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钱小华:一生只做一件事,就是开书店 (阅649次)
2017-09-24


封面新闻记者 张路延 张杰



 
先锋书店钱小华说过:
 
我一生只做一件事,就是开书店,以一生的力量来做好这件事情,因为他是我生命的营养,是我一生的荣耀。
 
二十余年来,他苦心经营的先锋书店,从一家17平米的独立书店开始,发展到13家门店,成为南京一张城市名片,正如他书店里刻的一句诗:大地上的异乡人,他说:“我认为,有什么样的城市,就有什么样的书店。”
 
大地上的异乡人
 
“早上,先锋书店一开门,就有很多人来抢位置,许多顾客能够在这里阅读且花上一天的时间。”
 
在方所成都店的“2017成都国际书店论坛”上,钱小华说起了他眼中的每日景象。1996年,先锋书店创立,至今已有21个年头,其独具的文化意象,成为不少人文化朝圣之地。
 
从今天的眼光来看,先锋书店无疑声名在外,在国内外的榜单里,它都囊括着“最美书店”的称号,英国广播公司BBC评它为“全球十大最美书店”之一、CNN称它为17家“全球最酷书店”之一、美国《国家地理》评选它为“全球十大书店”之一……
 
相比而言,南京大学的称号,则更为温馨,把它叫做“南大第二图书馆”。这无疑也是钱小华推崇的经营理念:开放性、多元性和人文精神,正如一大早的抢座位,类似学校图书馆占座一般。“五台山店能容纳300人同时坐在沙发上看书,这在我到过的书店当中也比较少有的。”
 
为什么用一生的力量做书店?从某种意义上,书对于钱小华而言,是一种信仰和力量。
 
“大地上的异乡人”,他把奥地利诗人Georg Trakl(格奥尔格.特拉克尔)的这句诗刻在先锋书店内,这也是他对自己的注解:
 
一个佩戴着桂冠的文化乞丐,一个行走在大地上的异乡者,在通往精神的诗与思的途中,书山为径,书生意气,至死不渝。
 
钱小华如是形容过他对书的深爱,如同自己的孩子,如同自己的眼睛。为什么爱得那么深?他认为和自己的经历有关,在遭遇各种挫折的曾经,书籍,给予了他强大持久的精神力量:
 
我曾经颠沛流离、走投无路、尝尽人间辛酸,孤身一人流落南京街头,在那彻骨寒冷、风雪交加的冬天,是书给了我生存下去的信仰和力量。书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书成了我的唯一知己,并且是我一生最大的知己。
对于和他一样漂泊的异乡人,他希望给予一种精神庇护,也就是书店。
 
书籍决定书店
书店的好坏是什么?
 
近年来,不少实体书店陷入困局,一些逐渐没落,一些走上转型之路,从单纯的书店转向生活空间,钱小华也同样如此,书店不光卖书,也同样开发文创产品,将实体书业演变成一种生活方式。
 
但在他的眼里,书的好坏,仍然是书店的价值取向。
 
“书店能否多元取决于品牌价值,一个书不是看它的时尚或时髦,而是取决于它的书的好坏,这是书店的价值取向,这是我坚持的理念。”
 
他说,书是一个书店的表达形式:
 
“在先锋书店,你会发现最好的位置不做畅销书,如果书店都是靠畅销书,会越来越同质化,我们推荐的都是诗歌,先锋书店是国内诗歌书籍陈列最多的一家书店,旧版本的诗歌,新版本的诗歌,都会在这里陈列,诗歌对一个民族的人文科学、艺术滋养是有影响的,所以我们把最好的位置让给了诗歌。”
 
在书籍选择上,他也有自己的坚持: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坚持儿童读物、教育辅导坚决不做,我只做艺术人文方面的书籍,在艺术、人文和科学领域的选书上煞费苦心,艺术、人文和科学的滋养,使一个人、一个城市和民族走的更远。”
 
经营书店多年,他说,他知道先锋书店的读者是什么样的人,去不同的地方,也喜欢去帮他们找书,“尤其是那些老书、常备书,还有书架上拐角里的那些书,哪怕有的原价买回来,都要放到先锋书店,这是先锋书店的特色。”
 
在他看来,做书店的人,多有理想色彩,但色彩越浓,越容易被爱好束缚,所以不断创新才有出路,他在做好书籍的同时,还会做许多文化活动,每年大概460场左右。
 
“先锋书店的活动具有公共性,我们很强调活动的质量。白先勇、章诒和、洛夫、郑愁予等,都是先锋书店的常客,今年白先勇刚刚在我们书店举行了程乙本《红楼梦》的首发式。我们还举办过陈丹青的活动,有两次,每次人都很多。有次办诗人北岛的活动,当时我们预计来3千人,结果来了8千人。
 
书店是城市的缩影
书店和城市,有千丝万缕的关联。
 
在某些观点里,城市的气质,藏在书店里,好的书店,是一张独特的城市名片,正如三联之于北京、诚品之于台北、先锋之于南京。在钱小华的眼里,书店是城市发展的缩影。
 
“先锋书店的发展史,也是南京城市变化成长的历史。从最开始17平米的小店,到现在13家门店,每一家店都地处南京历史文化底蕴深厚之地,每一家分店都是结合地域的人文特点而打造出的,风格各异却又一脉相承,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又富于城市的时代特征。”
 
在他看来,书店是一个独立的城市符号:“一座城市不仅要有宽阔的马路,有鳞次栉比的高楼,还要有歌剧院、电影院、教堂,更重要的是要有书店里昏黄的灯火。”
 
但在具体的选址上,先锋书店,无疑具有特殊性,有别于其他书店的城市路线,它即有名胜风,也有学院风,甚至还有乡村风。比如无锡惠山古镇惠山书局、南审校园里的润泽书局、安徽黟县碧山村的碧山书局。
钱小华把这种塑造人文世界的理想,定义为一种场所精神。“在选址上,避免过多商业化倾向,更多选择具有历史底蕴且饱含故事的地方扎根,让每个来书店的人感受到一个地方文化的根,历史的魂,这才是最重要的。
 
位于安徽黟县碧山村的碧山书局,是先锋书店的第8家分店,虽隐匿于徽派乡村,却无疑是一种新潮的尝试。
 
因为特立独行的选址,这家书局前期并不被看好,却成功的走了下去,不少年轻人甚至把它作为一个独特的景点,甚至带动了当地旅游,书店与老建筑交相呼应,被称为“贩卖青春和记忆的乌托邦”。
 
钱小华把这种城市回归乡村,称为再度奔赴理想,先锋书店作为书店的理想。
 
“我相信在过去千年的古村落当中,都有千年的书院,时至今日,有的乡村基本已经凋零。在发展进程里,很多城市文化都被推土机推掉了,一些乡村却保存了祖先的文化,文化的根、文化的魂还在那里。我们寻找一种新的方式和新的表现形式,把书店开到农村去,让更多的人创造公共空间。”
 
他说,未来书店的发展,生活化、时尚化和创意化将是趋势,“书店作为一个城市的记忆景观、公共景观和社会景观,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