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2015—2016《中国新诗年鉴》出版发行 (阅740次)
2017-04-21










 
《2015—2016中国新诗年鉴》工作手记
 
在上车去云居寺那一刻,我才头一回听说这个地名。
 
云居住的寺庙,太有禅意和诗境了。一座深山大刹伴随贾岛的诗句从脑海里倏地跳出,“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北京的近郊,在冬天依旧如此苍凉,千年如古画。萧疏的山峦,寥寥几笔枯枝,衰草敷霜。迷蒙的雾霾中,一条公路逶迤而去,提醒现在是2016年的冬天。
 
车渐近寺庙,头顶那一圈儿天空,竟然蓝了起来,露出些微儿透亮。
 
这座古寺雷音洞的洞窟曾发现珍藏的两颗佛祖赤色肉舍利,与八大处的佛牙、法门寺的佛指,并称为“海内三宝”。另两处我去过,新建的法门寺可谓金碧辉煌,八大处也还算是香火鼎盛,游客如织。可眼前香客寥寥无几,也没见有和尚,护庙的只是“石经陈列馆”的工作人员。
 
哪怕只看文物,始建于唐代贞观年间的云居寺也称得上北方巨刹。砖砌的辽塔,楼阁、覆钵和金刚宝座一体,形制独特罕有。几座汉白玉唐塔,字迹依稀可辩,十分珍贵。而云居寺冠盖天下的是藏经,从隋唐碑刻伊始,有石经4196块,木经77000多块,,纸经22000多卷, 如此千年福地,佛缘绵长若高山大河,南方那些近年新建却香烟缭绕的寺庙,相比之下简直是黄口小儿,难道是京城古迹太多了,实在不懂云居寺人迹罕见的道理。
 
不知道是比丘祖慧刺破舌尖用鲜血写就的华严经看着瘆人,还是别的缘故。无论是趴在库房的窗口瞧一叠叠石经,还是在偏厢房浏览各种材质的历年经展,背后都阴冷飕飕的,我平生第一次感到了鬼魂的存在,不敢蓦然回头。墙上一张表格,列明千年来,历朝历代的刻经抄经数字,那得多少人锲而不舍地劳作?他们的精魂,一定蹁跹在这个场域,些微儿空隙,都是栖居的空间。可我并不担惊害怕,我等能来此参拜,也是有福报的人,这些生前一心向佛的善鬼,想必会给我们以善待。
 
云居寺一日,让我相当汗颜。《中国新诗年鉴》编了19年了,没用过纳税人一分钱,在当今社会,这是个异数,可谓持之以恒。中国,诗歌也是经。可比之高僧大德,呕心沥血,前赴后继,19年,一瞬间而已。
 
其中唐开元15年修建的石塔内壁,雕刻有深目高鼻的供养人造像。类比,本年鉴的选稿人是:年度推荐(90后,其中00后2人)顾彼曦;网络诗选宫池;民刊诗选马启代,文学期刊诗选冯娜;理论与批评编者赵目珍;海外诗选田原。其中两个编选者为80后,两位90后,所以相对以往的新诗年鉴和本年度其他选本,入选者亦更为年轻。惠州阅客文化发展公司法人兼诗人邹雄彬负责发行推广,诗人黎明鹏承担有关杂务。不仅选好诗,同时注重体现了艺术变异和文化走向的好诗,并尽可能向广大读者推送,这就是《中国新诗年鉴》的初心,也是本国和外国诗歌研究者在众多选本中偏重新诗年鉴所在。
 
杨克
2017年春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诗通社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