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诗歌风尚》2017年第2卷目录 (阅466次)
2017-12-15




《诗歌风尚》2017年第2卷(总第5卷)目录

 
才俊登程
003贺林蝉        一滴水,藏着风暴(组诗)
010贺林蝉         写诗,就是与灵魂秘密交谈(创作谈)
013宫白云          自然与人心共生的力量(评论)
 
百舸争流
019吴开展         我的诗篇(组诗)
025米绿意          退潮的海水(组诗)
031蒲永天         静谧的时光(组诗)
037谭雅尹         记忆之身(组诗)
043杨  康         静止的事物变得活跃(组诗)
049刘  厦         风吹,草就动(组诗)
055左小词         内在的秩序(组诗)
061牧  白         沉默是神落在山顶的积雪(组诗)
066德吉娜姆       马匹在青石上游走(组诗)
070德都蒙古乔纳   剪羊毛之歌(组诗)
075缎轻轻         困扰(组诗)
080衣  郎      疑问者的时代(组诗)
 
散文诗章
087顾彼曦         慢下来的时光及其他(组章)
092左  右          云深处(组章)
097牧  雨         河水并不自己流走(组章)
102麦  子         此去的山水(组章)
106江   峰         你的双唇,就像高举的山茶花(组章)
110吴乙一         未尽的言辞皆是秘密(组章)
114徐  源        金山岭长城(外一章)
118棠  棣        春词:光影墨痕(组章)
 
 
诗有别才
123江满芹        茑萝花开了
131江满芹       风吹过,我听到自己的声音(组诗)
 
把酒话诗
139德乾恒美vs嘎代才让
                 对峙与共鸣的午夜对话
147嘎代才让      西藏集(节选)
 
 
文学社团
 
154贵州民族大学黔风文学社
               朱顚云  宋素珍  邹元芳  杨爱琳 
               金  雪  房  子  夜  央  吴美恒
 
 
异域的风
179王家新  译     阿赫玛托娃诗选
185王家新         “从阿赫玛托娃的窗口”
 
 
 
诗学广角
201董迎春   论当代诗歌的孤寂诗写及诗学建构
                 
 
 
经典一刻
213赵目珍     用“人性的东西”填满宇宙 
 
封面人物        姚  琛     封面摄影   万  年       
封二/封三画作   雁  西 




卷首:

安全感
苏笑嫣

记得有一次和一个同事对话,她说她最喜欢做的事情是刷碗。我很不理解。她又继续说,每当有什么烦心事,只要把厨房门一关,把盘子、碗筷一只只刷洗干净的时候,就会觉得心也跟着慢慢平静下来。于是我明白,那是她恢复自身秩序的方式,而厨房安静独立的空间,也把她和外界所有的繁琐隔离开来,从而提供给了她属于自己的一种安全感。这时我意识到,我们经常谈及的“安全感”,其实并不一定是某个人给的,也不只在那些显得庞大、重要的事件中,而恰恰是在一些日常的微小事情里。

就说我自己吧。每当我一个人出门,尤其是乘坐地铁的时候,就习惯性地要把耳机戴上,如果某一天忘记了带耳机,我就会失去一种安全感。其实只要观察一下地铁车厢,就会发现很多年轻人和我一样,用一只耳机在繁杂的人群里营造自我的世界,音乐声响起,周围的嘈杂就与自己无关。

就是类似这样的小习惯、一个反复的举动,成为我们安心之所在。生活里有太多不可预测和难以归属,而就是那样一个习惯、一个空间,提供给我们归属感,能够让人躲进去,恢复自身的能量,缓解外界带来的焦虑,而仅仅与自己相处。

有女孩子说,出门涂上唇膏才有安全感。也有人说,打电话的时候手里必须要涂涂画画才有安全感。还有人的安全感来自熨衣服,熨平那些褶皱的同时,好像也将生活的不如意一点一点按压了下去。而留学生告诉我说,吃到家乡的食物的时候,最有安全感。

人们得到属于自己的安全感的方式形形色色,但也有一些共同之处。听到三种关于安全感最多的回答,一个是洗手间,一个是被窝,再有一个,就是读书。

很多人压力大的时候、伤心的时候都会选择洗手间。当躲无可躲时,洗手间也许是最合理的存在。洗手间很容易找到,并且完全封闭,它的功能也提供了一种潜在的合理性。没有人知道你在里面做什么,或许是发呆,或许是哭泣。门一关,水龙头一开,你可以不再假装,不再控制情绪。这是最后的安全的存在,而它也始终会存在,始终会将你接纳。同理,有一些人开车进了小区,却选择继续在车里坐一会儿,而不是急着回家,也是因为那辆车成了他的安全之所在。一旦开了车门,他就要面对自己的角色,从老板、职工,转换为父亲、丈夫、母亲、妻子……但只有在那个隔绝的空间里时,他全然独立,不是任何人,只是他自己。也因此,他在其中得到了一种安全感。

回答被窝的人,和回答洗手间的人,几乎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只是并没有到“躲无可躲”的地步,显得从容一些。无论白天经历了什么,最终一切都会被黑夜和睡眠包容,而被窝提供了温馨和安慰。有时候,真的,再忙再累,只要想想晚上干燥暖和的被窝,就觉得什么都可以原谅。

至于读书这个答案,我想我们的读者一定会懂。读书的时候,莫说外界被消解于无形,就连自身也都跟着不存在了。既然不存在,就没有威胁;没有威胁,自然就是安全。一旦拿起书籍,投入并着迷于其中,就会跟随文字去往另外的世界、他人的生活,就会忘记现实中身边的事情,也可以暂时忘记为生计奔波劳累的自己。哪怕身边有人,出于尊重,也绝不会打扰到你的阅读世界。倘若再拥有安静明亮的阅读空间,一轮暖阳,一杯咖啡,此情此景,又怎么会没有安全感呢?有些人说喜欢“躲进”书中的世界,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吧。

于是,很欣慰的,我们的《诗歌风尚》也因此为一部分人提供了一份安全感,一个归属之地。这也是我希望你在阅读中能够获得的一部分。那种将纸张握在手里的安全,沉浸入语境之中的安全。

说了这些“安全感”,在一些程度上,确实算是对生活的某种逃避。然而我并不是鼓励一味逃避,只是适时逃避以寻求安全是处理生活与自我之间的平衡方式,也算是一种积极的人生哲学。我们的幸运在于还有那些提供安全感的方式和地方,让我们不至于惶惶终日,但最终我们还是要站出来去面对。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诗通社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