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诗集《永恒之阴影》分享会在济南举行 (阅294次)
2017-09-09




9月7日晚,《永恒之阴影:莱比奥达诗歌自选集》首发分享会在济南举办。本书作者大流士·莱比奥达、译者赵四、“雅歌译丛”主编汪剑钊参加活动。
 
《永恒之阴影》是大流士·莱比奥达在国外出版的第15本诗集。他表示自己虽曾周游列国,但依然是儿时照片上妈妈镜头下那个充满好奇心的小男孩;生命短暂,要不断去感受,去体验,去记录。正是这种好奇心驱使他第六次来到中国。
 
莱比奥达于1980年走上波兰诗坛,在出版了一册书写青少年状态、记录青涩爱情经历的《大熊星座下的自杀者》后,成为波兰新生代诗人中最引人注目的声音。诗集成为畅销书,为他赢得了许多奖项,年轻人也将他视作文学偶像。
 
莱比奥达曾在部队服役、做过拳击手,也曾因抨击官方作家和反对官方立场而被投放入狱,后进入波兰格但斯克大学学习,取得文学博士学位。其博士论文的研究对象正是中国读者最为熟悉的、波兰19世纪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密茨凯维奇,之后也做过关于波兰现代诗人米沃什、辛波斯卡、赫伯特的研究。丰富的生活经验和文学研究给予莱比奥达无限灵感和启发,也使他的创作更加成熟、厚重。
 
译者赵四女士指出,《永恒之阴影》中的所有诗作都是诗人亲自精选的,这样一个出版有千余页诗歌的诗人,选出的诗都是相对简单的诗,他看重的是他那些“瞬时”接通天地万物,成功清晰捕捉到人所未见的感悟,发生了心智活动的真正“发现”,找到了有效形象的诗作。这些诗作大都具有以下特点:如艾柯所言,“简单和独立的意象仍然是文字跟读者沟通的最好方式”,避开了那些“可以致诗歌于死地的智识主义哲学(intellectualism)”。
 
谈及莱比奥达诗歌创作的艺术特点和在波兰诗歌中的位置时,汪剑钊表示,莱比奥达的创作是对波兰诗歌传统的承继。与俄罗斯文化中的东方性相比,波兰文化更具西方性。撇开诗人的个性,从总体上来看,波兰诗歌比俄罗斯诗歌在形式上更加精致更富于技巧。莱比奥达的诗歌同法语诗歌有接近的地方,有较强的超现实主义、未来主义特征;充满对后现代文化的反思,对人性优长的歌颂,对人性之恶的体察。汪剑钊同时也建议,标签(波兰诗人、法国诗人、英国诗人、象征主义诗人、未来主义诗人,等等)也许是进入诗歌的一个捷径,但进去之后要抛掉标签,要慢慢进入每一首诗歌,每个意象,每个词语,用灵魂与诗人对话。
 


问:请问莱比奥达先生对中国古典诗词和现代诗歌的了解和看法?诗歌在波兰年轻人当中的流行情况怎样?

莱比奥达:很喜欢中国古典诗歌,但很遗憾中国古典诗歌的波兰文译本并不好。现代诗歌中很喜欢吉狄马加的作品,他作品中的神性背景、少数民族的文化符号,令我神往。诗歌在当今波兰的处境,可以说处于边缘位置,这可能也是诗歌应有的处境。虽然在波兰历史上有过国家出资扶持诗歌创作和传播的阶段,但抛开这种官方支持,诗歌又回到了冷清状态。
 
问:请问诗集名称“永恒之阴影”有何种深意?
 
莱比奥达:我们的生命处在永恒之中,但我们能体会到的只是每一个停顿、每一个瞬间,而只有诗歌可以捕捉永恒中的每个停顿。
 
那些高度成熟和繁荣的事物,一所房屋或一个人,都有着共同的命运,大地吞没一切,彻底抹平它,扫除任何曾在之物的痕迹,万物都在永恒的熵衰中遭受为时光磨蚀的痛苦。诗人世界观的鲜明特征在于一种虚无感和确切地信服“空”内在于每一种生命,是生物的命运真相,怠惰和死寂静候于人类生命小径的终点。没有人能够逃脱他的命运,逃脱从活生生到落为灰的循环,因为这些正是反复灌输进宇宙结构的基本法则。一个诗人感到人应当有能力去享受他的生命,运用好自然的一切恩赐,但也应能感知到他的飞逝和短暂性,理解逝去年华和将临岁月的运算规则。他是一个诗人,有着惊人的本体论深度,凝神于简单事物和寻常事件。他是一位哲学家,日常生活的哲学家,不断寻找着和自然的和解。他宁愿静思周遭和一脉溪水的流动,将自己关闭在小木屋中而不是去挑战事物的转瞬即逝和反抗存在的秩序与方向。
 
问:诗歌和音乐的关系?
 
汪剑钊:讲一讲中文诗歌与音乐的关系吧。当代新诗不押韵,可能会让大家认为新诗失掉了音乐性,其实新诗是有内在的节奏和旋律的。从中国诗歌的历史流变来看,汉语诗歌与音乐的关系处于“离和-和离”的动态变化中。最先出现的是歌曲,歌早于诗出现,后来歌曲的传播要求从口语传唱变成书面留存,歌曲变得更加凝练,变成了纸上的诗歌,其实是一次对音乐的叛离。就像最初《诗经》是歌词,乐府也是,民间的,或者伪民间的、仿民间的音乐。唐诗尽管保留了平仄,但不能唱,是对音乐的背离。而后来宋词又是可唱的音乐。而到了新诗,自由体写作又是不押韵的……从中可以看出,诗歌与音乐有联系,但没有必然联系。音乐可以赋予诗歌美的一个层面,但诗歌的美不只来自音乐性,还来自绘画的启示,还来自语言本身的魅力,词本身对人抽象能力的刺激,来自词的指向,对人想象力和感受力的激发。
 
从传播层面看诗歌与音乐的关系:如果一首诗能传唱,就更能流行。当代很多诗人和音乐家为了推广诗歌,在从事这项工作,比如深圳的胡桃里酒吧,将诗人的作品谱曲,虽不押韵,但可唱。而且现在流行音乐中的歌词也不押韵,但歌手可通过自己的断句(比如说唱音乐)赋予它节奏、力量和音乐性。诗歌本身不押韵,但可以披上音乐的外衣,但这样一来诗歌的形象也会发生变化。
 
来源:山东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