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诗通社 | 论坛 | 诗人专栏 | 评论专栏 | 翻译专栏 | 诗歌专题 | 诗观点文库 | 当代诗库 | 诗人扫描 | 诗歌书店 | 诗生活博客


 

 
都市生活的诗意创作——阅读张岩松诗歌 (阅3236次)

汪朝晖


 
  合肥的夜对我总是情深,手捧岩松的诗集《劣质的人》,这回在酒店,也想彻夜不眠。因为他思考的够狠、够深,都市生活才在他的笔下流淌出了洋洋诗意。从细处入手,见于心,现于体察,语言奇异古怪,独树一帜,这是对他诗歌艺术成就的总体看法。
  这本诗集作品的取材,来源于都市生活的细枝末节、碎片、物品,它们恰恰组成了真实生活,鲜活的反映了人与物的不离不弃,疑惑感动、思虑、痛心、犹豫、纠结在其中,我们不难判定这是心的运动,是灵魂写作。这样的写作又使得他的诗歌处于超现实状态。这说明他是具有超现实观念的,用哲思来看我们生存的世界,这样的作品是深沉的,绝不是空想之作。
  在岩松看来,哲思只是他本身,不代表作品,它只是作品里的某种状态的进入。它是零零散散的躺在其中,但又在一件作品中堆积出能量,压的阅读者有点闯不过气来;它是变异出来的。他是魔术师,他或者是转基因研究者,他制造的目前还看不出危害性,但对阅读者的素质要求显然是高的。
  岩松显然要做的,就是要突破人们惯常的生活经验和阅知。在我看来,他不仅认为人类心灵里有沉寂的东西,他还认为这些东西已被周遭的事物拿去,同样周遭本身的东西也要被他拿来一用,他要让它们诗意般浮出来。正如达利认为的“时空的统一是上帝的奥妙”那样。
  当然,他最终的写作归结还是世事,这是写作的目的。他是方法论者吗?但只服务于平常事物的状态表现。
  他的诗歌状态表现往往具有故事性,虚化事件,幻化情景,制造简单的情节,同时强调章节的效果、力量。在他看来,必须盘活眼中的事物,世界是可大可小、可优可劣、可美可丑、可高尚可龌蹉、可有情可无情的,但不是可有可无,一定有人的活动。作为诗人,他眼中的物质世界也是运动的、也是静止的,他的参照物就是内心,心动万物皆动,心止万物皆止。他擅于把人的情景物化,达到人非;把物的情景人化,达到物非。
  他的诗歌中:
  讲究事件结果的作用因,比如“两条横线中,你被我提炼空/你我仅构筑两条很直的横线”;
  把物附上某种曲解的能量、权利、价值,比如《物品》里,“我就在这里陈列/身体炖在椅子这桩动产上面”
  在岩松这里,身体是可分的,从而能被你、我、他所用或物体占用着,比如《说明书》中,“额头是树皮/肚子是猪/膝盖是死鱼/旁边是卖票窗口/你们的免费阅读/轻松地落在我的身上//你也是一件藏品/衣裳勉强收藏起鲜花”。又如《教师清单》里,“毕业前夕,我是一块没有用的骨头/只缺少一灶炉火烹炖/他们堆在教室//我的肉在他们身上/憋坏了这一群年轻人们”;
  他的诗歌里还不断放大着人的能耐或物的能耐,比如《昆虫列车》里, “我忍住放一个响屁慢慢地泄漏进它的背篓/不然我就制造出世界上最大的飓风/把昆虫界的科学家们吹昏”;
  突破常规,将事物的内涵加深,在他看来,需要将物自身的状态进行变化,需要摒弃在场景中的常态,而新态来自周遭对你的侵入,比如你进入楼梯中,是被“塞进了楼梯/患上了楼梯病”
  放大一些细微的现象、内质,比如“胳膊窝处折痕/我同意抱抱/你总撑起略大一点的雾霭”;
  在他的诗篇里,一直强调着人对物、物对人的作用,比如“情景发白/仅在图画我的防御轮廓”;
  像是在用幻觉这把工具,更多是要达到内心的需求或感受,“一直被城市的墙根欺负”;
  他擅长用动词结构将物拟人化,比如“叶子挺立着/扔出来一本书”、“树的批发量增加/都在休息、厌倦了免费的雨滴”;
  他还擅于将事物或某一个词赋予身份、价值、面貌,如 “玩笑晃来晃去/引起老鼠驾驶员的恐慌” (《窗外》),“而小夜曲/是抽空后/我身体的呢喃”(《今生只为浮动》),“2010年春月/这幅图/仅卖一个乳罩的价钱”(《今生只为浮动》)。
  从他的诗歌创作中,不难看出,绝不用幻想这个工具制造语言高调,只是不断让事物分化,让它成为你的构件,你成为它的构件,它是它的构件,我是你的构件之类。岩松更多时是一个碎石机、切割机,或者某件事物不小进入他的眼睛就可能被他风化,也有时被目送给你我他它。
  如此,才是这个真实的让人纠结的世界。
  诗集收入200多首诗篇,只例举了很少的诗句。丰富的诗歌创作手法,把都市生活揭了个底朝天,那深陷其中的人,有着满眼的期盼。
  在我看来,《劣质的人》是谦虚的命名。
 
  来源:作者惠赐 编辑:zwf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返回文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