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抵达》第10卷(创刊十周年纪念)目录 (阅944次)
2017-04-07


18特稿
黄涌  抵达或归来——纪念《抵达》创刊10周年
 
21新锐
秦士红  卢顺琼  刀把五  青未了  紫蝶丫头
 
38文本(尚兵诗歌研讨会专供)
尚兵
 
48作品(一)
李庭武   丁一   何冰凌   张维  黄玲君  江不离   阿翔  冰马  罗亮  子艾  林荣  罗利民   柏羊  雪鹰   东隅   凡墨   缎轻轻   高常亮   高峰   墨娘   魔头贝贝  那天的婷   孙怀田  汪抒  许洁   徐晓明  小衣  杨启运  元业    阡陌如歌  一梦  李树侠  展航
     
165作品(二)
余怒   吴橘
 
175作品(三)
阿峰   陈柳傅   方楠  海饼干  红土  胡梵冰  黄挺松  江耶  卢辉  莲叶  鲁蕙    孙启放  苏北   唐洪波  吴少东  王光中  杨沐子  鹰之  易杉  宇轩 紫竹  穗穗    张军
 
236活动
抵达公众号“饮酒诗作品专辑”
 
254巡展
合肥青年诗人作品小辑
 
263评论
刘斌   行旅、饮酒及禅——简论汪抒的诗歌创作
 
265笔记
尚兵诗学笔记两篇   回声记(四则) 诗之伪(四则)
南吉泽仁  随笔三篇




附:

 
抵达或归来
——纪念《抵达》创刊10周年
 
黄涌
 
 
和汪抒初次相识大约在十年前,记得是在新安晚报组织的一次诗歌活动上。汪抒的发言早已淡忘,印象里,他的合肥口音较重,有着自己对诗歌的独特理解。
 
汪抒是一位“老诗人”。说他老,是因为他成名早。上世纪八十年代,他已经是本地远近闻名的诗人了。只是,限于当时发表阵地的制约,汪抒大部分诗作并未广为人知。
 
本世纪初,网络诗歌论坛的出现给了很多诗人施展才华的空间,汪抒也是其中之一。因其写作勤奋,加之作品质量比一些初混论坛的诗人要高明许多,汪抒很快就成了各个论坛惹人瞩目的“名诗人”。我大约也就是那时候因着论坛而断续读到汪抒的大部分作品。
 
后来随着博客的兴起,诗歌论坛开始衰微。而正在论坛衰微的末期,汪抒忽然鼓捣了一批诗人,共建了“抵达诗歌论坛”。而后,他开始策划民刊《抵达》的出版。在汪抒眼里,诗歌论坛只是一块阵地,重点是《抵达》诗刊的坚持与持续。
 
所谓“抵达”,在汪抒看来,强调的是“抵达诗意”——当诗人不再忠实于诗意的时候,诗意往往会从我们生活中宕开,而强调“抵达诗意”,正是希望诗人重新找回切入诗的正确方式。
 
汪抒是一名中学语文教师,他懂得如何去接近“一首诗”。他行走、喝酒、写诗,他明白“生活不仅仅是苟且,还有远方和诗。”
 
只是,现在大部分人却只知道远方,而不知尚有“诗”的存在。事实上,这里的“诗”指的是“诗意的生活”或“像诗一样生活”。而显然,远方却并不是诗,远方还是有“苟且”的。只有“抵达到诗”的人,才真正懂得诗意的力量 。
 
“贫穷的诗人/用一首诗/就改变了铁轨的长度”汪抒在停笔多年后,写下了这首名为《贫穷的诗人》的诗。在诗里,汪抒要告诉人们:贫穷冠以诗人,只是物质世界的“相”;在精神世界里,诗人只需一首诗,就可以改变全世界。因为诗意无所不在!
 
 
江不离就属于这样一个认为可以改变全世界的诗人。他的每一首诗都在冲击着你的世界观与价值观。与汪抒对诗的纯粹和虔诚不同,江不离身上流露出更多的是“任性”。
 
他的诗节奏明快,口语化强,琅琅上口,给人以烟火气。
 
如果说汪抒写诗,强调“抵达到诗意”,选择由“归来”而进入诗生活当中;那么,江不离则更关心“诗意的抵达”。
 
读江不离的诗,我常常对他诗中的“反诗性”有着强烈的兴趣。因为在江不离那里,“诗意的抵达”,就是“诗意的生活”;而所谓的“诗意生活”,其实就是普通生活的一种。只有普通到生活当中,诗意才有了不寻常。而江不离的“反诗性”就在于反对刻意营造着“诗意”:
 
从明天起/养鸡/养鸭/养猪//从明天起/烧鱼/喝酒/做群主/面向肥东/春暖花开/向汪抒同志学习/钦此——《向汪抒同志学习》
 
阅读江不离的诗歌,我们往往会产生一种想见其为人的冲动。因为,他的诗是将“现实中的人”绘进诗里。而当诗和人合在了一起,“诗意的抵达”也就到了。
 
 
奇怪的是,尚兵既拒绝“抵达到诗”,也不喜欢“诗意的抵达”,他甚至拒绝“诗意”。尚兵所追求的是“诗到抵达为止”!
 
作为一个无限迷恋诗语言的诗人,尚兵笃信维特根斯坦的那句“选择一种语言就是选择一种生活方式”。在他的长篇诗随笔《回声记》中,尚兵反复强调语言对诗意塑造的重要性。
 
在尚兵看来,当下很多诗人并不是真正懂得“写诗”,而是不断在创造毫无生机的“伪诗”。
 
尚兵拒绝语言和世界发生意义上的关联,甚至拒绝语言与物之间的联系。他更关注的是反意义在词语中的作用,他试图以另一种命名的方式进入到诗里——即“诗到抵达为止”!
 
 
六年前的一个秋日里,阳光正好。在汪抒的相邀下,我乘车去与他们一聚。
这是一个被“抵达”的地方。
在一个小饭店里,我们安顿下来。然后,喝酒,谈诗,谈诗人。
这是一场不期而遇的酒会,也是一场不谋而合的“诗意抵达”。诗和远方胜过了眼前一切的苟且。
饭桌上,汪抒拿出了厚厚的几本《抵达》诗刊摆放在我的面前,然后继续喝酒、聊诗。
我知道,那里有一种坚持,更有一种笃信。我的脑海里,忽然闪出茨维塔耶娃那句诗来:
活着,像泥土一样持续!
诗刊的坚持和诗的坚持一样弥足可贵!
谨以此文献给汪抒、江不离、尚兵、西边、宇轩等创办的《抵达》诗刊!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诗通社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