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百年白话/中国当代诗歌访谈录》出版 (阅708次)
2017-09-26




 
【基本信息】
 
1)书名:《白话百年:中国当代诗歌访谈录》
2)类别:随笔
3)作者:杨黎   李九如
4)定价:40.00元
5)开本:32开
6)页数:350页
7)ISBN:978-7-5594-0388-9
8)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9)上市时间:2017年10月


  写在前面的几句话

 
  杨黎/文
 
  快一百年了。啥子快一百年了?中国人公开说中国话,说了快100年了。真是了不起!而在这一百年前,中国人说啥子呢?那是各说各的,风和马和牛不相干。上下几千年,泱泱大国吃这个苦那是吃大了。不敢说活该。
  
  中国新诗运动,或者白话诗运动,或者现代诗运动,就是指用白话写诗作和说话的新文化运动。也可以称之为统一语音(标音),简化文字,规定横排并从左往右书写。这个运动也已有百年。在这一百年里,中国的诗歌(新诗、白话诗、现代诗、当代诗歌),为中国的现代语言,就是人们说的现代汉语,做出了卓越贡献。所以,在中国,写诗的,我是说写白话诗、现代诗和新诗的人,都值得中国顶礼膜拜,呵呵。反过来说,没有中国诗歌的努力,中国还是一个话都说不清楚的瓜皮农。那么,中国当代诗歌肯定就是成功的了(当我们问到“成功”与“失败”时,许多人表示了迷惑、不屑和反感,这让我再次理解了汉语的不足)。
  
  当然,我也同意那些相反的意见。我们做的这个访谈,通过微信,完全从内容到形式,都证明了这一点。我先向参加访谈的大师和青年才俊们敬一个礼。还有许多我想邀请但没有微信的大师和青年才俊,我觉得很遗憾。大憾。当然,如果说有机会努力补上也很假。同时,这一次各类各派都有,算一个开放的访谈。
  
  也有人问我搞这个访谈干什么?我实在不晓得怎么回答。突然又想到成功和失败。中国诗歌啊,到今天还没有得诺贝尔文学奖。这肯定不对。中国诗歌我们知道的,好多人都比已经获奖的那两个汉语小说家强。好嘛,我承认,我搞这个访谈,张扬我们的诗歌成就,就是为了诺贝尔文学奖。
  
  诺贝尔文学奖应该授予中国当代的诗人们,这是中国当代诗歌成功的外部标识。诺贝尔文学奖的那些评委没有授予中国诗人,证明他们的确不懂汉语。我们不怪他们,但是他们授给两个讲故事的人,又说明他们离现代文学简直太遥远了。这远得很可怕,希望这样的遥远早点缩短,而我们也看见了这个距离缩短的可能和现实。那不是中国的经济,那是伟大的互联网。
  
  中国今天可以获诺奖的诗人多如牛毛,北岛曾经都快了。如果不是他的同行、朋友和其他什么人捣乱,他应该已经获得了。这我们就不说了。我们说现在吧。现在比较突出又比较努力的,我认为有如下一堆。于坚和韩东肯定是一对。他们在过去三十年的写作里所呈现的作品品质和写作影响,无疑已经是当下一个诺奖作家很难达到的高度。只是于老的意识形态出了问题,他以为他追随的汉语也是诺奖评委喜欢的文化。而韩东又太不专心,上世纪八十年代诗歌,九十年代短篇,年代长篇,一年代又开始电影,诺奖其实是跟不上这样的天才的。相比之下,欧阳江河和西川这一对要专心一些,国际交流也要多一些,作为水平也比讲故事的人好一些。只是欧阳江河才气弱点,西川文化不够。除了以上四个人外,还有仕途莫测的吉狄马加和一心出走的廖亦武也很想一搏。延续不断的国际诗会,已经让前者成了国际著名诗人。再加上他的民族身份,也许有一定的竞争力。不过他和他栖身的体制一样,天然离这个奖有距离。相反,作为中国现当下最著名的反对派作家,廖比之马加也多了许多可能。当然一切都会改变,包括西方人。所以也难说。较惨。
  
  除了上面六个人外,另外稍晚点的也在努力。伊沙和臧棣应该是最突出的一对,甚至也是有很大影响力的一对。作为中国平民诗歌领袖,前者在这个国家拥有最多的粉丝。只是平民诗歌群体,就是缺少精英甚至理解为没有见识的群体。这个群体在为他添彩的同时,也直接为他降分。而作为中国最高学府的教授,臧棣好像深刻的诗歌理论仿佛更赢得喜欢、愿意、能够谈论这些理论的论者和读者。就我个人而言,我喜欢他们的努力,至少为中国诗歌添加了活力。
  
  还有一些年轻的人,他们是好多,我都很看好。而现在跑得最快的两个当是爱折腾的沈浩波和较沉默的乌青。当然这都还早,而且世界也在变。所以,我还是同意这样一种说法,女诗人翟永明应该是中国第一个获诺奖的诗人。其中理由,我就不说了。我当然觉得应该。
  
  只是她的获奖,不会太改变中国诗歌的地位和中国文化的格局。一个民族,他们喜欢这些。
  
  我们支持。
  
  主要是觉得访谈太严肃,顺便说几句格外话,偶然被牵扯到的朋友和熟人,请别生气。
  
  我先说句对不起,阿门,阿弥陀佛。
 
 
  我跟杨黎一起做了这个访谈
 
  李九如/文
 
  有一天,就是杨又黎过生日那天,我去草场地喝酒,杨黎对我说,我跟你说个事情。他说,中国新诗——我先用这个名称吧,方便——已经一百年了,我要搞一个访谈。我对杨黎说,好的。
  
  先说杨黎。我刚认识杨黎的时候,他常对我和不识北说的其中一句话是,要勤奋。他也说过,诗人要搞理论。他说,我们那个年代,诗人都要搞理论的。显然,超一流的诗人,必然同时是超级理论家。而现在的一些年轻人,没什么文化,话也说不清楚,却觉得自己挺厉害,真是没有道理。杨黎不光搞理论,是个哲学家,你们千万不要说诗人就该做诗人,只有那些做不了哲学家的诗人才这样说,杨黎他不光是个哲学家,他还有强烈的历史意识。什么叫历史意识,那是一种巨大的时空意识,再放大了,就是宇宙意识,“念天地之悠悠。”有了这种感知能力,才有这个百年之际的访谈。当然,这看起来好像跟官方搞多少多少周年纪念差不多,不过这当然肯定是不一样的。为什么,因为杨黎是伟大的诗人。十分明显,有的人并不理解这个访谈的意义,但你又没法解释清楚,因为他们听不懂,怎么办呢。
  
  再说我。我没怎么搞过访谈这种事情,此前仅有一次访谈了杨黎。关于那个访谈,我自觉不错,问了一些我关心的问题,我不知道别人关心什么问题,回答呢,肯定更加精彩。总体而言,我恐怕不是一个善于交流的人,常常无话可说,这跟我所标榜的理念其实是不相符的。我赞成沟通对话,反对孤独的个人,我总觉得,现代人陷入了一种过分自信的主体幻觉之中。事实上,我总是倾向于张口结舌,就在昨天,我见到一个女孩儿,天哪,我不知道要跟她说什么。这叫我伤心,又焦虑。
  
  最后说一下这个访谈。你们应当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杨黎式的访谈,那些问题,它们简,大,元。又都是一些很费脑筋的问题。如我前面所说,甚至可能会有人觉得“无聊”。这个可以理解,杨黎的“高处”很高。问题的辩证之处在于,高有时候看着似乎很低,而低呢,又好像很高似的。比如,一个多愁善感的中学生,很有可能喜欢汪国真,而认为废话就是一堆bullshit。
  
  其实啊,我觉得,至少对诗人们来说,这个大型的微信访谈,应该挺有吸引力的。你们难道不想知道,比如在受访者心目中,他/她作为一个诗人所想的是什么吗?所看重的同行又是谁吗?又比如,他/她为什么开始写诗的?说起来,高级的问题,也是建立在最基本的心理机制上的。
  
  请阅。
 
  百年白话:中国当代诗歌访谈
 
  中国当代诗歌就是指新文化以来,中国的白话诗、新诗和现代诗。今年是这个诗歌的大日子!从胡适发表《新文学刍议》和他的一组白话诗,马上就到一百年了。为了纪念这个日子,总结与研讨,我想对我所看重的诗人做一个关于中国当代诗歌的访谈。我随便问,你随便答,风格与长短也随你。访谈集中后,我将在《橡皮》5整理出版。望一定支持。下面,是我问你的问题。
 
  一、 你认为中国当代诗歌最大的成功是什么?没成功的话那最大的问题又是什么?谢谢你的支持,我等着。
 
  二、 谢谢你的回答。对于第一个问题,几乎都给了中国当代诗歌肯定。而这种肯定,都和语言紧密联系。那么我想请教你,中国当代诗歌究竟为现代汉语提供了什么新机制和新内容?顺便再问一句,现代汉语和古白话又有什么本质的差异?期待你独特的高见。
 
  三、 很好,谢谢你的回复。在做这个微信访谈时,我们在白话诗、新诗、现代诗、现代汉诗和当代诗歌等好几个词语中费了许多脑筋,总觉得没有最为准确的叫法。说新诗吧,那它针对什么旧呢?而且已经一百年了,也不能一直这样叫下去。说现代诗歌吧,难道它不包括当代吗?说现代诗,其实好多诗并不现代,难道就要拒绝在这类诗歌历史之外?所以,我们真的很迷茫。所谓名正言顺,为中国百年来新的诗歌找到自己的名字,的确算一个迫切的问题,而且我们还发现,没有准确的命名,应该是中国现当代自由白话新诗最大的隐患。对此我们再次期待你的高见,找到最准确的说法。
 
  四、 好的,你的说法有道理,但你也知道这样一个事实:这种诗,我们已经写了一百年了。一百年好像不长,但肯定也不短。亲,就你的阅历和学识,在这一百年里,有哪些诗人、哪些作品、哪些事件和哪些关于诗的言说,你认为是有价值的?有发展的?至少是你记得住的?我们必须面对这样的问题,因为我们必定是一个关于诗歌一百年历史的访谈。辛苦,辛苦。感谢,感谢。
 
  五、 谢谢你回复,让我们的访谈很有价值。在前面四个问题之后,我们觉得有一个绝大的问题必须摆到桌面上来:这个问题,就是诗歌的标准问题。诗歌到底有没有标准?或者说有没有唯一的永恒的标准?笼统而言,“古代诗歌”似乎是有标准的;而自新文化运动以来,白话入诗,诗歌事实上陷入一种先验的迷惑中:它至今也没有完全确立自身,或者说,它需要像中国古代诗歌一样,确立一个标准吗?说白了吧,上追千年下启万世,到底什么是“诗”?期待你指教,并先谢。
 
  六、 谢谢你。关于中国百年诗歌的访谈,问题还多,但已大致有数。这里,我们想用一个古老的问题作为我们访谈的结束,那就是你为什么写诗?或者说是在今天,世界已经发生了那么大的改变,而你为什么还写诗?写诗,对你究竟有什么好处?
 
  七、 哇,各位大侠:访谈完了,我们才发现是六个问题。而我们算了一下,六个问题不吉利。所以,我们必须麻烦你,再回复我们一个问题。不过这个问题比较简单,也很好玩。你可以不回答,但不能不回复。一定。我们的这个问题是关于写诗与性的关系的问题。也就是说,写诗对你的性想象和性行为有没有影响?期待你的回复,多谢多谢。
 
 
附: 
 
目录:
 
001写在前面的几句话
004我跟杨黎一起做了这个访谈
007百年白话:中国当代诗歌访谈
 
A
 
002艾先访谈
 
B
 
004不识北访谈
 
C
 
007陈亚平访谈
010春树访谈
 
D
 
012大齐访谈
014大头鸭鸭访谈
017道辉访谈
021朵渔访谈
 
E
 
026而戈访谈
 
F
 
030法清访谈
035凡斯访谈
039方闲海访谈
 
G
 
041高星访谈
043管党生访谈
 
H
 
045韩东访谈
048何小竹访谈
 
J
 
050贾冬阳访谈
054金汝平访谈
 
L
 
062郎启波访谈
067老巢访谈
070李强访谈
074李霞访谈
076李昕访谈
078李亚伟访谈
082刘波访谈
087刘不伟访谈
090刘洁岷访谈
098刘立杆访谈
104陆渔访谈
 
M
 
106马策访谈
119面海访谈
125魔头贝贝访谈
127牧野访谈
 
P
 
133潘洗尘访谈
136彭先春访谈
 
Q
 
146祁国访谈
149秦风访谈
153秦匹夫访谈
 
S
 
157尚仲敏访谈
160邵风华访谈
165沈浩波访谈
173束晓静访谈
176石头访谈
178孙基林访谈
183孙磊访谈
187孙文波访谈
197孙智正访谈
 
T
 
200汤巧巧访谈
204谭克修访谈
 
W
 
221玩二访谈
225王九禾访谈
228王音访谈
231魏天无访谈
234文康访谈
244乌青访谈
 
X
 
246向卫国访谈
250小安访谈
252小引访谈
255消除访谈
258晓音访谈
262轩辕轼轲访谈
265徐敬亚访谈
 
Y
 
274杨海明访谈
277杨瑾访谈
280于坚访谈
283宇向访谈
285余怒访谈
292叶匡政访谈
299袁玮访谈
 
Z
 
302臧棣访谈
310紫丁访谈
314张羞访谈
316张岩松访谈
320张执浩访谈
323周凤鸣访谈
326周瑟瑟访谈
329周亚平访谈
332朱庆和访谈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橡皮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