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越过“第三代”——关于《新五人诗选》 (阅300次)
2017-04-21




《羊城晚报》vs荣光启
本文刊载于《羊城晚报》2017.4.16人文周刊A8


Y:听说编选这样一本诗选最初的想法与您有关,能讲述一下吗?

荣:确实,大约两年前,在一次与诗友的谈话中,我们聊到今天活跃于当代汉语诗坛的几位重要诗人,大家不约而同地说到臧棣、张执浩、雷平阳、余怒和陈先发等几位,在多位重要的当代诗人中,我觉得这五位似乎更加突出。由此我也想起新时期文学中的那本著名的《五人诗选》,里边是“朦胧诗”的五位代表性的诗人:北岛、舒婷、顾城、江河和杨炼(这是封面的顺序,里边的顺序是杨炼、江河、北岛、舒婷和顾城,也许编者的意思是排名不分先后吧,他们都一样重要),我们当时的想法是:能否也编一本诗选,叫“五人诗选”?这是新世纪的五人,目的是突出他们为当代汉语诗歌写作所带来的贡献,给诗坛带来一种关乎“何为好诗”、“何为有效的写作”的指引。其实这样的想法应该不是个人的意思,而是相当一部分诗人和诗歌批评家的共识,没有我们做这件事,也会有别人来做。

Y;为什么是这五位诗人而不是其他的数字或者其他五位?能具体说明一下理由吗?

荣:当代汉语诗坛,优秀的诗人很多,确实有人编出类似“七人诗选”、“十人诗选”和“十二人诗选”这样的选本,都是很好的主意。我们为什么要凸现这五位,这与我个人的阅读有关,也与近些年诗歌界对他们的公认有关。从1990年代开始,我就为臧棣的诗歌着迷;后来读到余怒《1990年代诗歌作品选》,非常震惊;再后来接触张执浩、雷平阳和陈先发等等优秀诗人。我个人他们各人的写作对于当代汉语诗歌有“范式”的意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相当自觉的诗歌写作观念并且有由此观念带来的个人成就。

比如臧棣,从早期的《无情的美人》、《未名湖》到后来的“丛书”、“协会”和“入门”系列,他带来的是关乎诗歌是什么的知识系统,在他那里,诗歌是一种特殊的知识,诗歌是对世界的重新发现,对于任何一种事物,相对其复杂性和奥秘性,从诗的眼光看,我们都是在“入门”,而诗文本,恰如关乎这些事物的一册册“丛书”,臧棣赋予了诗歌写作是一种知识学建构的意义,带来了一种以诗歌写作为核心的新的人文学或者说知识学。

余怒是极端的实验者,他改变了以现成的汉语来言说事物的格局,他认为语言对于诗歌,不是习以为常地、工具性的运用,而是怀疑性地、实验性的运用,他为此在感觉的呈现和想象力上下了很大功夫,不走寻常路,有自己的系统的语言观,也呈现出许多在描述感觉和经验上极为精确的绝妙诗篇。

陈先发是当代诗坛将传统和人文气息运用得极为美妙的诗人,他的写作,启示了传统文人的知识素养与现代诗歌技巧的结合之道,他自己的一系列写作笔记也是一种非常自觉的诗歌理论。

雷平阳是一位勤奋的诗人、一位泣血而歌的诗人,他使日常生活有了神性、使云南成了一个有超越性的“地方”,他的写作提升了传统的现实主义诗歌的境界。

而张执浩的写作,则是最能给普通的写作者以启迪:如何在无趣的当代生活中发现诗意,如何在日常生活中观察世界、深深内省和积累个人修为以最终达到“目击成诗”的境界。他的许多诗歌,都来自平凡的世界,但却在彻底的琐碎与平凡让人惊现有趣、诗意与感动。

可以说,这五人,对于读者来说,是那种诗写得特别好,有无数粉丝的大诗人;对于批评家来说,他们身上都有关乎诗如何写的自觉意识。确立这样的诗人作为当代诗坛的风向标,在混乱的诗坛确立一种关乎写作的秩序(而不是诗人地位、形象的秩序),我们觉得非常有意义。


Y:这五位诗人对这样一个合集会有什么意见?

荣:我觉得这是当代诗坛的一个意见,而不是他们自己如何有意见。梁实秋就说过:你不能把我归之为“新月派”,“狮子老虎猎食时都独来独往,只有狐狸和犬类才会成群结队……”确实有诗人会说“我不属于任何流派、集团、主义”,对于诗人而言,这是对的,诗人应该有这种独立性。其实编选这样的诗选,不代表诗人自身的意志(当然,我想他们应该很高兴),但更多的是,这是某种关乎诗的共识。诗人和他们的诗歌成就,某些时候是分离的,后者很多时候需要文学史的确认(不是我自己觉得有多牛),这一点上,诗人是被动的。


Y:这种梳理式的诗集出版目前在国内好像很多,这本书与已经出版的那些诗集有何区别?

荣:当代诗歌发展到今天,我们一直在“第三代诗人”成就的影响下,今天许多读者可能不会开卷就是北岛顾城舒婷了,但可能言必称“第三代”。这种局面正在改变,因为在“第三代”之后,当代诗坛涌现出许多优秀的写作者,这里的五位都是1960年代出生的人,他们只是代表,只是代表。国内也已经有《五人诗选》出版(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3月),杨庆祥兄作序的这个诗选也是不错的,里边也有雷平阳和陈先发,说明大家还是有共识。但是又有不同,这种不同是有意义的,就是我们按着自己对诗歌理解和对当代诗歌的看见,都在勾勒当代诗歌在“第三代”之后的某种脉络,从不同的向度来确立当代诗歌在写作内部的某些经验。我们之间的区别是所选诗人的不同,也是对不同的写作经验的展示与评价,我们彼此之间应该是认同的,只是侧重点有所不同,大家的目的都是在展示当下诗歌写作的某种丰富性,“第三代”之后的某种丰富性。


Y:据我所知,“第三代诗人”好像没有这么突出其中的某五位,现在当代诗坛很多人在关注这里的五位诗人,您觉得这一辈诗人与前一辈诗人(“第三代诗人”)是怎样的关系?

荣:“第三代诗人”中,突出的人物太多了,不可能勾勒出某五位,他们这一代人对于当代汉语诗歌,非常重要,如果说“朦胧诗”开启的是一个可以自由写作、按着人性写作的时代,“第三代”则是开启了对诗歌本体的开发的时代。臧棣好像说过:在朦胧诗那里,在诗歌与写作者之间,以前是写作者写诗,前者大于后者;而在“第三代诗人”那里,则是诗歌写作本身大于诗人,写作本身被凸现出来。这当然是当代汉语诗歌的进步。但同时,这种状况也给当代汉语诗歌在接受的层面,带来负面影响。而1990年代,随着中国社会的转型,诗歌转向书写日常生活、口语化等等风潮,出现了许多低劣的诗作,读者在逐渐丧失,诗歌的信誉在降低。
在这种令人有些丧气的氛围中,新世纪这五位诗人的写作,可以说有挽回的效果。他们有从前辈诗人那里借鉴的诗歌技艺,但他们面对的是新世纪的新的生活场景、新的个体经验,他们的写作经历了新的观念、语言与技艺上的转型,在以新的语言和形式来言说一个新的现实、新的个体经验方面,他们开创了“第三代”之后的一个新的写作局面。在阅读的意义上,这本诗选可以让我们的目光越过“第三代”,当下的这几位诗人的作品、或者说这样的写作者的写作,也能够让我们在诗意的寻求、诗歌写作难度的寻求等方面,获得满足。我是说,在阅读的意义上。


Y:有没有考虑过这本诗选的出版会带来争议?
   
荣:当然考虑过,这个选本可能会让一些诗人不悦。不过我觉得不要紧,有论争是好事,文学写作就怕陷入鲁迅所说的“无物之阵”,你的作为没有任何人反映。这个《新五人诗选》的作为,其目的是唤起对当代汉语诗歌目前已经呈现的新的写作经验和美学建构方式的重视,如果你觉得自己也同样优秀,有同样重要的建树(事实上,一些1970年代早期出生的诗人,也非常不错),完全可以另起炉灶,再编不同的选本,这样的话,当代汉语诗歌的作品呈现、优秀诗人的呈现,不是更丰富了吗?


Y:今年是中国新诗百年,很多关于新诗的纪念活动和研讨会,值此之际,这本诗选的出版有何意义?

荣:到2016年、2017年,新诗从开始的“初期白话诗”,到“新诗”名目的确立,确实已经逾百年(谁告诉我们第一首白话诗是胡适的《蝴蝶》或者什么?其实新诗之发轫,时间更长),确实到了应该总结的时候,那我觉得,这本诗集就是一个很好的汇报,相对于百年前的新诗写作,今天的诗人在写作观念上、语言修习上和形式建构上,已经是完全不同的境界,没有比这个状态更能庆祝“新诗”这一相对新的文学类型的百年了。这本诗选也算是对新诗百年的一次献礼吧。


Y:您对这本诗集的出版有什么期待?

荣:我希望这本诗选能卖得很好。因为这确实是一本非常好的诗歌作品选,值得收藏。当然,更希望读者能关注这本诗选本身,它的意义更在于呈现当代诗坛已经确立的非常重要的诗歌写作经验与美学、在看似混沌的诗坛已经凸现的一种写作和接受上的秩序(不是诗人地位与形象的秩序)、旨在呼唤更多严肃的诗歌写作的探求者之浮现。



《新五人诗选》介绍
 
2017年适逢中国新诗百年。如果说1917年2月,胡适在《新青年》发表白话诗《两只蝴蝶》,被认为新诗的开端。那么,1980年前后涌现了后来被称为“朦胧诗五人”的北岛、舒婷、顾城、江河和杨炼等。这以后至今,中国诗坛后浪推前浪,涌现出许多新一代的优秀诗人。
 
作为中国诗歌出版高地的花城出版社隆重推出《新五人诗选》,由北京大学洪子诚教授担纲作序,精选了国内极具代表性的当代诗人臧棣、张执浩、雷平阳、余怒和陈先发的自选诗作,诗集按照作者年龄的大小进行编排,在2017年的春天隆重推出,致敬新诗百年。“他们均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中期。60年代出生的诗人,在‘朦胧诗’之后到90年代,有多位已享有盛名,对当代诗歌的发展做出重要贡献。”(洪子诚语)
 
《五人诗选》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于1986年,是北岛、舒婷、顾城、江河和杨炼的诗歌合集,当时曾经产生不小的影响。它的当代诗歌史意义,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为充满争议的“朦胧诗”做了辩护,以国家“正式”出版物的身份,来确立“朦胧诗”的地位。另一是对始自70年代的新诗潮的诗人,以诗选的形式做出评价——在一个时间里,北岛等“五人”,确实也被看作是“朦胧诗”的代表。自然,这两方面的意义同时也包含“尴尬”。在费力地确认“朦胧诗”合法地位的时候,这一诗歌运动和相应的诗歌方式事实上已走向式微,继承者吹响了挑战“前行人”的号角。另外的尴尬来自对“代表诗人”的认定,随后出现的著名质疑是:“我所经历的一个时代的精英已被埋入历史,倒是一些孱弱者在今天飞上天空”。
 
可以看出,《新五人诗选》的编选,也与《五人诗选》一样,具有诗歌史视野上的批评意识。既是具体诗人的创作展示,同时包含对一个时期的诗歌状况做出评价的预期。自然,因为情势和对象的不同,面对当前诗界的复杂,创作成果在艺术上的丰富多样,《五人诗选》这类性质的选本原先的那种批评承担,已经难以复现。但是,《新五人诗选》本身,以及它与《五人诗选》建立的链接,也有可能成为窗口,为我们观察80年代以来诗歌发展轨迹,和一个时期(主要是21世纪这十多年)富生命力的诗歌写作取向提供某些线索。 ——洪子诚
 
作者介绍:
书名:新五人诗选
定价:68.00元
作者:臧棣、张执浩、雷平阳、余怒、陈先发
Isbn:978-7-5360-8300-4
出版时间:2017年4月1日
出版社:花城出版社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羊城晚报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