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的批评信条 (阅读4107次)



1)忍耐力:批评的第一信条。
我把忍耐力当作批评的第一信条,完全是基于对我们这个时代的理解。当然,在这个人心浮躁的时代,任何人都需要培养自己相当的忍耐力,但这一点对于批评家来说,显得尤为重要。一个批评家,首先得忍受这个时代如此之多的粗劣作品。作为一名普通读者,在这方面无须太多的忍耐力,他完全可以根据个人趣味,专读那些精美之作,而将诸多烂污货弃之不顾。可是,批评家则不能这样。他必须对任何作品都保持相当的阅读耐心。这是一个职业道德问题。选择批评这一职业,仿佛就是专门为了磨练自己的忍耐力似的。有时,我觉得自己所从事的工作与都市环卫工人的工作比较接近。
2)批评不相信眼泪。
泪水是情感强度的标志但不是艺术批评的标准。道德和情感的泪水容易使人视线模糊而放弃艺术性的尺度。事实往往如此:越是蹩脚的作家,越是要在道德和情感方面耍弄花招。对于一般读者而言,这些花招有可能满足他们的享乐主义阅读原则,他们往往心甘情愿地接受道德家蒙骗和情感戏弄。但是,职业的批评家不应相信这些咸涩的液体,他有义务从所有的道德承诺和情感诱惑中,分辨出那些假冒为善者和虚情假意者。当然,更重要的任务是甄别作品的艺术强度。往往有这种情况:当一部打动我的时候,作为批评家我仍不得不对自己的情感加以克制,将作品放置到艺术的天平上加以衡量。这副近乎冷酷的形象,是批评家最招人嫉恨的原因。尽管如此,我仍坚信,菩萨心肠的或多愁善感的批评家,并不是个好的批评家。
3)批评即放弃。
这句话的意思不是说批评无所作为,而是说批评家必须放弃自己。一些批评家误以为自己对作品拥有判定生杀的权力,有支配文学史的权力,于是,便摆出一副审判官面孔,或者随心所欲地炫耀个人才能,夸大批评的“主体意识”,以显示批评的权力。可事实上,被文学史所抛弃的恰恰是这些批评家本人。这是历史对狂妄批评家的惩罚。批评写作实践教给我的恰恰是对“自我”权力的放弃。批评家只有放弃个人的成见和自以为是,牺牲个人的利益,才能容纳作品,才能真正服从艺术所固有的客观性原则。从这个意义上说,批评家是现代知识世界的“殉道者”。一个成功的批评家,并不在于说了多少惊人之语,更不在于是否有人记住了他的名字;相反,他的成功在于:当人们以他的眼光在观看作品的时候,还误以为是以自己的眼光在看。批评家因放弃而获永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