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宋醉发:本月在成都展出四川诗人脸谱 (阅397次)
2018-05-08


 

成都商报记者 陈谋 
 
  诗人宋醉发,也是一名摄影师,善于用“镜头”来呈现诗人。从2003年开始,宋醉发前往全国各地拍摄不同年龄、形形色色的诗人,至今已经拍了15年,自费30万元,行程约30万公里,拍摄近千位诗人的脸谱。5月26日,宋醉发将带着他拍摄的四川诗人脸谱,来成都展览。昨日,宋醉发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专访,披露了长达15年醉心于拍摄中国诗人脸谱的幕后故事。宋醉发透露,自己正在筹备建立一个“中国诗歌的脸”博物馆。

  拍摄过近千位诗人的脸

  成都商报:这一次在成都展览诗人脸谱的内容是什么,最大的亮点是什么?

  宋醉发:这一次展览的内容是30~50幅诗人肖像及其代表作做成的展品,最大的亮点是让四川诗歌做一次集中的群像展示,展出的四川籍或在四川的当代诗人有吉狄马加、翟永明、李亚伟、柏桦、龚学敏、凸凹、向以鲜、哑石、陶春、蒲小林、刘泽球、胡亮、李永才、彭志强、碧碧、桑眉、郑小琼、胡马、余幼幼等。另外,还将展出北岛、舒婷等朦胧诗人和一些第三代诗人。

  成都商报:是否统计过你拍了多少张诗人的脸?诗人的脸是否有共性?和普通人的脸相比有何不同?

  宋醉发:我拍摄过近900位汉语诗人,加上非汉语诗人,我拍摄过近千位诗人。2011年,有朋友出钱帮我租了一个小空间,我创办了“福建海峡诗歌影像艺术收藏馆”,也是这次活动的主办单位之一。我相信,有情怀的诗人,脸上都有一种诗意的纯粹。

  自费近30万,“不愿让钱左右判断”

  成都商报: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着手创作“中国诗歌的脸”摄影专题?第一位拍的是谁?

  宋醉发:我拍摄的第一位诗人是食指。2003年,夏秋之际,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来到北京,参加诗刊社的一个活动,见了一些诗人,特别是见了诗人食指,为他抓拍了几张,大家都觉得效果不错,后来就想着多拍一些诗人,越拍越多,再后来就拍成了系列专题《中国诗歌的脸》。

  成都商报:有人赞助过吗?经济来源是什么?

  宋醉发:《中国诗歌的脸》是我自费拍摄的,之所以坚持自费拍摄,是不愿意让钱的因素左右自己在拍摄中对诗人的判断。我属于工薪阶层,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前些年我还没买车,女儿在放学时看见同学们一个一个钻进接他们的小轿车,问我什么时候也能有小轿车来接她,我说,老爸可能在物质上算比较穷的家长,但在精神上绝对是个富翁家长。我还指着杂物间里摆放的我的其他影像艺术作品,告诉她,当社会意识到老爸所创造的精神文化价值时,这里随便哪个作品,都可以拿去换一辆轿车。当然,那也许是10年,或20年以后的事情。

  至今已经花费近30万元,我和家人达成一致协议,每年花在这上面的预算不超过2万元。最初几年花费比较大,有时候出去一次就花费2万多,而我每年要出远门拍诗人的脸三到五次。现在因为有很多诗人给予食宿接待,花费省了很多。

  “印象最深的是成都”

  成都商报:请聊聊你一共拍了哪些诗人?印象最深的是哪些城市的诗人?

  宋醉发:如果从神态上看,比较满意的有吉狄马加、食指、万夏、海男、殷龙龙等;如果从象征意味来看,北岛、杨克、何拜伦、安琪、赵丽华等比较满意;如果从用光、慢门或重复曝光等拍摄技巧来看,唐亚平、陈先发、沈浩波、梁平、格式等比较满意。拍摄诗人系列走了那么多城市,印象最深的是成都。那一夜,李亚伟帮我约了好几位诗人在翟永明的白夜酒吧喝酒,拍摄。诗人们纵情饮酒,谈论年轻时的故事,争论关于爱情和诗歌的话题,西部诗人的那种颇具文化品位的风情感染了我,至今难忘。在已拍摄的诗人中,有近两百位女诗人,她们占拍摄诗人总数的20%。

  成都商报:目前为止,《中国诗歌的脸》展览都在什么地方举办过?

  宋醉发:比较正式的展览,在北京、广州、福州、厦门等地展过。2014年,还去美国好莱坞做了“中国诗歌的脸遮蔽星光大道”等行为艺术展示,这是“中国诗歌的脸”的非正式展览。

  想建“中国诗歌的脸”博物馆

  成都商报:聊聊你拍的诗人给你留下的印象?

  宋醉发:在拍摄的头两年,我一直关注北岛的动态。在中国当代诗人中,有很多诗人哪怕作品的影响很大,都未必不能绕过。而北岛肯定是我要拍的诗人系列中绕不开、必须拍到的诗人。这是因为在我跟许多优秀诗人们交流的过程中,发现北岛是最经常被他们当做超越标靶的诗人。但是,尽管我是诗歌圈内人,约访北岛仍然十分艰难。可以说,在所有诗人中,我在约访方面花费最大精力的,就是北岛。好在经过数十次失败,在长达一年的努力之后,我终于在2004年12月19日这一天,与北岛在北京香格里拉大饭店见面。记得当时为了拍摄北岛,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打“飞的”。头一天晚上飞北京,第二天晚上就从北京飞回。我拍摄沈浩波是在十多年前,那时他的图书公司才刚刚创办。我事先知道他有不少对于诗歌乃至文化方面的批判性观点,觉得他是诗歌界一个极具反叛精神的人,就决定用慢门曝光技法,来表现他对现实的一种态度——“摇头”。拍了以后,效果果然很奇特。但是,他好像不是很接受我的这种拍摄效果。从来没有看到他用过我为他拍摄的那张肖像。

  成都商报:下一个想拍谁?

  宋醉发:下一个目标当然是年轻诗人,他们是诗歌的未来。不过拍摄这么多年了,特别想拍摄的知名诗人都已经拍过。根据一些诗歌活动的邀请,我每年都会向诗歌活跃的地方出发,有缘分遇到,就多拍摄一些。十年前刚开始拍摄的时候,我只拍自己知道并了解的诗人,后来发现那是一种错误。毕竟我知道的诗人有限,难得见面了就应该多拍,出书的时候再精挑细选才是。记得2005年在贵州,当时只拍了唐亚平、哑默、南鸥等几位,一些我不熟悉的年轻诗人,见面了却没有拍摄,所以才想着或许今年再去拍摄,弥补一下。

  成都商报:你最想拍的是谁?

  宋醉发:刚开始最想拍的是北岛、杨炼、梁小斌、海上、臧棣、李亚伟、翟永明、蓝马、周伦佑、伊沙等知名诗人。现在最想拍的,是当下诗歌现场写出新鲜汉语表达的有潜力的80后、90后诗人。

  成都商报:你要建立一个“中国诗歌的脸”博物馆,现在筹备得怎么样?

  宋醉发:办一个“中国诗歌的脸”博物馆,或办一个中国诗歌公园,是我多年的梦想。目前缺钱,也缺地方。

  成都商报:你认为拍诗人的意义是什么?你还会一直拍下去吗?除了诗人,你还将哪些人物和事物作为摄影主题?

  宋醉发:在所有的文学艺术品种中,只有诗歌不能挣大钱,这是文学艺术最后的净土,我会一直拍下去。每十年做一本书,15年来我出版了《中国诗歌的脸》第一、二辑,将当下诗歌现场的群像,做了多次集中呈现,我觉得,这是我这样诗人兼摄影家的使命,出书和办展我会一直做下去。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