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二十五岁以后”——夏汉对话青年诗人 (阅525次)
2017-06-09


2017年6月3日上午9时,一次聚焦于“大学生诗人当下与未来的写作”的对话于西南交通大学进行。
 
T.S艾略特在《传统与个人才能》中谈到:历史意识是任何想在25岁以上继续想做诗人必不可少的条件。本次对话围绕着大学生诗人的“25岁以后”展开了讨论,旨在寻找大学生诗人写作的动力,让更多的大学生坚持诗歌阅读与诗歌创作。
 
夏汉首先对5月29日开展的“第二届西南高校大学生诗歌论坛”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夏汉曾于2015年整理过“90后诗人”专题,对全国大学生诗人群体及其写作状况十分了解。他表示,西南高校大学生写作群体庞大,同时写作水平高,这让他感到十分振奋。此外,他还谈到大学生诗歌创作的三点特征:一是善于将小说、电影、戏剧、童话、绘画转化为诗歌;二是将情感生活产生的诗歌写得立体、深刻,尤其是在语言的雕刻与塑形方面做得十分成功;三是进入现实生活。“有些学者、批评家认为,大学生的生活是贫乏的、其经验是浅薄的。我并不认同这个观点。四年的大学生活中也有很多的生活经历和经验积累,关键是如何将它们转化为诗歌的语言。”接着,夏汉回顾了自己25岁时的写作状况,表示自己特别羡慕在座的大学生诗人们能在这样年轻时就写下如此多优秀的诗歌作品。
 
四川大学学生诗人代表莱明提出了自己的疑惑。他发现自己进入了25岁之后,思考得更多,而写得作品比以前少了。“一些优秀诗人的成功作品都是写于30岁左右,我应当以何种状态过渡到30岁?”
 
刘诗晨博士对此表示理解。他谈到,自己身边的几位朋友也正陷入到这种焦虑之中而变得消沉。他说:“在25岁的结点,大学生们面临着两种取向:一是加入社会,即便是刻意与其保持距离但还是会被‘污染’;二是自我意识上的‘遁世’,但也会因此导致写作上的枯竭。是否存在一种灵活而非妥协的方式来处理这种两难的境地?”对此,他提出可以建立一个西南地区大学生诗人群体。
 
对于“25岁之后”的大学生写作,李商雨博士提出了自己的担忧。他说道,现在洛灵诗歌协会有一部分优秀诗人即将面临着毕业,在校期间,他们一方面进行创作,一方面又不断地挖掘并鼓励有潜力的同学从事诗歌写作。一旦这些人离开了协会,洛灵诗协是否能够形成良性的机制,传承并发扬洛灵诗协写作的传统与氛围,从而吸引更多同学投入到到写作之中?离开校园的大学生诗人们能否继续坚持诗歌创作?
 
李铮回顾了自己从加入协会到即将卸任的经历,一方面对即将毕业的诗人们多年来为协会的付出表示感谢,另一方面也对接下来留在协会的同学们的创作热情与态度表示忧虑。
 
陈玉伦结合自己在协会任职的经验和自己对目前协会组织、运行现状的观察,反思了目前协会的写作状况。他认为提高协会成员的创作热情与审美趣味是当务之急,同时,增加成员之间对于诗歌的交流也是十分必要的。
 
余杭分析了决定大学生诗人在25岁之后是否坚持诗歌创作的关键点,在于个人意识到历史意识能否成功转化。“很多人可能在25岁之前只是将写诗作为一种情感的表达,是本能的写作方式。但一定会有这样一个时间节点,会让你开始具有一种历史意识,思考如何能和别人写得不一样,让其成为个人声音的表达。而个人意识到历史意识的转化可能会使很多人离开了自己的‘写作处境’。”
 
此外,大家积极投入到讨论之中,围绕着“诗歌群体对诗人创作的影响”、“如何在写作群体中形成良好的创作氛围”等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把自己的诗写好,这是最重要的。”最后,夏汉如是说。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