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新死亡诗派年刊·大型诗丛《诗》总23卷目录 (阅1582次)
2017-03-08


新死亡诗派年刊·大型诗丛《诗》总23卷目录
前言
 
阅读走向思考,死亡源自存在------------------------
     ——“新死亡诗派丛书”出版座谈会发言纪要
陈毅达、刘登翰、陈仲义、林秀美、曾章团、汪莉莉
杨西北、黄金明、洪振垣、道  辉、张建国、青  禾
郭志杰、伍明春、伊  甸、陈子铭、叶逢平、林忠成
许物王
 
 
一个人三音阶--------------------------------
——天读民居书院公众号创作周作品选
 
第一辑  何如
百行诗《边缘》
短诗一组
在线评人研讨实录
 
第二辑  李庆华
百行诗《暂停》
短诗一组
在线评人研讨实录
 
第三辑  可馨
百行诗《花心空出了位置》
短诗一组
在线评人研讨实录
 
 
新死亡诗派年度奖  第九届获奖诗人作品选------
 
第一辑  伊甸
第二辑  徐慢
 
 
残诗圣篇------------------------------------
 
杨炼的诗
海男的诗
李建春的诗
林忠成的诗
方文竹  巨型语码与林忠成的“诗歌积木”
林柏松的诗
芦建伦的诗
祥子的诗
瓦楞草  梦境的产物: 隐喻或象征 
制造春天  诗歌的手
伊蕾的诗
阳子的诗
临风的诗
赵琳的诗
庞清明的诗
张兵的诗
文佳君的诗
苏海川的诗
北望的诗
孟浪的诗
道辉的诗
 
 
诗事论--------------------------------------
 
新死亡诗派丛书出版前后,思绪返回原来-----------道辉
2016年中国诗歌印象:新媒时代的诗文艺与诗营销------
----------------赵卫峰、覃才 
中外诗歌流派概观-------------------------------李霞 
自媒体视域下的诗歌--------------------------------
——“第六届漳浦诗人节”诗歌专题研讨会发言纪要
郭志杰、伍明春、陈卫、唐成茂、樊子、练建安
郑小琼、马永波、夏敏、卢辉、道辉 
诗源自于词素噬心的变数(代跋) ----------------道辉
编后记-----------------------------------------阳子



附录:
 
诗源自于词素噬心的变数
     ——大型诗丛《诗》总23卷代跋
 □ 道辉
 
似乎生命自身的顽强生存之力是借助诗意的引入——在一种荒草种植转自翠绿的“灵验而又发光”当中。诗人以此一株瞳孔植物影映了自己的性情抒发,测试了自己且适应了一次的心生意象,同时,也说明了人自身实是不可向另一个人自身看清或能理清了什么,一个隔阂,要么一个短暂的复仇,要么大胆说,因突然地遭见群体性质的穷困潦倒,固执偏差地察识指责一个“强国的敌意”等等。生命开始的旅途,心生意象更是凸出了诗意能去纠结更多的情形嵌印的论调,和被近似的邻同环境收悉并且得以传播。这,方才仍是诗人要执著以此生命替代诗篇格构的关涉种种存活企图。

诗人在此认识了自我的一个自身,并不是另一个自身的量词设置的关系意识前,使诗意由此虚构还原回饱满有肌质有血骨的生命自身,犹似仰视了天空浮云落下一阵雨浆或远处的阴霾中露现一丛儿光线那般,实则迎入了一个二次性的期许转向。我曾在一回讲课的口头提问中说出:“诗是突如其意的敲击。”在此也应映了这一个二次性转折。西方古哲人也说“诗人是一个愤怒的群体”相同,诗意能以此任由肌质血骨构格侵浸方可出行去勾划印证诸多。
 
扯下史书的一页,倒出发生的一些事
都是油腻的,属于盘中美食
一只消化的胃举着火焰
尘埃让出位置,走在最前面的
或者,走在最后面的人
那些真的停下来的人
卸去身上甜蜜的伤痕
——阳子《是真的》
 
诗人的另一种转折,都是凭此情感之身的想象主体,把历史的沉淀物(近似网状),重以揪现,至众目睽睽现实之下;一个生命历史,往往即是一个情感和想象粘滞分列出的诗意史,而诗人,却游历于风尘以致无法阻挡的彼此人为争掠以外。一个真诗人,直对“尘埃让出位置”与“一只消化的胃举着火焰”,确实,必须承受了这些,这些根植枯朽,这些土壤行将的坍陷,这构成生活历史的快乐、犹豫、焦虑、不安的游说等等。

即是这样,情感以致想象给世间的这些先行者,也是简称的拓荒者——在纠结不清的历史长河中挥臂前游形如披荆斩棘的诗人群体中,且一直都是彼此处于一种同黑暗板块争斗抗衡并要摆脱的可能性。生命情势,要么一步跨向前,要么自我转即成为情感和想象隔阂弃置的一个逃避主义者,一只寄生虫体。
 
神祭起遥远的素歌。一个人
就是一堆灰烬,将要被风吹干。
我写下:爱、音符或者精致的死亡
无一不是匆匆的过客。生命就像海水在枯萎
随意走走,就是花朵在空中粉碎。
——何如《生活》
 
在何如的长诗《生活》中,生命存活种种都被事实遭遇的镜头遮蔽起来,自身的情感随同想象的递进渐渐隐去,进入控诉之中,抑或,自己的情感是已转化为置生命之上的想象能力;诗人在她的长诗《生活》中,描绘出饱满的情感诉诸想象初衷:“房间越扫越大/大到我无处藏身。”这般情感旨诉的想象,着实是已飞行起来,飞向前面的无垠,飞至一种事实生活的忧思和扩张。

而有些时,“底层”这个词并不完全是生活苦难的全部,它的另一侧,应是身心的“内层”,在同时际所以诉诸的诗人这般凌利的句子,“我倒出鲜血,制造火光和死亡/用黑的声音,在暗中发光”(《生活》)。表述的内心世界的情感和一同承担的想象隐秘行为——寄予深切的社会层面的奴役性质以及身心健康的危害程度,立示了一个明显的诗意排列和比较。

每片田野都要拴在一个草垛上
死心塌地地嫁给一个稻草人
每个女人的眼神后都隐着一个天涯

  ——林忠成《坟墓迈开腿散步》

诗人林忠成在这句诗的表达语息中,是着意让情感隐匿,而换之于想象的设喻分割,之后,使之自己的一次不安的企图,得以缓解和慰藉。诗人自己的“稻草”和“天涯”,恢复至要去寻觅并且获悉什么的冷漠状态,那是一个后背的巨大迷惑,似乎,更是一个让人们猜测不出的变幻且又精彩的世界。

如此看来,变数种种便是在这一展开的企图当中,从平稳到离弃,抑或词素意识策动下的情势逃亡,都同诗意的想象关系重大。
 
看到别人不一样的悲伤。在上海客居的日子
我只是悲观地观察生命,断定
出生即死亡,中间那一段
能够呼吸的日子,沟壑纵横
玻璃之外的前程
——芦建伦《从窗外看去》
 
我坐在群山之间,橘树微低头
风吹过了它们的颜面,拖拉机在山下轰鸣
车轮下卷起尘土。好久未在山上栖居
睁眼就看见了天地。
——海男《我坐在群山之间》
 
由诗中的世间返回到自己心目中的乡坊,故乡这个词素仍也镌刻住“情感逃亡”的初衷——记忆永是诗人抹不去的探案伤痛,“故乡在,诗句在。”“故乡哀,诗人更为其哀”的爱的融注和负重。又如阳子那首《越来越多的人》:一个忘却故乡的人,只能/在深夜里点燃无根无源的细节/余烬像悬崖垂挂的皮肤/伸手无法抓住/用过的词接近坠落//一群人烘烤疼痛的感觉/一起转动的欲望收缩血管/风来自死亡的深处/身体里的尘埃/疗治根部的旧伤//那些人完全醒来,一轮弯月/爬满宁静的斑点/时间酿造荒凉/神秘气息经过净化/剩下少量疑想材料,挤出/一缕缕灵魂的颂歌//更多的人在回声中拉长,扩散/在弯曲的另一端消失/发生的事件遮掩昏暗/越来越多的人跌入庞杂的惊惧/像是一个小小的深渊/焐熟空气,喃喃自语/说它已经失陷了很多年。

阳子的这首诗只是凭借故乡的一种迢遥般的观照,写出自己孤寂的无根无源的细节关联,故乡成为一个恐惧,一粒身体内的尘埃,那里的风永是来自死亡的深处……哪怕,诗人的想象抑或已是转化为“发生的事件遮掩昏暗”和“燥热空气,喃喃自语”。如此,诗里的词、变数,抑或惶惑,远离感、庞杂、惊惧,似乎都愈来愈是陌生地凸现出来,来刺激以及唤醒那一根根实已失陷很多年的神经末梢。

故乡已不再是神话的期候,却是撕离的伤疼,当其中的亲属一员已是诗人自身时,这伤疼则是皈依。即是说:故乡永在那里,而诗人和诗永是在其左右飘移。明显,在这里,诗人的碎片式抒写拼贴了愈显得缥缈的存在真实感,它,简易地分列了想象不可替代情感的无规则侵浸性。当,情感的第二次作用不可让诗意秉用或不可亲近时,诗人心目中的故乡,也形同意念中的一个摆设,不可为生命之迷恋不可为精神之向往。而变数,也即是诗人执意要去寻找的,隐匿在诗句内处的另一个故乡栖居的从属地。
 
梦比细碎的生活更像奔跑的我
而得以辽阔。黑乌鸦自我隐匿,
仍可用于一个不为我所知的秘密,
它几乎通过饶舌的告密,穿越半个天空,
有银饰,还有生活的龃龉。
——阿翔《旅程传奇》
 
爷爷去世,孙子用尽所学技艺
没能雕出爷爷表情
——赵琳《无奈》
 
他说他没有自由
我说我也没有
河慢慢地流
人慢慢地死去
——吴可彦《血河》
 
诗人不会再以艰涩的词汇来认清自己时,也即是说,不会再以“词汇的身份”来代替“内心之嘴”向外诉说,诗意,或许是已隐入一种流俗以致情绪的对抗;情绪不苟同于情感,应是,想象的尽头早已展开了独自的生命版本,更不可表述的重复和枯涩乏味,腐蚀陈滞,也是指出了,一个一直纠结于诗意的情感服务性,这一不稳定和不确定时期,过多的情感付出和投入,恰恰体现出见识的单调与想象能力的苍白。

在前面我们已对一株植物,生命旅途、生活的打扫和故乡隔阂的情节,直陈了诗意侵浸的言不由衷,当中,确切意识到,社会世界对于一个身处沉默摸索中的诗人投像,仍是陌生的、模糊的、更是惨淡的、变数的,虽然,这维系了“单身独处诉诸性质”的话语权限,目前,仍还是少量派的;我们因之意识和负重,倍感到“一个不断膨胀以致庞大异形体降临的社会世界”完完全全不是一个话语问题就能诉说和承受的了——在这里,当我们再以一株瞳孔植物面对:边缘、拒绝、荒凉、腐落、瘤疾、颓亘、暴力、死亡、失联、挽祷等等这些词的阅动问题时,我们还会有什么样的想象能力来展开最为本质激发值的生活诉说和诗意升华?!

除此即可去除掉诗意词素里累赘任其庞杂的不可言说的物及事外,诗人对之于一种强势过生活的突如其来的时光奔逝,都是言不由衷的憎恨和抗争,也即是近似于无端怅惘般的挽唱。这时光奔逝直逼诗人行将脱离情感的自我身上的寄生体想象,也就是生命要面对的巨硕无比的社会时际,而这社会时际,则严重映现出诗人自身的即由人性上升至思想双层的侧向。

如果说,诗歌仅是一门情感艺术的话,诗人行使大都凭借此自身生活其中的想象寄生体,做更为深入的人性以及思想蕴含的探窥,以此获得更为饱满的创造性孕育。在我们时常谈及的所谓先锋意识,实质上便是这一获取“探窥”的变数行为,这行为,不仅也是诗人 全身心的蜕变的全过程,却也是一个全新世界在一句句锐利诗行里脉动或是“想象发生事实变动”的开始。
 
(20173月改于天读民居书院)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诗通社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