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诗通社 | 论坛 | 诗人专栏 | 评论专栏 | 翻译专栏 | 诗歌专题 | 诗观点文库 | 当代诗库 | 诗人扫描 | 诗歌书店 | 诗生活博客


 

 
诗学的欲望与本体 (阅998次)

道辉

 
 
  可能除了激性的作用,欲望另些时是完全封住了想象能力,在生命内处,想象至于欲望,是包裹住的关系,很像母体仍还怀着胎盘一般怀着欲望,欲望对于想象不像至于生命本身,在完全不具备释放量的情势下,会渐序地随同激情的关顾流向而消失殆尽;也可以这样说,欲望在分离出想象触须的纠缠间,即会自身独立成为生命之中的一个个粒子状生命体那样,独自可粒状运用,亦可组合另个欲望状块,进行大面积的侵扰和情势替代化作用。
  或许此欲望便是一种知觉,我们自身未入梦时拧一块肉感到的那一次“觉”,向身体自重有着要行将掉落的一块肉感那般;于此说,平静的生活从来就不让我们隐隐地做起梦来,一时承认其欲望,似乎有着自设的平静生活的感受种种。若一时入梦,也则是欲望素的牵引,我们自身向着自己的这一肉身失重的另端倾斜,尤其应是精神上的微些抵抗不情愿地失恒地倾斜而入,是惟有欲望能使肉体之重的“暂失觉”,除此无它。
  生活其实仍是梦失的一个小部分,因为,人的欲望至于现实作著是极为渺小,仅是与微妙的美好期盼关系,要么,所有这些凭恃生命肌肉质的记忆方法转即都在其形而无骨骸,更无其髓水润泽它渴望的项背。
  由此我们即可见识到欲望中飘忽和隐秘的另一面,见识到生命主体性丧失情感的侧向。就像那位期待遇见鹰在皑皑雪地上掠杀兔子的人,他唯一的通途是以这主体性的生命欲望设计着这个场面,似乎,他在寻求各式感官刺激的同时,是已毫无时间关联上的诉诸存在,这,会因为这厮杀场面在未达至他所求出现,便将永远延续下去,也是说,欲望实属已成为提前量的绞杀之场。换一句话说,是这个身存寻觅绞杀场面的人,磨砺了另种欲望的锐利及其险恶出场,并携进炽热的想象使他与原先的生命主体性判若两人,也即是欲望使他的存在可能性渐序模糊起来。
  我们或许可以认同这种场面的惨烈出现,但往往却始料不及场面的结局会同属于此生命主体性的欲望预设;在前面已有所谈及的,欲望的这一边是典型的个案化,那一边仍还处于群体性质的啃噬问题,要么是社会泛义上的要么是大自然肆虐不息的循环交替,彼此反差程度仅能瞬间与时间发生了产生学另诸异议的转呈与变幻。若是这个假想的场面,换做另一个人,他生命主体性的欲望出使稍为平常些的话,当突然遇见了鹰在皑皑白雪地绞杀兔子的场面,而不是嗜性促好去欣赏它,却是不顾环境恶劣、情绪波荡,挺身而出去阻止鹰的袭击,救下那只哀号涟涟的小白兔。
  片息的欲望成全了他的愿望应是:爱悯占据了死亡意识的所有部分,即生命主体性的情感重又回至提前量的行动上来。
  是爱悯从不放弃去占据作著关联的主题,在生命群体囚禁中从未消亡的互相掠取结果的一种次文化史诗性质的(惟亲人性)的糖裹阐述,从前也是这样,今后还是这样,个人的极具戏剧性的遭遇外衣被大时代背景下的时事转换剥裂成闲散片段,虽然当时下的局势朝控仍还是赤裸裸的超议院的个人权威崇拜;这爱悯就这样任由重重阻隔的情感复议牵扯进出,以致像光天化日的枯萎气流那样辐射反而充实每每角落的隐晦阴湿成形。而确实不可逆转的是清醒时作著的孤独的生命主体性未完全艺术化,爱悯行至于此仅是沾带被抹上的情感细粉,仅仅只是一层薄如蝉翼的欲望外壳,也则是说,在普天下的集权个体身上,爱悯完成不了欲望能去实现愿望与之整体性艺术净化比较的那一部分。
  能做出批评个体强势的集权意识,并不急需宁静后的欲望给予多少力量,一时爱悯获取一时的宁静调养气息,实是已向着灵动依旧的语词方法一端靠拢,且侵浸入个别另异语句的挑剔炼砺,以此增补自我感验层面的偏移调适;这之间,情致的出巡确实是已弃置真实行为的逻辑性,它相当程度上只是挽执在自我极具“贪婪去吮吸”的这一边,只认得个我生命主体性的血淋淋文本表述,也即是一种疯想症型初期的武装态势。
  此武装态势是死亡意识的提前量之一,欲望安置了它,容易遭使情致诉诸萦绕至心机或是生理层的承受和省识,若不是这样,反过来,这武装态势更会容易致使欲望力归回收缩到前面的无愿望意识的酣静当中去。个体生命的激奋活沸能去做工期则迢遥无限,近在咫尺或是远至天边的群体集团的美好的理想的向往,却成为这一无限意识的超常规利惑参照。欲望的死亡意识构成了特种武装态势的取向,取决于这一群体集团性理想向往的短时期内的形成,要不然的话,生命的主体性在给出社会组织系统型的劳役代价后,要去实现什么,都将是归宿至的愿望空壳。前面一节我们提到那位嗜杀成性的人,即是这种超常规利惑参照型的武装态势取向,他暂且的主体性欲望应是更为强烈的,并不是省识后的归宿,要不,他可以放下屠刀、金盆洗手,却不会重去向往那白皑皑雪地的掠奇撕食效应;这场景一旦实现的话,也等于他生命主体性的欲望值得以提升,这武装态势便也已获取得初期的掠取满足感。
  群体团聚容易组成,也容易解散掉,因为,组成的情势仍是由一个个个体性质的联合体,它并不是原成体的板块一条;由于死亡意识的提前量的干涉作用,至少能论至个人生命主体性的强权欲望,在作为类人组织、生活、工作哪怕是能产生了产生学的与一丁点水源层土产生了关系的所在存活着,未免会是做了一个自我行为意志层面的见识,这见识如同内在意愿的呼息那般,完全至于个我生命主体性的存活能量层次,将拥有其自主权、或是凌越自在性的另个自由生成体,有些时,反之是这种自由生成体产生了产生学的死亡意识关涉:与欲望情势的均衡作用。
  永远对立于生活作著处的仍是这自由体与个体集权的不相容身的时刻,欲望掠取了它的优越感,便是一下子集聚了社会组织系统秩序的深度化割据,如同语词方法创造不了任意去抽离去臆想的可能性那样,这,纯属是自我孤寂其间的被动性意向转换。我们可以想象获得的也是,如此一般倾近于一种深度化感触的语词方法直逼于这一社会组织系统秩序的介入生命主体性情致的勃动初期——也是好让生活众生相间的再次分辩和省识,还有,当倾近于凌越峰顶的个案型创作欲望将拥有着其庞大拢靠物体的情势,所以以为的个案去请愿的个我集权执治学便也已凸现出批评元素的清晰轮廓来。而事实也是这样,生命主体性的极具容易沉沦丧失,给予了这一个我集权执治学的多棱度敞开的空洞漏缝可刁钻侵入;有些时,在生活的作著层面仅只是自我存活着的满足感赋唱的想象传递,之前要么是之后,所要充实以及膨胀为对等式的欲望对象搜集,即转身化为“不计酬劳之报且有转运重见”的表情达意资本可凭依,相当于近似光天化日之下却完全步入不见光的地步的惊惧心理层面的焦虑效应能量,所以要快速发出的存活信息一般。
  前面提起的颤栗碎块也是这一焦虑信息的显应,致于生活单一平面化的社区性质文化广泛的制约与困惑,它埋入太多的无奈和欲望,同时亦排泄出多少不明事理的郁闷和思绪渣滓——这,则是个体生命暂且不太理性地在渐序趋向于近似懦弱掠取的贪图式批评架势,在仍不可做出对于陷入个案化极具概念的偏移的因何来由诠释,刹那引发的深度欲望碎块状颤栗。
  这欲望的通道来得这般惊奇,应是出自了自我生命主体性当获取觉识前的平静的掠起,它向着劳役生活与周遭环境的恶劣搭配对比紧紧关联,暂不说是完全地被组织系统性啃噬,至少是有部分流向于情致包绕思绪更为含糊不清的作著的密匝的挑选。这通道有时是在沉默着的脑膜处,有时却是勾划至激情澎湃的心腔胸肌处,做着热烈炽射的态势,有时又轻微粘滞于指甲缝内,似要分清红尘是非那般悄无声息隐伏住等等,可以说,往往整个个我生命主体性一会儿是它进驻的全部,过一会儿又会是它遁脱离俗的附录部位;若按较为理性的作著关联设喻,欲望有时像是一个生死缤纷、争斗不息、生命交替的世界,有时又像是一个从不达意去做功的词。
  欲望有时却是肌肉质内处尘埃的粉粒状那般穿透着,可能也是,至于生命自身,存在情形更多的很像一种内视的外在孔眼——光从那处渗透而入,内处的各异关联器官跟寻住这一丝丝亮点内处申梭出去,构成互为吸附又互为挤兑的生成体质彼此纠结胶状作一块的活动奇观。我们肌肉体质由外往内布满除此毛孔以外的另些大小不一的孔洞,则是这内视与外象的流向通道构成,而欲望情形凭恃这流向通道都毫无声息地粘滞于这些大小不一的孔洞周边,即可,随时会跟随穿透的亮点产生了能与意识活动摩擦形成的另一处能源热量,这就是我们谈及的另域(区别与压抑细菌素)的浸染体交流;那边的仅是从属于精神底层的微些叛逆性,便亦乘虚凌驾涌入,使这一能去为其存在的周边可塑造行为,清晰地现出物事的进化系数与现实机械囤积的参照轮廓。
  现实情致的参与投入也已经明晰地证明到,欲望的能动点燃犹似一把无明火揪住身心一般,我们自身认识了起因的着落处,但一时仍要以怎样的材料去浇熄它,备储作著关联的感官还是感到茫然失措;我们自此从未被一种特异的词汇方法考究的臆想征虐上,假设给它一个临时具有激情炽射着的次幕僚互为纠结肌质性,或许能渐微起到了能动去勾划出的触及物事甚是至感化区域下的企图神经,可能也是一个近似的“理智模型”创造,要不,干脆不拿这一欲望胚胎源作为作著关联体原料,盲失去猜疑,直接臆想就是,简直成为一个彻底的逃离语词方法的“毫无意思的修辞主义者”。
  若强加给欲望有一个性质问题的话,那也是有自我生命主体性诉诸于社会组织系统的存活的身心啃噬性,亦即,在我们谈到语词方法能动去净化的话题,也相等于去实诺庞大的现实结构中关于武装集权性的对等问题,它,它们,已不单单是如何去取向怎样的材料熄灭的事了,似乎,也已达至如何去侵入强加一种凌越身心至存活间的拯救意识趋同体的事了。
  欲望自身完成了另个欲望凭身心能动去诉诸的拯救活力,这应是语词方法对等了武装强权的转呈产生的产生学之一;形同前面我们假想的那个嗜杀成性的人,我们以此细致化剖析他,是他的定位问题,一是他独面现场的持刀侩子手,一是他隐匿背后的屠杀指挥者,即,幕后独裁者;我们在能把嗜杀成性者的具体身份判断出来,对于能动的以此产生的产生学作著去分析他的屠杀动机或是他那极具酷刑的欲望成形,来个转呈的条理密匝的筛洗,确实意义重大。至少是能让我们要凭此语词方法重去建立一种有益身心或生理学层面的欲望理论体系,有着其初期转呈化的渐序进入的突破口,当这突破口随同互动交背所产生的产生学作著活力露呈至我们个体生命主体性所要需要的事实中来,便产生了二个能动去见识的层面:一是混合场面的社会组织系统产生的产生学作著问题的效益判断和分析;二是类人种族亦即是民粹主义精神的产生产生学作著极具矛盾或是魔化作用的清醒认识性。
  个体生命确实是要去见识集团性的生命,方才显现其生机以及比较的活力,这至于产生的产生学作著诉诸要么是凭恃着艺术净化转呈,则是形成一种即可以思索能力去对抗的主体性作用,不可置疑,以此,我们全身心情致去学习的语词方法运用,便亦已趋同了主体深度拟定的社会组织系统或是民族性恳请于矛盾化解的次人性混合清晰性。
  瞬息的转化,亦是自我生命主体性至于产生的产生学作著欲望提前量的不可替代问题;我们所以假想的那个嗜杀成性的人,完全是任由背面另一个强势权胜者指使的人的话,这勾划呈出的文本性质则大不相同处,因为,他现在完全不是一个发泄个人郁闷的欲望的人,至少是不是一个全身心能动与手中的刀把扭做一块的屠宰工具,他的欲望不是盲目性,却是有目的性。那位在背面指使他去行使屠宰的人,仍是以一个生命主体性的欲望演绎着一个世界的,属于他这一边的世界的,这欲望确实仅是他独裁式的刀柄性,一时若是已认识到这一点,那么,我们所面对着的活生生的一个团集性的社会组织系统问题,即是它的行为运动元素,便差不多将渐序已是一个“个我生命主体性的欲望世界观”的概念速成。这个背面指挥能动去屠宰的人,或是以早已设置好了的产生了产生学作著的思想去传染和武装,另个个欲望的对象体,要么是以另个个具有社会组织系统化的群集团队或训练有素的军队,能动地服从地去屠宰一切。而我们所要诉诸需求的欲望素目的值,刹那也不会随同这一幕的屠杀情势即是个我生命主体性组合社会组织系统的冲突现场,更能凸现人为的存活意义。
  这样一来,思想便归避至欲望的内处仅做到了另一层肌肉质的思考,如果欲望清晰它则清晰,若欲望模糊它则模糊;在这里重提思想的意味的确是能动去关联个体生命主体性除了企图的存活条件外,应多少会有所要确立什么世界观的自我境况遭际的一种额外的见识性,或另称预见性。自我生命主体性在企图着这渐序净化能动转呈之间,则是趋同着的要任由思想过滤的作著质素,在未曾突破围困的庞帛绵延的焦虑层面,与呵护情致缤纷涂抹做深思竞逐层膜的语词方法的勾划是相同的。
  有微些矛盾也就存在在这“呵护情致的缤纷”当中,竟是不让于个体生命能动去关联聚众意识性的间隔阻滞,会带给更多的思索趋同的不便,但这很快也就被执意要与随意搜身而至的各异事物性质素混合成粘稠细末。
  欲望在刹那被认同为是身体内处的微生物质时,作为有着即要脱弃而去的思索关联则是一直以此“身体的呵护情致”形影不离的寄托文本;可以这样明白说,当自我身体产生的产生学作著欲望一旦离去,它一时半载是不会重返回它离去存活肉体处的,因为,它容易找寻着落至另一个善待着的所以急需的肉身处,但此彼关联的作著炽热点不容易被肉眼察见或伸手即可触摸的那种。说它是微生物质,有时它却完全成为自我生命主体性的一个整体,且不断续因此“所以急需”延伸着膨胀着,直至隐入现时周遭的群聚当中去,转即,团集成更为庞大的系统形式,犹如太阳系散发的光亮那般,炽热四射网织着又自始至终聚束在自身发出亮光的一点上面,指出它的产生情势,大致也是由此的设喻而来。
  身体的主体性渐序消亡明确也是它的趋同物事轮回的文本诠释。我们寻找它的清晰的可读性,也就是能动去跟随契合存在或自在性凸现的意义,便是能提前在它(脱离生命的始点去勾划设置时),以此“所以急需”的情致阻止它。
  那位经历各异杀人场面的人,刹那企望着雪地上鹰撕小白兔的厮杀情形,就是这呵护情致的文本释放;这是,欲望抵达所以急需的层面后,要返显的个我生命主体性的寻找。可能也是只有这样,有活着的物事倘若关联,方可显示出从一个个体素到一个会社性质的组织系统来,都有着其实际承受当中的浸染体的思想抗争能力。也可以想象得到,去杀人的那个人,暂且是被思想的,即是,幕后那个人指挥他去杀实际上是他完全不知道的为什么要杀的人,被思想的人就是从属的一个具体负责行动的人。尽可能,杀的对象会是另处一个组织团体的集权势之人,相等于这个要去执行杀人的幕后那个人的地位人物,这样,他被思想去杀的人,也是这欲望的个我生命主体性的思想者文本;这位要去杀人的人,在前面说及的已是欲望脱离而去的一具身肉的产生的产生学始点。我们也马上想得出,一个手执凶器的被思想着的去杀人的那个人,实际的行为过程当中完全是与欲望脱离关系的,比较起来,他比自己所想象的雪地上鹰杀兔子的场景欲望值,情致感觉上的震摄度还微乎甚微。
  在这里仅是比较出了,他被思想着的去杀人的欲望,勾划的情形是否分呈了另种想象力的细节化?!一个人被思想者指挥着去杀另一个集权思想者的人,个我生命主体性即将任由分叉呈出多种结果的可能性,似乎,所谓提前量设置的聚束期待值会隐匿得更深。
  切入的同个时间段上,也即是死亡意识的浸染迹象,分呈了一个个体生命主体性,是有着一个趋向上的组织系统的欲望素,而另一个个体生命主体性却没有组织系统化的欲望素;很明显,也是二者同在同个时间段上所关联的产生的产生学作著分割情势,之间已有些不易察识地把想象力当做是欲望了。
  于此引申出的个我生命主体性对于产生的产生学作著,能否在同一段时间里同样有着其饱染“呵护的情致”而进一步倾近至幻想活沸期?这个问题在分识欲望所以诉诸的死亡意识消化系统上,的确是比能动去从属存活的各异身心负载承担的做工焦虑,更会现出“外在的与内在的”的真实性对话交流。如果所以急需的欲望从属于现实群体间的能动去行为的焦虑意识在逐渐加沉“死亡恐惧”元素的话,这,当然要执意去切割一个时间片段层面的批评分呈或是插罅报复,未免也应是一个短期性情活沸里的清醒补充。一个时间段里能去分识了一个个我生命主体性的独特所处,恰如向面对面的繁杂庞大的社会性质的组织系统处,挑剔出一支染着袖针幽暗的折射之光的毒刺那般,虽是锐利但极易折断。
  在即是要分识着的一个“欲望容易产生也容易死亡”的诉诸存活的道理上,若承担上个我生命主体性在同一个时间段的文本阐述创意,往往并无多大的裨益之处,原因唯一的也是,想象活沸期的设喻而至确切对于现实性的群体庞大的吸储能量、那无边际的心理生理肌质敞开、吞噬型的所以急需,已是求大过于供。
  而世界型的阐述架堆聚,更期待欲望驻足的身心展开。在暂且未曾去凭恃语词方法获取近似贪婪簇拥的人性捕食气息,大量的恶臭氮气呼出,相当量下对心理生理的从属想象活沸期是否提取时,这贪婪簇拥的捕食行为,愈能表现了独特的世界意义上的一个个体的生命主体性趋同。除此期限的一个时间段交梭伸缩外,消亡在即的诗性转呈,已完全不是这个欲望驻足的身心所要伺候着的。一时亦即可认为,心理生理从属至的情势趋同,要么是同一个有损于社会性质组织系统上的想象力作著,要么是会汇入血脉炽射的欲望隐匿处;抑或,仅是胁迫于存活生命个体情势的一个简易的日常企图而已。这样我们也可以把一个世界意义上的作著常识当成——欲望类似的“想当然的观望”值了。因为往往,世界性的人性团集的零散以致宽泛化,定下了无限循环的同期律。明显得出了,欲望便是一个自我行为层面的认识协同。在同一个时间片段勾划至的生命存活这一边,面对面的“那个世界”的存活难道也仅是一个欲望值的作著关联而已?!如果确实是要把一时诉诸着存在意识的欲望往死亡方向上推,那,个我生命主体性的所以急需的现实从属性,也是这一观望观感官上的协同。
  欲望自身分呈为小欲望和大欲望,在暂且缺失世界性诉诸的作著层面,类似一个小集体与一个大团聚那样,彼此内处的肌质情致纠结成另异外在的生命区域掠夺;亦可转瞬,影射回应为欲望间的吸附、熄灭,衍化和再生的能动作用。
  这也是一种世界型意识的由来,若是一直处置于自我生命不被分呈为另个社会性质组织系统的大集体生命的话,自我感受到的生命能动去参与的世界意义型的即是大集体意识的行为作用,也就比较清楚可见。在存活文本阐述的对话交流层面,我们同一时段里要拿这一较为隐匿粘糊的欲望作著体来当话讲,着实也有共通的理由把握。或许,世事物化的起源衍生本是一种诉诸大于涵义的欲望存在着,在向世界型意识的参与中,我们个体的生命主体性仅是另种次生命产生的产生学的触觉载现,同时在,我们知道了这个瞬息千变万化的世界型意识,可不是去讲话就能成形的,相反,以此自身心处的欲望每间隔一处生活的行为阐述意义的分识片段,却是这世界型的意义在言说我们,在分析、过滤以及总结我们。
  这世界型意识,看来便是生活趋向和生命行为的叠加型,之间的欲望素以及死亡情势的浸染关联至,回返着的产生的产生学作著体阐述,则仅是作为协同了时事演绎的架构的本体的评判。  
         (2017年8月1日改于天读民居书院)

  来源:作者惠赐 编辑:zwf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返回文库首页]