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阿多尼斯:“整体的恶”不可能消灭“局部的恶” (阅752次)
2018-04-21


(界面新闻 翻译:薛庆国)
按:日前,美国联同法国和英国对叙利亚进行了一连串空中打击,以回应本月在大马士革郊区杜马发生的化学武器袭击事件。这次军事行动没有获得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一些观察者认为,这让人想起2003年以英美军队为主的联合部队入侵伊拉克,当时的军事行动同样没有获得联合国安理会授权,后来引发许多批评。
 
叙利亚诗人、思想家阿多尼斯曾在伊拉克战争后写下了下文,他的观点对当下的世界依然能够带来启发。
 
欧洲和美国的许多知识分子都支持美英发动的伊拉克战争,这是一个危险的文化现象,但是它并不令人意外,因为这一现象发生在当今的国际形势下,特别是巴以冲突的背景下。这些知识分子以反对法西斯主义和各种形式的独裁为理由,却忘却了、或假装忘却这样一个事实:他们的这一立场,不过是在宣扬一种从地区范围扩大到世界范围的专制,并给霸权主义和唯我独尊增添了世界性和思想、文化上的某种合法性。此外,这一立场还包含一种幼稚的简单化思维:似乎他们想要用“整体的恶”去消除“局部的恶”,用“无限的危险”去解决“有限的危险”。
 
一切独裁,包括萨达姆的独裁,都不能用这种美国式的帝国主义、单边主义去与之斗争。这种做法,不过是以更大规模的独裁对付地区性独裁,其结果是强化了——而不是消灭了——独裁的观念。
 
这一立场,有悖于和平、进步和正义的原则,它鼓励军事入侵,为接踵而至的战争制造了文化氛围。
 
另外,鼓吹这种所谓“治疗式的”、“防御性的”、“先发制人的”战争,将使世界陷入一个漩涡,在其中,文明与人际关系的人道与思想根基将被摧毁,人们将面对一个野蛮的、弱肉强食的世界。
 
如果我们将美国对伊拉克发动战争这一现象与其宗教本质联系起来——正如布什总统在演说中所透露的那样,我们就会发现当今世界是何等堕落!打着拯救世界的名义,野蛮的技术被用来为宗教使命服务,这一使命发出侵略、杀戮和破坏的命令,视之为传播新的宗教使命的“征服”。
 
在文化层面,还有一个极为严重的现象:那些支持战争的人们,忽略了对战争行为本身的审视,忽略了这样的事实——作为一种看待世界的观念、或改变世界的方式,战争本身就是一个人类悲剧。他们忘记了战争如何毁灭人类的成就,从内部将人摧毁,剔除了人的意义,把人仅仅当作一种器物。他们还忘记了战争令人兽性大发,让人沦为为杀戮而杀戮的工具。最后,他们还忘记了:这一切,乃标志着人的终结。
 

 
以上有关欧洲和美国支持战争的知识分子,对于那些全力反对并谴责这场战争的阿拉伯知识分子,他们又该做些什么?
 
当这场战争动用了飞机、坦克、火箭、炮弹和各种武器,令伊拉克人民深陷地狱——这一切仅仅是为了扫除一个罪人,而迄今被扫除的,却只有平白无辜的人们;
 
当这场战争的发动者策划着占领伊拉克之后掌管这个国家,如同它是隶属于自己的又一个“州”一样;
 
当阿拉伯民众怒吼着,反对并谴责入侵,自愿站在伊拉克人民一边抗击入侵,同时,他们中的大部分也反对萨达姆及其政权;
 
当这一切发生的同时,在这价值观惊人扭曲的时刻,阿拉伯知识分子不应该随波逐流,不作思考,放弃自由。他们不应该忘记20世纪后半叶的阿拉伯政治实践,确切而言是1952年开罗革命和1958年巴格达革命之后的实践。他们尤其应该重新深刻审视“阿拉伯街头”的实践。他们应该在这场灾难性、毁灭性的战争之外,诊断整个阿拉伯政治躯体都患上的沉疴旧病。
 
在我看来,每一个知识分子都应该提出的第一个简单的问题就是:
 
在整整30年间,萨达姆·侯赛因用伊拉克人民的巨大财富、尤其是石油——它是这场战争的首要因素——做了什么?他对伊拉克人民做了什么? 
 
这样的财富,难道不该为伊拉克带去进步,为全体伊拉克人民带去幸福,让他们过上有尊严的、自由的生活?
 
难道不对吗——伊拉克不该有一个人失业,不该有一个文盲;
 
不该有一个穷人(在伊拉克南部,贫困的人们不知其数),
 
不该有一个人流亡(流落天涯的伊拉克公民数以百万),
 
不该有一个人得不到完备的社会保障;
 
伊拉克人民难道不该建立一个成功的公民社会,为其人种、文化的多元化和多样性而自豪,成为地球上独一无二的范例?
 
伊拉克难道不该拥有众多高等院校和各种研究中心,其水准和欧美的学术机构不相上下,就如同日本、韩国所做到的那样?
 
伊拉克的大地,难道不该在农业、工业和各行各业都成为先进的典范?
 
伊拉克各种各样的机构组织,难道不该成为伸张正义、尊重人道和人权、尊重多元化和多样性的楷模?
 
伊拉克人民的生活,难道不该比以往各个朝代都更加自由、安宁和开放?
 
然而……
 
恰恰相反,萨达姆实际上做了什么?
 
伊拉克的大地被变成一座“私苑”,一处“私产”,一个私人的(共和国)卫队,一支私有的军队,一个私有的人民!
 
伊拉克的大地,变成了囚禁政见和统治者相异者的监狱,变成了破坏民族国家、摧毁其他国家的武器库,统治者可以肆无忌惮、随时随地、随心所欲地实施屠杀,将法律、司法和公正的基础摧毁殆尽。
 
政权的“文化”加深了伊拉克人民由来已久的分歧——种族之间、城乡之间、宗派之间、教派之间的分歧,将整个民族推回到过去的黑暗之中,让国家陷于四分五裂。
 
这一“文化”还为自己的一次次胜利沾沾自喜:使用毒气对待“敌人”,实行种族清洗,滥加“背叛民族”的罪名,对外穷兵黩武,思想上唯我独尊、独断专行,实行恐怖和暗杀,以及诸如此类的种种行径。
 
在内部,伊拉克“文化”变成唯我独尊的一派胡言,用来赞美至尊的、“启迪灵感的”元首。
 
伊拉克变成一块毫无生气的土地,只适合至尊的元首、“不受谴怒、不会迷误的”随从以及随从的随从们生存。这个伟大而悠久的国家,仿佛变成一台盲目的机器,其所作所为,只是有计划地毁灭人、毁灭自然,完全无视伊拉克的历史及其众多的英才。
 

 
然而,这一切是一回事,美帝国主义的战争是另一回事。无论如何,在任何情况下,在任何层面上,前者都不能成为后者的理由。无论从什么角度考量,这场战争都是绝对应予拒绝的。
 
站在伊拉克人民一边反对战争,将伊拉克人民和政权区别开来,是一个民族的、文化的、人道的、文明的责任。将人民与政权区别开来,对于阿拉伯人民的觉悟和觉醒,也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因为支持萨达姆及其政权,不仅意味着支持他的暴虐和独裁,而且也是对当今阿拉伯的暴虐和独裁的认可和护卫。
 
值得一提的是,暴虐和独裁已成为阿拉伯政治的主要特征,这不仅体现在阿拉伯政权的本质上,而且体现在形形色色的团体、组织中,因为这些团体和组织习惯于捍卫统治者的权利和自由,而对人民的权利和自由置若罔闻。
 
一个令人困惑而苦涩,难以求解,同时极具怪异性、讽刺性和悲剧性的问题是:
 
在阿拉伯土地上发生的战争,
 
耗费了阿拉伯的钱财,
 
打着解放阿拉伯人的幌子,
 
却几乎完全看不到属于阿拉伯人的秩序!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界面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