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诗通社 | 论坛 | 诗人专栏 | 评论专栏 | 翻译专栏 | 诗歌专题 | 诗观点文库 | 当代诗库 | 诗人扫描 | 诗歌书店 | 诗生活博客


 

 
诗歌和围棋有什么不同:机器人小冰启示录 (阅755次)

林友玉


 
一、如果没有围棋
  我们先回顾一下人工智能和围棋之间发生的事。阿尔法围棋(AlphaGo)是第一个击败人类职业围棋选手、战胜围棋世界冠军的人工智能程序,由谷歌旗下DeepMind公司戴密斯·哈萨比斯领衔的团队开发,其主要工作原理是“深度学习”。2016年3月,阿尔法围棋与围棋世界冠军、职业九段棋手李世石展开围棋人机大战,以4比1的比分获胜;2016年末至2017年初,该程序在中国棋类网站上以“大师”(Master)为注册帐号与中日韩数十位围棋高手进行快棋对决,连续60局无一败绩;2017年5月,在中国乌镇围棋峰会上,它与当时排名世界第一的世界围棋冠军柯洁对战,以3比0的比分获胜。
  尽管阿尔法围棋团队见好就收,宣布阿尔法围棋将不再参加围棋比赛。不过,围棋界已经公认阿尔法围棋的棋力超过人类职业围棋顶尖水平:在GoRatings网站公布的世界职业围棋排名中,阿尔法围棋等级分超过了排名人类第一的棋手。7月18日,教育部、国家语委在北京发布《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17)》,阿尔法围棋入选2016年度中国媒体十大新词。
  然而,令世人震撼的是,就在阿尔法狗退役不久,10月18日,DeepMind团队公布了最强版AlphaGo ,中文译名阿尔法元。它的独门秘籍是“自学成才”。而且,是从一张白纸开始、零基础学习,在短短3天内,成为顶级高手。该团队称,阿尔法元的水平已经超过之前所有版本的AlphaGo。在对阵曾赢下韩国棋手李世石那版AlphaGo时,阿尔法元取得了100比0的压倒性战绩。DeepMind团队将关于阿尔法元的相关研究以论文的形式,刊发在了10月18日的《自然》杂志上。
  围棋是世界上最为复杂的智力游戏之一,而机器人阿尔法狗系列却证明了它才是王者,甚至是围棋终结者。当世界围棋被人工智能攻陷时,也正是一些人哀叹“人类无用”的时候,仿佛在宇宙中连续创造了数千年辉煌文明的人类,一夜之间狂泻千里至崩溃。如果各位也承认这是最终的结果,那么今天我们就不必坐在这里说这些了。 我要说的是,中国围棋已经以自己历史的亮光照见了人工智能的面目,已经以最好的教案给全世界自由的公民上完了最生动的一课,已经说明了人类在人工智能的前路上能够一起到达的终点。如果没有围棋,我们甚至那些战斗在一线的科学家们,就不能清楚地看到深度强化学习算法的力量所在,人工智能也不可能接连两次在我们面前给众人以惊喜。科学家们还要在这条道路上摸索多长的时间,这个没有人知道。国人在人工智能面前所接受的关键重要的一课,帮助国人从大梦中醒来,迎头去追赶新一轮的技术竞争。棋手们在围棋上败得太值了!国人在围棋上败得太值了!唯一的遗憾是,千年来披戴在围棋上的神秘面纱,不是由中国人自己揭开的。
  人工智能的降临,按棋手常昊说法是,关键在于“适应”。适应固然是问题的一部分,但是,更重要的是,人工智能和围棋在某一点上是一样的:它们都是人类的创造物,而且,只能是人类的创造物。而我们关注的是,在过去人类专属的领域,围棋并不是唯一被智能机器人染指的艺术。

二、小冰能做什么
  诗歌创作被称为人类想象力的高级表现之一,写诗被视为人类最后的一个精神文化堡垒。继机器人下围棋战胜人类之后,机器人开始写诗了!就在乌峰围棋峰会人机大战举行期间,今年5月19日,小冰在北京举办了她“个人”第一部原创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为它召开新书发布会。这个可以聊天和写诗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旋即引发了诗歌界空前的热议和争论。3年前,微软研发团队创立了“微软小冰”,目的是搭建一种以EQ为基础的、全新的人工智能体系。至今年4月止,小冰在中国、日本、美国和印度等国家拥有超过1亿用户,积累了大量的对话数据。目前的小冰拥有唱歌、财经评论、写诗三种创作能力。
  小冰的现代诗创作,师承了1920年以来的519位中国现代诗人,包括胡适、李金发、林徽因、徐志摩、闻一多、余光中、北岛、顾城、舒婷、海子、汪国真等。经过6000分钟、10000次的迭代学习,目前小冰的诗据说已经形成了“独特的风格、偏好和行文技巧。”对此,诗人向以鲜认为,“没有必要为诗歌写作(包括音乐、艺术以及一切创造性活动)可能被智能写作所替代而忧伤,智能不也是人能的一种延伸吗?”这话有一点道理,不过问题并不是这么简单。人工智能既然能成为围棋的终结者,它也有可能成为诗歌的终结者,成为更多职业和行业的终结者。并且这已经在人类的工作日程上。以当下小冰的诗歌水准看,那还只是学生的水平,表现出来它的作品运用的语词对情感的关联性差,语词和句子结构松散,缺乏必要的逻辑内涵,流于形式化的美感。所以,这项工作尚须时日。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对此评论说:“已经有人做过实验,把小冰的诗歌匿名与人类诗人的诗作放在一起,大部分读者并不能明显区别出来哪是小冰写的。既然她已经能写出可以与人类诗人相混淆而分辨不出来的还不错的诗作,那通过进一步完善,她为什么就没有可能写出更好的诗呢?以后计算机改善得更好,会更接近人类创作型的思维。”似乎仅仅是要让小冰有了人类创作型思维,如果是那样事情会简单很多;而小冰也只不过是对人类的模仿,是人类给了它创作型思维。

三、诗歌和围棋:同与不同
  我们关切的是,小冰是不是会成为最后的诗歌终结者,诗歌会不会是被人工智能攻陷的第二座城池。有了围棋为第一个,诗歌将有可能成为第二个。但是诗歌又不比围棋,诗歌是汉族语言的精华和传统文化的一个老底,这个底没有了,汉语母语在世界上的地位就可能大受冲击。这令我们回顾百年之前的某段历史,包括很多大知识分子、大政治家在内的中国人,比如钱玄同、鲁迅、毛泽东、陈独秀、瞿秋白、吴稚晖、蔡元培,都主张废除汉字;最具讽刺意味的是,连开白话文运动和新诗先风的巨擘胡适先生也在此列,只是胡适态度稍显温和一些,认为一切都得慢慢来,先把汉字变成白话文,再谈消灭汉字。当时,只有章太炎先生孤身一人为全中国人力挺汉字的;而辜鸿铭则轻描淡写地说道,汉语是诗一般的语言。而这些废汉字派中不少是诗人,还都是为汉字文化做出了很大贡献的,他们的态度一定有其历史原因。当时如果真的走完了那一步,我们汉民族就没有今天这般心情舒畅,因为很可能我们在精神上已经沦为漂泊于世的族类,依附于别种文字、流连于异族情怀,不可能有今天大国的意志独立和自由。所以我对今天坚持码字创作的诗歌界的诗人朋友,——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特别表示出敬意。这篇文章就是写给他们,为要和全体诗人一起面对未来的那一天。本文分析,如果人工智能真要把小冰或者阿尔法小冰什么的变成诗歌的终结者,事情会怎么发生,对汉语和新诗会有什么影响。
  但是如果微软研发者真有那样的意思,那么现今这个小冰的诗歌源代码和算法肯定是有问题的。如果可以让小冰成为阿尔法元那样的大师,那么,仅仅依靠大数据也许是不够的,要想获得诗歌的内涵和生命力,小冰不是需要那些死去的大师的作品,而是需要活着的诗人、诗学家和语言学家的帮助,主动地融入他们的因素。如果仅仅依靠死的作品和大数据,那并不能解决问题,即便出现最优算法,那也只是历史上的诗歌,而不是现实和未来的诗歌。如果拿阿尔法狗和阿尔法元作类比,这个小冰只能是个赢了某个大师的机器人(能否赢得全体诗人还不好说),但不能是赢得了其他人工智能的诗歌终结者。
如果一个会写诗歌的小冰仅仅为了争诗人的脸面,那就意味着,她会象阿尔法狗挑战人类那样挑战这些以意象武装了自己的中国诗人。不过,诗人们是一个创新的群体,他们会创造自己的风格、修辞和意境,能够推成出新,这意味着小冰没那么容易成为阿尔法狗那样的终结者。
  诗歌小冰不同于围棋阿尔法的卖点在于,微软是从“情感计算框架”的可实现性创立了“微软小冰”,其目的是搭建一种智能情商机器人;实现由智商回到情商,在常人的确是逆天的。微软对“情感计算框架”的设计我们无从获知。但是从现在小冰的作品来看,装饰性还强于表达性。她的写作动机和动力并没有在作品中体现出来。这给与诗人们的启示就在于,情感和生命才是诗歌内在的逻辑,是诗歌的动能;而不是语词,不是唯美的形式,不是由独创性而获得的荣誉。在情感和生命的体证上,而不是在性和肉欲等特殊的内容上,反映了小冰和诗人的差距,反映了诗人理应珍视的物事。正如诗人艾米丽·迪金森在《我的生命》一诗中吟咏的,正如1976年的天安门诗歌,正如《回答》一诗的诞生,是诗人们曾经赋予诗歌以情感的活力,赋予文字以生命,千百年来人世间书写“性命文章”的做法看来并不会因为小冰的出现而改变。只要这个因素没有消除,这仍将是人类特别是诗人们和小冰永远会闹别扭的地方。

四、小冰来不来,诗人心开怀
  从诗歌消费者的角度去考虑,如果存在一个超级的诗歌写手,它会成为较好的现场的、当下情境中的代笔工具。当我把它(她)买回家,我随时随地可以下一个指令就获得切合个人心神的作品,用合符规范的艺术形式,把人性中灰暗、消沉、激切、愤怒、隐晦等波动的因素一扫而光,这就是某个诗歌终结者人工智能的市场空间,它会成为人们情绪和情感的调节器。不排除微软要拿汉字来做一个诗歌的终结者。可惜的是,微软公司靠程序软件发家的那点家底不够艺术细胞。我给那些研究小冰的团队出一个专业的主意,你们不仅需要程序员做出诗歌的源代码,还需要聘请诗人和语言学家,必须把诗歌的韵律、修辞、意象、象征和意境的手法用计算机的逻辑语言表达出来,还要把诗歌形式细分化,比如中国诗歌或欧美诗歌、或抒情或写景或叙事、或现实或浪漫、或写景或抒情、或韵律诗或自由体、绝句或律诗或十四行诗、长诗或短诗等等。除此之外,那些程序员很可能缺乏理解的是,诗歌写作不同于体力活的一点在于,写作是情绪和情感而不是肌肉驱动的,必须具有一个写作动机或情感动力的差异模型,才能有效地组织语词去创作诗歌。语词组合只是诗歌的低级要求,要超越这一点就必须先有诗歌的基本理论去搭建一个网络框架,以便穷尽诗歌发生的模式和诗歌的所有手法。比如东方人(以中国为代表)的诗歌以意象为主要手法,以短诗居多;西方人自波德莱尔以来就确立了以通感为修辞、以象征为手法的体例,兼有长诗和史诗。人工智能必须把这些诗歌基本理论*的框架统统融汇入算法之中,然后再以深度强化学习的算法进行优化,让小冰成为一个从所有诗歌手法和诗歌发生的模式中解放出来的人工智能诗人,一个融汇了人类诗歌的大智慧和全部成果的诗人,这才有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诗歌终结者。
  那样的小冰,才会推动和促成我们去反思,促使我们去考虑:如果人工智能可以帮助我们实现表达上的优势,那么人类的母语也就有可能被人工智能掀起一场革命。也就是说,最终彻底地改变人类语言的使用方式,具体来讲,能够无延迟、无歧义、无误差、无错乱、无隔阂、无隐瞒、(可理解性)无差异地实现人的自我表达,比如,我们在意念闪动之间就能把心底的话毫无保留地道出来,人们可以在无意识间传达情感和情绪,甚至在不经意间把最深最深的思想理念表述成了文字。如果是那样,对母语终是一件好事。人类也许会有那么一天去建构集成汉语母语或世界上任何其他母语的人工智能。到那一天,应该是汉语母语得到了解放,是使用语言的人类获得了解放。诗歌为这样的解放事业贡献出自己的力量,汉语为这样的解放事业贡献出力量,那都是无尚的光荣。

文库编辑:ZWF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返回文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