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从圈子到行业,谈诗人跨界 (阅482次)
2017-06-26


从诗人开始跨界
一个从“圈子”到“行业”的观察笔记
 
跨界,在时下的社会生活当中是一个时髦的流行概念。很多人开始把自己的专业渗透在设计、音乐、艺术等领域。在诗人这个领域,跨界艺术也在悄然风行,诗人北岛、西川、芒克都是知名的跨界诗人。跨界让不相干的两个领域能在对立的元素面前,擦出新的火花与新的创意。
 
6月17日下午,作家跨界“画画”会怎样大型对话分享会在北京举行。本次活动由诗人安琪主持,特邀诗人牧野、周瑟瑟、老巢等三位嘉宾共同出席。他们的身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除了写诗之外,还从事画画、策展、艺术批评、导演等方面的工作,在相关艺术方面均有所建树,对诗人跨界这样的话题也有着一定的话语权。
 
1
 
在谈到作家跨界“画画”的现象,安琪自己讲到,2005年,她参观了半坡博物馆的“人面鱼”图腾,深受震撼,从此喜欢上了画画。在私地下,他们给安琪的画命名“随笔画”、”图腾画”。诗人周瑟瑟认为,安琪的创作开窍因为参观了半坡博物馆“人面鱼”,而我看了很多都具有图腾感的作品,建议可以专攻图腾系列。在安琪看来,艺术跨界,有可能一步到位,引起了很多读者激烈的讨论。
 
2
 
在活动现场,诗人牧野也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学院只是培养绘画技艺的地方,不等于学了技法就成为艺术家了。艺术的存在体现的是人的修养和自由精神,创造生命有限性的可能。艺术创作是个体自觉对生命的确认与敞开,是对生命的理解、体验与发现。这里所说的一步到位,是在这一意识点位上。从源头而言,洞穴岩画更能说明这一问题,先民不可能到央美、国美、川美等八大美院学习,我们也不给他们机会,但是他们给我们留下了图像、书画踪迹,其实观念、思想、技能什么都没有,就一抵近天性的涂抹而已。何谓先民?儿童期的自己就是自己的父亲,何谓自由自在的意识点位,小时候尿床、尿尿画画的摇摆,就是艺术创生的真理。回到常识比什么都重要。我们说的当代艺术,就是从杜尚的小便器生展的,从见佛杀佛的禅宗启蒙的。现代人首先是知识人,知识人是被绑架的人,异化的人。艺术的存在隐秘的线索和名和利和标准无关,又从人性的理解上干预现实生活情境,对生命提醒的同时,提出了对艺术警惕的主张。
 
关于安琪提出的艺术跨界,有可能一步到位。有读者却认为,艺术可以跨界,当然。但一步到位纯属瞎扯。他在诗歌、艺术评论浸淫多年,这些都是步步到位的时间以及它所产生的结果。所以他能产生这样的水墨肌理作品。艺术的精神是自由,但最后的创造必定有所限制,这个限制对每一位艺术家都实行开放和封闭的状态。所谓跨界必须在某一界已达巅峰方可大道同谋而已。现在好多诗人都在画画,其实跟美术没关系了,所以把艺术的帽子一扣而已。这跟后来的文人画如出一辙:瞎涂乱抹、没有绘画,没有文化。艺术是自由意志的世界,但绝不是胡作非为。毕加索从蓝色时期到立体绘画,我们不能跳过的是他14岁时的写实功底,任何一种省略都产生于忽视和无知。
 
3
 
周瑟瑟在活动现场也谈到一些自己的感受。他说,作家、诗人画画写字是另一种生命状态的呈现,艺术的创造在不同生命个体的差异中涌现。我的父亲临终前给我留下“诗硬骨”遗墨,怀念父亲的夜晚我就写字,我想通过写字释放我枯寂的情感。2012年我与友人为画家卢禹舜先生策展,提出“新人文美术”,我想把当代水墨从文人画里拎出来思考,我从此也开始画水墨,我认为当代水墨必须要有自己的来处,传统不是死的传统,当代水墨应该走向自我启蒙,即“新人文”的启蒙。我想找到当代水墨的生命的意义,“新人文启蒙”是作家、诗人与画家、艺术家融合的一个历史性跨越,不是单纯的绘画技术创新,也不是某一个艺术观念的创造,而是对自晩清至今三次人文启蒙的反思,落实到我们的艺术实践,就是通过个体生命的不同艺术形态来表达属于我们这一代人的“新人文启蒙”。
 
4
 
年轻时期阅读《约翰·克利斯朵夫》对诗人老巢影响很大。他说,每个时代能对人类历史发挥重大作用的也就两三人,大多数人就如灰尘,跑到鞋子上,很快就被擦掉。所以他一直以自然而为的状态活着,喜欢写诗就写,这一段时间不喜欢就改为导演,总之,没有必要刻意去创作,至于画画,他也认为活到一定阶段对画画感兴趣自然会去画,目前没有这种想法。
 
5
 
江苏的读者张利群认为,作家跨界画画与作家跨界画家不同,与作家跨界做画家也不同。第一个是,一个作家也在画画。有主次,职业作家,爱好副业画画。第二个是作家也做画家。两个都是主业。第三个是作家改行做画家。一个主业改到另一个主业。
 
其实我能理解主题的意思是目前社会上普遍的一些情况,在作家诗人群里,也有喜欢画画,还画的不错,大有取而代之或者试比高低的趋势。
 
在以前的画评中,我曾经说过体制内外的问题。应该理解你们的话题指向分别是两个体制内的或者是相对专业职业化的队伍之间存在的迹象,不能说乱像。也写,也画。一个以文字为主,一个以书画为主。其实除了形式不同,很大部分是相通的。这要从书画起源简论。书即写,字以书名,达意,方便交流沟通,是语言的书面形式。画最早是指示,如方向,也有指代,画一头牛、一只鸡,同样可以指示,替代语言。后来又做装饰,花纹图案,装点器具,增加美感。
 
书、画上升一个层次,从工具变为艺术,字词句除了语义,还有抒情,普通俗话也可以成为成语、警句,甚至词赋。图案也有图形上升到美术,最终出现职业分工。一个好的文字工作者也可能是好的画家,因为他有好的文学修养,也刻苦钻研书画艺术。既写也画,我们不能有职业分工就站在一个角度去质疑另个角度。一切都是出发点产生的问题。这恰恰是老子早就说过的一句话:名可名,非常名。作家、画家,名字名称而已,它不是永恒不变的。世界万物总是在不断变化之中,即使今天是男的,后天成为女的也是客观存在。何况是曾经同源的一个文明。
 
这个时代早就是一个多元的时代,无论哪一个行业,有多才的人一定是更适合社会发展潮流,更容易生存。谁墨守成规,就更容易被淘汰。
 
我们的文凭、户口,甚至领了证的夫妻,从来没有规定谁就是谁的,哪天你落后了,你就有被淘汰的可能。这不能怪这个社会,最终要怪的是自己。
 
综上所述,画家被作家跨界,还是作家被画家跨界,本无可争辩的,我们这个社会,要辩的是当你作为作家时,写的是否真实,是否内心真实情感,有无作假作秀甚至欺骗。而当你是画家时 是否画的真心真诚,是否有造假或欺骗。只要不断学习,只要发乎内心,这个社会就认可你的价值。谁都不会在看到一幅好画时因为是体育老师画的就不要。也不会读到一首好诗时,因为是农民写的就不认。
 
6
 
《中国美术报》记者石皓也发表自己的看法。他讲道,我们不能以职业、年龄、学历来划分艺术的高低,这些都不能绝对构成艺术大家成功的唯一要素,但是术业有专攻,你写诗成为一个伟大诗人,需要的条件太多,比如时间、知识的高积累、天赋、环境、机遇等等,同样成为画家也一样,都是在一个行业里打天下一辈子!现在的知识结构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每个行业都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体系,不像齐白石先生那个年代,细分领域不健全,当然不排除天赋高的,但是现在全球化一体,互联网这么发达,你想搞出一套自己创作的创新流派难度极大,你了解的大家都了解,你研究的别人也知道,在加上现在的环境人们的功利性很强,对人的意志力的挑战也很大,所以成为大师很难!
 
现在中国人创造水平普遍不高,跨国界、跨文明人类题材的作品几乎没有,很多知名作家去国外不是写点游记,打点酱油就回国,国际视野太窄。但是回到跨界问题上,圈子的认可度可能性比较大,但是作为一个专业的画家、作家也好,载入文学史、美术史这样的行业界限,不是圈子能跨过去,要求水平会更高,像韩美林、范曾都不是艺术家,行业是不认可的,行业的认可度是无情的,残酷的。就比如,余秋雨在中国美术馆办的书法个展,参加开幕式的人都是外行,就主办方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来了,其他知名艺术家都没有来,当然不排除余的人品有问题,但是单从艺术的角度上来讲,这个行业对专业的认可度还是很高的。所以跨界,圈子跨界小打小闹可以,而且这样的人也很多,但是太高水平的几乎没有,行业领域跨界,就讲到了专业性上,要求就变的很高,所以跨界可以跨,无人能管,而且也是好事,但是跨界要想在行业里站成大家,就得把“跨”去掉。因为专攻一门,很多知名的作家、艺术家都是熬到头,才被行业、社会认可那么一点成就。所以在会上有人提出跨界须谨慎,我也是比较认同的。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来讲,跨界会让人开阔视野,写出的东西更生动,更有感觉,我还是很喜欢的。不过我们大多数人追求的目标,都是在夸夫追日,理想就像奇迹一样,我们都在期盼着,贪恋着。

(来源:新浪收藏)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