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尚仲敏诗歌诵读会在成都举行 (阅404次)
2017-11-03




  11月4日(本周六)下午2:00,“重建放逐的诗意——《草堂》读诗会暨第三代诗歌代表人物尚仲敏诗歌诵读会”,将在四川省图书馆二楼学术报告厅举行。本次诗会由《草堂》诗刊、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四川省图书馆联合主办。诵读会消息发布以后,在诗人圈引发强烈回应。李亚伟、向以鲜、熊焱、陶春、李海洲、龚静染、何小竹等川渝多位诗人,纷纷表达了对这场诗会的高度期待。
  尚仲敏1981年考入重庆大学电气工程系。在重庆读书期间,与同学一起发起大学生诗派,主编《大学生诗报》,影响甚大。可以说,尚仲敏的诗歌生涯是从重庆真正起步的。在重庆,尚仲敏也交了很多志同道合的诗友。此次尚仲敏诗歌诵读会将在四川省图书馆举办的消息传来,包括李海洲、刘清泉、何房子、王琪博、吴向阳等在内的重庆多名实力派诗人都表示,将专门赶到成都参加,与尚仲敏一起回顾诗歌的往昔岁月,展望未来的诗意旅程,“重建放逐的诗意”。
  作为“第三代”诗人的标志性代表人物,尚仲敏对“口语诗”积极倡导和大力实践,创作出众多优秀的诗作,得到众多诗人同行的一致尊重和欣赏。诗人李海洲说,听到尚仲敏诗歌诵读会的消息,毫不犹豫就表示,“肯定要去的!”作为诗人同行,李海洲对尚仲敏的诗作,有充分的认知和相当高的评价,“在我看来,尚仲敏是真正的‘口语诗’诗人。其实,‘口语诗’非常不好写,对诗人有非常大的挑战。需要对语言有高度的掌控度,又要有非凡的视角。一旦写不好,就成了口水诗。而尚仲敏经受住这个考验,写出了真正的优秀的口语诗。就我的阅读判断,我所读到的尚仲敏的诗作,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非常精彩的诗作。这是很难得的。他拥有机智的头脑,对语言游刃有余的使用,善于营造出陌生化、意外的美感。读他的诗,你会感觉到,他特别善于反讽。而这个反讽,也需要非常高明的技巧。一旦写不好就成了骂人。以上种种因素,导致尚仲敏的诗,具有非同寻常的独特性,别的人要模仿他,是很难的。”
  此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诗人身份之外的尚仲敏,多年来勤勤恳恳经商做实业,成就斐然,赢得不俗口碑。对此,李海洲说,“在我看来,诗人在社会上做具体的实事,绝对是不矛盾的,甚至是非常必要的。诗人把自己在社会上的生存打理好了,有了一定的物质基础,对写诗肯定是有帮助的。否则,生活上朝不保夕,对诗人和诗歌都是一种伤害。事实上,真正优秀的诗人,往往都是在社会的具体某个行业做事做得很漂亮的。像尚仲敏就是这方面做得很好的一个诗人例子。”在过去20年,尚仲敏进入了诗歌写作的“潜伏期”,但作为朋友李海洲知道,“他一直没有离开诗歌。我想,夜深人静,他是恢复成诗人,在手机上会写几行的。”
  诵读会的消息发布以后,诗人李亚伟就点赞留言:“一定要把这场朗诵会做强做大做好!”由于远在云南西双版纳有事在身,李亚伟遗憾表示将不能赶回成都参加诵读会,但他同时表示,自己会发来他的祝贺词,远程表达自己对诗坛好友尚仲敏的祝福。此外,向以鲜、龚静染、何小竹、陶春等诗人,在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也都诚恳地点评了自己所读到的尚仲敏。
  邀请尚仲敏担任《草堂》本期读诗会主角,《草堂》诗刊执行主编、诗人熊焱说,“在我看来,作为‘口语诗’的积极倡导和实践者,诗人尚仲敏,在中国诗坛是有符号意义的。而且,跟我们今天看到的很多“口语诗”写成了“口水诗”不同,尚仲敏的口语诗,是让词语从内部迸发出诗意。而且,他的写作是有足够的思考和理论支撑,并不是出于模仿或者故作姿态。通过这场读诗会,梳理尚仲敏的诗,我想,应该会给我们诗人同行带来一些诗歌上的启发。”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张杰 摄影谭曦


同行点评 其人其诗
  
龚静染:
 
如果说尚仲敏早期的诗歌具有强烈的叛逆性和颠覆传统诗歌的价值,那是因为八十年代是个特殊的时代,他是诗歌文化观念重造的参与者,也必然是带刺的‘破坏者’。而现在,尚仲敏的诗歌则是建设性的。他在用精湛的诗艺告诉人们:诗歌应该如何介入当代生活,诗人应该如何撬开语言的冰层找到诗歌精神之源。更重要的是,他的诗中的反讽色彩有着对现实深刻的审视,仲敏仍然是一个清醒的批判者,这是尤为可贵的,也是他的诗歌卓尔不群的原因。
  
向以鲜: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尚仲敏对当时以“朦胧诗”为代表的诗歌风格发起挑战,主张对诗歌语言进行“革命”,写出了很多优秀的诗。可以说,对汉语新诗,他是有所贡献的。而且他善于巧妙地反讽,既表达了思想,又表现出诗意。
  
陶春:
 
作为开启“第三代诗歌”口语入诗的重要源头性诗人,尚仲敏企图恢复的事实上是这样一个传统,那即是从《诗经》到“五四”新文化(白话文)运动这样一个漫长时间跨度中,一直为书面文学提供源源不断发展与创新动力的活的口头叙事及活的口头文学传统。对“日常生存细节”的敏锐体察与诗意想象、提炼与挖掘(去宏大构架);对看似平淡无奇放置于诗中有着特定具体所指的字、词、句的精心打磨、锤炼与结构(去空泛、去隐喻),构成了尚仲敏“口语入诗”的核心路径与难度,这也使得尚仲敏的写作与一般意义上的口语诗有力区别开来。于新诗百年,尚仲敏对语言及其表达做出的贡献是一个绕不过的坎,应给与特殊个案的强烈关注与重视。
  
何小竹:
 
尚仲敏是八十年代开 一代诗风的青年诗人。之后有二十年他离开了。现在重新归来,出手不凡,仍然是一个前卫、先锋的青年诗人。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