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在彼此身上创造悬崖》新书发布会在京举行 (阅423次)
2017-07-10


  2017年7月8日,《在彼此身上创造悬崖——北京青年诗会诗选》新书发布会在京举办。该书由陈家坪、张光昕主编,浙江人民出版社于2017年7月出版。编选了陈家坪、李浩、张杭、江汀、苏丰雷、昆鸟、王东东、戴潍娜、陈迟恩、严彬、车邻、阿西、孙磊共13位北京青年诗会具代表性诗人的诗作。


  新书发布会由夏可君主持,王家新、冷霜、赵晓辉、冯晏、王东东、陈家坪、张光昕等90余人参加发布会。
  夏可君开场表示,一个时代,需要一个超越时代的精神共通体或星座,本新书发布活动有如下几方面的象征:一是发现彼此身上的悬崖,这暗示了时代与诗性的双重危险与危急,而诗歌写作是对危急时刻的敏感与回应;二是“同时代”一词有三重含义:时间的参差不齐、沉思的时刻与还乡的重建,诗歌写作如何对生活与命运解咒,如何打开时空梦想的褶皱,构成对诗歌写作的挑战;三是北京青年诗会重建了现代诗歌的叙事:从1920年代的鲁迅进入个体内在的真实,到五十年后的今天诗派进入政治现实的真实与随后语言的真实,到再五十年后的2014年左右北京青年诗会进入真正的现代都市的生活真实,如何从真实的生活上升到诗性的真理,并以存在的真理教导时代,这是期待完成的工作。
  张光昕简要回顾了北京青年诗会的发展历程,介绍了本书的出版缘起和编辑思路。他提到,这本诗选集中体现了北京青年诗会的诗人同仁们追求的基本写作价值,将传统的“诗可以群”的经验转化为“共通体”的经验。在这种意旨之下,他解释了“北京”将从自身的空间性概念中朝向一种时间性概念转化,“北京”不仅是一个一般意义上的地理坐标,一个具有首都外壳的文化象征,也是“同时代人”的北京,一代青年诗人将独有的生存和写作经验注入这个名字中;与此同时,“青年”将成为一个空间概念,成为一个具有积极性和持续创造性的代群,一种在任何年龄层次的写作者身上都存在的生长性,这也是“在彼此身上创造悬崖”的应有之意。
  王家新对北京青年诗会的奉献精神和写作品质表达了好感,并由此谈到作为诗人根基的纯粹性。他回顾了早年的文学理想,希望现在的年轻诗人能够坚持那种自由、独立的写作精神,永远不要混,不要背叛自己,更不要去投机。他认为,存在,不仅是一门学问,对一个真正的诗人来说,更是一种牺牲。他回顾了上世纪80年代的写作以及90年代的自我反省和调整,“在中国,做一个诗人意味着什么?”他很早就在思考诗人与时代的问题,因此很赞赏北京青年诗会对“同时代人”进行重新讨论。但是问题并不那么简单,就像他在90年代初写的关于“见证”的一句诗:“当我想要告诉你什么是真实时,我发现,我不得不用另一种语言讲话”。“存在”问题同样如此,早年多多他们在白洋淀插队时互相打招呼:“你存在了吗?”但是,什么是“存在”,在今天仍需要去追问。“存在”并不等同于一个诗人的自我或个性。在薇依的观念里,词根意义上的“存在”恰恰是一种“在外面”,亦即对上帝或本源的脱离。王家新最后重申了他的看法:“存在”就是一种献身与牺牲,唯其如此,才能抵达诗的本源。这不仅是艾略特意义上的“非个人化诗学”,在那些真正伟大的艺术家、思想者和诗人身上,都深刻地体现了这样一种精神!
  冷霜认为,由青年诗人同仁自发形成的北京青年诗会所组织的诗歌活动显示出与作协、高校或企业等主办的诗歌活动的差异,诗会的成员也并不以简单的代际划分(比如80后、90后)来自我确认,而更像是基于一种经过辨认的诗歌友谊来维系。他特别谈到,阅读这部诗选给他带来的一种“轮廓感”。当代诗歌在过去相当一段时间里常见的那种怀疑主义的倾向和反讽的气质在这本诗选的很多作品里消褪了,代之而起的是一种更明确的抒情作风,以及对人类终极价值的肯定性表达。
  赵晓辉认为北京青年诗会的可贵之处,在于它纷纭多变的青年活力,以及内在精神的不断生长。与诸位青年诗人的交往,体现了“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精神默契,也是一个借诗歌彼此取暖的过程。她还对入选的十余位诗人的诗作阐述了自己独到的见解。与青年诗会以及这本诗选相关的,既有现实壁垒与个体生存交汇撞击时产生的整体性时代共感与创痛经验,也有诗人们在存在的疑问中力图呈现自我幽微面目的努力,这其中饱含着对抗虚无的线索,以及展现沉疴与疗愈痼疾的愿望。他们的思考与写作,尽管表达未必十分圆熟,但有种主动介入纷繁复杂的当代经验、公共法度等命题的可贵质地。
  冯晏认为,与外省相比,在思想性和艺术性方面,北京具有无与伦比的资源上的优越性。她由北京青年诗会联想到了美国“纽约派”,并谈及两者的相似性。她认为,北京青年诗会具有深厚的理论支撑,才让它产生了广泛共鸣。同样,对于一个诗人来说,如果没有深刻的理论修养和阐释能力,是很难走下去的。
  王东东畅谈了他与北京青年诗会的渊源以及对这个群体的理解。他认为,以一种团体面目显示的诗人,比之前松散的自由交往更能带来一种神秘的奥义。后者是一种创造力的激发,而前者则是一种超出个人的“无面貌的面貌”,因而格外耐人寻味。北京青年诗会注重诗歌与思想的融合,意在为我们发明更多但注定稀少的美好理念,同样不断发明自我,甚至发明出一个未来。“时代性的面孔”就是一种无面貌的面貌,而在其中,我们民族的政治命运、语言命运和精神命运也得以展现。作为个体写作者或一个共通体,必须接受它的召唤和质询。
  本次活动由北京青年诗会、东方历史评论、北京大观世纪文化联合主办。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诗通社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