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浮山·首届中国当代汉诗研讨会在芜举行 (阅952次)
2017-06-03


  2017年5月27—28日,“浮山.首届中国当代汉诗研讨会”在芜湖市三山区举行。本届诗会由芜湖市三山区委宣传部、三山区文联主办。芜湖诗院、三山瞭望、风儿诗社承办。
  本届诗会研讨主题为“当代汉诗的N种可能性”,全国诗歌大赛 “诗意芜湖.梦回三山”同时在诗会上启动。


附:研讨会发言摘要
会议记录:李东、张耀月
文字整理:卢丽娟,梦亦非

吴少东:当下中国诗人与诗歌的生存状态是尴尬的。新诗发展的今天已经一百个年头了,新世纪以来,特别是新世纪第二个十年以来,有复苏的势头,新世纪的读者对诗歌的期待是很高的,但他们获得的优秀诗歌又是很少的。一方面是诗坛轰轰烈烈,一方面是圈外冷冷清清。一方面诗人们我行我素写自己的,一方面读者不买账。

默默:我们新诗百年的灵魂在哪?我们是三代诗歌,第一代是诗经楚辞,第二代是唐诗宋词,第三代是新文化运动的白话诗。历史自然会淘汰很多人,但是我,还是要关注,诗歌传到白话诗,唐朝也是西方文化的融合,才有盛唐的气象,一百年之际,我们展望和回顾,我们的汉语白话诗超越了诗经楚辞没有,超越唐诗宋词没有。我们最重要的考量和成就,是在白话诗语言的成就,就如杜甫当是并不太为人所知,几百年后才成为诗圣,我们留给后来印证。

祁国:诗歌进入信息化时代,几乎是和世界同步的,但是我们看我们的诗学研究,所谓的现代,新诗,白话诗,我个人的看法和各位商榷一下,语言的转化从五四进入白话,我们现在诗歌的语言是和世界同步的,当然还有一些人停留在古典的农业文明,不找准自己的坐标,是和时代不同步的。诗歌是时代的前沿,是民族思想的先锋,如果不能与世界同步,就会很难对诗歌有所帮助。

梦亦非:人工智能AI所写作与出版的这一本诗集,是新诗的“创世纪”。 AI小冰创作并出版的新诗集,其意义的重大甚至超过了旧体诗转换为新诗,在百年前的这次范示的转换中,创作主体没有变化,仍然是“人”。但在AI的新诗文本事件中,创作主体发生了变化,从人变为人工智能。这已经超出了范式转换的范畴,成了一种“新诗的创世纪”。《圣经》中的创世纪是上帝创造了世界,包括人。在这一次新诗的“创世纪”中,人类创造的AI创作了一向认为是只有人类才能创作的“诗歌”。在诗歌史上——如果诗歌历史将来还有意义的话——其重大性远远超过新诗从旧体诗的时代诞生。

张涛:对于当代新诗百年,我觉得第一个在自媒体时代,是丰富的,是诗意的,是一种貌似诗歌的抵达,就像吴少东所说,诗人的头衔给的太多了,这对诗歌是一种很大的伤害,诗歌发表途径来的太简单了,我觉得诗人应该自我清醒。第二说地域诗歌是我们应该关注的,我们表达地域诗歌是有难度的,写不出来,应该用自己诗歌的能力去表达,去抵达。现在大家都喜欢原生态,但是当你真正面临山水会面临很多建设的问题,我们怎么去写这些。第三,是一种阅读的抵达,今年诺贝尔文学奖讲给鲍勃迪伦,我是喜欢音乐的,在之前很多人不知道鲍勃是谁?我们诗人太关注自己的小圈子,我们应该在阅读的抵达下一些功夫,而不是泛泛而谈现象。

阿西:汉语诗歌与诗人当下生活的关系,决定了诗的发生或诗人的写作动机和诗人的可能性,决定了诗人为什么要写诗这样一个最为根性的话题,每个诗人都必须予以认真思索并给出自己回答。汉语诗歌与诗人当下生活的关系,实际上就是诗或与生活的关系问题。

李占刚:今天很有意义,是端午节之际,又在李白逝世的地方当涂附近。汉字本身的诗意,引起机器人本身的写作是存在的,还有语言的陌生感,无论我们说机器人,还是后面的程序员,他都介入了诗歌重要的领域,他能写出诗歌,让我们觉得惊奇,他的价值在于消灭了一部分诗人。诗歌回归到它的心性上,灵性上,小冰用了两年时间到达这个份上,再用两年也可以到达一定的高度。小冰诗集的出现,代表机器人写作进入一个时代。小冰越来越感性化,人类越来越机器化,这个世界势必失衡,会有一些变化,诗人应该增加诗人与机器人的关系,如何对待机器人写作的问题。

北魏:本来讲两个主题,第一个就是当代中国诗歌,为什么要持续的去浪漫化,我讲一个简单的话,徐志摩,当初他去英国拜会哈代,哈代带他去花园,采一朵花给徐志摩,这次会面时间不长,也可以说是徐志摩为什么没有按照哈代的路子走,可能跟这次会面有关。第二个主题就是我们当下的中国诗歌个性化写作,能不能,要不要和历史想象空间,请个性化写作入住历史想象空间。刚才默默说三代,就是说我们写诗还在幼儿期,我们要很好的摆正我们对待诗歌的位置。

孤城:研讨当代汉诗N种可能性,是一种探究性的,一种前倾性的思考,是关乎诗歌拓展的新领域。我想要提请大家反观的,是诗歌的旧疆土。是诗歌旧疆土乱象横生的N种情状的有效性。以及,这种背景下个人的一个呼吁:诗歌需要有温度,说人话——在一种通融的语境下完成自己的诗歌抱负。

蔡克霖:我传递两个信息:一,我半个月之前拜访郑敏,他是九月派诗人中最后一个在世者。我们去拜访他,我们交流:1知识分子敢不敢讲话,2,有没有走出庙堂。

碧宇:当下,我们现在正处在新媒体时代,新媒体的产生、发展,改变了信息传播方式,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带来了一场社会变革,同时也为诗歌的创作和流通带来了一场变革,当下诗歌创作的海量涌现,各种流派风格的争相斗艳,展示平台的百花齐放,让中国当代诗歌空前繁荣,同时也呈现出泡沫现象,让一些人心变得浮躁,变得更加迫于急功近利,急于成名成家,但是现实往往不能随欲所愿,诸多问题和需求与真实的内心不相适应,诸多的“成长中的烦恼”也应运而生,因此新媒体时代下的诗歌创作为我们提出了更高更新的要求。

刘斌:一是自由意识与思想仍然没有根本的彻底的觉醒。真正的诗人应该是拥有自由心灵的人,这样他才能驰骋于诗歌艺术的天地,与万物同一,与天地参,去拥抱诗歌那美丽的神灵,去聆听来自诗歌之神美妙的天籁之音。二是诗人人格意识还没有清醒的认识与自觉地皈依。所谓的诗人人格应该是一个诗人在不断变化中的全体和综合,是具有动力一致性和连续性的持久的诗人的自我。这样的人格具有保证着诗人对诗歌的绝对忠诚,保证着诗人对诗歌怀有宗教般的虔诚与痴迷,保证着诗人诗歌事业的纯洁性与纯粹性,也保证着诗人的写作的可信度与精粹的质地。三是诗人真实的生存的遮蔽、矫饰与畏缩。真正的诗人是像柏拉图所说的神灵附体的人,是诗神拣选与青睐的人,绝不是会写分行的字的人就成为诗人。所以,我们说,要改变写出的诗歌是孱弱的,苍白的,没有生命力的,甚至是虚假的伪诗歌的现状,主要的途径之一是要求我们的诗人像一个真正的诗人那样活着。诗人们的生活方式与理念必须来个根本的彻底的转变。这在当下物欲横流的社会显得尤其重要。只有这样,诗人才有可能获得来自其自身生命赐予的关于诗歌的独一无二的启示与馈赠,才有可能写出独属于他的特异而非凡的诗篇。

雪鹰:有的人一生中在不同时期,写不同风格的诗歌,追求不同的手法与风格。有的人一辈子就写一种诗歌,永远没有突破,所以就会慢慢被淘汰了。每一个时代都有最适合自己的诗歌特色。无论哪一类诗歌,底线都是要有回味。这是诗歌区别于其他文本的底线,没有回味的东西,再分行,也不是诗。口语诗也有好东西,也有让人回味的文本。但是,没有诗性的口水,很多很多,充斥诗坛。所谓超现实的手法,把世间所有事物任意组合拼凑,诗写的技术要求很高,把握得好会写出现代性很强的诗歌,反之意象之间的跳跃变成了生硬的断裂,碎片化之后失去了诗歌内在的逻辑与关联,既没有表达也没有呈现,诗歌变成了咒语,甚至作者自己也说不清在说什么。所以,超现实手法把握好一个度。把握不好,写的就是非诗。

云川儿:优秀者已然优秀安潜,浮躁者依然暴虐浮浅。随着对诗歌诗坛了解越深入就越是会发现这一条规律或规则。说它是规律规则,是因为,越是优秀的诗人一般都会主动地选择安潜内敛的生活和写作方式,而浮躁者则有意识无意识地滑向另一端。

胡权权:先我们在教课书里学到的新月派诗人闻一多先生提出的诗三美形式,即:音乐美,绘画美,建筑美,显然已经不能满足现代新诗的发展,这些反而成为当下诗歌发展的桎梏。就我个人有限的阅读经验看,我以为我们在坐的许多诗人都创造过完美的诗歌。

李东:我是一个行吟者,我大部分诗歌出于公交车,出租车还有马桶上,而基础就是生活,生活中所观察和感应到的一切。起初为写作而写作,后来为释放而写作,现在只是记录那一瞬间的感觉。追寻真善美,追寻自在欢喜。新诗一百年,很短,之于写作近体诗杜甫,古体诗也太散漫了,不符合格律,宋词为了摆脱格律诗的窠臼也没少受诟病,而,哪个时代都会有相应的文本样式和经典出现,交给时间来检验吧。尊重别人的喜好和发言权,写自己的诗。所谓流派也是不成立的,最初那些占山为王的,忽然发现自媒体时代瓦解了过去许多人苦心经营的山头,自媒体像一阵春风吹来,万物复苏,被压在石头底下的那些小草,也倔强的生长了出来,甚至还把石头给掩盖在草浪中。

杨启运:所谓后现代的当下,诗歌要承担什么?当下的诗歌,要怎样才能无愧纷繁芜杂的生活,要怎样才能无愧于这个风云变幻的时代?是游戏,是敬畏,是粉饰,是忠诚,是偏向解构,是侧于重建?我更喜欢“载道”的诗歌,中国的文学有这个传统,诗歌也有。对于“道”,我们可以理解得更为宽广一些,更有包容性一些。可以关乎国家命运、苍生疾苦,也可以指涉宇宙法则、心灵律令……古今中外,古往今来,许多更能震撼心灵的诗歌,是“载道”的。我觉得这即是一种承担,对于更多的生命,对于更广泛意义上的生命。勇敢的承担是一种悲悯,是一种体恤,是一种终极意义上的关怀,具有神性……

默抒:何为诗?在我看来,就是种籽落在青石板上,也能扎下根,生出芽,开放花。诗拒绝语言的苍白与平庸,可以颠覆常规,让眼睛一亮,引起惊叹。洛夫有首诗:水深至踝,蹲在水中望你;水深至腰,站在水中望你;水深漫过头顶,眼睛漂在水面上望你。人的眼睛怎么能漂在水面上呢?但在诗里就能,这一漂就出彩了。“去看你之前  我必须,提前三天静心  祈祷,沐浴  换上素洁的布衣  不带一丝尘埃  剔除内心深处所有的欲望。”   这是风儿写的《去看你之前》,仅仅开头一小段,就能感染你。由此可见,诗该怎么写,提出什么主张,推崇什么流派,打出什么旗号,并不重要,关键在于能写出感觉,让自己和他人欣赏、喜欢。谢谢大家!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T  来源:芜湖诗院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