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幸存者诗刊复刊号(2017年 第一期)目录 (阅783次)
2017-05-19




 


复刊词:一个幸存者的传统

《幸存者诗刊》编辑部
 
我们都是幸存者,无论从人生或文学角度讲,莫不如此。
 
近三十年前,当我们为一个小小的诗刊寻找命名,“幸存者”这个词,击中了我们。那时,太年轻的我们,还不懂那冥冥之力,源自何方?它被植入视野,又如何会活成一个谶语,吸附我们后来的人生,一次次被添加更渊深的含义?
 
如果说,当时的“幸存者”,还更像一个词藻、一种口号,那三十年后回头看,它已不多不少成了命运本身的代名词。借助这个名字,我们的短短几十年,已含括了多少生死变幻?我曾有感而发:“……时间空间,如我们一样成了鬼魂,轮回在认不出的地方。中国,只剩几个老地名。‘全球’,转眼扎进这土地每个角落。芒克的诗题‘今天是哪一天’?我出国前的诗句‘这儿是哪儿?多远?’美貌不再,沧桑已至,我们自己就是历史”。
 
但,亲历历史,并不自动等于获得自觉。幸存者的真价值,在以渗透幸存精神之诗,去验证一个文化艰难曲折的成熟之路。三十年前《幸存者》发刊词中那句话:“幸存者指那些有能力拒绝和超越精神死亡的人”,像个潜台词,贯穿了我们每一天人生、每一行诗作,它日日更新,从未过时。每指认一个“精神死亡”的新处境,都在自问兼追问:什么是“拒绝和超越”的新定义?
 
质言之,当代中文诗的思想、美学特征,一曰民间性,二曰文化性。民间性凸显个人对官方权力的离弃;文化性在主动重构所有文化资源,激发饱满的创造能量。民间性铸塑风骨,文化性拒绝粗疏。民间、文化二元互补,持续转型,落实为一件件风骨、神采兼备的美学杰作,并建立起一个“独立思考为体、古今中外为用”的真传统、活传统——我们未曾须臾离开过这个传统。
 
《幸存者》诗刊,是幸存者精神传统的存在形式。跨越三十年,它与其被称为死而复生,不如干脆被叫做“同心圆”(请原谅我回收自己的诗题),无论现身或隐身,都始终保持在当代中文诗的现场,铆定诗人自我挑战那个圆心,让体味困境和忧患,与汲取思想能量成正比。当年是油印草纸,如今是无远弗届的网络,但一首诗与内心之眼的距离不变,我们希望,入选这本杂志的作品,每一件都证明我们幸存下来了,且幸存得创造力十足。
 
《幸存者》诗刊的编辑原则,简单而清晰:既恪守专业评判,也张扬草莽活力。专业评判,来自各栏目轮值编辑,他们都堪称本行资深高手。第一期的诗作、理论、翻译、跨界诸栏目,将延续到今后各期刊物中,发表在这里的作品,无一例外都选自《幸存者》投稿邮箱,但,即使那些耳熟能详的诗人名字,也只有经过新作质量被再次认证后,才可能列入这本杂志。其中,有别于传统诗刊的跨界栏目,标示出当代活法的高光点之一,一位位诗人,变形为画家、雕塑家、歌手、戏剧家……手法戏法全方位绽开,又万变不离诗意创造之本色。由杂志掌控的四大栏目之外,我特别推荐大家关注《幸存者》诗刊为张扬民间活力而创造的诗群大展栏目,这个独特园地,百分之百交给被选中的诗群独立编选、自行设计、充分创造。可以说,《幸存者》诗刊要刻意保留一座山林,任其间云蒸霞蔚,出没珍禽异兽、妖魅灵怪。诗群大展栏目,信任朋友,就一信到底,编者自行定夺,我们撒手不管。本期《幸存者》诗群大展,由成都九眼桥诗社开球,他们全无对“主流”、“正统”的种种顾忌,而以九位诗人九九八十一首诗歌佳作,一举把自己扶上了主位。《幸存者》诗刊的格言“只认诗,不认人”,到此证明绝非一句空话。我们特别提请各地朋友注意:诗群大展栏目,将向所有汉语诗歌群体虚席以待!
 
编选杂志,就是建立判断标准。编选《幸存者》诗刊,就在为一个幸存者的传统立言。我们珍视当代中文诗的缤纷活力、众声喧哗,同时坚持不放弃评判,目的还是要激发幸存的质量。归根结底,诗人终将逝去,真正对抗、乃至能战胜时间流逝的,只有诗。
 
(杨炼执笔2017年4月28日)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幸存者诗刊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