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2017年中国诗歌界十大新闻(非非版) (阅2745次)
2018-01-04


《非非》《非非评论》联合评出——
2017年中国诗歌界十大新闻
 
一、安徽省作协副主席、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诗歌月刊》主编王明韵涉嫌强奸被刑拘
 
2017年1月,一则爆炸性新闻震动中国诗坛,安徽省作协副主席、安徽省诗歌学会会长、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诗歌月刊》主编、国家一级作家王明韵因涉嫌强奸,于2017年1月7日在合肥被当地公安部门刑事拘留。1月9日,澎湃新闻等有关新闻媒体,从合肥相关人士处证实了王明韵确因涉嫌强奸被刑拘,随后求证安徽省文联以及合肥市公安局等,则未得到明确答复。随后,中华网、腾讯网、凤凰新闻、搜狐新闻、网易、北京晨报网等重要网媒都相继报道并证实了此新闻。王明韵,中国体制内诗人、诗歌编辑,1961年11月出生,安徽省淮北市濉溪县人,曾用笔名兰坡,2013年12月当选安徽省作协副主席。
王明韵涉嫌强奸一案在年初形成爆炸性新闻后,至今为止,尚未在正式新闻媒体上见到有关王明韵强奸一案的最后结论。
 
二、第四届“海子诗歌奖”终评结果揭晓,诗人扎西才让、梁雪波、大枪、王琪、花语获奖
 
2017年3月26日海子忌日当天,第四届海子诗歌奖终评结果揭晓,诗人扎西才让获得第四届“海子诗歌奖”;梁雪波、大枪、王琪、花语四位诗人获得第四届“海子诗歌奖”提名奖。本届“海子诗歌奖”由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当代新诗研究中心发起,由“海子诗歌奖”评奖委员会主办,国际汉语诗歌协会、《澳门月刊》杂志社等单位协办;深圳市虚拟现实产业联合会独家承办。评选工作自2017年3月中旬在北京正式启动,初评阶段,经熊国华、洪烛、冰峰、安琪、顾北、刘川、韩庆成、周占林、赵思运、吴投文、陈小平、李永才、徐俊国、杨廷成、南鸥、王爱红、李皓、黄礼孩、度母洛妃(香港)、姚风(澳门)等20位“海子诗歌奖”提名评委的提名与推荐,近50位海内外青年诗人获得候选人资格,随后根据候选人所得票数多少,从中产生了扎西才让、曹有云、花语、西娃、梅依然、大枪、梁雪波、王琪、郑小琼、马慧聪、袁绍珊(澳门)、卢杰桦(澳门)、舒然(新加坡)等13位第四届“海子诗歌奖”入围诗人名单。终评阶段,经过第四届“海子诗歌奖”评委会9位评委的评选,最终从13位入围诗人中评选出上述5位诗人获奖。
 
三、祁人实名举报房地产开发商黄怒波非法任职中国诗歌学会会长
 
2017年5月,诗人祁人在他的博客上实名举报地产商黄怒波,认为其没有资格担任中国诗歌学会的法人代表、会长。中国诗歌学会是中国作家协会下属的社会团体,会员众多,遍及全国。据悉,祁人曾参与中国诗歌学会的创建,并曾长期任该协会理事会常务副秘书长,为“中国诗歌万里行”总策划。黄怒波,笔名骆英,北京中坤投资集团董事长,自2015年起,黄怒波担任中国诗歌学会的法人、会长。据有关资料,祁人的实名举报内容主要有:1、黄怒波已被最高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依据相关法律法规,黄怒波不能担任中国诗歌学会的法人、会长等职务。2、要求中国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处、纪检机关,没收黄公章、封存账务,接管中国诗歌学会办公室,叫停“中国诗歌学会”办公人员的一切非法活动,严肃清理整顿。3、请纪检机关调查黄怒波捐赠北京大学、中国诗歌学会的3000万元所谓诗歌基金是否到账?如未到账,是否属于诈捐行为等。

针对祁人的举报,黄怒波掌控的中国诗歌学会通过官网,对此事进行了部分回应。回应的主要内容如下:1、2012年以后,祁人不再担任中国诗歌学会副秘书长。2、祁人任职中国诗歌学会常务副秘书长期间,曾与其妻开办北京拿来文化有限公司,隐瞒身份与中国诗歌学会签了八年协议,合作主办“中国诗歌万里行”活动。在该活动举办的八年期间,涉及金额巨大,但中国诗歌学会并未从中获得经济上的收益,这些资金来源及流向需要更深入的核查验证。随后,针对中国诗歌学会的发声,祁人回应称,在和中国诗歌学会合作的八年时间里,活动的所有经费都打入了中国诗歌学会的帐号。中国诗歌学会随后否认了祁人的说法,声称八年内总共收到赞助费6万元。并举例:“中国诗歌万里行”去广东中山市活动8次,仅有1次交回1万元经费。而据知情人反映,每次活动收费都在百万元左右。同时,中国诗歌学会还在其官网提供了两份文档的附件,分别是:中国诗歌学会专项审计报告,黄怒波同志任会长过程及相关文件。

从祁人与黄怒波之间的利益之争,也可看出这个“中国诗歌学会”与真正的诗歌到底有多少关系!

根据以上信息,笔者将双方的说法归纳为以下两个问题:

一,中国诗歌学会虽然是没有体制内正式编制、不在国家预算拨款范围的半民间社会团体,但打着“中国诗歌”的称号,其会长应该是在国内外享有崇高声誉的、有代表性的诗人(如之前的艾青)。黄怒波作为一个房地产商人,他有什么资格当中国诗歌学会会长?是因为他有钱吗?

二、祁人多年在全国各省市靠策划举办“中国诗歌万里行”活动挣钱是众所周知的事。根据黄怒波一方揭露的:祁人每一次活动收费起码在几十万元以上(甚至上百万)。一年举办几次,八年时间,收入金额总计应该在几千万元以上。这些钱是进入了祁人一个人的腰包?还是与上一届中国诗歌学会的某些负责人共同瓜分了?祁人收费活动的相关主管负责人是否涉嫌金钱贪腐内幕?还有,这么大的金额,祁人依法向国家税务部门缴纳个人所得税没有?

以上这两个问题,有关方面应该给公众一个明确的说法。
 
四、微软以“小冰”之名发行机器人创作的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引发诗界议论
 
2017年5月19日,微软联合图书出版商湛泸文化在北京发布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诗集的著作者则为微软人工智能机器人“小冰”。本新诗集含139首现代诗,全部出自“小冰”之手。据微软技术人员介绍,“小冰”学习了1920年以来519位诗人的现代诗,训练超过10000次,而“小冰”写作诗歌的思维过程与人类相似,大致分为诱发源、创作本体、创作过程、创作成果等步骤。微软“小冰”运营总监徐元春同时介绍,自2017年2月起,微软“小冰”在天涯、豆瓣、贴吧、简书四个网络平台上使用了27个化名发表多首诗歌作品,斩获大量跟帖评论,并且无人知道其是机器人。目前,微软“小冰”已经拥有超过1亿人类用户,进行了300亿次对话,进入到4个国家的14个平台上。“小冰”诗集出版后,在诗界引发多轮议论,近百位中国诗人、批评家、翻译家、学者等对此发表了各自的看法和意见,其中,反对者多,赞成者少。但人工智能发展迅速,成果惊人,已成既定事实。人工智能能否具有自主创造力以及该创造力能否危及或者超越人类的创造力及其产品,目前虽尚难下结论,但已成为引人关注和值得深入思索的一个问题。
 
五、“先锋写作:承担与见证”诗学研讨会在湖北公安召开
 
2017年是中国新诗百年华诞之年,为纪念新诗诞生一百周年,研讨和澄清有关先锋诗歌写作的诸多问题,2017年7月1日至3日,由湖北《湍流》杂志、《荆州文学》主办的“先锋写作:承担与见证”诗学研讨会在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县三袁国际大酒店召开。来自江苏、上海、吉林、四川、福建、山西、河南等省市的先锋诗人、学者和诗歌评论家周伦佑、何言宏、姚新勇、何同彬、傅元峰、王学东、罗勋章、梁雪波、董辑、徐慢、林忠成、孟原、默雷、冬羽等,荆州本地诗人野梵、蓝冰、许晓青、袁小平、冰马、吴长青、杨章池、贾建国等参加了此次诗学研讨会。著名诗歌批评家、诗歌活动家徐敬亚先生专门发来贺信与长篇发言。
7月2日上午,会议由周伦佑主持,何言宏、姚新勇、何同彬、傅元峰、梁雪波、野梵等作了主题发言;下午的两场讨论分别由何言宏、姚新勇主持,周伦佑等作了主题发言。参会人员围绕先锋写作在当下的困境与现状畅所欲言,对先锋诗歌写作的“承担意识”、“批判精神”、“见证性”、“介入性”等命题进行了梳理,阐释,分析了在重重阻遏的现实语境下突破困局、坚持道义承担的向度与可能性,总结了先锋诗歌在题材、技艺、语言等写作内部的经验与得失,同时也追寻了文学史上著名的公安派——“公安三袁”(袁宗道、袁宏道、袁中道三兄弟)的文学踪迹。经过讨论、交流,与会者在“先锋写作”如何“承担与见证”的问题上达成了基本的共识。

“先锋写作:承担与见证”诗学讨论会,是近些年来举行的同类型会议中,论题比较严肃、纯正,具有较高思想含量和诗学针对性的学术研讨会,对于置身当下的中国先锋诗歌及先锋诗人,具有一定的启示性意义。
 
六、“非非”微信公众号编发“诗歌专题”悼念一位无名氏诗人
 
2017年7月初,一位无名氏中国诗人病逝。举国在无声中震惊。为了回应这一公共事件,由诗人梁雪波主持的“非非”微信公众号于7月22日编发了《专题:悼念一位诗人》诗歌专辑,集中刊发了周伦佑、蓝冰、野梵、梁雪波、董辑、林忠成、冬羽、哑石、并州玄武、非亚、赵卡、桑克、廖伟棠等十三位诗人悼念这位无名氏诗人的诗作。这是中国百年新诗史上,第一次有这样多的诗人,以这样的方式悼念一位病逝的无名氏诗人。置身于黑铁世纪的当下语境,中国当代诗人在这一时刻的悲感与追问,将随同这些深切悲悼的作品一起被时间铭记。
 
七、美国重要诗人、后现代主义代表诗人约翰·阿什贝利逝世,享年90岁
 
2017年9月3日(当地时间),美国当代重要诗人、后现代主义代表诗人约翰·阿什贝利在纽约哈德逊家中逝世,享年90岁。阿什贝利1950年代中期登上美国诗坛,以晦涩、含混的诗歌语言和繁复的诗歌技术而著称,是美国当代诗歌的重要流派“纽约派”的代表诗人;他也被看成是最有代表性的美国后现代主义诗人之一。曾获普利策文学奖、美国国家图书奖和美国国家书评人协会奖。

阿什贝利1980年代既有诗被翻译为中文,1992年,由周伦佑主编的“当代潮流:后现代主义经典丛书”之《破碎的主观铜像——外国后现代主义诗选》一书中,首次收入了英美文学翻译家马永波首译的阿什贝利长诗《凸面镜中的自画像》,此诗曾对中国诗人的写作产生过影响。2000年代,河北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马永波翻译的上下两卷《阿什贝利诗选》,奠定了阿什贝利在中国诗界的持久影响和声望。他的去世,宣告了始自1950年代的美国诗歌的后现代主义阶段(也是世界后现代主义诗歌的核心部分)已告一段落,美国诗歌的一段风云历史就此结束。
 
八、2017年,《湍流》等重要诗歌民刊相继出版,中国体制外诗歌坚定前行
 
本年度,中国体制外诗歌仍然强势发声,坚定前行。6月,由诗人野梵主编的《湍流》2016——2017年合卷(总第6辑)在湖北公安出刊,刊发了数十位国内当代诗人、评论家的诗歌、评论、理论和随笔。该刊内容厚重,诗学向度明确而强烈,具有鲜明的介入写作倾向和先锋诗歌追求。除《湍流》外,《独立》《垃圾运动》《自行车》《圭臬》《存在》《广场》《屏风》《江湖》《大荒》《大象诗志》《星期三》等民刊也先后于2017年出版,其中既有相对稳定的同仁诗刊,更有80后诗人主编的新民刊。而诗歌民刊的印制和容量都在不停的升级和加强,和新媒体、自媒体结合后,更强化和开拓了民刊的传播力度与传播广度。中国诗歌民刊是中国诗歌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活性剂,其活跃程度和诗学向度往往代表了中国先锋诗歌的活跃程度和诗学向度,因此是中国诗歌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活力成分。
 
九、十四位俄罗斯诗人翻译的《当代中国诗歌》在俄罗斯出版
 
由俄罗斯诗人、语言学家邓月娘(娜塔莉亚·阿扎洛娃)编选,十四位俄罗斯诗人翻译的《当代中国诗歌》于2017年11月底在莫斯科出版发行。

《当代中国诗歌》是首部向俄罗斯读者介绍中国当代诗歌的选集,并具有多元性,从朦胧诗到打工诗人,从知识分子写作到下半身写作,从独立诗人到得到赞助的诗人,各种声音、立场、诗学都作了较为全景式的展示。首发式于2017年11月底与莫斯科第十届“国际诗人双年展”同时举行。选本收录了中国当代的重要诗人以及一些青年诗人:多多,周伦佑,于坚,严力,王小妮,翟永明,杨炼,欧阳江河,柏桦,孙文波,萧开愚,韩东,陈东东,西川,杨小滨,臧棣,张执浩,伊沙,明迪,轩辕轼轲,韩博,廖伟棠,沈浩波,郑小琼,余幼幼。

《当代中国诗歌》编选者为邓月娘、娜塔莉亚·阿扎洛娃(诗人、语言学家),入选的诗人来自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海外。编选者对入选的每一位作者都作了详细介绍和评论,并附有汉学家邓月娘所做的十九篇访谈。诗文本在汉学家和语言学家的协助下以“诗人译诗人”的方式完成,译者是以下十四位俄罗斯诗人:Alyosha Prokopiev, Alla Gorbunova, Andrey Sen-Senkov, VladimirAristov, Dmitry Kuzmin, Irina Ermakova, Kirill Korchagin, Maxim Amelin, NataliaAzarova, Nikolai Zvyagitsev, Sveta Litvak, Sergey Sdobnov, Stanislav Snytko andYulia Dreyzis.。

这种编选和翻译是一种全新的尝试,对于俄罗斯诗歌界及公众了解中国当代诗人的创作具有积极的意义。
 
十、蜚声海峡两岸的著名诗人余光中逝世后出现褒贬不一的两极评价
 
2017年12月14日,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突然病逝于台湾高雄。此消息见诸媒体后,旋即成为媒体热点;同时,有关余光中文学成就的不同评价也大面积出现。

余光中,男,1928年生于南京,抗战时期曾居住在重庆等地,1949年后离开大陆到香港,1950年定居台湾。余光中是一个高产作家,除诗歌外,还擅长散文、评论、翻译等的写作,素有“左手散文、右手诗歌”之美称。余光中早年受新月派影响开始新诗写作,后来逐渐融汇中西多种影响,形成了其既有一定现代主义特点、又不废民族诗美传统;既有个人创造性又具有一定的大众可读性的新诗。其1970年代创作的“乡愁诗”,在海峡两岸有影响。

余光中逝世后引起的不同评价大致可分为三种观点:一种观点(以主流媒体为主)认为余光中是文学大师,对其无限拔高,顶礼膜拜;第二种观点(以诗歌界和文学评论界为主)认为余光中只是一个诗歌与散文的名家,距离文学大师尚有很大的距离;第三种观点(主要是台湾文学界某些人)认为余光中私德可鄙,曾借助特殊的政治威权构陷同道,打击文学异见者甚至充当告密者;余光中对新文学前辈苛求过度,刻舟求剑、有弑父情节。甚至认为余光中在大陆爆得大名,有政治因素的推手在背后起作用,得益于特殊的“统战”需要等等。

笔者比较倾向第二种看法。《非非》主编周伦佑先生认为:作为台湾现代诗的开拓者和耕耘者之一,余光中无疑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台湾现代诗黄金时期有代表性的重要诗人和评论家,对台湾现代诗的发展有过重要贡献。其诗歌作品中的“怀国”和“乡愁”主题有文学史意义;其散文则修饰过度,形容词堆砌成篇,成就远不及其诗歌。至于“文学大师”云云,则明显有人为拔高和夸大之嫌。

文:董辑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作者:董辑  编辑:NS  来源:诗通社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