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陶春文论集近日出版 (阅407次)
2017-09-12




【出版信息】
 
 
书    名: 《品饮一滴词语之蜜倾泻的辉光——陶春文论集》
著    者:  陶春
出    版: 北京燕山出版社
CIP数据核字:(2017)第090880
总字数:230千字
版次:2017年5月第一版
定价:4 8 .00元

作者简介:
 
陶春,1971年生。祖籍重庆合川。90年代初开始诗歌创作。《存在诗刊》核心创办者之一。“存在诗刊”微公号平台主持。部分作品入选《中国诗歌年鉴》、《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诗歌卷》、《中国当代汉诗年鉴》、《中国诗典1978—2008》、《70后诗歌档案》、《中国好文学——2012最佳诗歌》、《中外现代诗精选》、《新世纪中国后先锋文学编年史》、《中国诗歌三十年——当今诗人群落》等选本等。与存在同仁主编有《存在十年诗文选》(远方出版社)、《新世纪十年川渝诗歌大展》等诗歌选本。著有个人诗集《时代之血和它的冷漠骑手》、《尖锐之所在——陶春长诗卷》、文论集《品饮一滴词语之蜜倾泻的辉光》。曾获首届“内江文学贡献奖”,第三届“独立”诗歌奖,首届“蓝塔”诗歌双年奖,现居四川内江——成都。
 


推荐语:

  陶春是诗人,兼事批评,这让他的细腻、准确、敏锐在批评中有了用武之地。陶春尽可能避免学院派术语,直抵文本之中心,以“走心”代替了通常情况下的“走脑”,这一特征,使得此本评论集的话语气息显得格外迷人,值得一读。
 —— 敬文东
 
  陶春多年来深居川地,但是其诗歌精神版图却如此宽远。从1990年代创办民刊到多年来坚持张扬“存在性”的诗歌文本实践尤其是长诗写作,更新了70后一代人个人化的历史想象力和美学能力。他在诗歌文本中所叠加和建构起来的冷醒沉博、雄健开阔且尖锐独立的精神形象在新世纪以来的整体精神境遇中具有某种重要的启示性和参照感。陶春的诗歌和批评并重且相互打开、彼此借重,真正地做到了成为一名优异的“诗人批评家”。他的诗歌和批评应该得到这个浮泛狂躁且自我膨胀时代的尊重。
—— 霍俊明
 
  内江陶春的三重身份:诗者、编者和论者——分不清轩轾,共同构成了当代中国民间的一个诗歌独在。作为论者——或作为批评家——陶春在社交与求真意志、感性与性感、激情与判断力、现场与历史感、文学刻度与哲学刻度、地域性与全球化视野之间履险如夷,并能自成一种具有较高辨识度的诗化批评。他的献祭般的写作——如同雄鹿以血养角——自有风骨与襟怀,让笔者不敢轻易诊定其在西学上的偏头疼,更不敢冒然向他描绘汉语和古典对于文体学建设的可能前景。
—— 胡 亮
 


后   记

  借“蓝塔”诗歌双年奖之光(所得奖金含一本著述出版),经审慎定夺与遴选,收录进本集个人具有代表性的28篇文章(包括文论、评论、访谈、随笔),单从写作时间线索而言,从1998到2016,跨度竟达18年之久。
  18年,23万字。作为诗歌副产品,这区区不足挂齿的字数在当下被“文学”便餐与心灵鸡汤之“快”主宰的时代,足见这个家伙懒惰到何种可以被淘汰的程度!
  这18年间,具体到中国诗歌的创作现场与变化,从外部而言,最大的亮点无疑是网络与新兴传媒技术平台的迅速革新与崛起(网站——BBS论坛——博客——微博——微信公众号·自媒体),令诗歌的传播在按下Neter键或触摸手机荧屏“确定”字幕一瞬,发送向世界各个角落已不是痴人说梦。
  从内部而言,我更乐意接受陈超先生的噬心判断:中国先锋诗歌的二十年,事实上即是以“个人化历史想象力意识”为中心,沿着“深入生命、灵魂和历史生存”这条历时线索展开想象力(从“朦胧诗”——‘隐喻·象征·社会批判’想象力类型到“第三代诗”——‘日常生命经验·灵魂超越’想象力类型”再到90年代——“个人化历史化”想象力类型至今——以 “具体超越具体”想象力类型)维度转换的二十年(见陈超文论·《先锋诗歌二十年:想象力维度的转换》)。同时,也是敬文东先生指出的现代汉诗从“表达之易”如何走向“表达之难”的二十年(见敬文东文论·《诗得失于禀于片言:由《苍蝇》说开去》)。
  放眼百年,关于新诗或其他门类艺术,我们隔岸观火已谈论得太多。
  太多的先入为主、自以为是与根深蒂固的谬识,或许已经对诗歌造成了无可挽回曲解的伤害。这情景犹如一个口袋里揣满各类稀奇古怪钥匙概念的人,却始终没有一把能真正打开或进入到近在咫尺的那一座语言自动言说着“善”性灯光的房屋。但,诗歌或艺术就在哪儿,如此明白无误。
   “那些围绕艺术品嗡嗡乱叫的评论家、阐释家、夸夸其谈的演说家、辞藻华丽的文字工匠,可能就意味着创作激情的衰退,将艺术享受置身于险境。”英国历史学家吉本在《罗马帝国衰亡史》中的断言,至今读来仍令人感觉胆寒。美国文学评论家昂立·拜尔更是毫不客气指出:十分伟大的评论家从来也没有出现过,也许将来也永远不会产生。他们当中最博学的也永远抵不过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诗人或小说家。最优秀的绘画评论家或音乐评论家都早在那些画家和音乐家被人遗忘以前就被人遗忘了。
  当我们谈论米开朗基罗、梵高、莫奈、席里柯、怀斯……;谈论但丁、艾略特、阿赫玛托娃、叶芝、屈原、杜甫、米沃什;……谈论肖邦、莫扎特、勃拉姆斯、柴可夫斯基…,我们能否同时记住那些对他们作品有过深入阐释、评介或批判过的评论家?与其说,更多时刻,我们记住的仅仅是这些诗人、画家或音乐家本人,或许,随着时间的流逝,就连他们大部分作品的具体名称或表达的精彩细节也正逐渐显得模糊。
  但,真正意义上的评论者工作从来就是如此。其功效有如担雪埋井般的启示[1] ,对美好事物的加持与激励,对事件真相的揭示与去蔽,常常暗含着自我精力、热血的无谓耗散与牺牲。
  换言之,介于其评介对象的特殊性:关乎个体生命的,神秘的,含有不可触摸的个人因素的,独一无二的情感与思想方式,无法用实证科学的尺子或天平给与粗暴测量,他必须动用诗歌或文学之外的更多知识,诸如:语言学、人类学、社会学、心理学、精神分析学,甚至当代最前沿的物理或天体研究成果,来对一个诗人或作家的独创性也即赖以体现的个人美学风格,做出可能意义上的归纳、阐释与直觉判断,并最终在最大限度上辅助这些诗人或作家文本的内在价值辉光得以显目凸显或更大程度发扬光大。
  正如我们可以说海子是一个充满偏狭、狂妄冲动的内封闭型乡村才子;可以说马拉美之所以难以理解,是由于一个崇高理想主义者的精神错乱;可以说金斯堡、王尔德式的文学灵感来源于吸毒与同性恋体验……
  但,作为一种激动人心的心灵标本与那个时代最具代表的话语档案,他们在文学史上依靠作品自身奠定的秩序与地位,却从未被任何评论动摇过。    甚至,还有力影响着今天的文学艺术创作。相对被遗忘的大多数,这,或许就是文学或诗歌本身基因存有的择运宿命与天命。
  “谁也不能仅凭化学分析或专家报告,自己不亲自尝一尝,就对一种酒有所认识。文学或诗歌也是一种,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品尝’”。这是法国评论家朗松从事文艺评论工作一生得出的一句经典名言,话中的“品尝”二字,传神般将评论工作者的危险、艰辛与快乐囊括殆尽。因此,呈现在本集中的大部分评论文字,也可视为我对同时代诗人的诗歌文本阅读过程中,所进行的思辨性实践与探索“品尝”,并力图将品尝过程中蔓延过意识舌尖的奇妙“发现”与“感叹”传递给大家。而随笔与访谈,则可视为这些评论观点的补充与进一步延伸说明。
  此外,还要特别感谢敬文东、霍俊明、胡亮先生在百忙中为本文论集写下的精彩推荐语,令我对“蓬荜增辉”这一古老成语有了更为真切的理解与感悟。是为记。
 
陶 春
2016-7-27于内江
 
[1] 注 :担雪埋井。见《五灯会元·智海平禅师法嗣·净因继成禅师》。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诗通社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