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姜红伟《大学生诗歌家谱》出版 (阅666次)
2017-10-14




近日,由八十年代诗歌纪念馆馆长姜红伟编著的首部大学生诗歌研究专著《大学生诗歌家谱 - 飞天 · 大学生诗苑》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
 
该书共分四个章节,全面介绍了甘肃《飞天》编辑部创办《大学生诗苑》栏目的历程和成果,阐释了创办《大学生诗苑》栏目的重要意义和历史价值。书中收入了徐敬亚、苏童、柏桦等 100 余位诗人、作家、评论家应邀为本书专门撰写、独家提供的最新回忆性、评价性文章和访谈录、对话录。同时,附录了《大学生诗苑》共计 212 辑作者作品名录,100 余张有关《大学生诗苑》图片和八十年代大学生诗人老照片及珍贵诗歌手稿图片。该书既是中国第一部文学期刊诗歌栏目史,又是中国第一部大学生校园诗歌史简写本,更是中国百年新诗史上第一部大学生诗歌历史研究学术著作。
 
叶延滨在序言中写道:" 据我了解,《大学生诗歌家谱》这部书稿是目前海内外图书市场上唯一一部类似题材的诗歌史料书籍,堪称 " 孤本 ",更是中国第一部研究当代大学生诗歌史的重要文本,填补了中国当代大学生诗歌研究领域的空白,具有极高的文学价值、学术价值和史料价值,又具有极强的可读性、现场感和揭秘性,对于今后研究中国当代大学生诗歌具有开创性意义,是今后研究中国当代大学生诗歌的首选读本。"
 
诗人柏桦撰写的推荐语给予了高度评价:" 这本书不仅让我们回顾了有关《飞天 · 大学生诗苑》的历历往事,更是填补了中国当代大学生诗歌研究领域的空白,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史料价值。对于目前和今后研究中国当代诗歌的学者来说,这本书无疑是必不可少的;对于普通读者,这也是一本令人读来心潮起伏、百感交集的书。"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邱峻峰


附:

一部立体化的期刊诗歌栏目史——读姜红伟《大学生诗歌家谱》

来源: 华西都市报 赵目珍
 
钱穆先生曾经说:“有文化有历史的民族,必然能对宇宙人生中某几件大事,某几个问题,认真思索。”(《中国思想史》)中华民族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浑厚的文化,故而中华民族是一个善于存史的民族,一部煌煌二十四史可证。其实,也非必“宇宙人生中的大事”才需要认真思索,因为历史无所不在,历史的方方面面无不可以用来“钩玄提要”、“按类而求”。当姜红伟兄将这一部《大学生诗歌家谱:《飞天·大学生诗苑》创办史(1981——2014)》(以下简称《大学生诗歌家谱》)专著寄给我看时,我知道一部具体而微的“文学小史”诞生了。
 
这是一部对《飞天》杂志的“大学生诗苑”栏目的历史追溯。从选材的角度而言,无疑它是“历史”的一个很小的方面,首先它从属于历史中的文学史范畴,继而又从属于文学史中的诗歌史,或者换一种角度是文学期刊杂志属中的(诗歌)栏目史。但是它小而有意义。第一,《飞天》杂志是中国有影响力的期刊;第二,《大学生诗苑》栏目是全国第一家以发表大学生诗作、培养大学生诗人为宗旨的诗歌栏目,它编发辑数之多,发表高等院校大学生诗歌作者的数量之众,在全国都是罕见的,它是中国新时期诗歌史上创办时间最长久、培养诗人最众多、社会反响最广泛、赞誉名声最响亮、读者受众最广泛的名牌诗歌栏目。第三,它的创办,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新时期诗歌史上的重要事件,不但引领了八十年代大学生校园诗歌潮流,推动了八十年代“大学生诗派”的形成,而且为第三代诗歌运动的发展输送了骨干力量,为中国当代文坛培养了大批卓有成效的诗人、作家、评论家和其他各个领域的杰出人才,形成了一种影响深远、意义重大、贡献突出的“诗苑现象”。
 
以上是从这部史著的意义上讲。从作者的角度讲,姜红伟先生有能力做好这部史。首先,姜先生是八十年代诗歌纪念馆创办人,是目前国内从事八十年代诗歌历史和校园诗歌历史研究的权威研究者和校园诗歌史料及诗歌民刊收藏家,曾编著出版中国第一部校园诗歌史专著《寻找诗歌史上的失踪者——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校园诗歌运动备忘录》,目前正在编著多卷本长篇诗歌史料著作《中国1970年代末期至1980年代末期大学生校园诗歌运动档案》。第二,姜先生有作学术的根基,该书是作者毕十年之功于一役的作品,搜索资料详尽,探访人物众多,体例分明,既做到了“钩玄提要”,又有“按类而求”的优点,体现了姜先生的“才”、“学”。
 
韦勒克、沃伦所著《文学理论》“文学史”一章中说:“编写某一个时期的文学史首先遇到的问题是关于如何叙述的问题”,也就是全书的勾画布局问题。《文心雕龙·通变》中说:“规略文统,宜宏大体。”也就是说考虑写作的纲领,应该先掌握主要方面。通观全书,我们发现,全书用章节模式为我们详细介绍了《大学生诗苑》的缘起、发展历程,介绍了栏目的杰出编辑团队,呈现了《大学生诗苑》的优秀诗歌作品,描述了《大学生诗苑》的评奖活动等诸多丰硕成果,阐释了创办《大学生诗苑》的重要意义和突出贡献。应该说,与《大学生诗苑》有关的主要方面都网罗在内,并且以详实的资料给予了呈现。
 
下面略谈一下书稿的体例。整部书稿,我看大致可以分为两端,一是“纵向”的部分,即是从时间轴的角度看《大学生诗苑》的历史演变;一是“横向”的部分,即是从空间环列的角度绍介与《大学生诗苑》有关的言论、活动、作者、诗歌文本等方面的内容。钱基博先生说:“文学史者,所以见历代文学之动,而通其变,观其会通者也。”(《现代中国文学史》)其所谓“通”,《说文》中解释为“达”,就是从此到彼的意思,意指时间轴,也就是涉及《飞天•大学生诗苑》的历史演变部分的内容。从全书的纲要看,属于此部分的主要是第一章、第三章,介绍属于栏目本身的历史演变,其中的第二章介绍《大学生诗苑》的编辑团队,属于栏目史的“内部研究”,但是对于编辑团队的介绍也主要采用了时代演进的顺序。余下的十章基本上都从属于“横向”部分,比如第五章介绍《大学生诗苑》的编者言论,第六章介绍《大学生诗苑》的评奖活动,第八章介绍《大学生诗苑》的优秀诗作,第十章介绍《大学生诗苑》的诗集合订。这几章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它们都属于栏目史的“内部研究”。其他的,如第四章介绍《大学生诗苑》的评论文章,第七章介绍《大学生诗苑》的诗苑之友,第九章介绍《大学生诗苑》的社会反响,第十一章《大学生诗苑》的作者回忆,第十二章介绍《大学生诗苑》的作者近况。这几章又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它们都属于栏目的“外部研究”。此外的第十三章介绍《大学生诗苑》的巨大贡献,这是作者本人对于该栏目的一个总体评价,体现写作者对该栏目的认识和态度。综上所言,该书稿在撰写体例上,既有“横向”、“纵向”的思考,又有“内部”、“外部”的擘划,可以说是一部立体交叉式的诗歌栏目史著作。
 
通读书稿我们还可以发现全书中一个值得注意细节,那就是:“尽可能地搜罗详尽的资料”是作者撰著本书的“重要努力”之一。尤其是第十一章,作者邀请了100余位始终满怀“诗苑情结”的作者以及如今还活跃在中国文坛上的著名诗人、作家、评论家为本书专门撰写、独家提供最新的回忆性、评价性文章,这些文字无疑具有极高的史学价值和诗学价值。比如其中时间较近的徐敬亚、苏童二先生对《大学生诗苑》的论述:
 
八十年代的中国天空,飘满了一个个无家可归的灵魂。
 
那是从无数焦灼的青春夜晚中冒出来的一缕缕诗歌青烟……那些内含无边能量的血泪诗篇,从来不缺少翅膀,它们只是缺少土地。在饥渴的年代,哪怕有一尺一寸的土地愿意收留那些流浪的精神囚徒,也必将被历史放大般铭记为无边的巴比伦花园——这就是《大学生诗苑》!一个后代人永远无法理解的伟大栏目。中国铅字自发明以来,在它那里发出了最刻骨铭心的青春之光。
 
——徐敬亚2013-9-23深圳
 
我的大学时代是一个诗歌时代,很多大学生的文学飞天梦,恰如其分地从《飞天》杂志开始。这本杂志有一个著名栏目——《大学生诗苑》,那是我们最可亲最可信的造梦平台,我们因此感念《飞天》杂志,并记住了张书绅这个诗歌编辑的名字。所有与诗歌相关的名字,都令人难以忘记。
 
——苏童2013—9—27南京
 
以上仅摘二例以举要,兹不赘述。
 
最后,想简单地谈一下全书的“历史呈现”问题。从多数章节看,作者主要采取了直接布列文献的方式来结撰《飞天·大学生诗苑》这一栏目的历史,而很少掺杂自己的价值判断。首先,这是由该书的题材性质决定的;其次,这是史书撰写中一个常见的问题,写作的评述能否做到客观公正本身就是个难题,它要求写作者对自身的写作艺术有相当程度的把握,而这一“把握”的程度又没有一定的衡量标准。清人章学诚就曾讨论过“史家具备褒贬善恶的公心以后其历史认识是否即可完全符合客观历史实际”的问题(《文史通义·史德》)。他说,大凡想成为优秀史学家的人,应当谨慎地处理史学写作者和被写作客体之间的关系,完全尽到主观与客观相副的天职而不把个人的主观意识强加到客观历史之上。唐代的史学家刘知几论史书的编撰也最看重“实录”(《 史通·惑经》),主张摒除个人情感因素的渗入以防褒贬无度。总之,此书主要以“文献呈现”的方式来结撰,虽说不能很好地体现作者的“史才三长”——才、学、识(《旧唐书·刘子玄传》),但无疑体现了作者客观“实录”的史学精神。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诗通社综合报道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