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诗人高银被控性骚扰,11首诗将从课本撤下 | 诗通社 | 诗生活网
 
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韩国诗人高银被控性骚扰,11首诗将从课本撤下 (阅1251次)
2018-03-09


澎湃新闻记者 杨宝宝 编译整理
 
韩国版的“ME TOO”运动从娱乐圈烧到了文学界。韩国当代文坛最著名的诗人高银近日被指控性骚扰。高银已经84岁高龄,这些年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候选人。
 
事发后高银在一份声明中断然否认这一指控,并称“未做过任何使妻子和我自己蒙羞的事情”。
 
但该事件影响已经在扩散。高银的11首诗歌将被从中学课本中删除。此外,首尔市政府已决定关闭一个以他的长篇叙事诗集《万人谱》命名的60平米的图书馆。

 
女作家指控高银品行不端已有数十年
 
高银1933年出生在韩国全罗北道群山市,当时朝鲜半岛正处于日本的殖民统治之下。他曾与1952年至1962年出家十年,还俗后积极投身民主自由运动,曾四度入狱。在失去自由的日子里,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和他人的生命,由此写下了叙事组诗《万人谱》,这首组诗历时25年,包括4001首诗歌,写了5600个人,完成后长达30卷。
 
然而在作家晚年,他的文学帝国因为这一丑闻走向解体的边缘。
 
56岁的韩国女作家崔莹美(Choi Young-mi)站出来揭露高银涉嫌性骚扰。在去年12月出版的《野兽》中,崔莹美以长诗的形式控诉了高银,但当时她没有直接说出高银的姓名,而是称他为“En”。
 
“‘不要坐在En身边,他有找年轻女人的坏习惯。’诗人K警告我。当我坐在他身边的时候,我为自己的坏记性而自责……我向妹妹借的那件丝绸衬衫起皱了。几年后,我在一家出版公司的年终派对上又遇见了他。他坐在一位已婚编辑旁边,像往常一样,他在她身上摸索。‘你这个脾气古怪的老头!’我对他大叫,然后跑开了……” 崔莹美在诗里这样写道。而“En”被韩国媒体广泛认同是高银。
 
崔莹美也承认诗中描写的确实是这位作家,她表示高银的性行为不端在文学界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许多女性,包括年轻作家、编辑和出版商,都被他的“坏习惯”所伤害。
 
她说自己第一次看到高银品行不端可以上溯到1990年代早期,她和一群女性作家同伴以及高银在首尔塔洞公园附近一个简陋的小酒吧里,高银当着大家的面解开裤子对着女作家们打飞机,甚至朝几个女作家喊叫,让她们来帮助他满足“他可怜的性欲”。
 
崔莹美表示,文学界的年轻女性尤其容易受到高银的伤害。因为高银是文坛上具有巨大影响力的杰出人物,初入文坛的年轻作家没有人敢透露他在这方面的品行不端。
 
“他(高银)这样的人一般来说都担任重要文学刊物的编辑委员会成员,有抱负的年轻作家想要发表处女作或者出版自己的书籍都要通过他们。如果拒绝他的请求,他完全可以对这些年轻作家加以报复,不出版他们的作品。” 崔莹美表示,“文学圈的阶层使年轻作家不敢打破沉默,揭露他们遭受的一切。”
 
这样的阶层关系也存在于畅销书作者和出版社的女编辑之间。据熟悉出版业的人士表示,对于那些在经济上依赖于少数畅销作家作品销售收入的出版社来说,高银这样的著名作家几乎是他们的命脉。出版社不敢得罪这样的作家。因此,此类出版社的工作人员更容易受到高银这类性侵者的骚扰。
 
高银否认性骚扰,称自己被误解
 
高银的英国出版商尼尔·阿斯特利(Neil Astley)提供给《卫报》一封高银的声明,在声明中高银否认了对他的指控,“在韩国,我只能等待时间的流逝让真相显露出来,解决争议。然而,对于我的外国朋友来说,事实和情况并非唾手可得,我必须申明,我没有做任何可能使我妻子或我自己蒙羞的事。我现在唯一能说的是,我相信,以我作为一个人和一个诗人的名誉,我的作品会继续下去。”
 
阿斯特利表示,高银上月入院进行肿瘤治疗,现在正在恢复期。他补充说,目前韩国媒体对于高银的指控“仍然是基于一个人的个人言论,没有其他方面的证据支持。”
 
虽然目前还没有定论,但舆论压力已经足以让这位著名诗人不太好过。
 
上个月,他从韩国先进科学技术研究院和檀国大学特聘教授的岗位上被解聘。他的11首诗,包括《花儿》和《一定的快乐》,将从中学课本中删除。教育部长金相坤(Kim Sang)表示,他将与教科书出版商协商,将高银的诗作从教科书中删除。
 
韩国顺天乡大学教授吴允晟(Oh Yoon-sung)认为从教科书中删除高银的诗歌是一种必要措施,“学生被教育应该成为一个好公民,拒绝性犯罪。如果高银的诗歌在他被证实存在性骚扰罪行后仍在课本中存在,那该怎么办?”
 
吴允晟认为性侵犯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不可接受的,“人类并非完美,也会犯错。但性骚扰和攻击在任何时候都不该被认为是事出有因。如果高银的作品还在教科书里,恐怕会误导学生。”
 
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七成韩国人支持从学校课本中排除性行为不端的艺术家和作家作品,而22.5%的人则认为作家和艺术家的作品和道德是可分的。
 
韩国德城女子大学政治学教授赵晋曼(Cho Jin-man)认为,高银的性行为不端和他的作品是可以分开的。尽管如此,他也部分同意抹去高银文学遗产的想法,“因为这是结束男权社会的必要条件。”
 
“‘ME TOO’运动可以说是对抗性不公的一场社会革命。而性不公在这个国家很长时间以来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 赵晋曼表示,“ME TOO运动旨在扭转这一社会现象。从这个意义上说,高银的行为在今天不再被认为是可以被容忍的事情。”
 
赵晋曼也指出,艺术家和作家享有言论自由,但这并不意味着当他们违反社会规范时,他们也会受到保护。
面对性骚扰指控,高银说他的同事们误解了他的意图,说他为这些误解感到非常遗憾。
 
“我试着鼓励年轻作家。”一家日报援引他的话说,“如果我的行为按照如今的标准被认为类似于性骚扰,那么我想我做错了,对此我感到抱歉。”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澎湃新闻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