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皮革外套(八首) (阅读5188次)



              皮革外套(八首) 

                              ●杨春光


                 ●皮   鞋●

大地在一种震动中。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跟随多年的石头,碰触电,扑捉火
梦见皮鞋的手。脚趾在外围活动
皮鞋具有爱情和生命
生活中出现的伞,全部在皮鞋的上头
一次次接受朋友的打击,终于在拐弯之处
找到一条自己的绳索
用传统的布鞋走过多少路
墙壁的边缘总是青草和庄稼
轮子之上是一年又一年的夏季
海、瓷片和玻璃都被损伤
踏伤的心灵举起锋利的匕首
平凡和伟大都走进粮食
走到了大工业的墓地
此后一切过程都很简单

一双旧皮鞋仍很简单,祖国的
泥土和火,耕种着麦子,日月
无限的光茫照进血液……


                ●皮革的声音●

思想的过程
有一种皮革在思想的底部发出声音
潮水和猛兽存在着熊熊的火焰
敲打着时空的节奏
精神的视野完整地跌入外面
我的命运之舟载着我的皮革沉浮、隐现
皮革呀  我该怎样用你做成鞋子
在任何一种时候行走

从去年的物质中我翻出皮革
放到阳光下,让皮革抵达任何一个地方
所有的地方都有皮革的手,伸过来
又偷偷缩了回去,却抓住了我的喉咙
我没有怨言,默默地跟着皮革走去
把包围的剑抽出来,在空中划响,闪出光芒

夜里我又孤独地走进黎明
皮革在哪里呼吸
皮革始终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清晰可见
有时用皮革作成鞭子,或者皮带
消灭一种蜡烛,打破幻想
或者埋在皮革里面行走
可皮革仍然不动声色,在我的后面跟踪
皮革在腰间束缚
在我的脖子上面悬挂
还有一些职业和半职业性质的皮革
无声无息地探出墙壁
说明人类存在的身躯、古代的箭、兵马俑
一匹威风的战骑迎风飞过
击鼓。窗口的外面总有一副高统靴

我感谢皮革。皮革的制作过程
使我找到爱人,更加深刻地武装自己
找到一种切骨的疼痛。步入冬天
我再也没有看见那样的皮革了
不过我在一片被屠宰的声音当中
还是辩认出那些脱离皮毛和肉体的皮革
这些皮革不再与血液贯通
皮革的声音最终制成外套
无论对于火鸡、鸽子还是山羊
我热爱的皮革已经死亡
或者至今还在世界上行走


              ●皮革没有燃烧的外套●

皮革永远没有燃烧的外套
火在它的内部结成冰
冰在皮革的外套之外消化和融解
我在一条河上找到的一条死猫
眼睛就是那种火的形状

火在皮革的外套外存在  生活
那种狗皮帽子也在外部拒绝冬天
火种燃起了我的一双手
走在街上也仍然插进衣兜
没有必要把火都暴露在外套之外
我的皮革穿着这种沉重的外套找到火

皮革的外套永远呈现一种新型火的结构
在火车之上  在汽车轮子之上
热情被装置在机械的内部
铁的外套同样需要皮革外套的保护
皮革没有燃烧的外套
人海茫茫在一种不断的外套交际之中
我问过一些刀和猎枪
它们只知道活着的外套可以死亡
没有见到死亡的外套还活着
于是我割断一条狐狸的尾巴
围在脖子上
作为我公布于众的外套
我没有机会用别的尾巴做较体面的外套了
有了一种死的外套还活着   还燃烧着
就足够我一生的享用

皮革没有燃烧的外套
我只是用暂借来的去充当
蒸煮自己血液的特殊燃料


                 ●外套之间●

我居住在外套里,垒筑语言
结构极其简单,复杂的风雨在外面
如机枪一样扫射着所有的叶子
秋风贯穿的树,光秃秃的没有阳光
脚和手轮番地进攻地面
如秃毛的鸡,血仍在皮内涌流
去探听头发,头发也一片空白
只要看到所有的行尸走肉,它们的毛
它们一年四季的毛,只镀着空气的一层光
打马回山去,上山下乡,脚前脚后都是鞋

我在外套之间找到几只胳膊和腿
眼睛如伸出的魔洞
单纯的领地达到一种麻烦的程度
会说话的人如橡皮,磨损一生的棱角
用缩写的习惯倒背着手走路
每一投足都是一片外交辞令
一个盘子模样的人吃遍了自己盘中的肉
剩下几根骨头,行走在世界上

从一只大象变成一只大象的皮革
外套之间成了汉语拼音,说不明白


               ●皮革仍在行动●

皮革仍在世界上行动
伸手向天空
在那树的黑影里找到墙
在荒原的外围看见猎物
枪声划破死一样的夜空

没有路的终点是光明的
没有墙的语言是广阔的
我零星地听到一些爆炸的声音
我知道许多兽皮已经开始行动

皮革,首先给我没有生命的毛病
诸如车胎漏气,不能行动
诸如我们的皮靴被钉子扎透
在脚的底部,我们是用血去对待石头的

皮革,你总是给我诗的灵感和实际的启发
包括我穿的衣服
包括用兽皮制成的许多消费品
皮革确实在世界上行走了几趟
就成功了,然后一直没有失败

翻过最后的雪峰,皮革没有怨言
皮革包括的一切过程,驰聘过长城
黄河流域和长江之尾
梦在皮革里诞生,黎明在皮革里复活
车轮在皮革里转动,在皮革之外飞奔

历史与皮革分不开
皮革的历史,皮革与人类共同的脚步
像锤一样踩着地球,所有上帝
为皮革的变化而感谢人类……


                ●把皮革做成刀鞘●

在得到痛苦的回忆之前
我们让皮革光芒万丈
把皮革做成刀鞘
让悼词流血之前
回忆的涛声发动进攻汹涌而来
在打铁的石头上在磨刀的石头上
浴着晨光到舞台上去
伸手触摸那些饥饿的树
然后即成诗篇,抽出刀刃
一片金属的辉煌,燃烧起来

赢得了时间,就赢得了磨刀的机会
用最白的手套化验生血
用皮革做成鞭子,躯赶自己的羊群
白云飘飘,马蹄滚滚
现在所有皮毛的半成品
都已经老化,以至一些新的皮革
在统照着世界,刀光闪闪
军歌在皮革的声音中摩擦生电

把皮革做成刀鞘
或做成别的东西,都不能进行血液循环
皮革已经无法到达彼岸,走回家园
皮革在任何意义上拒绝灵魂
犹如猛虎下山,白马走出村落
我们的皮革被驯服于自己的皮鞭下
用自己的坐鞍找到主人
在暴风雨中冲决着一切
抽刀断水,用皮革武装自己
走向一切没有抵达的地方


              ●这是一张巨大的皮革●

这是一张巨大的皮革
我坐在里边
犹如无际的草地
空旷而辽阔

这张巨大的皮革
来自一切逐猎的荒原和森林
风一直向草原上走去
山谷里更充满了这样的皮革
猎枪在皮革上面延伸
所有山谷里出没的野兽
都在这张皮革的包围下
建立自己的家园

这张巨大的皮革
活活生生地体现着野兽的过程
展开我们的衣袖
戴上我们的狗皮帽子
或穿上皮鞋
皮革都将自己置于永恒之中
皮革真诚而坦率地成为人类的外套
在通过冬天的时候
代表荣耀和光芒
一架马车从远方驶来
我们的马匹将在鲜花里死去
扔下自己的皮和肉
皮,还在我们的道路上迅跑

这是一张巨大的皮革
我们早晨起来
就要穿上衣服行动
就要扎上腰带
到更多的内容里去
想象皮革
是怎样美好的东西


                 ●预  谋●

抱着被杀的火柴
抱着豹子的皮
预谋几乎是光芒四射的

那些被预谋的纸张
和瓶子
那些驻外使节的小姐
请你们听清楚
被预谋的皮革外套
正拿着切割苹果的刀
杀向人类的鸡尾巴!

可你躲不进落叶的埋伏
超不过季候的侦察
危机的生殖器被制成木棒
在春天照常使用

春天被预谋了
我在计划收入之内
市场上最后还有一个小包袱
扔给太平洋
在那巨大的天敌之下
安装我们的自己的脖子
粗粗细细的
钢丝轴的脖子

谁说我们没有脖子
我们被世界预谋之后
我们就换来了最金属的头颅!


                 ●1991年2月6日于盘锦匡心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