以弥补和充实原基本宣言的不足,并且这份宣言除了重申一下我们这个集团面对的社会意义及任务以外,将着重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的哲学纲领性若干问题和文学文本的若干技术处理问题等加以阐述,以增加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文本的思想指导性问题;以解决同时展开的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文本的实践应用等具体问题。以后,我们还将不断地根据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的深入和发展,再进一步地提出我们新的理论和宣言,直至它本身理论消亡和它自身集团解散为止。我们:仅仅通过我们完成一次历史赋予我们的后现代诗歌或后现代艺术革命的根本性转折的伟大使命!
  除此,我们别无选择!


   ●纲领之一:我们面对社会的意义及其任务●

  1/1:我们不能说我们能够把当代全部有决定意义的问题统统抓在了手里,因为我们仅仅是一个文学流派。我们只想超出常规文学的僵死姿态,在我们所认定的超世纪的哲学思想的影响下,进一步做出让我们的同代人的一般理解能力所无法共识的极易争议的地方:这便是站在一切思想机制最前卫的阵地上─—站在先锋诗歌的前沿去提出我们事业的超前性学说。让别人说我们是疯子或者是怪客吧!如果一定要认为我们是如此的话,那么我们也会毫不客气地说,这正是我们的伟大性并与之同代人的无知者拉开悬殊距离的地方。尼采早就说过,我们是和你们同属于这个时代的,但我们的时代还没有真正到来。今天,我们仍然自豪地说,我们不是来自继承这个世界的遗产的,我们是来自创造这个世界未来的人;我们不是来自物质和文化的人,我们是在利用这一切使之自己能够首先生存下来的而又绝对超越了物质和文化的人;我们不是简单地把追求物质享受作为第一需要而再也不会有第二需要的与动物生存本质没有区别的单面社会的人,我们是把追求精神享受当作高级需要为第一性而把物质享受当作第二性的双面超社会的极近本体的人;我们不是极端地反传统或破坏既有文化的人,我们是在反和破坏的同时又着手创造新的传统和建造新的文化的人;我们不仅仅是做出先锋姿态和前倾态势的稍纵即逝的人,我们是具有先锋精神、前卫态度、知识分子原则、民间立场、精英品格、学术眼光、战略智慧、勇于实验、敢于探索和敢于大胆超前的人;我们不会是只影响我们自己或者仅限于诗歌领域进行探险的学院主义者,我们还会结成最广大的前卫统一战线,并且即会影响诗歌也会影响一切哲学领域甚至反作用于社会生产力的反意识形态结构的人;我们永远处于对一切价值重估的前瞻状态中,而我们自己创造的一切思想公式也将在即成传统事实的时候又会必须是向前错动、变更或者打碎自己和重新结构的人;我们是不断地进行文化批判和艺术解构的诗歌哲学,我们不打算说明我们在某个时候是绝对取得了胜利的胜利者,在我们的面前,相对我们命定承受的阻力来说——我们永远不会有什么胜利可言,所有的成功也只是唯有坚持、再坚持,乃坚持或者挺住就意味着一切,而且把失败同样看作是我们的英雄行为和目的的人。我们真的无所谓胜利和失败,因为胜利和失败都不是真理,都不能论述英雄,只有破坏即建设的前进才是我们的唯一目的。

  1/2:现在,我们面临的世界性的后现代社会的背景已经十分明了,就连我们所处的自己的种族社会的发展趋势也显然为我们尽快承担起这样一种特殊的文本历史使命提供了契机。我们不能回避,我们只能迎接挑战,并且做出我们自己坚定的回答:人的精神赎救或曰人本的抢救已经刻不容缓地落在了我们少数人的肩上。我们能否挺住,除了其他,我们自己手中的文本是最重要、最本质和最不容易异化的强有力的内在手段,也是人类多元化终极目的逐步实现的最主要边缘途径。这便是我们创造的艺术和我们创造的精神自觉以及精神纯粹的文本。

  1/3:我们应该看到了这样的事实:由于大工业革命以来,特别是电子技术得到普遍应用而带来的电子文明时代,科学技术和现代电子信息正在日益渗入社会和个人生活的各个角落之中,社会的人开始从根本上变为了新的文明的被动者,任何主动创造性越来越失去主体作用。人不再是控制和支配科学技术的绝对当家者,而是科学技术反过来控制和支配着人的生产力活动;人愈来愈成为任意商品价值或金钱的仆从,人性被物性贬值;人的生命能力开始回转于或屈服于或逐渐沦为大生产机器和电子科学指挥下的奴隶,人严重地依赖于现代科学技术、现代文明和现代文化的统治;人受其传统习俗、现代知识和现代技术的三重奴役和压制,人的尊严、价值、自由和本能欲望等均在被物化的剥夺和蚕食之中,人的主体性日渐丧失了,逐被动为客体,人的本体更是置于前所未有的根本异化之中。在这种时刻,而人的传统认知(意识)性却正在异化中扮演着最不光彩的角色,因为高度发展的科学技术是离不开人的主体认识的。具有先觉能力的哲人们已经共识到了这种危机,并早就纷纷反对这种与科学文明同步物化的认知主体,即传统的认识论,也就是所谓知识就是力量的学说,从而去探寻或企图找回人生的真实本体,以便人类自己一面既是科学文明高度发展的客体享受的人,一面又是精神世界本真存在的并充分自由的主体创造的人。面对这样的人本使命,以往的认识论的神圣性已经完全陈旧而不中用了,以往的认识论为中心的学说已显得不合时宜。以此改变哲学重心,则成了当代哲学家的头等任务。我们空房子主义者,正是遵循解构主义的各位大师的创意,本着以本体解构论代替认识结构论的原则为研究方式,旨在诗学领域里进行本体论的空房子主义革命,从而承担起人类精神革命的这一文本性的责无旁贷的历史使命。

  1/4:极而言之,我们空房子主义在明确了这一历史使命之后,对以上提出的事实进一步分析,于是得出这样的一系列结论:第一,在当代,金钱和商品正成为人们灵魂的主宰。不是吗?人们好像只为了追求物质而生活,好像找到了物质就找到了灵魂,这实际上正是意味着人们忘掉和失去自己的灵魂了,是在日益将人类自己变为动物的本能或是等同于物的属性。如若常此以往,人不仅将丧失人的本能而等同于动物的本能,并且人将可能变为可怕的植物人而在植物链上退化自己。第二,现代人正在丧失对社会意识形态的批判能力,也同时丧失了对多元价值标准的判断能力和支配能力。不是吗?现代社会正在通过制造和满足人们的最大物质需求来左右和支配人们的欲望、意识、思想和行为,人们在期间被动地接受并受制于此,自觉或不自觉地丧失了改造社会的思想主动性,日渐失去了对社会的各种批判功能,失去了人的灵魂独立的多元价值体系,而把精神需求的价值体系,则等同于一元的物质需求的价值体系,也就是把物质需求这种非实体的东西,当作了实体来追求,而把真正的实体(实惠)当作虚的东西来处理,认为精神这东西不是实在的,而将其置于可有可无的那一边或根本于不顾之,因此人类的精神本源不仅从此缺席了、不在位了,连人类新的非本源的多元精神需求也尚未坚定地建立起来,人已从根本上开始丧失自己的本性了。人正在成为社会世俗和社会物质财富的附属品,人的最本质的积极因素和创造才能及本体灵魂,正在被务实的单面物质生产运动同化,人越来越搞不清自己的集团和性质是什么,人就这样疏离着人的本性,人也就无法有真在和本质的标准来识别真善美和假恶丑了。第三,人的普遍性创造才能业已失效。人的人生享受原则已代替了苦难原则,人的工具性时代已经来临。不是吗?不仅我们,在西方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里更是如此。社会集团对人的统治再不靠压服,也不靠对劳动者的冷酷盘剥(因股份制从所有制上改变了这种地位),而靠高度发达的大工业文明程度(因电子机械化已代替了人工操作并已大大减轻了劳动负担)及其信息传输的指挥系统来把人降为纯粹工具和机器第二的自动受役状态,不幸意识正被幸福意识取代。人对既成文化的批判性和否定性,则变为了容忍性或肯定性。人丧失了内心自由的创发能力与破坏能力,人的精神超越本质已经彻底地同现实达成默契关系并同流合污了。人不再积极地操纵物质社会,反而被高速发展的物质社会所操纵。于此同时,人们对艺术的熟知状况,几乎降到了非艺术的程度。电视、收录机等现代音像设备的全面普及,使人们在任何空间与时间范围内便可享受到自己所需要的艺术与文化。这在一定程度上使人们变成了改造自己的思想内容的文化机器中的零件。人们相应失去了创造艺术与幻想世界的能力。这种泛文化和艺术,也便成了人们实际上的物质代替品。人们搞不清精神产品与物质产品的区别。人们的精神境界被这种五花八门的文化与艺术充填得十分麻木。人们在其中只是被动地选择或被选择,没有机会去创造与批判。人们的创新意识完全被现代媒介剥夺。人们甚至把仅存的纯粹艺术也视为物化的东西。人们成为文化的被动的活的使用工具。人们成了仅是生产物质和享受物质而无法创造精神与享受精神的单面的社会人。第四,人的主体已经崩溃。人的语言失去了活力。人在所谓多元化的进程中,已被实际一元化了。不是吗?单面社会人的语言,也就日益失去了批判和超功能的作用,其语言能力只指向工具性而不再指向目的性。人的语言越来越被缩写、被输入电子程序、被成语化、被计算化、被僵化和俗规化。人的语言不再寓有创新机制,人的语言对现实的继承而又无法再有更多可能地对现实改造的能力。大量的商业性文化、一次性消费的低俗、短期行为和非永恒的卖艺性艺术等,统统充塞在人们的一切闲暇时间内,而越是高雅越是不具有利润和效益的文化与艺术显然被挤在了现代媒体的一边,人们只能从书架上或具有国家保存性的图书馆里去欣赏纯艺术的可能也就成为越来越少数人的行为。即便纯艺术市场也是被挤得很小很小。这样就逐渐失去了人们的真正艺术想象的空间,失去了人们超现实、干预现实和与现实相反的语言表达方式。人们面对物质需求多元化的手段,忘记了精神需求多元化的目的。人们在崇尚金钱与权力的同时,权钱交易成了联体的“一元化”。对此单面的社会和单面的人生,我们空房子主义者,正是努力找回这个世界的二元空处,让人类本体的精神实体重新回到这个空处,而把所谓现有的知识一概进行空值处理,使之人的社会是双面的真在社会,使之人的本体重新回来对抗或主宰非人的本体。

  在这里,有些根本弄不懂人是什么的人就会愚昧地发问,人现在得到最大的物质满足并极乐行事和无忧无虑,这不正是人所追求、人之成为人的吗?对此何须批判?难道你们强调回到人本,就是把人这一高级动物回到等同于动物的本能上去吗?否!非也!其实这正是我们空房子主义者反问于你们的,因为正是你们才没有把动物与人的根本区别性搞清楚的,所以你们这正是自己在质问着自己呢。法兰克福学派的马尔库塞对此说得极为明了,追求物质的享受并不是人的主要需求,因为人与动物是有本质区别的。动物把追求物质享受作为第一需要,除此再没有比这更大的事情可干了,而人则不仅要追求物质享受,同时更主要的是追求高级的精神享受。把追求物质享受放在第一性的人,其实已经失去了人性。如此界定,可见我们普通人类的悲哀是多么严重!动物的本体是单面的,而人的本体是双面的。动物的存在是一元的世界,无所谓真善美与假恶丑之分,只要生存就是一切;而人类的存在是二元的世界,有明显的价值观和意义评价,生存并不是一切,而是要生存得有意义有精神和尽可能自由与满足才是目的,否则生与死等于没有界限。动物本源来自极乐行事,对自然全凭本能依赖,没有超本能的创造自然的能力;而人类的本源来自极苦行事,有超本能的创造自然的能力。我们空房子主义所强调的实存精神的自觉正在这里。我们反对的不是对于物质丰富的享受,而反对的是在这一满足单面背后的人本自由精神沦丧的副面增长值。

  在这里,我们注意到这样一种关系问题:在生产力低下的情况下,为了社会文明的发展,社会对人的本能的一定规范与法律,这是必要的压抑,其目的是使人的这一心理能量更集中地转移或作用于或进而升华到促进社会文明的创造中去。但当社会生产力水平已经高度发达的时候,这时的社会文明的发展,便不再是非得需要通过压抑本能而方能实现了,而恰是相对较大地解放本能,以适应生产力高度发展的需要。在这时,如果对社会的人施加了超出创造文明所需要的压抑,就是多余的压抑了,就是没有必要的压抑了。因为,有文明保障的本能与没有文明保障的本能,这几乎是两码事;对知识分子阶层本能的一定释放和对非知识分子阶层本能的一定限制,这却乎是同等重要的一码事了。同样,对整体人类来讲,生产力水平的提高,就必须要求对人性本能的释放,而生产力水平的下降,则必然要求对人性本能的一定限制。而现在的问题是已处在生产力水平飞速发展上升的情况下了,如果心理机制仍然受到在没有像现在这样提高生产力水平时的那种同等压抑,就非但不适应生产力发展水平的客观需要了,而且在主观上也将大大滞后人的自然想象和科学创造能力,这时就会发生科学主义的副作用,即已取得辉煌成果的科学文明本身——将严重滞后与限制新的科学文明成果的进一步创建与实现。为此,我们空房子主义将在我们的文本基础之上,尽量为社会提供一种适应新的文明要求的人性本能释放的机制,以适应社会生产力水平高度发展的需要。

  1/5:我们主张反理性,是为了担当起对世界终极价值的追问。反理性的目的是为了建立新的意义,打破这个世界的旧的意义,回到此在的边缘。海德格尔曾经这样说过:“凡没有担当起在世界的黑暗中对终极价值追问的诗人,都称不上是这个贫困时代的真正诗人。”反理性,逃避理性的束缚,其实是追踪理性的新的概念,从中寻求真正的非理性本体,消灭旧有的理性体制,追求并创见新在边缘的新理性终极秩序。反理性,这是具有三个方面意义的:一个方面,作为人类本质是非理性的,而是感性的。由于感性才能上升为理性。反理性就是反理性对感性的压抑与扼杀,反对对感性的这种压抑结果会使人类僵化在理性之中而最终丧失人类的智慧,所以反理性正在于回归本体,解放人本的能动性。二个方面,作为人类非本体的社会,是必须具有不断更新和发展的理性的。反理性正在于使世界具有新的理性活力,不断地革除旧的理性概念,以便解放社会生产力的同时,更大限度地解放人类自己。三个方面,作为非实用哲学的文学艺术文本的形式就是形式(结构或解构),而非内容,亦即形式就是内容。因此,我们利用文本对既有理性实行全面空白处理,从而给出生命更新的活力与意义。我们空房子主义对理性的虚无,正是鉴于以上的考虑,即对既有终极的否定,正是出于对不断诞生的边缘的确认,以至对新的或未来终极的追求。而且,从我们的文本出发,更倚重对非理性的考虑,也就是说,我们首先完成的是回归人本的工作,其次在面对社会的需要时,我们才去考虑重建一些积极的理性概念问题,但这方面也将是相对的新的概念,而不存在绝对。诗人所固有的知识分子性质与姿态,决定了诗人在实际生活中将更加主动地运用自己超前的价值观念去参与社会的价值观念。诗人之在现代社会中的民间地位与立场,也决定了诗人在生活方式上将更牢固地追循自己边缘人的边缘性质,并去自觉地捍卫民间的行为准则。参与和捍卫本身,既包括介入又包括拒绝这两个方面。介入是指对新事物的介入,拒绝是指对旧事物的拒绝。介入与拒绝是互为表里的因果关系。

  我们关于反传统和反文化等等这一切破坏性的社会意义,我们在这里引用毛泽东的话来申明我们的表述,这就是:不破不立,破字当头,立也就在其中了。具体我们将破什么立什么,我们将在以下的哲学纲领表述中详细阐明我们的思想和方法。极而言之,我们空房子主义的反文化运动,其实是最积极的立文化运动。

  1/6:我们主张超现实和超验,并不是脱离现实,而是指通过超现实和超验的方式更好地和更有效地重新回到最本真的、最高级的现实─—人的内心世界的这一最真实的现实,并干预这一内在现实,从而改造内在现实生活,以便及此通过这一内在现实的改造,也进而改造外部现实的一切。空房子主义的写作,即是这种介入、即是这种参与、即是这种干预现实生活(包括外在现实生活)。但这绝不等于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那种介入,绝不等于传统现实主义的那种外在现实性,也绝不等于浪漫主义的那种粉饰外部现实和夸大内部主观主义的内在现实性,亦不是消积虚无主义的无视现实和道教老庄思想的遁世之道,而是积极的虚无主义、怀疑主义、表现主义、形式主义和解构现实主义或批判现实主义的。所谓内在现实性,是指通过主观进入来实行的客观呈现的主客体相交融的内在最高现实性,即通常所称的“本体世界”。传统通常所说的“现实性”,其实是缺少内在观照的单面的外在现实性,所以我们用“内在现实性”作为最高现实性来强调,这绝不是非客观化的主观化,而是主观与客观相统一的“内在化”。我们提倡的干预生活,即是主要干预这种“内在化”的“生活”,当然也一定包括“外在生活”。其实,当你表现为内在最高真实之时,也是你表现了外在最低真实之即,而且凡缺少内在观照的现实都不是真实的现实。辑此,空房子主义认为,真正的世界只有两个:一个是主体的人的内心体验的世界为世界;二个是客体的纯属大自然的未被人类契约的世界为世界。而社会是非属于世的界,是属于世的界限(世的界);世界是相对更自由化的,而社会是相对非自由化的组织化的。为此,空房子主义所表现的形式是世界的形式,所虚无、怀疑、揭露和批判的是非世界的社会传统领域,特别是要彻底反传统的文化符号,并与之一切传统势力实行最彻底的决裂!

  空房子主义认为,物质的现实并不是真的实的现实,物质的现实是非本质的表象或曰现象,是本质的外象。只有把物质现实再加上心理现实才具有完整的现实,但这只是最低的现实,还不是最高的现实。最高的现实是心理和内在精神本源的。因此说,内在现实是最高现实,最高现实才是最为真实的,而最低现实又往往不等于全部的真实。空房子主义写作文本的最高现实性对于社会来说,应当是最本真的世界和最真实的写作,它无疑是社会必不可少的真理之在。

  1/7:艺术本身就是实现这种真实的社会目的,而政治文本等只是手段而已,因此说,一切意识形态的革命的最高表现形式都莫过于艺术。除了艺术革命,其他革命都不可能是具有最大自由性质的、也不可能是彻底反传统的革命;艺术革命的目的和成果不是功利和既得的,而是无比永恒地实现在无限绵延之中的神秘奇迹。

  1/8:空房子主义首先是用来研究和探索文学艺术的真理的,而不能简单地完全用于社会其他学科里去。我们反对别有用心者把空房子主义同其他非学术问题蓄意挂钩,也反对把我们等同于泛指的虚无主义或消极的怀疑主义。我们申明这些,但如果出现意外的神秘奇迹,则是我们始料未及的贡献了。

  1/9:空房子主义将坚持一种自为的存在。自为的存在是我们自在世界的纯粹虚无化。只有我们进行自为写作时,才能使自在解体,或者使自在崩溃。我们生活的五彩缤纷的世界,其全部是我们自为的意识产物。没有自为,自在将不会有任何意义;而没有自在,自为也就没有对象。我们空房子主义就是不断地对自在进行自为,在自为对自在的不断消除和更进中寻找新的意义;也就是用自为去不断地造成自在的死亡,在不断地自在的死亡中诞生新的自为意义和新的自在世界。自为是没有固定不变的本质的,自为是在不断自为中建立起的自己的本质的,是通过不断地否定自身(自在)、否定现在和否定传统的运动,并在这种否定进程中对自身进行有目的的选择的,从而才能获得自为的本质─—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进行不断虚无化的终极意义。在这个原理上,我们认为自由的同义词是选择的自由,或自由的选择。我们把自由用“空白”这两个形象字代替的话,那么所谓的空白也不是给定的事实,而是我们自由选择的事实。不力图在复杂的事物中选择空白,空白无法存在;不在社会的种种秩序中选择自由,自由等于虚无。自由并不意味着实现目的,而意味着为了自己的目的选择的基本权利手段。这就是说,我们写作的空白并不意味着对人生对社会的一切虚无,而意味着否弃传统的可能、更新意义和创造新文化的前提条件。人的价值取决于对自由选择的多少,而价值是自由的责任。空白的写作是为了实现价值的先决条件。没有空白,任何价值都无法获得合法的地位。空房子主义写作,实际上是对人类追求最大自由的价值的负责!

  1/10:空房子主义写作集团,是这样一个追求自由写作的、积极奋发的和改造现实的开放的写作意识集团。空房子主义集团,就是由这样的共同利益和共同目标组织起来的共同实践、共同开拓和共同革命的集团。由于这种共同的个人自由意志,便形成了这样的共同利益集团,或叫誓愿集团和倾向性压力集团。

  1/11:由于空房子主义写作集团的种种先锋思想、前卫态度和激进的青年思想家的观念及其主张,由于空房子主义写作所完全采取的超验的、超现实的、反逻辑的、反理性的、超时间观念的自为自在性质和自动写作手段,由于空房子主义实际上所具有的青春“力必多”的、完全潜意识的、巨大内驱力的写作心理生理素质和这种根本内在力量的要求,所以空房子主义便特别强调青春期创作;凡跃过青春期极限的,无疑会使人的内驱力、人的激情、生理激素和创作细胞等都将大大丧失,而所剩的经验和理性,正是对空房子主义的反动,是使创作趋于垂死与衰老、思想固定模式化和僵硬化的象征,这证明已经基本丧失了空房子主义创作的所有机制。我们所说的青春期,并不指年龄而言,而是指创作姿态和走势而言。青春期是指创作的高峰期和上升阶段。空房子主义集团包容并欢迎一切试图否定传统、企图破坏既成语言和愿意为标新立异而努力创造新文化者,其如此愿同者都可以加入进来。

  1/12:我们看到了第三代诗人们在实行了对语言的狂轰烂炸之后,其还未来得及建立自己的新语言体系——他们就宣布了“流派已经死亡”的半截子革命的遗憾了,因此,我们要在他们的队伍相继停滞不前的时候,我们宣布我们的继续革命!我们继续坚持我们的反文化诗写作,坚持彻底地摒弃理性主义,坚持真正地付诸实践性的能指化的文本诗歌写作,同时我们将坚持进行新的解构政治中心权力话语的写作,并以此坚持为中国式的后现代主义诗歌写作全面复兴和已勾沉的中国现代诗歌流派重新崛起而造势——坚持把中国先锋诗歌革命进行到底!我们十分明确,我们的这种造势其实主要是吸引第三代后诗人参加,但阻力和反对的一面也主要是来自第三代后诗人的这一边。因为传统势力历来是来自两个方面的,第一方面是来自中老诗人的经验主义者那里。这方面的传统势力是比较好对付的,也是阵线十分明了的,并由于新老的代沟已十分明了化,所以就可以置之不理,且不会影响我们本身的生命创造力了;而第二方面则是来自同龄时代的新诗人这里了。凡是新诗人的多数,其严格说来都是准诗人和诗爱者。他们由于是从传统文化中新生出来的,他们避免不了带有浓厚的既成性的文化传统的习惯势力。虽然他们都竭力标榜自己的先锋和后现代性,但在他们尚未真正先锋和后现代时,是不可能不坚持传统和反对新生的,并且他们往往以假的先锋性和后现代性来攻击以至诋毁真正的先锋性和后现代性。可他们毕竟是代表新生的。当他们在这种自证伪证的过程中一旦成熟起来,他们又是真正先锋和后现代诗歌的同盟军或坚强可靠的自己人。因此说,真正难度最大也是希望最大的反传统,是仅在“自己人”内部的反更年轻人的传统。恰是一切阻力和希望都在这里。

  1/13:我们正处在一个不是选择的选择时代。我们面对当代科学对世界的揭示已近人的承受极限时,我们感到严重的威胁与危险。我们不得不考虑是选择自己作为物,还是选择自己作为人。选择物也不容易,要疲于奔命,要以消耗着自己的本体作为代价而走向坟墓。选择人也更不容易,选择人的同时就是坟墓,因为现代社会对人的异化已成为完全不可逆转的客观现实,选择人的人几乎没有任何出路。上帝虽然死了,绝对的真理不在了,真理只剩下相对的关系,况且实际上人也死了。这时,最起作用的是以物易物为代表的亲在关系,因此选择人只是被认为少数“傻瓜”们的事。但我们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我们将不以消耗自己的本体为代价,如此真正地作为一个实在的人置在这个世界上去最终走进坟墓。这比什么都重要。我们面对世界,我们看到世界对我们的影响,但我们更注重我们对世界的影响。换句话说,我们与世界的关系,是互为主客体的关系。由于我们主体世界的关系,才构成我们人的本体,也构成了世界的本体。本体论上的世界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具体为人和世界的亲在关系。没有人的主体,将不是世界,而光有人的主体,也不是世界。离开人以外的世界本体,人的世界时代也不复存在。质言之,人的主体主宰世界时代业已不复存在。现实世界的生态失衡的事实以沉重的代价严肃地告诫我们,人的主体已经消亡,人的主体时代已经过去,代之而来的是世间万物皆为生命和皆为主体的、人与物共为一个亲在本体的时代已经到来了。因此,我们不能再说在一切世间事物中人是决定因素了,从而我们愿意与世界对话,愿意与世界亲在并同时代。除此,我们别无选择!


  ●纲领之二:我们的哲学思想及其指导方针●

  2/14:空房子主义对于知识的认识是采取对未知的认识,而不是对已知的认识与证明。这种认识方法具有了自身的特殊结构:第一,存在着知识的意义性结构。任何知识都包涵着疑问因素、未知领域和空缺系数,而且这些才是作为知识被认识时的主要表现特征。也就是说,任何知识,当我们知道它的时候,它就已经为我们提供了未知领域去让我们消灭一切可知的东西。我们对我们自身主体不理解的一面进行理解,也正是理解被不知的自觉,它的矛头指向主体所应涉及的未知领域,目的是对主体内容的消除,由此出现的客体空白,才是主体创造的新的知识的可能。第二,存在着知识的匮乏性结构。知识的出现本身就是“知”与“不知”的矛盾着的敌对双方势力的形成,而且是永远二律背反和无法对立统一的。在已经失去平衡的情况下寻找平衡,也就是在寻找新的空白上进行突破。这是因为原有的“知”不合乎新的实际而被消除,并且准备让位于新的“知”。这个中间地带,就是我们空房子主义者主要体验的地方,也就是“空”和“缺”,即“空白”。我们只有真心实意地绘制出这片空白之后,后续的知识才可能给读者进行充实和填补。因此说,我们空房子主义的任务不是执行读者的任务去充填什么,而是执行作者的任务进行空格,把这种空格一个一个地提出来,也就是消除已知的知,造成空白,为读者和为社会的其他学科的新的知识的涌现而去不断地拓展空间。可以说,如果没有我们的工作,一切在艺术上的创造和再创造,则是不可能进行的,而艺术提供给其他学科的创造机制正在于此。艺术的魅力正在于此。这就是说,消解是我们的主要工作,对结构的解构是我们的主要宏伟工程,而消解之后的空白就是我们的建立。我们的结构工程,就是我们的解构式建筑。这种解构的结构,正是我们的张力所在,它也为人类思维向纵深和宽广领域拓展提供了最大可能性保障。因此,我们说我们是空间性的。空间没有意义。空间永恒。由于这种开拓的空间的出现,时间便有了向前推进的可能。时间是有意义的,意义的所指便成为了相对真理。因此我们说,我们是在为相对真理而开避道路。第三,存在着知识的精神结构。对于主体来说,我们提出的客体和开拓的主体空白,其实就是给主体造成的紧张状态。也就是说,知识空白了,面对空白,主体必定要为这种空白追加新的知识,正像人们普遍具有的喜新厌旧之感一样。空白显然是新的,这便先决给定了人们对新的浓厚兴趣感,人们便会争先恐后地在没有的地方制造有。这便是主体精神的紧张认识情绪,因而引起主体思维活动的激烈展开,造成人们普遍乐此不彼的思维活动和创造活动。比如真正空白的诗,就会造成读者的这种精神思维的紧张展开。在这非抽象的诗句中,你能看出什么意义和概念?除了具象,其实什么也没有。这种具象,也不会不让读者去紧张地追问到底即指的是什么和是什么意义。这种主体的越是空白,就越是引起思维的新课题。因为我们从怀疑一切出发,最后造成一切空白,那么最后也会造成读者对一切的怀疑。怀疑系数的多少,也就结构你诗歌魅力的多少。回到知识本身来说,这时你才能具备生产创造更多知识的愿望,使你加紧对无知的充填和创造,并增强创发精神。于是说,第一结构为方向性结构;第二结构为规范性结构;第三结构为强制性或激发性结构。第一结构的方法,是对已知方向性的空白,用能指写作来消解所指性。第二结构的方法,是对已知规范性的空白,用边缘写作来解构中心性。第三结构的方法,是对已知强制或激发性的空白,用强指写作来代替被动性。这便是我们提倡的积极的虚无主义态度,即解构主义精神。它使我们的主体产生强烈的求知欲;激发我们强烈的好奇心;制动我们诸种理想的运动力量;完善我们思维中的探索机制;发扬我们人本的创造热情;达到我们破坏什么就会很快能建设什么的目的的实现。

  空房子主义的最新奉献,则在于提出空值的突出作用。对于一切价值重估,反价值,最好的办法就是空值。依靠空值能不断地摧毁人们旧有的知识结构,强迫人们去建立新的知识结构,完成人们由无知到知再到无知再到知的循环过渡,从而不仅能动地改造社会,而且能动地改造自我生命以至新陈代谢——激活自我生命极积主动的本体运作。对此,我们的反科学主义,实际上就是为了给新的科学试验做出贡献。我们对培根等人提出的知识就是力量这个极端的和片面的口号进行否定,就是因为这种关于知识是确定性的古老命题现在已经不仅不再科学了,而且正在妨碍科学的进步,特别是极大地妨碍了人的科学研究成果的实现。知识是相对的力量,而不是确定的、绝对和永恒的力量了;甚至在获得知识以后,即凡得到既成事实时,这种知识便成为了进一步的新知识的反动,那么这时真正的力量便是反知识了。因为知识的来源,也是从反知识中得来的。只有反知识,知识才不会陈旧,而且也只能是尚处在反知识中的不陈旧的新知识,才会具有一定时期的和一定条件性的力量。事情原来是这样的:科学家和人类学家(真正的作家和诗人等)是在首先必须反知识中,其后才能创造知识的。反知识的同时,就是创造知识的开始;创造知识的同时,就是反知识的胜利。这也就是说,当他们创造的知识成为陈旧的和非力量的时候,他们又必然去反知识和再创造知识。客观地说,知识一旦被他们创造并交付使用,这便存在着既成知识中的一面即将被反的可能,所以他们反知识,则是为了创造知识而随时准备着进行的主要工作。特别是真正的文学家和艺术家,由于他们在反知识的工作中,其主要是分工承担着能给整体人类─—其具体实际对象就是给科学家提出幻想的科学前提(也就是提出反知识和创造知识的可能空白),因此,他们是比科学家这种实证性的反知识性的生命结构更为积极、更为活跃和前锋的,并处在无时无刻不在可能反知识和创造知识的幻想条件下。这亦是说,他们的文本性决定了他们比科学家更易处在较机敏的反应状态之中,因而他们无需实证。他们的创造就是幻象、就是可能、就是破坏和空白。人类从太初时的对飞天的传说,到现代科学实现了宇宙飞船的登月,就是这种关系的最好说明。而作为普通人,他们首先是没有知识的,其后才是学习知识和掌握知识,并运用知识而获得更好的生存。他们不会反知识,也就不可能有创造知识的才能。他们一旦掌握并运用了知识,从而他们也就获得了知识的实用性。即使这种实用已经成为陈旧的和相当落后的知识时,他们也仍然表现为死板的继承性和僵硬的维护性,其不但不会主动地反这种知识,而且还要成为反这种知识的世俗阻力。若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宗教和政治,则为代表保守势力的权力机关了,则会成为反知识和创造知识的最大暴力与障碍。哥白尼提出“日心说”,就是对统治西方一千多年的“地心说”的这种知识的反动与否定,结果哥白尼遭到了宗教神权的残酷迫害。当然,反知识也是指一定内容、一定条件、一定原则和一定规律的反知识。科学家的反知识,一般是反经过实证的已经阻碍生产力发展的陈旧落后的知识;而文学家的反知识,一般是反不须经过实证(仅在积极的怀疑主义和虚无主义的心理基础之上)的任何已成为阻碍创作思维或创作形式(作品)的既成知识。包括一些心理学家、哲学家、软件科学家和尖端物理化学家,他们也都可能超出一定实证。我们空房子主义的反知识,正是指文学家所执行的使命范畴。在这个意义上说来,我们空房子主义不仅反科学主义,也反科学。反知识说到底就是反科学,进而更好、更超前、更前卫地创造科学和科学知识。就此,以往所说的科学(知识)就是绝对真理的说法便不攻自破。科学(宽泛地说,文学艺术也即是一种超科学的科学,或叫前卫科学)的本性必定是一种人类的试探性活动,任何确证都是相对真理,没有绝对的知识可言。科学是在不断的自我怀疑中和对旧事物的坚定虚无中,才有了新的价值的。科学家并不是掌握了无法反驳的真理,而是他对一切事物采取了无所顾忌的批判态度和坚持不懈地对真理追寻的探索精神,科学家才有了一定的生命力。而那种对一切原理只是顶礼膜拜、抱残守缺和固步自封者,或仅仅局限于肯定与实证之间的态度和做法,都是违背科学本性和科学精神(科学本性是利用实证反实证,而科学精神是利用反实证去进行新的实证)的,最终导致主体科学创造力的衰竭和科学生命的结束。这证明,科学一旦不能反科学,科学自己也就走向衰亡。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在人类“太空行走”中,就已经证明不再成立,还是爱因施坦的相对论伟大一些。

  2/15:为此,我们空房子主义诗人要具备这样一些哲学精神:第一,要具备敢于犯错误的精神。在犯错误的过程中学会改造自己,从而提高主体对超验的把握能力;第二,要具备敢于批判的精神。不断地批判传统,批判权威,批判自己,使自己永远地处于超前的状态之中;第三,要具备敢于否定的精神。用怀疑一切的眼光和胆识,敢于向一切证伪,敢于对一切实证提出挑战,而且证伪的时机把握得越准,怀疑的地方也就越多,否定的程度也就越大,空值的建立也就越好;第四,要具备敢于前卫的精神。以知识分子的立场,毫不妥协地站在一切改革、进步和革命的一边,敢于先锋、敢于探索和敢于实验,并永远具有超前意识,坚持少数人是对的原则;第五,要具备敢于牺牲的精神。坚持自主、自足和自信的原则立场,敢于牺牲自己的才华,甘于寂寞,耐得住世俗的冷嘲热讽,甚至要坚持住将会被长期埋没的可能。这是成就一个大诗人的先决条件。没有牺牲精神,就不可能有对真理的追求;没有自主态度,就不可能有创造世界的才情;没有自足准备,就不可能有开拓一切的决心;没有自信前提,就不可能有怀疑、破坏和建立的三维鼎力的思考能力和最大限度的创造欲望。

  2/16:空房子主义作为相对真理的一种,它将以人类哲人的理性光芒去创造文学艺术的反理性奇迹。空房子主义在创作批评上强调理性的作用,而在创作形式上则强调反理性力量。我们的口号是:不讲道理的诗歌写作,讲道理的诗歌批评。批评认识论的理性,是为之创作本体论的反理性服务的。为此,我们空房子主义的诗歌理论是一定要有雄辩性和逻辑性的,而我们的诗歌创作实践是一定要反理性、反逻辑、反知识、反文化和反政治的。这是一切空房子主义者都毋庸混为一谈的严肃问题,不容许在此问题上胡搅蛮缠,并凡此种种,若对此不明智者,即将不视为我们的同仁。

  2/17:在这里,我们隆重地提出诗歌的三个世界的划分问题,亦即诗歌的三个宇宙论。我们认为,诗的第一世界为外在客观世界,即物理性状态的世界,包括对一切自然界、物理现实以及人的社会功能的摹仿和描述等。这种对外在世界的物理性和世俗性的摹仿,就是诗歌的自在客体世界,是缺乏创造的被动摹仿,即为非诗世界。诗的第二世界,是内在纯主观性和理念性符号的意义呈现世界。诗在这一世界里,完成的只是通过理智而把人的心理素质和对外在观察所得出的意向性结论加以主观经验能动性的理性的单面呈现而已,是抽象的诗世界,是理性的诗世界,是意识的和知识观念化的直接记符,是诗歌的理性自为的主体世界,是非诗文本的准诗歌世界。诗的第三世界,是内在外化的客观形式世界,即思想的客体形式化世界。这是诗人完成的人类精神实存的产物,所呈现的是人类精神的形式,而不是精神的概念和原理,不是主观的内容,而是主观自为之后的自在,是人类本体意识的非在,是主体与客体相溶一体的自由自在的诗歌本体世界,是非在场的形而上学,即是在场的形而下学,此即是真正的诗歌世界。这个世界就是纯诗的世界。纯诗世界是借第一世界的客观外在再经主观世界(内在)的处理而完成的创造性的新知识的客观存在,是把思想内容转化为一定形式的世界,是思想内容的具象形式,是内在外化和外在内化的互为表里的互动机制的形象化过程,是对已知的思想内容的消解,而留下的是对思想内容进行消解后的形式符号,即,我们把它称作空房子主义的形式(在场的形而下学)。在这里,取消了理性,而留下的只有在形式后面被空白的、但可以想象和再创造的感性世界,即诗化的客观世界。这个世界才是我们文本性的诗的世界。所以说,只有诗的世界,才具有诗歌的文本性,才具有独立于其他学科的文本价值,才具有使诗歌文本同其他文本相比乃在艺术世界中不可替代的人类精神实存的高昂的前卫创作代价。我们空房子就建立在这个世界3上。世界3的诗世界是与第一和第二世界有着直接或间接的相互作用的,但同时又是可以独立存在的实体世界。这个世界对于第一世界来说是内在化,对于第二世界来说是具象化(也可以说是外在化),对于自己(世界3)来说是自在化。这个世界一经存在,便在它自身的范围内实现其发展,同时对第一和第二世界进行毫不留情地否定,认为除了自身化的诗之外,其他两个世界的诗如果还算作是“诗”的话,则也不是纯诗,纯诗只有自己这个世界了。我们空房子主义建立的这个诗歌第三宇宙论,必将为纯诗的发展带来最大的文本根据。

  2/18:空房子主义承认历史的发展规律性,但不承认历史的真理性。空房子主义认为,只有一切历史的真理都被今天验证为假说时,今天才可能发展,不然,今天就不会真在。承认历史的规律,这不等于就承认了历史的正确性或者所谓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性。人类的历史,恰恰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当历史在成为历史的时候就已经消亡。因此,空房子主义写作对历史毫不在乎,或者根本不忠实反映历史,对历史采取绝对的虚无态度。面对历史,我们最好是保持沉默,或反历史,或以人的意志转移历史和改造历史,或无话可说,甚至连屁都不要放。让那些:史诗、整体主义学说、新古典主义、寻根诗和文化演绎诗——皆在空房子主义面前见鬼去吧,我们从来不认为死去的而且已腐臭的对现在已经失去现实意义的灵魂还有什么用!

  2/19:空房子主义的中心问题是人的自由问题,即个人自由与客观存在的关系问题,也就是如何使个人的自由创造意识在客观创作之中的“真空”实现问题。因为,艺术著作是为既有现实和既有秩序所排斥的另一种现实与另一种秩序,它的自由实现完全可以同社会的自由实现采取截然不同或者完全相反的结果与条件的。自由在创作中是我们至高无上的追求,而且人类活动也仅此只有创作活动才能够实现绝对的自由的,其他一切社会活动,包括科学实验等都是相对的自由的,都是无法来实现这种绝对的自由化的。因为,社会性的绝对自由化是注定会被社会所淘汰的,并且没有任何自在的条件来保证你的这种绝对自由化的,尤其是社会的本质是不自由性的,其本身就是为了限制自由而设立的人类分配组织结构;而创作活动中的绝对自由化,则会被创作吸收、容纳、实现和发展,尤为是创作的本质就是自由化的,创作的出发点和目的都会给绝对自由提供其自在的条件的。我们把这个条件叫做真空地带,即空白。空白是为绝对自由提供的真空空间。这种绝对自由性质的空白:一方面指向绝对的神性创作,制造神话,即制造年轻的阿波罗(日神);另一方面指向绝对的反神性创作,制造反神话,即制造狄俄尼索斯(酒神)。换句话说,乃前者是幻象创作,也就是古往今来的神话创作,例如先于人造飞船科学制造的人类飞天神话的文学制造即是。人类的所有神秘和上帝以及宗教等神性制造,无不是来自文学的幻想的;而后者的反幻象创作,即虚无创作,也就是自尼采以来的宣布上帝已死的反神话、反宗教和反文化的创作,例如反科学主义、反崇高、坚持人性、回归人本、寻找人类精神家园、改造现实和最大限度地解放人本的创造力等精神自由的文本创作则即是。精神分裂症病人一般体现为这两种精神的极度癫狂状态。体现“日神”的癫狂状态的精神病人的话语即是政治疯狂话语,而体现“酒神”的癫狂状态的精神病人的话语即是性爱疯狂话语。我们诗人的写作,正是这两极的超凡表现。空房子主义创作亦有这两种倾向并行不悖的绝对自由的创作,其一种是新魔幻现实主义和后超现实主义,另一种是解构现实主义和新批判现实主义,但我们更倚重于反神性的绝对自由的创作。当然,无论哪一种倾向的绝对自由的创作,其这种绝对自由的向度,是肯定被外在世界所抵制的,再加之创作者都无一例外地不同程度地被异化,真正能全身心投入和完全进入这个真空地带的,是非常不易做到的。鉴于这个事实,我们把这个“绝对自由”加上一个已知的条件,即相对的“绝对自由”,或曰绝对自由的相对(主义)性。

  2/20:首先,我们把非人格的自我意识,当作追求这种相对的绝对自由的基础。由于自我意识构成的行为产物,往往是消极而保守的,那么,只有非人格自我意识,才更具有了积极的自由主义精神意义。那些已经文化的自我本身就身缠着层层枷锁,让这些人格的自我出现,只能加重对自由追加的麻烦。为此,空房子主义主张非人格自我的实现,也就是由一系列的本能和欲望所构成的原始的本我。虽然本我有着全然不顾风习、伦理道德和法律规范的只求得到迅速满足的本能积极性,但这种潜意识的积极性,还必须靠智性的前意识自我的趋动冲动或激活来实现才更有效,因此我们把潜意识本我多少向前意识自我靠近一步,在本我和尽力满足本我要求的那一面的前自我之间找到非人格自我,通常也称潜意识或无意识自我。总之,它是本能的欲望与冲动在外部现实的最大范围内的最大限度的满足与冲动,是完全自在自为的自我。这种非人格自我的前者来自本我的潜意识和无意识,后者来自前反省意识自我的下意识和前意识;前者的完全不被道德化,后者是旨在破坏基础上所建立的一种新道德的能指机制,这便是在趋于道德化时反对陈旧的道德,而在趋于非道德化时去努力建立新道德的能指机制(而不是所指内容!)。但前者与后者相比,前者是这种非人格自我主体,后者只是自然留存下来的很少的客体部分。因此,空房子主义的非人格自我主要是指潜意识自我。这种自我的一面是性本能的原始欲望本能,诸如“力必多”,另一面是自我保存本能。性本能不可避免地出现“俄底浦斯情结”(恋母情结)和“伊赖克特拉情结”(恋父情结)。对于空房子主义创作来说,性本能是一切本能中最基本和最活跃的东西。创作的欲望既是性本能欲望的实现方式,也是性本能欲望的表达结果。自我保存本能包括生本能和死本能。生本能是相对和暂时的,而死本能是绝对和永恒的。因此,空房子主义比较倚重死本能。不知道死本能,生本能就失去意义;只有深刻了解死本能的对人生最大威胁性,人生才能更注重实现生命的价值。死本能的基本职能是使有机体而归入“寂灭”。那些贪婪欲、侵略欲、竞争欲、进攻欲、破坏欲、毁灭欲和战争欲,都是死本能的支出或表现,而人类正是在这种死亡、毁灭和破坏中才走向新生的。正如人的生育本能,实际上是延续自己的自我保存本能,可作为死者的续化生命,也就是走向死亡的证明。空房子主义对文化的虚无,即是求得更新文化的目的。空房子主义的这一非人格自我,无论是对弗洛伊德主义的继承也好还是修正也罢,都必须是在本体之内完成的文本学说,即潜意识自我是我们空房子主义创作的内驱力,而前(反省)意识自我则是我们空房子主义创作的外延力,乃前者的客体性与后者的主体性之合,则构成我们的文本本体性。

  空房子主义根据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将开设变态心理临床透视,即自由联想写作实验室(具体请见以下的3/35节)。开设这种透视台和实验室,将大大有助于揭开现代人生的隐蔽之处,有助于人的各种混乱思维的发泄,并在此找到各种各样的心理图像(诸如X光底片和心电图等),为人的精神解放和自由找到一种最文本的实现形式。但我们只负责“诊断”,不负责“医治”,因“医治”非属我们的文本性,在此是为声明。

  2/21:空房子主义注意到了结构主义人类学的一些合理因素,比如在人和动物区别开来的构成中去注意追踪人的文化现象的原型语言,这便是任何一种种族、一种制度和一种历史的最基本的底层现象,即无意识结构。空房子主义是通过对一切空的东西的揭示,去发现知识、信仰、艺术、道德和法律等社会现象的无意识结构。研究的方法是共时态的,而不是历时态的。我们注意到亲属结构是由于对女人的交换和分配而实现的,女人便是这种亲属结构的原型。我们在揭示一切结构中,其实是进行解构,即力图剥开整体性,然后追踪转换性,发现自律性。人是一个整体,而婚姻是通过女人对整体的解构与转换的结构,生孩子便是人的生命自律性。我们的写作,就是找到一个类似女人的能指转换,然后让读者自己给定一种模式,这样就在作者与读者之间排列出一个转换系,通过这个转换系可以产生各种不同类型的模式,从中寻找个人对个人负责任的自律性。所以,强调把握深藏于现象中的结构,反对对外在现象的叙述和分析,反对实证主义,反对归纳逻辑,反对易经占卜,主张用人脑的潜能结构打捞混沌世界的原型状,即深藏在现象后面的形式─—客体本质─—这是空房子主义写作的一个特点。

  空房子主义在这里特别重申:空房子主义写作对于传统结构主义来说,则是完全新的解构主义,或称后结构主义;而空房子主义写作对于本身的结构来说,则是新的形式结构主义,而不是旧的内容结构主义。空房子主义所说的要建设新内容、新价值和新意义,则是不在场的,即是一种非在之在。我们所说的作品内容即是作品形式,而作品给定读者的内容,就是这种内涵外延的非在场的文本性(内容─—意义)。我们所说的重建诗歌精神,即是重建这种文本形式所体现的非在场的诗歌精神,而绝不是指重建非诗歌文本性的那种等同于哲学文本性的理性在场的诗歌精神。我们重视人本主义的哲学精神,是指用诗歌的这种非理性的文本性和文本形式去体现这种文本非在的哲学精神,或者说,我们是用诗歌这种观念艺术形态的形式来结构或解构这种哲学精神,而不是直接渲泄或抒情这种哲学精神。诗就是诗,不是思。换言之,诗是思的诗,不是诗的思,更不是思的思。诗是观念的艺术形式,是哲学的艺术形象(具象),是哲学的解构,而不是哲学的内容与观念(意义结构)。哲学可以诗化,即诗化哲学(如尼采哲学),但诗不可以哲学化,哲学化的诗即为非诗。因此说,在世界上的所有观念意识形态的观念艺术中,唯有诗最接近于行为艺术,并有时等同于或代替于行为艺术;在观念艺术中,唯有诗是最具有独立文本的艺术表现形式。影视这门综合艺术就是诗的现代可视产物。如此而已!

  2/22:空房子主义坚决批判理性主义的那种自夸的幼稚病,那种肤浅愚昧的哲学理念。理性主义只注意人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只注意人的物质生活,而忽视了人的内心世界和精神本源的实存,忽视了人的感性意志等非理性因素与外界的关系。其实,人与世界的关系,是多层而复杂的意义关系,是不断新陈代谢的价值关系。理性主义往往给世界固定一种或有限的几种意义和价值。为此,我们必须对理念世界采取空的态度,目的是对事物直接客体化,使事物的意义不仅具有单个的单位意义,而且在直接客体化的背后,更具有着与任何主体都相连相通的多重意义和价值世界。世界的一切都是以主体为条件的,因而只有直接客体化的东西才能依赖主体的变化而变化。一般来说,主体认识世界,是不为任何客体而认识的,即主体是自为的世界,是客体自在世界的先决条件。意志是人和世界的本质,人生命的这种现象,即是求生意志的客体化。人的意志在追求目的的时候受到的阻抑,便是痛苦和缺陷的存在,而人的冲动、亢奋、渴望和创造力,这都是这种痛苦和缺陷所产生的生命快感。这种快感将一生带有肓目的不满足的悲剧色彩。满足是相对的,不满足是绝对的,因此人生就意味着苦难,苦难便构成人生的本质。人生在痛苦和无聊之间的最大快乐是“归入梵天”,即那种凤凰涅槃的忍受痛苦而又极乐超度的无限浴火的精神境界,亦即那种精神境界——就是对意义世界的不断虚无、不断超度、不断向往和不断新生而又永远处于边缘上的怀有的终极理想。这个终极理想便是世界仅存于个人所赋予的意义之中,而一切意义的建立都必须是对传统意义的焚毁和虚无所带来的。空房子主义冷静地、严肃地、真诚地看待世界,在对世界的乐观主义现实世界观中,空房子主义更愿意采取悲观主义的态度,宁可理想终极,而不承认终极;宁可相信边缘,而不断否定终极。因为,只有这样,才会给世界和自己带来生活上的镇痛剂,如此才能克服人的内心与外部世界的对立,并从内心世界深处去寻找人的发展途境。有关反理性的意义,请各位看官去参看纲领之一的1/5节。

  2/23:空房子主义坚决反对科学主义,并把这一重大意义已在纲领之一的1/3节中进行了表述,说明了我们的态度。现在是让我们进一步弄清这样的一种关系的时候了:重视发展科学与反对科学主义其实是一码事。我们反对科学主义,正是为了更好地发展科学。在此尖端理论问题上,那些愚昧透顶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人是没资格与我们对话的。我们反对科学主义,即是反对由于科学和科学性带来和潜伏着的滞后人类能动思维的理性主义。因为科学并不能给人指出终极目标,也就是说,科学研究的成果总是以越来越出卖人本和人的灵魂为代价的。依靠科学的抽象逻辑思维,则会使人越来越陷入僵死的地步。人本被压抑,人生热情遭到限制,并把人带入抽象的世界里不能自拔,人将在科学成果的人生里失去自己和异化为物、为机器、为零件。现代社会的电子计算机正在把人训练成它的某个零部件。它的巨大的智慧编码程控系统,实际上成了指挥人的指挥系统。一般智性的人不是在操纵它,而是被它在操纵,并且即便不被它操纵,也在使用它的同时,不仅人的智商不再受到应有的锻炼——而且还极容易得出所需的数据和结论。这样,人的智商就必然会逐步衰退为零,人在一定程度上即成为了它的奴隶。如果先觉人不能看到这一严肃的危险倾向(即给人类普遍带来的“电子计算机病毒”性),如果不在发展科学的同时就同样重视传统的类似珠算式的人类自为性的思维智商训练,人类定将无异于自己毁灭自己;而且,这个课题已经不是什么“慢性自杀”的问题了,现已经是一种非常严重地蔓延开来的急性传染病了。科学理性最致命的危害要点是:它把对外物的认识和支配,看作人类最高尚的甚至唯一真正的使命;也就是要求人们仅仅按照对物的支配这个目的来建立自身的生命活力。如此这般,人将愈来愈依附于外力,依附于物质,变为受物支配的机械人,人将变为外部世界的奴隶,人本性将最终导致物质性。如此下去,人就要在这种异化中失去自己的姓名。这是极其危险的人类前途问题。

  2/24:从柏拉图的“理念”,经基督教的“天国”;从康德的“自在之物”,到黑格尔的“绝对观念”;从孔子的“克己复礼”,到程朱理学——其世界被他们看成真实世界和虚无世界的二元对立了。如此下去,理性即成为当代的最大暴君,它抑制人的本能和幸福。因此,我们空房子主义必须追求强大生命的冲动或生命的本能的“强力意在”,才能破除这个当代最大的并且是很少人知晓的大家迷信,并且只有这种“强力意志”才能“刻意倾力保存人类自己。”我们认识真理的工具,即将这样从意识中的潜意识或无意识中采取。在这里,日神和酒神是我们很好的两种艺术冲动。我们提倡梦幻和自由联想写作,这一面是生活中的日神状态,而另一面则是生活中的酒神状态。在生活中的日神状态这里,它可以让我们生产幻觉,生产光明,透耀事物的本质,迫使我们对美的追求,暂时让我们放弃痛苦和悲剧,主持我们的享乐的人生,表现为我们的造型艺术,使我们能够制造出符合现代人类新的神话,使我们相对地维持我们的唯乐原则。而在生活中的酒神状态这里,它更可以让我们与世界的最快乐和最痛苦的本体融合在一起,而且可以全然不顾一切一切的阻碍:让我们进入生命的至深至上而又至明的本能的最高人性状态中;让我们回归原始自然的体验;让我们“谢克”(反朴归真);让我们拓朴;为我们不仅透耀事物的本质,而且直接表现为事物的本质;为我们不仅使我们对美的热爱,而且直接使我们对丑进行创造性地审度——使我们的唯乐原则与唯苦原则与唯实原则完全消除界限而主客体同一化。酒神的这种痛苦与欢喜共同交织的癫狂状态,是最为体现诗人的本质状态了。诗的秘笈将在这里得到进一步地发挥与实现。这个两种神性,其前者是个体的人凭着外在的感觉来实现的对自我肯定的主体冲动,其后者则是个体的人凭着内在的直觉而复归的对自我否定的本体的冲动。空房子主义在这两者中,较为尊重和提倡酒神精神。日神中最为积极的是幻觉和神性创作,这为酒神进一步揭示幻觉制造的美的面纱和反神性,提供了更加创造性的来源。而日神的排斥内在性和超验性的单纯外在性的图解现实性,是空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