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家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蓝眼睛的蝴蝶花(外一首) (阅读3727次)



很多年以前
有一位远游的诗人
登上一处山岗
以野草的声音浅吟低唱
每逢佳节倍思亲
在他之前
也有一位诗人
以双脚作车轮作船桨
吻遍大地吻遍每一条河流
只为了寻找一朵
盛开或隐藏在水中的鲜花

而今天
我把心中的每一星热血
都点燃成一粒萤火
要照亮全部的空虚与黑暗
只为了让你的面孔
在浊世的迷雾中清晰显现

很想唱一首歌
却忘了所有的歌词
心中流淌着不尽的旋律
却没有一缕一丝
冲破一片树叶的阻隔
融入眼前的艳阳流水还有
附在叶脉中逝去的年华

花朵总是在异地开放
而看花人
       总是错过那惊艳的一刻
当双手捧起那一束温馨
蝴蝶还是原来的模样吗

蓝眼睛的蝴蝶花
开放在詹姆斯.沃勒的案头
只有那个名叫弗兰西斯卡的女孩
读懂了她眼睛里的欣悦与忧伤


可我梦中的兰花
有谁
还把她放在心上捧在
燃烧过火焰的掌心呢

黑骏马

一树白玉兰轻柔的睫毛
吻你成中世纪一位虔诚的姑娘
捧一部棕榈叶写成的《圣经》
一片一片念颂唱赞
你呼吸的空间是书的围城
只余下一面水洗的空茫
供奉着一位老人的画像
让你偶然回首的一刹那
惊讶于发现的羞怯与快乐

总是想起一匹马
那匹有着雪豹般轻柔的四蹄
        幼鹿般明亮的双眼而且
长着一对飘絮般翅膀的黑骏马
在你额头上心的原野上驰骋千年的黑骏马
如今
你可曾理顺了她的鬃毛
是否已把她的辔头控纵自如

想成为黑骏马的主人抑或奴仆
骑在她的背上或者
牵着她绵延千里的丝缰
无论泣血大漠餐风饮露
还是昂首吴山啸傲江湖
即算是战死沙场
也落得个无怨无悔无憾

读书的姿势要选择好
不能太累也不要太放松
自然的造化
是上天永恒的恩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