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大诗人“官升”纪检副部级,这事靠谱么? (阅618次)
2018-05-08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长安街知事

近日,外卖小哥雷海为勇夺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冠军,堪称“梦想照进现实”的典范,也将全民阅读古诗词的热情推到了一个新高度。
 
然而,作为一档专业性极高的文化类节目,中国诗词大会难免白璧微瑕。
 
第三季第一场比赛,主持人董卿报题:“‘坐看云起时’,请接上句。”乌克兰选手曾子儒回答“行到水穷处”后,点评嘉宾、北京师范大学康震教授侃侃而谈:
 
我为什么特别喜欢这首诗?主要是基于王维的身份,因为你看他这诗“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他这时候已到了人生的后期,但他官已做得很大,他当时做尚书右丞。这是个什么官呢?四品,怎么着也是一个副部级的官员吧。你知道他负责的是什么吗?他这个尚书右丞主要负责监察兵部、工部、刑部的官员,就是我们很难把这个主管的职能跟他自己写这个诗联系在一起。但是,这就是王维,当他回到自己在终南山的别业(即别墅)之后,他就开始了自己的别样的人生。这个人生是很自由的,是非常适意的,是不受自己那个尚书右丞的约束的。他说“兴来每独往”,我高兴了自己走走。“胜事空自知”,我的心得我知道,我不想跟你分享我就不想跟你分享。他是什么心得呢?走啊走啊走,跟着水走,水没了,一屁股坐下来,干什么呢?看着那有一朵云,一点一点地升起来,就是你感觉这是真正的幸福,而那种幸福是很难言说的,但是王维居然把这个幸福和他那个非常得的那个感觉给写出来了。……他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又从容,又美好。
 
照康震教授所说,王维是主管纪检监察工作的副部级官员。事实上,以今视唐,王维应该不是像康教授工作的北京师范大学的校长一样,是中管干部,顶多算是首都师范大学校长一样的北京市管干部。
 
中国官吏等级制度历史悠久。汉承秦制,以俸禄石(读dàn,市制容量单位,十斗为一石)数多寡,分比二千石以上、比六百石以上、比二百石以上、比二百石以下四大等级,三公(丞相、太尉、御史大夫)万石不在秩级之内。曹魏开始九品制,历代沿袭,级数略有增减。唐分正、从品,正四品以下(包括四品)又分上、下阶,官吏品级为九品三十级。元、明、清只有正、从品,没有上、下阶,官吏品级为九品十八级。
 
《旧唐书》记载:
 
王维开元九年进士及第,历任右拾遗(从八品上)、监察御史(正八品上)、库部郎中(从五品上)、吏部郎中(从五品上)、给事中(正五品上)。安禄山陷长安,他没跟上唐玄宗逃难队伍步伐当了俘虏,故意吃药拉痢疾,假装自己不能说话。安禄山知道王维的文名,派亲信将他接到洛阳,“软禁”在普施寺,“被任命”为“大燕”官吏。 
 
“安史之乱”平息后,王维被捕入狱,论律当斩,但他当俘虏时偷偷写过一首抒发亡国之痛的诗:“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秋槐花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这首诗传到皇帝临时驻地,唐肃宗十分赞许,再加上他弟弟王缙奏请削免自己的刑部侍郎(正四品上)为兄赎罪,于是王维得到赦免,降职为太子中允(正五品下),后迁太子中庶子(汉秩六百石)、中书舍人(正五品上)、给事中(正五品上)、尚书右丞(正四品下)。
 
唐代府牧、大都督、大都护为从二品(辖区面积相当于现在两三个省的军政一把手或战区司令管辖的范围),刺史按州人口面积分从三品至正四品下不等,县令按县人口面积分正五品上(万年、长安、河南、洛阳、奉先、太原、晋阳县令)至从七品下不等。由此类推,王维恐怕够不上副部级,应该是个厅局级。
 
“唐代四品与明、清四品有没有可比性?王维是不是“副部级”?”对这个问题,著名学者、米寿(八十八岁)老人锺叔河先生认为:“我的意见是不要将现在的职级去类比古人。”他翻阅《中国历代职官辞典》、《中国历代职官知识手册》,找到了相关词条释文:
 
汉成帝建始四年(公元前29年)置尚书,员五人,丞四人。光武帝减二人,始分左右丞。尚书左丞佐尚书令,总领纲纪;尚书右丞佐仆射,掌钱谷等事,秩均四百石(俸禄等同中等县的县令和大县的县丞、县尉)。历代沿置,为尚书令及仆射属官。汉后品级逐渐提高,隋、唐时至正四品。
 
如此看来,王维也并不分管纪检监察。锺先生说:“王维是唐代诗人中官做得比较大的一个,但不宜把他说成是什么‘副部级’。清代的‘副部级’是侍郎,正二品,等于总督了。”
 
康震教授口若悬河、辩才无碍,观众自有定论。这次点评又川流不息,一不留神露出瑕疵——“提升”了王维的职务、弄错了王维的分工。唐代尚书左丞正四品上,辅佐尚书令分管纪检工作;尚书右丞正四品下,辅佐仆射分管钱谷及纸笔墨等。
 
如此“鸡毛蒜皮”的小事,本来不应该“小题大做”,但康震教授是名校博导、“电视明星”,他的无心之错会影响亿万观众,故不得不“尖酸刻薄”,以“圣人”标准“苛求”一位博士生导师。
 
中国诗词大会办到第三季,已经取得了很高的关注度与成就,倘若总导演、主持人和点评嘉宾有意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以下三方面似乎可作为发力的突破口:
 
一则参赛选手不宜老面孔。文化益智类节目重在全民参与,如果缺少历届选手(如陈更、彭敏等)的退出机制,考了“榜眼”还想考“状元”,无形中会抑制新秀出头。
 
二则点评嘉宾多些选择性。目前的四位嘉宾无疑是出类拔萃的,但观众有“审美疲劳”,嘉宾有“江郎才尽”的时候,总导演应该放眼全国、大胆起用新的点评嘉宾。
 
三则“过度解读”挤去题外话。点评的高境界是三言两语,直抵人心。如果上下五千年,纵横九万里,动辄数百言,会有卖弄学问、喧宾夺主之嫌,应该给参赛选手多些话语权。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