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肖水访谈:想以写诗为志业, 你要读得博杂又深入  (阅853次)
2017-04-21


郴州新报记者 郭凯
 
郴州新报:首先祝贺你成为“第二届华语青年作家奖”候选人。你是什么时候得知自己成为这个奖项的候选人的?当时心情是怎样的?你对自己得奖抱有多大的希望?
 
肖水:我是主办方向我要照片和简介的时候才知道的。入选当然会感到很高兴,因为这是对我的一个非常高的认可。至于能否得奖,就平常心吧,对我而言,有变化与提升的持续写作比得奖要重要得多。
 
郴州新报:跟我们谈一谈您的入围作品《末日物候》吧,这首诗的创作背景是怎样的?你想通过这首诗表达什么?
 
肖水:抱歉,我从来不谈论我的作品在写什么。我唯一可以说的是,这组诗里有一些是我的《南岭故事集》中的一部分。南岭,那么从这个名字你可以知道,这是一系列献给家乡郴州的诗歌。
 
郴州新报:《末日物候》组诗中,你用到 “卷曲的木屑”、“劳作的人”、“发霉的草垛”、“一家人住的库区”、“母亲经营的小杂货店”等等这些意象,其中是否有你成长的印记?
 
肖水:你说得没错,我在北湖区的南溪、鲁塘长大。我曾忧伤于我不是一个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但随着视野渐长,我很庆幸于我有完整的生活履历,从乡村到城镇,到城市,再到省城,再到国际大都市,每一处都有生活的风景或者裂缝为我展露。而我在乡村的记忆成为我写作的财富。亲近泥土的人,才会更多地得到自然的馈赠。
 
郴州新报:莫言曾说“作家文学创作的故土情结是难以磨灭的,很多作家都是不自觉地在运用乡土文学,全世界的作家几乎无一例外”。可见,故乡与文学之间产生着十分密切的关联。我看你的作品也如此,比如你的《南岭故事集》里,就写到了“寺郎坦”“乌石矶”“湘粤古道”等;在《南溪乡》里,你写“站在那被密林掩盖的废墟顶点,远远就望见我出生并生活了十年的小镇”。请问,你和故乡的关系是怎样的?故乡对于你和你的诗歌创作而言,意味着什么?
 
肖水:我是故乡的游子,我与故乡的生命联系永不会断。我早已经离开南溪和鲁塘,但近几年我经常回去,作为一个陌生人回去,带着一种抚摸岁月的心境回去。故乡对我的创作而言,是无尽的源头。我经常想起南溪的河岸边从大石头上涌出来的泉水,这个意象对应了我的写作和那个破落的小镇的关系。
 
郴州新报:你是怎样走上诗歌创作之路的?
 
肖水:我小学二年级就喜欢写作文,后来我尝试写古诗。我父亲从南溪调往鲁塘工作后,我经常重返故地,爬山涉水,只为寻觅蕴含在山水之间的“诗句”。我走向诗歌创作的引路人是教科书,是教科书里所有那些伟大的作家们的经历,在我的生活中播撒下了梦想的种子。
 
郴州新报:对你影响最大的诗人是谁?你最喜欢的一首别人的诗是?为什么?
 
肖水:中国当代的诗人中,我很尊重北岛、欧阳江河、王家新、西川等老师,我也很推崇张枣、陈先发、雷平阳、朱朱等老师,但是我无法说我最喜欢哪一首诗,因为我认为没有一首诗是完美的。
 
郴州新报:目前为止,你最喜欢的自己的诗是哪一首?为什么?
 
肖水:说实话,我很少重读自己的作品。我也经常忘记一首诗我写了什么。或者本质上我不太考虑过去的诗歌好不好,我对诗歌的记忆集中在最近的那一两首上,我只集中精力将我未来的一首创造出非同寻常的质地、温度、气质、精神境地。
 
郴州新报:你是否愿意承认这是一个诗歌衰落了的时代?请说说你的理由。
 
肖水:这不是一个诗歌衰落的时代,这是一个诗歌繁盛的时代。经历了1980年代虚假的繁盛,1990年代诗歌的低潮后,我们在新世纪终于让诗歌成为了“诗歌”,而且借助网络工具,诗歌学习和交流变得前所未有的便捷,使中国诗歌写作水平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我认为目前的中国诗歌,一定到达了可以与西方平等对话的位置。
 
郴州新报:你最近在读什么书?请简单介绍一下。
 
肖水:我最近在读《发现石峁古城》,一本考古学著作。我想知道我们文化的源头是怎么样拧开的。
 
郴州新报:纸质阅读与电子阅读,你更喜欢哪种?为什么?你怎样看待今天电子阅读的兴起、纸质阅读的衰微,你认为纸质阅读有一天真的会被电子阅读取代吗?
 
肖水:我都喜欢。电子阅读便捷,纸质阅读更有手感,更有文化意味。我认为纸质阅读永远不会被取代,因为纸张本身、呈现方式及其生产过程具有极强的文化意味,它与电子的冰冷状态形成对抗和补充。
 
郴州新报:阅读对你的写作有着怎样的影响?你现在大概每天要花多少时间来阅读?你喜欢读什么类型的书?
 
肖水:阅读和旅行是我认为写作之外最重要的事情。阅读不仅是语言学习的一部分,还是精神生活和精神学习最重要的部分。我喜欢古籍、考古类、诗歌类著作,现在每天大约有两小时的阅读时间。
 
郴州新报:你是否会读畅销书?对于时下异常火爆的网络文学,你有关注吗?怎么看待网络作家动不动几百上千万的版税?
 
肖水:读。对于网络文学,我不关注,因为自己曾经就是网络文学的一部分,知道水分极大。我不关心版税。我在诗人劳作之外的工作,能让我生活得不错。我重视的是我的工作能提供给我什么样的视野和空间。
 
郴州新报:蒋方舟曾经在接受访谈时说,希望自己在写作之外还有一个别的工作,写作这件事情对她来说就是一个避难所。那么,写作对你而言是什么?它是艰难的,还是快乐的?
 
肖水:蒋方舟说得很好。写作对我来说,就是生活和生命本身,我的生命一直在其中,没有出来过。我的写作是艰难的,也是快乐的,但写作从不让我痛苦,它让我懂得爱。
 
郴州新报:对于阅读这件事儿,你能给到我们读者的建议是什么?
 
肖水:我只能对想以写诗为志业的朋友说点什么,那么就是:你要读得博杂又深入。
 
郴州新报:今年你有怎样的阅读和写作计划?
 
肖水:我从来不做阅读和写作计划。我总是想保持努力地读、去写的劲头,我总是看我的朋友们在读什么、写什么,他们在激发我。
 
郴州新报:最后,给我们的读者推荐几本你喜欢的书吧。你的推荐理由是什么?
 
肖水:我希望大家去读我前面提到的几位诗人的作品。这很重要,中国当代诗歌写作的水准是他们建立起来的。


肖水简介:
1980年生于湖南郴州,先后就读于复旦大学法学院、中文系。曾任复旦诗社第二十七任社长,创办复旦诗歌节、复旦诗歌图书馆。出版有诗集《失物认领》《中文课》《艾草:新绝句诗集》《渤海故事集:小说诗诗集》《渤海故事集》(中英文双语版)。曾获未名诗歌奖、《上海文学》诗歌新人奖、诗探索奖·新锐奖等。
2017年,成为由《青年作家》杂志社、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联合打造的“第二届华语青年作家奖”诗歌类的五位候选诗人之一,入围作品:《末日物候》。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郴州新报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