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校园诗人集团式的复归 (阅666次)
2018-03-01


湖北日报讯 杨雪莹 荣光启
 
 
2017年12月,《沙湖诗风:湖北大学诗人诗选》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这部诗集收录了湖北大学出身的57位诗人的作品。2018年1月8日上午在湖北大学图书馆,《诗选》的发布暨研讨会举行,来自全国各地近50余位诗人和批评家见证了这一盛事。自此,在国内诗坛,人们知道,“沙湖”是又一个诞生诗人的地方:饶庆年、钱文亮、吴投文、沉河、余文浩、午言、谢仲成等诗人,原来都来自于“沙湖”。自此,湖北诗坛,不仅有“珞珈诗派”(武汉大学诗人群),有“桂子山”诗群(华中师范大学出身的诗人群体),还有“沙湖诗风”。
    “沙湖”出诗人,与湖北大学有关。湖大是一个有深厚人文传统又诗情洋溢的地方。冯天瑜、张志扬、陈家琪等当代著名学者、哲学家就来自这里。听文学院刘川鄂院长说,1980年代湖北大学的中文系,非常强大,有这样的故事:有人报考这里的研究生,第一志愿没有被录取,后来被调剂到北京大学去了。这些事实,反映的是湖北大学在中国人文学科方面的实力和传统,这个传统在当代中国文科的学术层面,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没有这样的文科实力和诗意传统,就没有“沙湖诗风”。
 
 
这两年,一些湖大出身的诗人,像川上、沉河、夏宏、谈骁、午言(许仁浩)等,在当代诗坛都很活跃。因为同仁刊物《象形》,我们经常读到夏宏的东西,觉得很有哲学家的思想性和文学性,有张志扬先生的文风。据沉河说,《象形》,就是以张志扬先生为精神领袖的。吴投文是诗歌批评家,他曾经获得《长江丛刊》2016年的诗歌奖。相信之前没有人太多地关注吴投文的诗。没有人会因为他作为诗评家名气很大而把这个诗歌奖给他,相反,很多人认为诗评家是写不好诗的。《长江丛刊》这个奖给他非常有意义。《长江丛刊》是把他当作一个普通作者、仅仅是诗写得好而给他奖。他的《看不见雪的阴影》这部诗集,言辞、风格非常干净,里边有一些悲伤的东西,但不是颓废;有一些温暖的东西,不是煽情,而是朴实的爱。他的诗是当代中国抒情诗里边,比较扎实又比较独特的存在。

谢仲成先生是经营文化公司的,他跟湖北诗坛其实距离比较远,也没有时间经常跟大家交流,但是他的作品,比较特别,值得很多作者注意。当代很多人写诗,经常在思想、感觉、经验这个层面用力,忘记了汉语诗歌的某种音乐性的东西,缺少古典诗歌的那种吟咏性,那种跟声音、节奏和词语有关的品质。谢仲成的诗,有某种自由,比较抒情,有些地方甚至不免有陈言套语,但你又感觉这些陈言套语好像是从里面很自然地吟咏出来,也可以原谅。他的诗有某种久违的当代汉语诗歌缺乏的“声音的美学”。
 
 
2017年12月初,我们在武汉大学召开了首届“珞珈诗派”学术研讨会暨武汉珞珈诗派研究会成立会。这几年,我们在武汉大学,做了不少与“珞珈诗派”有关的文学活动。如今在湖北大学这里,又有了“沙湖诗风”这个集子,这本诗集会团结过去、现在和将来湖北大学出身的诗人的力量。在华中师范大学,桂子山,他们的诗选也很快就要出来……我们姑且不论这些“诗派”、诗群的名称合不合理,我们想说这是当代中国诗坛一个重要现象:很多学校都在组织这样的诗人群体聚会,出版以大学诗人群为作者的诗集,校园诗歌正在以诗人集团的方式在复归,我们要好好思考这个现象。

在1980年代、1990年代“第三代诗人”出现,发展的时候,当代中国诗歌的崛起是从校园诗歌的兴盛开始的,那个时候像武汉的张执浩、剑男、魏天无、黄斌、沉河等,都是很活跃的诗人。第三代诗人最多的地方——四川,校园诗歌写作的风气相当浓厚。当时校园诗歌的风气,可以说很大程度上代表了整个当代中国诗歌的风气。这是第一个阶段。

但是到了世纪之交,到了网络论坛兴起的时候,带来了一个新的现象,就是“江湖”“民间”诗人的崛起,人人借助于网络平台,都可以成为诗人,很多人都可以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获得名声,也可以在文学体制之外成为著名诗人。待到《1998中国新诗年鉴》的出版、中国诗人分成两大阵营激烈论争之时,“知识分子写作”“学院派”成了贬义词。其实诗人也是知识分子。著名诗人、北京大学中文系臧棣教授就说:“诗歌是特殊的知识”。曾经“知识分子写作”最大的反对者于坚先生,是极有西方文化知识素养的,他今天也在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当教授。这是第二个阶段。

第三个阶段,沉河说:过去,诗坛是诗人和诗人PK;有一段时间是,你我相互办刊物展现自己;现在,各个高校的诗人集团相互竞赛。无论如何,当代中国诗歌已经呈现出一种新的面貌。这个面貌期待我们解释。
 
 
“珞珈诗派”“沙湖诗风”“桂子山诗派”……武汉诗坛乃至湖北诗坛,在当代中国是相当活跃的。但我们不会将之当作地域性的文学现象来看,更不会把它们仅仅当成一个校园诗人集团来看,我们觉得这是当代中国诗歌某种内在的发展脉络在重新凸现,它带来的是当代中国诗歌的某种复兴。这里有很多问题,这个现象的背后,有很多另外的力量。我们也知道,不少人对于“诗派”的复归,是颇有微词的。有的从学理上说“诗派”的成立需要什么条件;有的则不太尊敬地说:“诗派”,只是为了某种利益,多种力量纠结在一起借着诗歌的一种新玩法。

其实一切没这么简单。我们希望在新的现象面前,人们能重新看待当代中国诗歌的历史和今天的关系。诗歌在今天的某种复兴,它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内在逻辑在复兴。我们应通过武汉这几年崛起的“诗派”“诗风”,好好思考这个问题。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